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五月, 2016

  • 4 五月

    十字架的道路 ——我所理解的近六十年中国教会历史

    u=1627376299,965365331&fm=21&gp=0

    如果大家把这条十字架的主线厘清,再回顾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就会看到这段历史是神对祂儿女们非常好的恩典式训练,要我们深深知道与体会在没有任何指望之中,只要唯独信靠主基督,祂就一定以恩手引领看顾,使我们能一步一步走过来。神的儿女只要在“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里背十字架跟从主,就必定活在主恩典的同在里。

    阅读更多 »

二月, 2016

一月, 2016

  • 6 一月

    安伯莲:宫斗失败的英国王后为什么被称为“最快乐的”

    Anne_boleyn

    历史上,无论是“成王”还是“败寇”,都被一样的虚空和绝望捆绑,纵然手握权杖、俾睨天下,仍然是可恨可怜的罪人一个!安伯莲,这位英国王后将死之时,在一切都被剥夺、丧失净尽之时,在世人眼中最为悲苦绝望之时,却知道自己有一样东西,是谁也夺不走的。她遥望千年前的另一个刑场,她知道,她即将见到这位舍去自己生命来赎买她、爱她的主,于是,在极大的盼望和喜乐中,她安息了。

    阅读更多 »

十一月, 2015

  • 4 十一月

    杨崇恩:委身于他的话语——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二)

    audrey_Johnson

    夜幕初垂,人们纷纷逃离工作,拖着疲惫的步履踏上归家之路。虽然有着五光十色的妆饰,拥挤的车阵和急促的脚步仍难掩整座城市一日劳碌后的困倦。然而,在这样的时刻,有一群人赶着前往另一种安息——可能饭也来不及吃,甚至还忙着补写作业——国际查经团契(Bible Study Fellowship, BSF)正要开始聚会!或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查经班,跨越六大洲四十个国家,每个礼拜有一千个以上的班次举行,超过二十万名成员参与其中。这个查经班规模如此庞大,但谈起它的故事,却得从一个小女子开始讲起——中国内地会的宣教士杨崇恩(Audrey Wetherell Johnson)。

    阅读更多 »

十月, 2015

  • 28 十月

    神所使用的人之倪柝声弟兄

    倪柝声

    文/边云波   编 者 按 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已在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以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倪弟兄原名倪述祖,1903年出生于福建的一个基督徒家庭。虽然他在信主的家庭当中成长,但在17岁以前他并不是一个基督徒。倪述祖17岁的时候,他母亲的生命有一个复兴,因为与神更加亲近,就向自己的儿子认错道歉,请儿子原谅她。这件事情感动了倪述祖,他自己也就认罪悔改而且对付自己的罪,以后就成为比较热心的基督徒。从中可知,父母教养儿女不要仅是口头上的教训,只讲些圣经上的道理、知 …

    阅读更多 »
  • 28 十月

    盖群英、冯贵珠、冯贵石:内地会三女侠——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一)

    三女俠與小寡寡2

    文/饶以德 城门口的女孩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尤其是在酒泉这样的塞外之地。 “寡寡还是每天跑到城门口哭泣吗?” “是啊,她还盼着那几个洋婆子回来呢!⋯⋯” 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寡寡,一个身世坎坷的小女孩。听说她的父亲是蒙古人,在某次前往喇嘛庙参拜的途中邂逅了一个藏族女子,当那女子发现怀有身孕时,他已不知去向。寡寡一出生便被卖作养女,其中的辛酸实在是有口难言——她既聋又哑。因为这项缺陷,养母深觉自己在买卖上吃了亏,把气都出在寡寡身上,又是毒打,又是虐待,还逼她到街上乞讨⋯⋯但她也很有个性,坚持不做乞丐,对于些微的施舍,她总是以帮忙扫地、整理院子为回报。 一年过去了,与“三位女侠”相遇的场景在寡寡心中依然清晰可见,同样是严寒的冬天,但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温暖。那天她被野狗狠咬了一口,顾不得鲜血直流 …

    阅读更多 »
  • 26 十月

    富能仁:建立在膝上的傈僳教会——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八)

    富能仁

      文/饶以德       上海总部的信终于来了!虽然富能仁等待这封信已经好一阵子,但他却还不想将信拆开。“何斯德先生是否依然坚持要将我调往云南东部呢?”回想这些年在云南西部的各样事工,感动与挫折突然像纵谷地区澎湃的江水一般,涌上了富能仁的心头……   怪人   富能仁出生于伦敦近郊一个优渥的家庭,他彷佛生来就具有乐于面对挑战、坚忍不拔的特质。在家里的栽培下,他琴艺精湛,课业上的表现也很卓越,即将从伦敦帝国学院毕业,工科学生的未来是一片坦途,而他也即将举行个人的钢琴演奏会。富能仁的人生安排不仅是井井有条,而且完美地令人羡慕。但一本小册子搅乱了这“一池春水”:“如果我们的主今天回来,发现成千上万的人还未听闻福音,他当然会向我们询问,不 …

    阅读更多 »
  • 21 十月

    神所使用的人之杨绍唐牧师

    杨绍唐

    文/边云波   一位内地会的宣道士赖恩融牧师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中国教会的三巨人》,三巨人中的一位就是杨绍唐牧师。杨绍唐牧师1898年出生于山西翼城。他12岁时进入基督教中学,25岁时到山东滕县华北神学院读书,当时华北神学院是很被神使用的一个神学院。1925年,他27岁时神学毕业回到山西传道。1930年前后,杨绍唐牧师牧养晋南十三县的教会及多处聚会点,这些教会和聚会点起初不一定有专职的传道人,但兼职、带职的传道人逐渐就成为专职的传道人,所以就需要培训。但如果这些同工都去上神学,一方面经济力量不足,另一方面他们到神学院也许不适合要求,或者说学历不够。所以杨绍唐牧师1934年成立了一个“灵工团”,这个“灵工团”被很多人认为是培养同工、建立同工、彼此相爱、互相尊重、在主里交通、互帮互学的一个很好的方 …

    阅读更多 »
  • 21 十月

    艾得理:停不下的福音脚步——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

    文/饶以德   上海火车站充满离愁。许多大学生正为一对外国夫妇送行,那外国妇人生得端庄清秀,她身旁的男子身材高瘦,干练的脸庞上挂着紧蹙的眉头——他便是内地会的宣教士艾得理(David Adeney),他们正踏上离开中国的路。   时值1950年的八月,对内地会上下而言,这都是一个难熬的酷暑。稍早,中国共产党和一批基督教牧长共同发表了“三自宣言”,虽然肯定基督教会自立的努力,但同时将宣教士和部分基督徒认定为帝国主义分子。随着朝鲜战争爆发,内地会这样的外国差会在中国的处境更加困难。内地会当时的总主任华福兰(Frank Houghton)也提到:“我们的存在造成中国基督徒的难处、尴尬,甚至危险。实际上,我们是阻碍而非帮助。”几经挣扎,最后,内地会做了沉痛的决定:全面撤出中国。 …

    阅读更多 »
  • 14 十月

    神所使用的人之宋尚节博士

    文/边云波   1901年,宋尚节博士生于福建。宋尚节博士的父亲是一位传道人,他13岁的时候就跟随他的父亲到福建一些村镇里去传扬福音。他17岁的时候,有一次因为父亲临时不能讲道,就代替父亲登台证道,讲得很不错,所以大家就称赞他是“小牧师”。1920年,宋尚节先生19岁时到美国攻读化学,1923年大学毕业,那时他心里就有神的呼召,要在神学院进一步深造。到1926年宋尚节先生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后,进入纽约协和神学院[1]。那个神学院课堂上所讲的,并不能满足他心中的饥渴,从教师那里也几乎一无所得。但他自己毫无杂念地在神前追求,因着洁净的心志,灵里面大得复兴。那时他在神学院里读经、祷告非常勤奋,而且到处诉说主的恩典,随时见证神的作为。   但他所进的这个纽约协和神学院的信仰不太纯正,而神学院 …

    阅读更多 »
  • 7 十月

    建国前的神学教育和华人教师

    文/边云波   中国早期的神学院大多数是由国外的各个宗派、公会或者宣道机构创办的,由西方的宣道士担任老师。但因为语言障碍,学生听课有一些困难,老师用中国话讲圣经的要道也实在不容易。于是,渐渐就有一些中国老师到神学院任教。以前谈到的一些中国传道人中有几位也是神学院的教师。     1950年代前由华人创办或主持的神学院   伯特利神学院 伯特利神学院是计志文牧师和其他一些神的仆人所带领的神学院。最早,伯特利神学院于1925年由石美玉医师(Dr. Mary Stone)及胡遵理教士(Miss. Jennie Hughes)创办于上海制造局路,定名“伯特利圣经书院”(BethelBible College),稍后改名为“伯特利圣经学院”,三年制毕业。1937 …

    阅读更多 »

九月, 2015

  • 30 九月

    文化大革命以后的三自革新会

    文/边云波   “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中,“三自革新会”(以下简称三自会)停止了活动。似乎从他们的角度看起来,三自会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没有必要再活动了,但是在文革期间,却也暴露出一点三自会的真面目来。有一位李储文牧师,是上海三自会的领导人之一。文化大革命当中,红卫兵小将把李储文牧师揪出来,加以批判、斗争,把他打得很厉害。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就向这些红卫兵提出一个请求,要他们去国务院问问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红卫兵去了有关单位一打听,果然,他不是牧师,而是被派到基督教里面从事政治工作的。文革以后,这位李储文牧师不能再做牧师了,据说他先在上海政府部门工作,后来被派到香港的新华社做副社长。当时香港还没有回归,新华社就相当于代表中国政府驻香港的办事处。从这里就可以说明三自会的实质。 &nbs …

    阅读更多 »
  • 9 九月

    抗战胜利后中国教会的复兴简况

    文/边云波   编 者 按 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已在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以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0年代末那段时期,当中国大陆教会将面临大苦难、大试炼的时候,神使中国教会有一个较大的复兴,这真是神的恩典。当年的复兴情况,有人说是中国教会历史上少有的,我觉得这个说法并不过分。我们对神的作为,除了谢恩,就应当知恩、感恩、报恩。 山东等地的复兴祷告蒙神悦纳 早在抗日战争(1937年)之前,复兴的烈火就燃遍了山东,也带来了其他地区的复兴。当年山东的复 …

    阅读更多 »
  • 2 九月

    抗战胜利后中国教会的复兴简况

    文/边云波   编 者 按 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已在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以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抗日战争首先是砺练了神忠心的仆人。比如王明道先生,在抗战的八年时间里,在当时被日本侵占的北京,为神作了美好的见证。1937年日本侵占中国沿海一带以后,在日本侵占区成立了中国基督教联合促进会,后来改名叫基督教团,强迫中国的传道人加入。实际上是日本人利用、指派一些新神学派的人成立这个信仰混杂的组织,好加以控制。王明道先生冒着生命的危险,坚持真理,坚持正道,就是不肯加入日本 …

    阅读更多 »

八月, 2015

  • 31 八月

    几十年来的华人颂赞圣诗

    文/边云波 编者按: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将在近期于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历史上的一些华人赞美诗歌 1940年代以前的诗歌大多译自外语,有的译文较好,但有的译文较为生硬。在那些年间,知识分子信主的不太多,而西方的宣道士对中国话也不太熟悉,所以翻译的词句好多地方都比较生硬。例如一首英语诗歌中的一句歌词是:“The burden of my heart rolled away”,意思是“我心中的重担都消逝了”,但有人却翻译为“我心中的重担都滚开了”。像这样生硬的翻译,大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