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福音·见证 从小基督徒到小混混,再到基督教教师

从小基督徒到小混混,再到基督教教师

文/约瑟

 

一天夜里,老家教会的一对叔叔阿姨风尘仆仆地来到我家,他们与我父母一起在教会服侍多年,都非常熟悉。他们有一个儿子,和我同岁,前年已婚,我俩关系非常要好,从小一起参加教会的活动,直到上初中后,才很少再见。见面后没有太多寒暄,阿姨便满脸愁容地对我说:“你说怎么办?我儿子和儿媳妇现在也不聚会,也不祷告,我很着急!我很想再让他们到教会学校读书,可他们就是不愿意,就抓着钱不放。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说该怎么办?……”激动地讲了许久,阿姨才停下,继而一次又一次地发出深深的叹息。我想这不仅是一个基督徒家长的叹息,更是许多家长的无奈与呼唤!

 

将至凌晨,我们的谈话才结束。听完叔叔阿姨对我这个从小要好的兄弟的描述,我也非常痛心,并不断回想那个曾经一起参加主日学、夏令营,一起立志将来服事主的“发小”,还有其余的我的弟兄们。这些人中有几位还坚持去教会?好像只有我一个了!我为他们痛心,也不禁为自己所蒙的恩典向上帝发出赞美与感恩!回想起我是怎样从罪恶中被上帝拯救,真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禁不住感慨:何等大的慈爱,耶稣基督为我!

 

“理所当然”的传统信仰

 

听父亲讲,我是家里的第五代基督徒。我打小就常常见父母在教会服事,我也很自然的成为小基督徒,而且还是敬虔的小基督徒。我从小就认为信耶稣是理所当然。因为我们不仅是神创造的人,也是神在基督里救赎的人。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这是永恒的定律。所以一定要信耶稣;在教会服事也是理所当然。因此在教会的所有活动中我都非常积极,都跑在最前头,无论主日学、夏令营还是查经班等。偶尔不想参加的时候,也会被妈妈拉着扯着参加——基督徒哪有不参加教会活动的?没有这一说嘛。所以一定要在教会服事;在教会里对所有人笑是理所当然。面对教会的叔叔、阿姨和小朋友们,我必须笑,因为他们也都在笑,教会就是一个没有任何问题的地方,你不高兴的话,那一定是你自己有问题,即使自己不高兴,也必须得忍着,不能让人看出来你不乖。所以一定要对所有人笑。

 

如果从教会表现来评价一个人的学习能力的话,我自认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者和适应者,因为我成功地做到了以上所有要求,变成了教会里人见人爱的基督徒,但凡提起我,教会里的叔叔阿姨一定会竖起大拇指大加赞扬:“这个小家伙啊,生命可好啦!从小就参加教会的服事,多好!”;“这就是教会下一代传道人啊!”……教会牧者也非常欣赏我,所以在我7岁的时候就为我施洗。

 

多好!不仅我这么好,我发小和我的小弟兄们也都非常好,只是没有我这么“好”。如果能这样好一辈子就太好啦!但是,上帝似乎不这么认为。看起来非常好的生命,里面却并没有真实的与上帝的关系,而只是头脑中的糊涂的信仰。

 

失控的生活与信仰的真空

 

从初中开始,我就寄宿在学校,自由自在的生活也随之而来,居然有这么多我没见过的人和事,太新奇,太吸引人了。在平时,少了父母的约束和老师的看管,而周日则是和同学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就只需要每次回家后在父母面前表现得积极一些就够了,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他们一概不知。因为服事的原因,父母去到了外地,我也就更加自由了!从此我的生命落入到极大的黑暗中,这真是不堪回首的经历。在学校接触到了行为极差的同学,为了能够融入他们,我需要表现得比他们还“好”,而且我也极其享受被同学“赞许”带给我的自豪感,长久以来,但凡在学校提起我,很多人会这样说:“这家伙,太猛了!”渐渐地,我开始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平日课上说走就走,对我而言教室简直就是超市。我的心里越来越空虚,只有酒精、网络和台球可以让我暂时忘记这样的空虚,然而每次从网吧和台球厅出来都是更大的空虚甚至绝望。也许是我的台球技术不好?我得在台球界称霸一方,才能显示出我的实力呀!后来在台球厅结识了全市台球冠军,当场拜他为师。于是台球便成为了自己的“专业”,整天泡在台球厅,一泡就是8个小时。晚上就约一群同学出来喝酒,喝得大醉,酒精得麻痹实在不舒服,好像每次喝完酒就比平时清醒一些。喝完酒就跑到路上大笑,然后大半夜躺在路中间大哭,路过的司机看罢赶快绕行,然后破口大骂。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然而我脱离不了,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因为无论干什么心里都一样空虚,还不如暂时麻痹自己享受罪中之乐。

 

有时我会寻求上帝,但真有种“呼天天不应”的感觉,无聊的时候我常常和上帝说话:“上帝啊,我知道你的存在,我知道你是上帝,对别人而言,你是爱,可对我而言,你是枷锁,其他的同学逃课出来玩没有任何的负罪感,但我每次喝酒清醒了,我还有深深的负罪感,我还需要向你认罪,你说我苦不苦?我想你是没有办法带我离开这苦海的,因为你的做法无非就是把我喜欢的这一切拿去,然后告诉我:这是犯罪。但是,我不喜欢离开它们,是它们带给我欢愉。”

 

后来有同学提议说:“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了,好好让她管管你”。带着对异性交往的好奇,我很快谈了一个女朋友,天天捧着她,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我的行为收敛了不少,逃课也少了。渐渐地,又开始逃课,为了不让她知道,晚自习结束后我都会准时到大门口接她,送她回家。这样做就天衣无缝了,但不方便的是,晚上不能逃远,而且不管走多远都得准时回去;这样终究是太麻烦了,再加上兄弟们都笑话我“怕老婆”,索性不再送她回家,不管了,嗨起来哪能天天顾上这么个小姑娘。很快,她提出了分手。刚开始,我挺吃惊的,心中气愤呼喊道:“什么?分手?!像我这么优秀的中国好男人,你遇到了,竟然要和我分手?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但人家不认得这种“好”,还是无情地说拜拜。这次分手对我影响挺大的,当时整个人陷入了无奈、伤心和矛盾中。我不想在学校遇到她,遇到了就避着走,但暗处却常常寻找着她的身影,找到了再狠狠地转头不看她。实在是太矛盾了,简直心理变态!之后喝酒更加严重了,靠着酒精抵消失恋的痛苦,也可以说是借着失恋给一个正当喝酒的理由!

 

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到高三了,看到教室里这么多同学开始认真学习,就连原来和我常常一起在酒桌上碰酒的同学也开始备战了,我顿时感觉在班里待着实在没有意思,约束太大,就向老师申请搬出去在外边租房子住。搬出去了,就像被放出笼子的鸟一样,没有任何约束,再也不用早报到、晚汇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习惯被完全颠倒,常常傍晚出门打台球、喝酒、上网,白天回住处呼呼大睡,到晚上再出去重复令人陶醉、麻木和忘我的酒吧、网吧、台球厅。整日与自己形影不离的朋友似乎就是香烟,它听我的,我想抽就抽,抽多少都没问题,而且越抽越想抽。整个学期很少进教室,偶尔有两三次去教室坐坐,一到教室,同学们就惊呼道:“唉,这是哪来的客人?”;“走错门了吧?”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高考是谁帮我报的名,实在感谢这位仁兄了,要不然自己连高考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想想,实在恐怖,真不知这虚幻的三年是如何度过的。若没有上帝的保守和怜悯,恐怕早已在这样混沌的生活中死去,都没人知道罢。

 

想想这样的生活,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的高考问卷?但高考前后,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你们这些肤浅的人,你们好好学吧,我先吃喝玩乐一年,等第二年我复读,那时候再好好学习,随便努努力,清华、北大随我挑!简直一副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嘴脸。现在细想,这不就是圣经里所写的那等人么?“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3:2-5a)但可惜,我那时连“敬虔的外貌​”都失去了!圣经后半句说道“这等人你要躲开。”可我自己偏偏就是这等人,躲都躲不掉。

 

浪子归家

 

眼看这样就渐渐堕落下去了,似乎没有一点点前途。这样的人,就算考上了大学,也可能会碌碌无为,抑或成为“高级犯罪分子吧”!然而,神预备的一次机会却改变了这个烟酒成性的少年的一生。

 

高考结束后,同学们都纷纷离开家,我一人在姑姑家,有大把的时间,只能每天抽烟度日,一根接一根、一盒接一盒地抽。这时候,爸爸从远方打来电话,似乎很了解我的状况,没有太多对白,只是说有一个夏令营,缺少志愿者,邀请我加入。是该回到上帝的面前了,当时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立即顺口答应了,也许是无聊透顶,想去外地走走吧。可挂完电话,就后悔了。预备中,也有好多次想退出。原因很简单,就是到营会后是很受约束的,我很清楚营会中是绝对不能抽烟的,只这一条就能把我逼疯了。但每次电话想退出的想法都很难说出口,只好硬着头皮去吧,而且,好像营会中有什么东西一直很吸引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是那位久违的上帝,但我不敢多想,因为指尖还夹着香烟,烟气在房间缭绕,深抽一口,感慨:此生染上了它,恐怕戒不了,只可惜不能成为好的基督徒了!

 

到达了营地。第一周,是主日学教师学习如何带营会,同屋有六十多位主日学老师。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几年前教会的感觉,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谦让有加,彼此相爱。很明显,这是“我小时候的教会生活”,在这里怎么相处,我还是知道的。早上一坐下来,我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表现出非常爱主、友善、随和,而且还光荣成为小组长,更夸张的是,我们组在我这个“伪善”的组长的带领下,基本每项考核都是第一名,结束颁奖的时候,获得整期培训的第一名,我的组员们都夸他们年轻的小组长热心爱主,都是组长的功劳,我还谦和的回应道:“哪里,哪里,感谢主,都是主的恩典。”每每想到这里,手心都冒汗了,我真的不敢想象,我那些组员们看到我写的这些,会是什么反应?我想一定是哭笑不得吧,我也深深被自己的“精彩”演技所折服。说实话,回忆这一周的经历,我实在不知道当时是真心爱主还是假爱主了,但我知道的是,如果当时就把我放出去,我依旧是烟酒玩乐,但神却不撇下我这个“小人”。很难得,从这一周开始,每天早晨我又开始读圣经了,起初是碍于面子,大家都起来了,我也得积极一下,要不然怎么“爱主”呢?到后来,就自然地早起了,而且还可以安静下来读经、祷告了。并且决定接受接下来四周正式营会的挑战,成为营会志愿者。

 

第一周主日学培训结束后,就迎来了学生夏令营,总共四周,一百二十多个孩子(其中一半是青少年,一半是儿童),还有16位辅导员,2位志愿者(我和一位16岁的弟兄)承担后勤工作。同时我们还兼职儿童营的客串老师,白天帮忙看孩子,晚上哄孩子们睡觉。

 

每天服事这些孩子们,虽然累,却很开心。看到小孩子天真的面庞、单纯爱主的心,我的心也渐渐被融化,希望重新回到上帝面前,就像这些小孩子一样,于是我便开始早上祷告、认罪。

 

夏令营上肯定会讲到福音,我也十分荣幸,有机会常常给小朋友们讲福音,讲上帝的创造、人的犯罪堕落、耶稣基督的救赎、最后是信耶稣得永生和未来的审判。有好几次,小听众都被我的讲说打动了,并且宣告愿意成为基督徒,将来成为宣教士,那几天常带领他们作决志祷告。

 

第一讲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我不以为然。然而,常讲这些时候,我心里似乎有什么反应了。我开始问自己:“你讲的是真的吗?”“耶稣基督真的为你钉十字架了吗?”“你真的承认自己的罪了,不再犯同样的罪吗?”“你真的相信未来的审判是真的吗?”……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抛过来,我有些承受不住了。这些问题太难了,虽然十几年前我就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但现在再以这问题来问自己的时候,我却感到每一个问题都需要生与死的抉择与改变!我需要向罪死,而邀请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放弃我放不下的酒吧、网吧,而在神同在的环境中活。但我做不到,我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们在等着我!我做不到,我还留了一包烟在行李中,只等营会结束后猛抽几根;我做不到,我的心中还有台球、网络、美酒,甚至美色,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丝丝凄凉,直到现在我连亲吻的滋味都没有尝过,就这样让我回头?真是苦啊!我做不到,做不到……一万个做不到!可另外一边却控制不住,一直在问自己,你真的相信耶稣吗?每次都是痛苦的挣扎,每次都是以逃避来结束,特别痛苦,撕心裂肺的痛苦。因为确实感受到和上帝的遥远,却没有办法回到他面前。我不再想思考太多,这样不清不楚的也好,免得伤脑筋。但却总是有这样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之中——“你真的相信吗?”

 

接下来的经历,是神带领我向他回答:“是的,我真的相信”。按照营会的安排,我在一个周日为十多位小朋友分享圣经,当时我选择的题目是:“撒该悔改”。

 

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地接待耶稣。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撒该站着对主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加福音19:2-10)

 

撒该没有想到爬到树上后会发生什么,也许他只是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也许没有朋友的他只是希望得到耶稣的同情。但耶稣看到撒该后,不仅到了他家,与他一同坐席,还把救恩的祝福带到这个家中,让一个无视同族疾苦、整日讹诈同族的税吏蒙受救恩的福分。我不能自禁,热泪盈眶,上帝啊!我也如撒该一样,太痛苦空虚了,想要见你!邀请你住在我心里,我需要你的救恩临到,你是为我舍命担当我罪的主,你十架上的宝血洗净我犯下的罪,我也愿意放下恋慕已久的罪行和自义,向上帝悔改认罪……圣经上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我自己是一个罪人,而且是恋慕罪、不能自己脱离罪的罪人。但基督为我的罪钉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因耶稣基督为我死,我可以回到上帝的面前,不仅如此,还永远被称为义。很久没有过的轻松和喜乐充满心中。仿佛结束了在门外漂泊流离的生活,耶稣基督又呼唤我:孩子,快回来吧,回到我的里面!

 

渐渐清晰的负担

 

在营会中被基督寻回,同时,另外一个现象也一直深深扎我的心。在服事中,我看见儿童的天真无邪,也渐渐看到青少年的叛逆和罪恶。营会没有开始之前,我就听营长介绍说,这期的大孩子中,有很多都是传道人和牧师的孩子,但不少孩子同时都是问题少年。我不明白既然是传道人的孩子,怎么还会是问题少年呢?因此也就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甚至一听他们大多数是传道人的孩子,我这个“道上混了数年的小混混”在心中也对他们多了几分敬重。然而,相处不多几日,这样天真的想法就被打破了。在这群青少年身上,似乎个个都能够看到我自己远离上帝,爱慕罪恶的身影——有晚上悄悄抽烟的,没过几天打架的,骂同学和老师的,你问他们,大多都是传道人的孩子。

 

最后有一件事情让我彻底转变了对“传道人孩子”的看法。营会开始两周后,为了彼此留言祝福,营会专门设计出一面墙作为留言板,这是多好的送祝福的空间啊!可是,在学生们看来却是不然,一天下来,当我再去看留言板时,顿时傻眼了。这哪里是留言板啊,简直就是一个“对骂墙”呀!满满一堵墙,写满了脏乱差的谩骂,这样的“俗语”甚至在我身处的校园里都没有出现过。恐怕历史上最“有内涵的”、露骨的脏话全都集中在这里了。而一笔一画写下这些字的,就是在讲台上教导上帝话语的传道人的孩子!我感受到他们的可怜,也感受到我自己青少年时期的可怜,感受到不认识上帝的可怜,甚至为我们成为传道人的孩子而感到可怜。为什么?为什么传道人的孩子,他们在小时候表现出敬虔,但在青少年时代会如此叛逆,显出未蒙恩之人的生命状况?!为什么传讲真理的子民,他们的孩子却站在了敌对真理的行列?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很多经历和这些传道人的孩子太像了,也许还因为刚刚尝过回到上帝面前的喜乐,我开始对他们有很深的负担,每天早上都为他们祷告:主啊,我祈求你,求你照你的慈爱怜悯他们。他们的父母在忠心服事你,但他们的儿女却仍在黑暗中,求你怜悯他们!就这样,带着对他们深深的担忧和他们真认识福音的期待结束了营会。在教会中长大的孩子,更需要切身经历神的救恩和神的同在,否则真要成为教会里的“老油条”了。

 

营会结束,参加教会的通宵祷告会,祷告会的主题是“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耶8:20)那一夜,不住地为营会的青少年祷告,求神怜悯他们,让他们认识神;为自己祷告,希望奉献自己,服事他们。“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这节经文刻在了我的心上,在每日生活中也常常想起这段话,想起来就为这些孩子们祷告,服事青少年的感动也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服事他们的一个途径是在教会做一名主日学老师,如此就可以在神的话语上多多教导他们,举办学生营会,让学生更多接触圣经。不久后,我便进入教会的青少年主日学服事。但和他们接触几次后,感觉很难走进他们中间,我也是初中、高中过来的,我也有过叛逆,有过彷徨,有过不认识神,我们应该有很多共同话题才对。但当我立定心志要服事他们的时候,我却束手无策。我试图进入他们的世界,却被严严地地挡在了外面。

 

上帝的计划远非人的计划,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国内已经有基督教学校了,而且还是基督教教育学校,专门培养基督教学校的教师!基督教教育、基督教学校、基督教教师,这一个个新名词接二连三地进入到我的世界。但这次我却少了犹豫,我想了解教育理念更好地服事青少年,于是和家人一起祷告后,就决定来这所学校读书,预备成为一名基督教教师。很有幸被这所基督教教育学院录取,经历了三年的学习装备,在学习中接触一些教会,有城市新兴教会,有农村教会,着实看到教会中下一代的需要。

 

今年7月,三年的学习结束后,我开始全时间在基督教教育机构工作,服事教会学校,在教会中服事大学生团契。从服事中学生转向服事大学生后,似乎更简单了。服事中我渐渐明白,每次励志奉献自己的时候不是多么光荣,而是神给的恩典。每次服事不是我为主做了什么,而是神借着每次的经历操练他的仆人——我自己,让我重新面对为我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体察十字架上的大爱。很感恩,在学校期间,上帝还为我预备了另一半,我与即将进入婚姻的未婚妻都在基督教教育事工中服事,在一起常有诉说不尽上帝的恩典!

 

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3-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