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六月, 2020

  • 11 六月

    相信“未来”

    文/本刊编辑部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如今,诗人食指曾相信的未来,又一次将循环为过往。唯有在对基督耶稣的信心中,蒙重生为“小孩子”,才好再细品这几句。“祂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诗30:5)并且,万物的结局近了——这是我们作为基督徒,相信和盼望的“未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警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若有讲道的,要按着神的圣言讲;若有服事人的,要按着神所赐的力量服事, …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末世三要

    [林刚] 弟兄姐妹,我们到底是以何种心态来面对目前频频发生的末日征兆呢?地震、饥荒、山火、瘟疫等频发的灾难,是在告诉我们主再来的脚步近了。面对荼毒人类的灾难,爱灵魂的人免不了痛苦,何况我们自身仍有软弱,惊慌、惧怕等情绪也都难免会有。但即便如此,真正得救的人不会逃避迎接他的主。面对末世征兆的提醒,我们的心若缺乏因盼望主再来而有的激动,只能表明我们正在沉睡。盼望意味着要等候,因为“人所看见的何必再盼望呢”(罗8:24);而等候意味着爱和期待,正如我们不会等候一个我们所厌恶的人一样,一个爱主,期待与祂见面的人,必定活在等候中。这样的等候必定不是消极不作为的,而是积极行动的。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日常需用与神圣之工 ——从使徒行传6:1-7思想疫情下教会的牧养与建造

    [苏民] 教会藉着道与圣灵的工作,在外有逼迫内有怨言时,以信徒的舍己奉献、选立执事而稳固建立。使徒也职责更为明确地专心讲道与祈祷。但令人深思的是,在神的护理中,耶路撒冷教会并没有朝着“明星教会”的方向成长,反而是在逼迫与分散中,将福音传到地极。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执事的资格 ——提摩太前书3:8-13注释

    [阿奇博尔德·埃里森(Archibald Alexander Allison)] 执事职分不是一项卑微的任务,而是一个非常光荣的职分。教会应谨慎选择合格的人来作执事。执事应努力在自己职分上很好地服事。教会应该高度敬重并尊荣善作执事的人,就像教会给善于管理的长老加倍的敬奉一样。这会鼓励执事为着神的荣耀和神百姓的益处继续很好地服事,并且做得更加出色。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百般试炼中喜乐行道 ——《“圣道在我心”之雅各书》撷萃

    [佚名] 雅各书中“落在百般试炼中、凭信心求智慧、富足的降卑、听道与行道、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勒住舌头……”等主题与内容,虽其历史处境与今日处境不尽相同,但就主题的相关性、应用的适切性等方面,雅各书都仍对今日教会说话。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一场静悄悄的牧养变革

    [提姆·连恩(Timothy S. Lane)、保罗·区普(Paul David Tripp)] 让我们再重申一遍,一旦基督恩典的福音被摆在教会的中心,会众属灵的成长就自然而然成为教会文化的核心。这是一个平衡和谐的事工,因为从神那里,由谦卑所带来的恩典,让我们对自己的罪诚实;同时,神也应许我们,祂会赐下盼望与信心,好让我们在他人的生命中成为祝福。以福音为中心的敬拜,持续不断将我们的眼目导向永活的真神(垂直方向);这样的眼光,也让我们从救赎的角度来对外宣讲福音的大能(水平方向)。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橄榄山讲论:一张末世时间表

    [乔治·富勒(George C. Fuller)] 要正确地看待橄榄山讲论,就必须考虑几个关键因素。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耶稣在讲论中简要说明了对于末世“实现”(συντελεια)而言具有重要意义的几个事件。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是耶路撒冷陷落,这对犹太人的历史具有宗教方面的深远影响。下一个事件就是基督再来,标志着当前时代的“绝对终结”(τελος)。因此,我们无需使用“预表”、“预示”、“以小见大”或“预言视角”等词汇来描述这些事件之间存在的关联。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耶路撒冷的毁灭与神子的降临 ——对路加福音中橄榄山讲论的福音派解读

    [埃弗雷特·贝瑞(Everett Berry)] 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些挑战还在引起福音派学者的讨论,本文希望实现三个有限的目标:(1)简要概括路加福音中橄榄山讲论的基本线索;(2)介绍福音派在论及橄榄山讲论之含义时通常考虑的几种解释进路——时代论的未来主义(dispensational futurism)、可预期的未来主义(proleptic futurism)和预言实现论(preterism);(3)对路加福音之橄榄山讲论的总体的连续性,提出若干观察。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庚子教案前晋南教会风貌

    [编译/亦文] 之所以在2020年推出庚子教难的系列,本来就是因为今年是这一历史事件的双甲子周年,但在翻译整理这些史料的时候,平行发生的几件事,影响了我对这段山西近代史的解读。自年初以来,先是中国、再是亚洲,接着整个世界都被新冠病毒的疫情所笼罩,华人圈,包括华人教会,都在揣测“庚子之灾”的预言。朋友圈里先是纷纷从中国飞到海外避灾,疫情趋势转换之后,又纷纷讨论如何回中国避难。每天早晨醒来,我都希望无论是庚子教难,还是新冠疫情都只是一场噩梦。

    阅读更多 »
  • 11 六月

    执事职分是上帝设立的

    文/布雷克(Wilhelmus à Brakel)  译/王志勇   首先,很显然,上帝设立了这一职分,因为我们在使徒行传6:3中读到:“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   第二,执事职分不仅是为那个时代设立的。初期教会所面对的处境险恶,所有财物都聚集在一起,教会里凡物公用,因此需要执事职分。而不管哪个时代,教会里总是会有穷人,所以每个时代都需要有执事。罗马教会里也有执事,使徒保罗对他们说:“施舍的,就当诚实。”(罗12:8)他也写信给腓立比的执事们:“……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1:1)在提摩太前书3章中,他教导提摩太,说明执事应当是什么样的人,因而证实执事职分是上帝设立的。   既然执事职分是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