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线上教会”真的是教会吗?

[罗纳德·吉耶斯(Ronald L. Giese, Jr.)] 纯粹的“线上教会”真的是教会吗?本文提出,尽管教会也会利用技术,很多的事工也可以通过网络进行,但并不存在所谓的“线上教会”。保罗对教会的主要隐喻之一是上帝的圣殿,而这个词在圣经中通常都是指一个地方。今天,随着技术的进步,通过互联网将身处各地的个体连在一起敬拜,可以看为上帝临在于这一间地方教会吗?另外,教会中的团契相交和彼此的服事可以不通过身体进行吗?本文通过审慎的考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阅读更多 »

若隐若现的荣耀

[杰拉尔德·比尔克斯(Gerald M. Bilkes)] 以前曾有先知到来,教导人们有关将要到来的君王及其国度的很多事情。现在,基督自己亲自登上了历史舞台,以暗语在讲述天国的信息。事实上,这位君王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以血肉之躯来到地上,宣告和讲解祂那独一无二的天国信息。当这些比喻以暗语讲述天国的信息时,就令上帝的国度以荣耀且奥秘的方式进到人们心里。借着这些比喻,基督扩张了祂的国度,得着许多人的心。

阅读更多 »

行在两条沟渠之间 ——摩西律法、神学系统和基督的荣耀

[杰森·迈耶(Jason C. Meyer)] 如果我们爱圣经超过爱我们的神学系统,那么我们就会渴慕用圣经标准来衡量我们的系统。我在本文想做两件事:第一,探讨神学系统如何影响我们如今看待摩西律法的进路;第二,阐明一种渐进圣约神学对律法的理解。我一点也并不想说这个问题很简单。确实不简单。没有哪个思想体系是完美的。我们都是透过镜子模模糊糊地看。摩西律法与基督律法的深奥本质,要求我们认真聆听经文,也认真聆听别人。在这些问题上的总体一致,不应成为彼此相爱的前提。我在这些讨论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叫基督的荣耀发出烈烈的光辉。

阅读更多 »

圣洁的榜样与和睦的教会

[安老师] 神非常看重事奉祂、传讲祂话语的仆人,立他们做全群的监督,牧养祂的教会(参徒20:28)。作为领袖,首先你要知道,你是在服事一位圣洁的神,你是站在圣洁的讲台上,依靠圣灵,向着神的圣民,传讲祂的圣言。其次,你必须要触动、影响、改变会众的心灵,带来真正生命的翻转。而这仅靠传讲圣经是不够的,你要成为敬虔的榜样,在这个充满谎言、私生活堕落的黑暗世代中,做一个可信赖的、个人生活显出美好见证的人。

阅读更多 »

冲突中的良机

[肯尼斯·桑德(Kenneth Sande)] 一般人面对冲突的反应方式大致有三类:逃避式、攻击式、与人和睦式。这些不同的反应可以用一条有弧度的山坡线来表示。在左边的山底是“逃避式反应”,右边的山底是“攻击式反应”,中间则是“与人和睦式反应”。试想这个山坡上覆盖了一层冰,所以,你如果走得太靠左边或右边,就可能失脚顺着斜坡滑下去。若是你想留在山顶,必须做两件事。首先,求主帮助你抵制天然人想以逃避或攻击来回应冲突的倾向。其次,求主帮助你培养依照福音来生活的能力,采用与人和睦的模式去解决冲突。

阅读更多 »

外一篇:在教会培养和睦的文化

[肯尼斯•桑德(Kenneth Sande)] 使人和睦是借由行动表达出来的一种态度,这个态度的核心是完全了解基督福音所产生的喜乐与感恩(腓4:4)。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死,使我们能从罪的权势中被释放出来;祂用祂的生命作为赎价,为我们获取自由,使我们能归回神那里。现在祂要我们将这和好的无价礼物藉着使人和睦的方式传递给他人。这样的态度与行动并非与生俱有,为了建立和睦的文化,教会必须同时做修剪与栽培的工作,帮助人们离弃世界解决冲突的方式,拥有使人和睦的态度与行为。好消息是这样的工作不是只有少数的精英分子可以做,教会里凡有恩赐的弟兄姐妹可以一同来分担。

阅读更多 »

世俗灵性简史

[麦克·霍顿] 西方已失去了它的宗教,但它的灵性却一如既往——被前人视作“异教崇拜”的信仰、假设和实操,正在晚期现代的荒漠中欣欣向荣。我们所发现的与其说是前现代和现代(更不用说后现代)思考方式之间的断层,不如说是结合了自然哲学(“科学”的旧名)和泛神论式或万有在神论式的活力论的长久历史,而后者反对或至少偏离了传统的神论框架。其结果就是艾布拉姆斯所说的“自然的超自然主义”。甚至在我们“已启蒙 ”的时代,世俗化的潮流在西方依然没有平息,对于传统神论的不信并没有带来彻底的无神论或者不可知论,而是与对神秘学日益增长的兴趣齐头并进。

阅读更多 »

灾后重建 ——1902年返晋同工山西通讯

[编译/亦文] 庚子教难虽然给山西教会带来刻骨铭心的创痛,但也极深地将福音烙刻于这片土地之上,无论是重建失足的信徒,还是宽恕仇敌、放弃赔偿,无不比和平时期更多彰显了与基督的联合。殉道的中西信徒,皆成为后来事奉者的榜样。好几位宣教同工的报告中都提到了殉道者事工的果效,在身后仍然发挥作用。殉道者的榜样、当地信徒的期盼和中国禾场的巨大需要,以及在苦难中更深认识基督的福音,是当年这些宣教同工们多重的激励,岂非也是我们今天奔走天路的驱动吗?

阅读更多 »

当弃绝暴戾的言语说和平的话

文/王明道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语暴戾,触动怒气。”(箴15:1)   “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西4:6)   败坏人的言语不一定是毁谤、虚谎、论断、辱骂等等的恶话,就是一句平常的话如果用暴戾的态度与音调说出来,也常会弄出极不好的结果,惹起人的愤怒争端,有时甚至闯出大祸。你对人说暴戾的话,属血气的人谁也不能逆来顺受,必要用比你更暴戾的话来对付你;你听了他所说暴戾的话,不自己省察自己的错失,反以为人对你无理,于是用更暴戾的言语来对付他。言谈之间,越激越烈;始而口角,继而动武,至终不弄出极大的风波不止。但追本溯源,不过因为一两句暴戾的言语而起。暴戾的言语所有的害处是何等大啊!   或者与你谈话的人是比你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