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福音·见证 走出异端“耶和华见证人”
ed5dbc83c3f940528bab19baa429fe3d

走出异端“耶和华见证人”

文/小木

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翰一书2:23)

 

我生于1986年,小时候听说过宗教,但没面对过信仰,更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基督徒,也绝没想过自己现在已经读了神学,预备做传道人。然而在22岁时,我却误打误撞进入基督教领域,并且在他们当中待了两年,才知道自己所加入的是异端“耶和华见证人”(以下简称“耶证”),而不是真正的基督教会。在跟他们学习过程中,有一些问题让我感到困惑,百思不得其解,向上帝祈求,他最终让我认清了异端的错谬,带领我走出了异端,同时也让我看见了自己的骄傲,彻底扭转了我人生的方向,从奔向地狱的死路上转回这条通往永生的十字架窄路。我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分享出来,求主洁净、使用,帮助那些上帝定意拯救的百姓!

 

失之交臂

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整个人生陷入极大的黑暗中,甚至想到自杀,因为曾经支撑我的精神支柱一个个都坍塌了。“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是支配我一生单纯而强烈的三种感情。”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这段话,在我高三一读到时就深以为然,认定了这正是我一生要努力追求的。然而,表白失败、学业不顺、职业理想破灭,我陷入“梦醒之后无路可走”的迷茫和绝望中,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表面上,我还在按照自己既定的目标努力,但内心已经彻底失去了奋斗的动力。身体虽活,心却已死。

我第一次去教会是在大四那年冬天。像往常一样,我在图书馆做考研前的复习,却突然接到同学发来的短信邀请,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教会看看。那一天正好是平安夜,我就答应和他一起去,但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是信耶稣,说白了,那次只不过是两个对基督教有好感但又不想真信教的人去教会凑热闹而已。

 

去了以后,教会里的人却很快接纳了我们,还为我们唱了一首歌“我们欢迎你”。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欢迎我,但觉得很开心,不管多么孤僻、不合群,我在心里还是渴望被人接纳的。我感到了人们的热情,却并不认识这群人所信的主,也没打算继续了解。后来,忙着考研复习,我就没再去过那间教会,也没人再跟我联系。

 

考研结果出来了,我成绩不够,也不想调剂,就选择了就业。于是,2008年夏天我来到了北京。那一年8月3日,我竟又一次来到了教会,但不是为认识耶稣,而是为了买书。青年作家余杰是基督徒,在书店买不到他的书,于是我就追到了他所在的教会。在那里,我听到大家反复唱一首歌“耶稣爱你”,很受感动,回去赶紧下载到MP3里经常听。我渴望被爱,但并不是真想去认识这位救主,因此也就没打算再去教会。

 

误入异端

 

然而,就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遇到了异端“耶证”。那一天,我和室友在北外餐厅吃饭,遇到两个人学圣经,一个大姐和一个女生,两人聊着聊着,女生哭了,室友提醒我看,我就动了怜香惜玉的心。等她们学习结束彼此分开以后,我走出餐厅追上那个女生,想用“耶稣爱你”那首歌来安慰她。没料到我会突然搭讪,她表露出来惊讶,但等我说明意图后,她开始听我MP3里那首歌,我趁机跟她讲我在宗教学课上和读书时学到的一些关于基督教的知识,她静静听着没说什么。后来,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她说帮我介绍老师教我圣经。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反倒是想着另一件事——她要是能做我女朋友挺好的。

 

几天后,果然有人跟我联系,正是那天和女生一起聊天的大姐。见面后,我们交流了一些想法,她就亮明了“耶证”的身份,并且表示这个教派是不被一些国家认可的,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他们不参军也不吃血。这不但没有让我心生疑虑,反而让我决定去跟他们学习。我当时被同学评价为“愤青”,思想叛逆、对政府没有好感。虽然事后我也上网查过,但在信仰上我根本没有分辨力,没发现有什么大问题,也就不再理会所谓教派的事了。这样,我开始跟两位从日本来的先生学圣经。最初,我还去那个女生工作的咖啡馆找过她两次,后来得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也就打消了追她的念头,真的开始学起圣经来。

 

但真说起来,我当时所学的并不是圣经,而是“耶证”写的小册子《辨明圣经的真理》。我原本有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圣经,是大学室友送的,在跟他们学习以后才更换成他们的“圣经”。原因是几次学习后,我发现我每次念的经文都跟他们的不一样,他们解释说是不同的翻译版本,这样我“很自然地”开始用他们翻译的代替我手里的NIV/和合本对照版圣经。后来我知道,正是因为这个替换,在以后的学习中我越来越被蒙蔽,看不清真相。

 

在学习过程中,我有过各种疑问,有的被解答了,有的被搁置了。我曾问:“如果上帝存在,为什么这世上还会有各种苦难?”我想这几乎是大多数想认识上帝的人都会问的问题。他们的回答让我很快消除了疑惑:上帝是爱,不可能惩罚人,也不会制造灾难,这些都是魔鬼干的。但现在我已经知道这个答案根本不符合圣经。他们将魔鬼视为恶的源头,按他们的说法,娱乐、上网这样的事全都在魔鬼的掌控之中,而上帝是不会在魔鬼背后掌管他的,因此要远离网络,也不要听信网上对他们的评价。我在很长时间里确实没再上网了解对他们的负面评价。

 

我现在都很纳闷,为什么我这么一个叛逆的人却这么快开始信任他们呢?当时主要是被他们的热心和关爱吸引,他们每周跟我学习一次,雷打不动,提前问我有没有时间,很尊重我,没有勉强。慢慢熟悉了,我也参他们的聚餐,一起吃饭、聊天、打球,这是个看起来很有人情味的群体,我在其中感到被接纳,有归属感。这里面有很多外国人,日本的居多,韩国次之,也有美国、西班牙、菲律宾的,还有中国香港的,置身其中仿佛进了一个小小的联合国,很新奇。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但每个人都被要求传他们的这套信息。带我的日本大哥经常要换工作以保障自己的生活。还有一对香港夫妇甚至卖了那边的房子,到大陆来传播他们的信仰。他们标榜自己的道德品行,并以此诟病正统教会:“看他们的行为就能认出他们不是上帝的真教会。”听他们这么说,我就认同了,但事后想想当时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正统教会到底如何。尽管我思想叛逆,但遇到这么温柔、持续的感情攻势,也抵挡不住,很快就跟他们打成一片了。

 

而所学的内容是真是假、有没有道理,我却并不特别关心。当时,所学习的主要是他们的材料,而圣经只是在必要时拿出来作为参考凭据用的,这样的结果就是我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对圣经的理解都是断章取义的。在正式学习之前,他们就问我相不相信三位一体、进化论等,对此我是一知半解,也没跟他们过多纠缠,于是学习得以顺利展开。慢慢地,我也开始热心起来,甚至想把“耶证”介绍给同学、同事。后来,也真有三个朋友跟着他们学了一段时间,但好在后来他们都没有再学。

 

叩问与回答

 

在“耶证”一年半之后,我才开始关心所信的内容。起因是这样的。当时,我想介绍一位有同性恋倾向的女同事跟他们一起学,她的生活看起来比较烦躁、痛苦,我希望能帮助她。但在介绍之前,我也先把政府对“耶证”的态度告诉了她,提醒她可以先到网上了解一下再做决定。一开始她答应下来,几天后却又反悔了,理由就是有些国家不认可他们。

 

我心里一惊,怎么说好的事又不行了?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从这儿,我才开始认真上网查找有关“耶证”的资料,也与带领我的老师讨论甚至争论。但后来,却是在一位信主的初中同学的帮助下,我才知道了他们和基督信仰的两个显著分歧:一个是上帝是不是三位一体的,耶稣是不是上帝;第二个是有没有地狱。

 

我开始思考,查资料,寻找答案。为要亲眼看看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行动的,我甚至还跟他们去香港参加了东亚区域会议。三千多人的大会上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混乱,也没看到他们行为上有明显的问题。但在所信的内容上,我仍然没得到令人信服的解释。虽然不断有人跟我解释,但我还是搞不清楚。我开始认真读圣经,但却是他们翻译的“新世界译本”,我发现了一些与他们的教导有明显矛盾的地方,但解释却不能令我信服。

 

后来,我那位初中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位弟兄。见面聊过之后,我才明白了一些,但仍旧下不了决心离开“耶证”。那段时间,我甚至做梦都在想教义上的问题,尤其是那两个最大的分歧点。但我所倚靠的仍是自己的理性,我想靠自己的独立思考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然而,结果却是没有定见、无所适从,一会儿觉得传统教会说的对,一会儿觉得“耶证”说的对。

 

这样纠结了五个多月,我终于筋疲力尽,承认靠着自己的头脑想不明白。于是,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终于在心里默默祷告:上帝,如果你真要拯救我,请你明确地告诉我哪个对哪个错。

 

第二天晚上九点左右,我加完班坐地铁回家,手里拿着一本系统神学的书《圣经教义与实践》。在排队等车的时候,我后面有人在小声说话,侧脸看了一下,有个女孩子眼睛特别亮,正盯着我手里那本书看。上车后,突然有人从背后拍我肩膀,我转过身来,是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士,他指指我手里的书,问“你也看这个?”我说:“是。你也看吗?”他说这正是他们使用的教材。我明知故问地说了句:“你们是基督徒吗?”他说是,并反问我:“你不是?”我说:“还不是。”他就问我:“你有什么问题吗?”我马上问他:“你相信有天堂和地狱吗?”那位弟兄微笑着反问我:“你相信审判吗?”我说:“我相信”。他说:“那就好。”他们一行三人,陪我坐了一站地,就下车了。

 

又坐了几站,突然间我心里又惊又喜,我确信刚刚那三位基督徒正是上帝安排来解答我问题的。没想到上帝真垂听了我的祷告,还以这么活泼的方式回应我。原本我觉得上帝离我很远,这次经历让我知道上帝就在我身边,他是活的,我干什么他都看得到,连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困扰我这么久的问题终于开始解决了,我的心开始发生变化,也明白了一件事——谁进天堂、谁下地狱都是上帝决定的,他的审判绝对公义,不会冤枉人。而在此之前,我不愿承认有地狱其实是想以自己为上帝来判断善恶。

 

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最终决定离开这个组织。一天晚上,我去给“耶证”的一位朋友送自行车钥匙。刚到门口,我听到里面有好多人在聊天、欢笑,等我敲门之后,他们瞬间安静下来。等了一会儿才开门,他们看到是我之后,原本惊恐的眼神马上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但我脑海里立刻闪过一句话:“邪灵也信,却心惊胆战。”这是“耶证”自己翻译的圣经里的一句,中文和合本圣经是:“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2:19)我知道一些宗教活动会受到一些限制,但他们惊恐的表情仍旧让我感觉与圣经上的话冲突——“爱里没有惧怕”(约一4:18)。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明确知道他们所教导的与基督信仰相悖,此时,心里终于定了主意要离开他们。

 

我和带我两年的老师道别,没说几句话就痛哭流涕。他确实给过我许多安慰和关爱,作为世俗意义上的朋友,我觉得我们交情很深,但既然信仰不同,我们必须分开,并且以后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他们当中的几个人已经和我成为很好的朋友,我期望能够帮助他们,就写了一些内容托这位老师一一转达给他们。

 

后来,我委身在Z教会,系统学习福音真道,经过一年多,才逐渐明白我从前的信仰是错误的。神的儿子舍命为我做了赎价,对于这奇异的恩典,我竟然只是“简单一提”就直奔耶和华,并要为他作见证。像我这样“过河拆桥”的人,其实是不真认识上帝的,因为与基督的联合是持续到永恒的,我们只有“在基督里”才能与上帝亲近。

 

崭新的生命体验

 

在“耶证”时我也传所谓的“好消息”,但却不知道福音是什么,不明白耶稣的死与复活跟我究竟有什么关系,不知道这福音如何支配我当下的生活。但当我明白了基督的十字架之后,我生命里有了之前绝不可能有的崭新体验。

 

1、 我犯罪唯独得罪了上帝,是全然败坏

 

在“耶证”时,我也认罪,比如撒谎、嫉妒、贪心等,却不过是轻描淡写。但现在我知道我犯罪唯独得罪了上帝,绝非道德有瑕疵那么简单。我在很多罪上会推诿责任,认为都是魔鬼的引诱,但当我看见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竟是为了担我的罪,我便开始有了忧伤痛悔的认罪。

 

原来我一直所感受到的四处碰壁、心想事不成,甚至走到想自杀的地步,都是因为上帝与我作对。但不是他不好,而是我犯罪得罪他,与他为敌。以往,我从不觉得骄傲有什么大不了,反而以“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这类话为自己辩解和开脱。但是,仔细对照圣经里的“十诫”,我发现自己竟然每一条都犯了。即使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我曾借钱给发小,帮他给女友堕胎。在异端里,我对罪不敏感,做错了只是觉得触犯了一些规条,不该这么做,但不会直接感受到这和上帝有什么关系,不会想到“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9:22)。但现在,当我心里轻看某个人时也会受到责备,因为我知道这是对上帝的冒犯。我不是一个“不完美的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2、被基督的爱浇灌

 

我当时会留在异端组织,主要是被他们表现出来的那种人情味吸引,一起吃饭、打球、聚会,让我这个漂泊者找到了一些归属感,但对上帝的爱我没有体会。

 

直到悔改信主后,有一次在默想马太福音中耶稣受难的过程,我的泪水竟止不住往外涌——耶稣承受肉体上的摧残、心理上的羞辱、灵魂上被天父彻底弃绝的痛苦,这到底为了什么?我不明白我哪里配他为我如此牺牲?哪里值得他为我如此牺牲?但他竟然决绝地如此做了,因为他爱我!我越想越难过,也越想越感恩。我是罪人,得罪了上帝,但他却让他独生的儿子替我去死,承担我该受的刑罚,我甘愿一生顺服他,为他而活。这样的动力是我从前在“耶证”时从来没有过、也是不可能有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钉十字架的基督”。如今,我也会邀请人吃饭、打球、聚会,却是被主的爱激励,去找寻他的小羊,喂养他的小羊。

 

3、我确信自己是神家里的人

 

当我悔改信主后,开口称上帝为父时,内心里感到非常温暖亲切。我原本习惯与人保持距离,但信主后,看到教会里一个个原本不认识的人,心里竟有了莫名的亲切感,我知道他们是我的弟兄姐妹,因为我们同有一位天父,同有一位救主耶稣基督,同受一位圣灵,我们是一家人。

 

此外,在我生命中还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抑郁变喜乐,渴望读经、祷告亲近上帝,总之,我成了一个真正从圣灵而生的人。这在异端里是不可能发生的,在我以往的人生经验中也是绝没有过的。只有主耶稣的福音才可能带来罪人“从死里复活”的神迹!

 

4、我有了天国的盼望

 

人怎么可能会复活呢?这真是天方夜谭,但如今通过圣经,我确信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我确信自己的罪完全被他替代了,我确信死亡不是人生的终局,经历死亡之后,我要以另外一种更荣耀的方式与主同在。我的心豁然开朗,开始盼望天国,因为那里没有眼泪、哭号、疼痛,最重要的是,那里有爱我的主。原先我期待爱情,以至于当我知道天国里也不娶也不嫁之后,先是有些失望,觉得天国竟也有些“不完美”。但后来,这样的真理给我带来极大的释放,我不再为婚姻的事过于纠结,因为这也不过是暂时的,再好或者再坏都会过去。而天国里,基督与我却要相爱到永远!

 

5、我有了拯救灵魂的负担

 

当我确信地狱是真实的,便为自己所蒙的恩而喜乐、感激,也开始为自己的家人、朋友着急,人不是总有机会认识耶稣,我害怕他们死后去地狱永远受刑罚。于是,我迫切地为他们祷告,频繁地给他们打电话分享福音,渴望他们悔改信主。

 

其实在“耶证”时,我已经在跟同学、同事分享自己对上帝的认识,介绍他们参加一些学习,但这样做的动力却不是期盼他们免下地狱,而只是希望他们这辈子活得开心点,因为当时我自己都不相信人死后面对的是上帝的审判,我不相信有天国和地狱这两个永恒的去处。当我从异端出来后,我非常后悔曾经试图带他们走上错谬的路,感谢神的保守,他们最终都没再跟“耶证”的人继续学习。不关乎天堂地狱的“福音”不是真福音,不关注永生永死的“福音”对必死的人毫无价值。

 

辨别“耶证”的错谬

 

“耶证”是影响较大的一个异端,我期待通过我的分享,让大家对他们的错谬有一些认识:

 

1、篡改圣经

 

他们在中国使用的是“新世界译本”,里面对灵魂、地狱、耶稣是上帝等经文都加以篡改。他们否定三位一体,否定耶稣是上帝,认为他只是天使长米迦勒;他们用非常牵强的考古证据,把十字架翻译成“苦刑柱”,直接取消了十字架的实际意义和象征意义;他们认为灵魂只是指生命特征,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他们把“地狱”翻译成“欣嫩子谷”,并且说这只是一个比喻,因为上帝是爱,他不会做如此残忍的审判。但他们实际上又无法真正摆脱内心对审判的恐惧。

 

他们也宣称,只有加入他们这个组织才能进到所谓“乐园”里。而他们的“乐园”分两部分——天上的乐园,那是启示录里十四万四千个“受膏基督徒”所在的地方;地上的乐园,这是为所有加入他们这个组织的“非受膏基督徒”预备的地方。

 

他们认为,将来有一千年时间,所有死去的人都要复活,有足够的时间听到他们传的这套信息,如果那时还不信,就会永远消失不见了。但圣经告诉我们,在末日审判时,所有人都要复活,要么永远在天国享福乐,要么永远在地狱受痛苦,不会化为乌有。

 

2、以异能迷惑人

 

我曾听他们一位从日本来的信徒说,有次他和妻子想吃葡萄,但买不到,后来祷告,不久有人敲门,来给他们送葡萄。若是真的,这也能迷惑很多人,但这绝不是真正的福音。即便经历这一切的异能奇事,但若不认识耶稣,这样的一生也不过是地狱的前奏。

 

3、标榜行为

 

他们很以自己的行为夸口,有些人甚至卖房舍业,投入到其中来。大多数人都彬彬有礼。他们的这种热心,让很多基督徒都觉得汗颜。但实际上,他们发的热心不是为了基督,而是为了自己,就像我那位老师说的,如果不传,他心里就不安。我实际经历到的也是,我那时不想去娱乐场所,不是出于对基督的爱,而是知道有这么个规矩,违背了就不对。这些东西深深束缚了我的良心。

 

前车可鉴

 

现在回头来看,我之所以进入异端,是因为自己有隐藏的罪,并且上了谎言之父魔鬼的当。

 

(1)悖逆。我虽然行为上没做出格的事,但思想上叛逆,渴望自由,不愿受任何约束。自以为正义,也想做主持正义者,为弱者鸣不平,对被政府或所谓正统定为“异端”者抱有同情。这些世人看为好的或者无所谓的价值取向,掩盖着的其实是我骨子里的悖逆。

 

(2)拜爱情为偶像。所以,“耶稣爱你”这首赞美诗没有持续吸引我,反倒是被一个漂亮女孩子吸引,慢慢被带进错误的信仰里,而自己还浑然不知。

 

(3)骄傲。我自以为读过几本哲学、宗教方面的书籍,上过相关的课程,就懂什么是基督教的信仰了,其实除了几个空洞词汇以外,我对什么是福音、怎样才算是信耶稣、如何才能使灵魂被拯救一无所知,却假装自己很懂,而且根本不关心纯正的信仰是什么,只要自我感觉良好就行。

 

(4)渴望被关心。虽然我表面假装坚强,但实际内心里非常脆弱,充满忧伤,极其渴望被人关心,结果,在“耶证”这种非常有人情味的组织里,我很快找到归属感。后来当我更深了解他们一些之后,知道这种人际交往方面的技巧,有不少是他们平时训练的结果。

 

如何认识真理

 

(1)读经。确认圣经本身究竟在说什么,而不是一味学习那些没有多少圣经根据的资料。阅读时首先要关注的是字面意思,对经文的解释要符合上下文,从整体上理解,绝不能断章取义、将经文肢解。即使有怀疑,也坚持读,有些问题读到后面自然就有答案了,或者不再成为问题。要认真、谦卑读圣经,承认自己对于上帝一无所知,哪怕你是公认的博学之士。

 

(2)祷告。谦卑下来,求上帝自己藉着他所启示的圣经来解答我们的困惑。向上帝承认自己理性的局限——我不能完全想明白三位一体的奥秘。承认自己道德的局限——我不能做审判官,我不要替上帝做判断。

 

(3)找到信仰纯正的朋友了解。只有真正的基督徒才可以引领人正确地明白教义,引人认识耶稣,并通过耶稣基督来到上帝面前。当我走出异端之后,也接触过多位“耶证”的人,我很想带他们出来,但都没能成功,心里一直对他们很有负担,求主能早日扭转他们的心,使他们如我一样迷途知返,不要再在通往地狱的路上狂奔。

 

亲爱的朋友们,如今我愿意向你见证的是,基督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而绝非点缀。没有基督,绝不可能成为“耶和华的见证人”,因为上帝只通过基督让我们认识他,与他和好,被他重生、收纳为儿女。我能走出异端,完全是上帝奇妙、慈爱的怜悯和带领,荣耀归给三一真神!

 

盼望在寻求人生方向的你,也来求这位在基督里拯救罪人的上帝,耶稣爱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