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一月, 2019

  • 11 一月

    我们舍弃了与选择了什么?

    我们舍弃了描述封面中的旷野。它如寒冬,正在眼前。但主已复活得胜!复活的主在天上注视着:藉着信心与基督同死同复活的教会,仍行在耶稣也曾行过的旷野。我们在基督里。我们在基督里祷告。我们在基督的代祷里。我们在基督的代祷里代祷。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祷告:信心的实际[注1] ——马太福音6:5-6释经讲道

    [陆昆] 基督徒相信上帝的临在、垂听和应允不是出于宗教本身有的普遍性的情况,而是带着明确的有根据的信心,这信心来自对上帝的一个特定的作为的知道——我知道上帝通过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所成就的事是真的,我知道这件事的意义,而且上帝的灵也在我里面印证这是真的,并且向我显明这件事的意义。祷告是信心的实际。但若没有福音里的信心,祷告就沦为没有信心的表演。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当我们在祷告中——三位传道人讲述自己的祷告旅程

    [本刊编辑部] 如何以福音为根基,建立信徒个人和教会的祷告生活?本刊编辑采访了杂志的三位作者,以同心、同工、同行三个角度分别切入他们的祷告生活,展现其中的一些宝贵的经验和思考。愿这三位牧者真挚的分享能激励我们在福音中、在圣灵里、在教会中恒切祷告。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祷告的规则[注1]

    [提摩太•凯勒(Timothy Keller)] 对真正的祷告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认罪和悔改。祷告把你带入上帝的同在,而你的罪在那里就暴露了,这就驱使我们更强烈地寻求上帝,求赦免和帮助。加尔文写道,“当我们心里充满真实的谦卑而虚己时,我们应当被激励祷告,因确信神必定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代表着,在祷告中来到上帝面前时,有意识地信靠耶稣所给我们的救恩和接纳,并不是依靠我们自己的信用或记录。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呼求耶和华的名[注1] ——祷告的开始

    [盖瑞•米勒(J. Gary Millar)] “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这是祷告的明确开始。在创世记的叙事流中,最重要的问题当然是:为什么这个新的开始在这里被标记出来?从神学上讲,4:26节的新的开始,是救恩历史的突降。人们越来越意识到,3:15节中的应许可能无法立即实现。所以,“求告耶和华的名”是呼求神实现祂的应许。它是一个恳求救恩的祷告,是“福音式的祷告”。祷告开始于福音。它一直是如此,而且永远是如此。一旦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它将确保我们避免一个简单但常见的错误,就是把神所连接的——祷告与福音——分开。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操练敬虔 ——读《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

    [胡益光] 默想一词在圣经中首次出现于约书亚记1: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约书亚记1:1-7讲到,摩西死后,神要约书亚带领以色列进入应许地迦南;神应许与他同在。神对约书亚的要求是:只要刚强壮胆,遵守律法。但是约书亚又怎么可以“刚强壮胆,遵守律法”?神的答案就在第8节中:“总要昼夜思想。”这是神提供的实际操作步骤。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为“更大的事”放胆祷告[注1]

    [大卫•迈克尔(David Michael)] 当我们为下一代祷告时,我们首要的祷告应该是为了“更大的事”——上帝的国的事。不敬虔的放胆无惧并非出自谦卑地依靠基督,而是源于对自己无知的骄傲自信。司布真澄清说:“坦然无惧源于恩典,并且是圣灵的工作,不是一个反叛者在被他冒犯的国王面前厚颜无耻的大胆。永远不要陷入莽撞地向上帝说话的模式中;祂不应该受到我们的指责,而是应该被尊为我们的主和上帝。让我们谦卑地活在圣灵里,并为此祈祷。”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使用方块图解形成初步经文大纲的方法 ——对《21世纪基督教释经学》[注1]段落图解的应用

    [陈研] 格兰·奥斯邦(Grant R. Osborne)的《21世纪基督教释经学》中,为我们介绍了另一种经文大纲的归纳技巧,即“方块图解”。这个方法和原文图解一样依据于文法,因此也具有客观、稳定、一致的特征。而较之于希腊原文图解,“方块图解”更简单、省时,因而更实用。笔者深信,当我们依据文法更加有效地得出经文大纲,在查经和讲道的时候就会更有客观性和准确性,以至于神在经文中启示的信息能够有效彰显出来,生发出改变生命的大能。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培养教会有机的门训文化[注1]

    [始明] 对于门训,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搜集资源,而是思考什么是门训。门训的关键就在于基督徒和基督徒花时间促进彼此的成圣。架构性的门训关系,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笔者更想要主张的是一个有机的门训文化。如果说“文化”是一个群体所拥有的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并且把它执行出来,那么“门训文化”就是教会中的所有成员都将“有门训关系”作为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并且把它执行出来。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福音的教会论[注1]

    [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福音派传统近来毫无区别的态度令人担忧,比如她对社会性内在的赎罪理论的态度极为开放,又比如对“关系”这个概念高度热情,将其视为一种神学上的灵丹妙药。但是,在核心不明确的当代教会论共识以外,福音派传统肯定能为大公教会贡献更多的东西。期望福音派传统能稍稍更深入地研究关于恩典的神学,这个期望很过分吗?

    阅读更多 »
  • 11 一月

    祷告的本质

    [布雷克(Wilhelmus à Brakel)] 我们在探讨祷告这个课题时,应当首先讲明祷告的本质是什么,然后我们要激励你在祷告上多加操练。祷告是奉耶稣基督之名,藉着圣灵的运行,发自重生的心灵,向上帝表达圣洁的愿望,并请求满足这些愿望。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