圣徒坚忍

卷首语

 

 

讲道释经

 

1976年,伽芬博士以霍志恒和慕理的著作为主要依据,就“系统神学与圣经神学”发表了一篇纲领性的文章。圣经神学自此有了长足的发展。系统神学通常旨在回应过往时代的系统性思考,及当代文化中出现的问题;圣经神学多旨在对历史的理解——不一定仅限于特殊启示的过程,也包括各单卷在其即时与时代性的背景下如何安排其“神学”。这两门学科的目标是不同的、互补的,目标不同有时会导致主题设置之种类的不同。为了增加方法论与教义的可靠性,两者都需要与对方强力互动。

 

我们总是根据所知道的来认识事物,总是戴上经验或知识的眼镜审视一切。但我们今天要读的经文却告诉我们:虽然人生中有很多事是我们不知道的,但爱我们的神是全知的,信靠耶稣基督的人得以在未知的世界里凭信心敬虔度日。我们不知道,所以要松开自己的手(1-2节);因为不知道,所以要殷勤地尽本分(3-4、6节);因为不知道,所以要信靠全知者(5节)。试着摘下经验的眼镜吧,转向那位值得信靠的真神和救主。唯有祂才能让你得安息!

 

“既然耶稣已经为我的罪死了,为什么我每次犯罪以后还需要祈求上帝的赦免?”我认为最好的理解就是,我们要将上帝通过基督成就在我们身上的,带入到我们与上帝交往的关系中。上帝是我们的上帝,我们是祂的子民,这是一种圣约关系。即使我们在得荣耀之前仍然会犯罪,我们与上帝也依然保持着这种关系。因此,我们求主赦免并不是要再次称义,而是应用基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教会建造

 

我们生活的世界,像一个大而可怕的旷野,各种遭遇、压力如同旷野的炎热。我们就像沙漠里的植物,扎根在世界的土壤就会长成荆棘;与基督连结而在活水旁扎根时,就会叶子青翠,结满果实。圣经辅导的 “三棵树(荆棘、十架、溪旁好树)”模型,描述的是生命改变的模式,有五大基本要素:炎热—荆棘—心—十字架—果实。本文聚焦于“炎热”,探究环境的压力到底是什么,体现在哪些方面?以及,苦难中的人如何求问神,而神又如何回答呢?

 

基督徒的人生面临各样的争战,每天都要对付从撒但、内在残余的罪性以及世界来的试探和攻击。我们不禁会问:我们能指望我们的信心有确定的保证而不至于失落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圣经给了我们清楚的应许。“圣徒的坚忍”是一个重要的教义,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安慰和鼓励。但圣经同时也告诫我们不要犯罪。神在祂拯救的计划中有意警告背道的危险,以便圣徒可以提防虚假的信心,不拖延任何应悔改之事;藉此确保圣徒们蒙保守到底。

 

“圣徒的坚忍”深深扎根于圣经的启示。这一真理在历史中蒙主保守,给历代圣徒带来安慰和坚固。但坚忍的真理如何应用于牧养,尤其是如何在当下大陆教会面临逼迫的场景中应用呢?我们过去比较多地把关切放在对教义的争辩上,较少从教牧实践的角度挖掘如何应用这一真理。我会分享12个方面的应用,每个方面都既有概念也有例证。盼望这些分享激发弟兄姐妹们热爱这一真理,更多地用“圣徒的坚忍”彼此相劝、彼此激励。

 

当今一些人对爱基督的火焰嗤之以鼻;其他大多数挂名基督徒完全不认识这种对基督的爱,不管他们拥有哪些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前者认为这爱只是一种幻想,后者只按理论看待这爱。当今在真诚地爱基督的基督徒中,认识何为热切爱基督的人是何等寥寥无几!普遍而言,火灾时人人都会取水灭火,但在对基督的爱普遍衰败的日子,当然需要有人从天上取火,并使用风箱——我指的是教导劝勉——让这近乎熄灭的对基督的爱火重新燃起。

 

神学探讨

 

哈纳克于十九世纪晚期提出:几乎所有被认为是基督教“正统”的都实际上是“严重希腊化”的结果。二十世纪,人们对“希腊式”神学的指责从改教家转移到了将他们的思想系统化的继承者身上。海因里希·赫普提出:预定论是加尔文与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论点。但这已被对一手文献——无论是加尔文还是“改革宗经院神学家”——的详尽研究否定了。从一开始,圣约神学就作为改革宗神学的脉络出现了。与巴特过分强调神的超越性不同,即使在本体论层面,改革宗正统神学也是从圣约的角度理解造物主与受造物的关系:这不仅意味着相似性(similarity),也意味着差异性(dissimilarity);其结果之一是,提倡自己版本的类比教义。

 

历史回顾

 

中国有句俗语:“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句话似乎也适用于对庚子教难及其善后重建的过程。劫后重生的老同工们在短短一两年内返回百废待兴的山西省,青黄不接之际,最大的挑战便是如何招募到愿意前来教难重灾区的宣教新兵。“老山西们”不断把三晋之地的属灵需要陈列在《亿万华民》的读者面前。本篇编译稿是“庚子教难”系列的最后一篇,旨在透过不同人的眼睛,以较宏观的视角观察“后庚子时期的山西”。抚今追昔,数算主恩。

 

封三

 

“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雅4:1)只要有欲望存在,就会有战争。如果一个人觊觎他人的妻子,贪恋他人的财产,战争怎么可能结束?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未来呢?作为基督徒,我从不对任何人、任何会议、联盟、组织抱任何期望。任何事都不会让我感到惊奇。但我知道的是:争战将会继续,直到主所命定的那日来到,也就是主的日子。

 

 

 

PDF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MOBI文档下载

 

2,098 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