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2年3月号(总第89期) 炎热和苦难

炎热和苦难

文/阿尔弗雷德·鄱锐尔(Alfred Poirier)  译/大会字幕组  校/笔芯

 

编者按:我们生活的世界,像是一个大而可怕的旷野;来自环境的压力,如同旷野的炎热,时刻笼罩着我们。而我们在旷野的人生,就好像沙漠里的植物,当我们远离基督,把根扎在世界的土壤上,就会结出荆棘和蒺藜;当我们的根扎在活水旁,与基督连结的时候,就会叶子青翠,结满果实。荆棘、十架、溪旁好树,这是圣经辅导中非常著名的“三棵树”模型,描述的是一种合乎圣经的生命改变模式。在这个模型中,有五大基本要素:炎热—荆棘—心—十字架—果实。本文聚焦于“炎热”这一要素,深入探究“炎热”,即环境的压力,到底是什么?它体现在哪些方面?以及,处在苦难中的人会如何向神求问,而神又如何回答呢?

 

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个世界充满苦难和罪恶,这也是“炎热”产生的原因之一。约伯记5:7说:“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圣经真实地记录了人类面临的处境:战争、虐待、饥荒、疾病、忧郁、极度的恐惧,等等;对于基督徒而言,还有逼迫、诱惑。圣经提醒我们,苦难和试炼是不可避免的,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作为神的百姓,从圣经的角度去认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认识苦难,是非常必要的;并且,我们的生命要与基督紧密连结,深深地扎根在活水旁,即便烈日炎炎,却更枝叶繁茂,结果不止。

 

一、“炎热”的四个真相

 

第一,“炎热”很重要

 

“炎热”是人们身处的情境(context),人们会对其做出回应,它影响人们在不同的景况中结出不同的果子。因此,我们必须将辅导对象放在其所处的“炎热”状况中来考察。记住,人们永远是处在各种景况,即“炎热”之中的。而神的至高主权意味着,这种“炎热”是有其真实意义的,尽管有时只有神才知道其意义到底是什么。神就在那些细节之中,祂控制和统治着所有事情、所有受造物及其行动,这一切为彰显祂的荣耀而存在。基督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祂也是我们所处情境的一部分,祂通过圣灵在我们的景况中与我们同在,祂的主权在这景况之中,也在这景况之上。

 

第二,“炎热”不是导致罪的原因

 

我们所处的“炎热”不是导致罪或果子产生的原因。这是圣经辅导与世俗心理辅导的真正不同之处。现在的大多数辅导体系都试图证明,人们所处的景况是诱发性的,我们处在一个“决定论”(determinism)大行其道的时代,而这种决定论中有时有种宿命论的味道。因此,在世俗心理学的各种模型中,心是被动而非主动的。然而,通过圣经我们知道,其实心诠释一切。而如今的精神病理学中要么是生物决定论(biological determinism),即生理因素决定了一个人的状况,不管这种生理因素是大脑里的化学物质,还是别的东西;要么就是社会决定论(sociological determinism),如创伤模型(trauma model),或虐待模型(abuse model),都属于这一类;还有直觉决定论(instinctual determinism),如精神动力模型(psychodynamic model)认为人就是一团无序的直觉的集合,如超我、本我等。有时,做父母的就会陷入这种决定论,如:“好吧,他还是个青少年,我还期待什么呢?反正他会长大走出这一阶段的。”然而圣经的教导却是,要“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箴22:6)。

 

其实,人们确实有一种对决定论的需要。比如需求模型,人需要关系、工作、价值感,并且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对某种东西的缺乏造就了我们的状态。我发现,当人们到我这儿来寻求辅导时,他们其实是他们身处的世界的一部分。需要再次说明的是,我的意思不是他们被教导(taught)了这些模型,而是他们不经意间撞上了(caught)它们。他们撞上了这种决定论,因为它如我们呼吸的空气般,无处不在。所以,辅导有时是帮助人们摆脱这一观念:“炎热”,即环境,是他们犯罪的原因。

 

在这里,我想通过耶稣在十字架上发生的事,来尝试说明这一点。当时在加略山上有三个十字架,与基督一同钉十字架的还有两个强盗,一个在祂左边,一个在祂右边。这幅画面其实寓意深刻。注意,耶稣和两个强盗所受的苦可以说是一样的——都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然而他们三个人的回应却不尽相同。耶稣,是以爱来回应所处的环境。祂取了我们的形像和样式(腓2:7),祂在承受着钉十字架的痛苦,而且祂在被钉之前也遭受了拷打折磨,但祂求天父饶恕那些将祂钉十字架的人,并嘱咐约翰照顾祂的母亲。而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两个强盗,一个以恨来回应环境,他讥诮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但另一个强盗悔改了,他转向了基督:“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参路23:39-43)

 

以上事实告诉我们,我们并不是住在一个宿命论或决定论的世界。苦难,即“炎热”,是可以孕育出罪的肥沃土壤,但并非一定如此。耶稣没有在苦难中犯罪,那两个强盗其中一个犯罪了,但另一个改变了,他向同伴传讲基督,并请求基督的饶恕,给他得救的确据。可见,苦难不是导致人犯罪的原因,而是罪产生的场合。

 

第三,导致“炎热”的因素有很多

 

导致“炎热”的因素可能有很多,但并非复杂到无解。我们知道,早期教会的牧者和宗教改革家会辅导会众,但现在很多牧师却不这样做。其中一个原因,他们认为人心极其复杂,因此没有人能够解决人心的问题。当然,心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单一的;我们并非要做简化主义者,因为影响人心的因素有很多。人们生命中的问题可能是主题性的,被归为各种类型,这些问题可能会悄然出现于其工作、学校、性、身体、朋友、家人、教会、经济状况、配偶、父母和弟兄姐妹。一个不错的经验法则是:当我和受辅导者谈话时,如果他所说的事十分复杂,我会——我要用的说法是——“将奇特之事普通化”。这也是我在辅导时会时时注意的原则。

 

也许这种说法听起来很奇特,不过我要说的是,我们要挖掘受辅导者所分享之事中的普遍主题和普遍因素。我常提醒自己,我和这些受辅导者之间更多的是相似,而非不同。我们可以借用医学领域的一个说法:“当你听到外面有马蹄声时,想到的应该是马,而非斑马。”意思是,不管事情起初看起来有多奇怪,也不要往奇怪的方向去想。确实,哥林多前书10:13告诉我们:“你们遇见的诱惑无非是人们常见的。神是信实的,祂绝不会让你们遇见无法抵挡的诱惑,祂必为你们开一条出路,使你们经得住诱惑。”(当代译本)仔细思想这一句:“你们遇见的诱惑无非是人们常见的。”所以,无论人们在分享什么,我们都应知道,他所分享的是人的普遍状况。接下来,圣经也告诉我们这一应许:神是信实的,祂绝不会让我们遇见无法抵挡的诱惑,祂必为我们开一条出路,使我们经得住诱惑。苦难和试炼并不是罕见之事,因为生活并非一马平川。

 

虽然每个人所经受的苦难各不相同,但所受的试探却是一样的。有的人可能在忍受癌症的折磨,但其他人顶多只是得了感冒。但在这两种情形中,我们都会受试探,并且所受的试探是相似的;我们都可能会试图以某种有罪的方式去回应。普遍之处在于,每个苦难中都隐藏着试探。就像前面说过的那个比喻,医马的医生也可以医斑马。所以,我们要将奇特之事普通化。人们所说的事情可能一开始会显得十分繁复,好像复杂到无法解决,但当我们将奇特之事普通化后,便会发现其基本的主题。

 

第四,好事也会变成“炎热”

 

我们大致能在亚哈和拿伯的故事中看到:好事也会变成“炎热”。对亚哈来说,他眼里的好事其实是他所处的“炎热”。拿伯有个葡萄园,亚哈想要,葡萄园这个好东西成了他所处的“炎热”。

 

二、对“炎热”的四种回应

 

关于“炎热”的处境和我们的回应,通常有四种情形:

 

第一种,邪恶之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也同样以邪恶回应。

 

第二种,有好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同样以善去回应。

 

第三种,在“炎热”中有些事是好事,我们的回应却很糟糕,实际上是以恶去回应。

 

第四种,在我们所处情境中有恶事发生,我们回应得很好,是以善对其进行回应。

第一种和第二种情形可以用我们之前说的决定论模型来解释。约伯的朋友就是如此。还有耶稣的门徒对瞎眼的人的态度,他们问主:“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约9:2)这就是人们所认为的决定论:我们以善回应好事,以恶回应坏事。

 

第三种和第四种情形不能用决定论模型来解释,这是创世记和传道书要处理的问题。这也使我们提出这一问题:恶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神以祂创造的美好世界和美好的园子恩泽亚当和夏娃,而恶最初是在哪里出现的?就是在园子里。在旧约,以色列人也以恶回应了神的良善。

 

约伯是个义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然而恶事还是发生在他的身上。这也是他的朋友们无法理解他经历苦难的原因。当然,最伟大的例子还是基督自己。当祂处在如此深重的邪恶之中——人竟将神子钉在十字架时,祂以最大的善来回应。

 

圣经处理了以上四种情形。我们只要拿起圣经,就会看到其中对这四种情形的描述和回应。圣经对此的回应扎根于这一事实——就在第三种和第四种所描述的情形中——人践踏了神的良善,然而令人惊奇的是,神却以善报恶,永久地为人之恶付上了赎价。当然,这两点都体现于基督十架的救赎作为。神在基督中的良善就是祂对人之恶的回应。

 

三、“炎热”的五个方面

 

第一,“炎热”是严酷的,它沉重地压向我们

 

人们来向你寻求辅导,他们可能正在为痛失亲人而哀悼,或有病痛、缺陷、残疾、先天畸形,以及关涉人生的重大改变——这种改变在某种程度上左右了将来的生命走向。他们正在经受这种“炎热”,几乎要被压垮。我们或者其他人的罪导致的贫穷,毁灭我们所有财富的大火,都让我们尝到了这个受咒诅的世界的滋味。这让人想到民数记11-25章,我们在其中看到,人心在任何景况中,都有发展相应贪欲的倾向。在12章,亚伦和米利暗认为,既然摩西蒙恩成为领袖,他们也应享有部分领导权;他们正因此处于“炎热”之中。然而我们需要意识到,“炎热”是严酷的。

 

第二,辅导者也构成“炎热”的一部分

 

这可能会让你惊奇。但作为牧者,你现在已经在受辅导者的生命中扮演角色了。当他们向你坦承自己,讲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你已经成为构成他们“炎热”的一部分。同时,在他们的生命里还有其他人在为他们进行辅导,这也是“炎热”。人们说的话,会帮助我们调整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有些声音教导我们错误的价值观,以及由此而来的成败、荣辱、善恶,一切都是虚谎。我们可能会受镜子里自己的形象的影响,就像这个世界被广告而定义一样。比如,某个广告描述一个男人因为秃顶,导致他的生活非常糟糕:他的销售工作受挫,没有女朋友,甚至不去海滩——因为他的秃头看起来太糟了。这就是这个世界为秃顶男人提供的辅导:“因为秃顶,你的生活就会是这个样子!”然而,人们真的相信这是事实。随后,世界给出这样一幅积极的画面:一个头发浓密的男人怀抱佳人,并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在海滩享受休闲时光,当他露出水面时,他的头发看起来棒极了!

 

我要说的是,这个世界充斥着其他辅导者,你不是唯一的那个。想一想,我们今天所经历的种族偏见、文化偏见,甚至是年龄偏见、外貌偏见,或者深刻影响我们的文化传承、成长背景,我们确实会不同程度地接受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并受其影响。比如,人们可能会因为年龄大而遭到羞辱,或者失业。而且,这个世界向我们展现并劝告我们追求完美的身材和外貌。但即便是模特,其实也不是像杂志上那样完美无缺——更多是化妆技术和电脑技术的功劳。有意思的是,那些好莱坞名流,他们年轻时十分追捧这种价值观,但当他们渐渐变老时,他们开始抗拒它,或者说是在某种程度上正视这种价值观的真相。真相就是,它是对生命的错误看法,是谎言,是错误的辅导。圣经中有关女性的经文常常触及这一点,如箴言31章、彼得前书3章在谈论美丽时,指的都是内在美,但如今我们不常听到这种说法了。可见,这个世界的声音无孔不入,并且一直在提供“辅导”。但记住,这些价值观永远不会决定我们的人生。

 

第三,人们受到了不公义的对待,遭遇了恶事

 

圣经有大量篇幅(如希伯来书、彼得前书、启示录)讨论这一点:我们会因他人犯罪而受苦。这是我们在真实生活中必然会遇到的事。在圣经所展现的人类历史中,从始至终都可以看到这些邪恶强暴的事:强奸、乱伦、抢劫、侵略、孕妇被剖开……人们被残酷地折磨、侵害。读读科里·腾·布姆(Cornelia Arnolda Johanna)在大屠杀中幸存的经历[2],和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的作品[3],就会知道,暴虐和邪恶长久地存在于人类历史中。然而对于这一切,圣经却说,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被压伤之人的救主。许多诗篇描述了这种邪恶造成的苦难,大卫因遭受逼迫而痛彻心扉地哭喊,他求神成为他的避难所,救他脱离逼迫他的人(诗142)。圣经也说,神让我们经历这些患难,有祂圣善的旨意和目的。雅各书1章说,在百般的试炼中,我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必得生命的冠冕。彼得对正在受逼迫的人说,他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比金子更加宝贵(彼前1:7)。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4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此外,还有罗马书5章、8章,以及约伯记,都能帮助我们看到,神叫我们经受磨难,是为叫我们得益处。

 

亚当斯说,神让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事情,都有其目的,并且祂所要成就的是好的。的确如此!这就是辅导者应该传递给受辅导者的信息。人们来找辅导者,是因为他们正处在艰难之中。当人被不公正地对待,或经受苦难时,很难看到其中有什么益处可言。然而神说,祂要藉此成就祂的旨意。圣经也教导我们当怎样面对他人的逼迫和伤害:“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12:19);“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因此,“如何对待仇敌”其实是对我们心的试验,有人恶待我,我要以牙还牙,为自己报仇吗?更何况,有些得罪我们的人是我们的弟兄,我们当劝戒他,饶恕他,挽回他(路17:3-4)。

 

第四,撒但是说谎者

 

当我们对“炎热”进行分析时,要记住撒但也在那里。虽然它是眼不能见的,但它是位格性的存在,是一个能分辨对错的道德主体。基督在自己被嘲弄时,转向嘲弄祂的人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它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它心里没有真理。它说谎是出于自己,因它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因此,我们可以问:撒但是一个怎样的说谎者?在我处于困境中时,撒但是如何对我说谎的?在“炎热”中,撒但最主要的谎言就是:“没有神”,或“神对你毫不在意,甚至会让你遭遇坏事”。撒但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攻击神的良善;它不想让你记起神是良善的,它甚至把神说成是邪恶的。

 

第五,我们缩减了神的话

 

很多基督徒都生活在一个被缩减的世界里。我们把神的话局限在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就是我们称为“属灵”和“教会”的部分。而日常生活中的挣扎,如疾病、职业选择、婚姻选择、关系、家庭、法律、消费习惯、政治党派等,我们认为圣经没有明确的指示,就把这些留出来给了世界。因此,我们辅导的大多数人都将神话语的功效理解得十分狭隘。实际上,圣经是全备而无误的,我们生命和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能在圣经中找着答案。有时,圣经直接给出教导和概括性的原则,如:“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罗12:17)当遇到圣经没有提供具体解答的情况时,我们要做的是考虑和应用圣经中智慧的大原则。如此,就将我们带到下面这一个大主题。

 

四、“炎热”中人的问题和神的回答

 

第一个问题:神允许我大声哭喊出我的痛苦吗?

 

当在苦难中时,我们可以对神哭喊说“我很痛苦,我讨厌这样”吗?美好的答案是,神说,可以。把你的苦难用言语表达出来吧!神甚至可以告诉你如何倾诉你的痛苦。在我们饱受痛苦却不知如何表达时,有些诗篇值得我们反复吟诵,比如诗篇22篇、55篇和88篇。让我们转向这些诗篇,它们是为我们而写的。我们教会有一位姐妹路得,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盖里今天早上走了,说不会再回来了。”她继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前一天晚上,盖里喝得醉醺醺地回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们又开始吵起来,当晚分床睡。第二天早上,盖里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就离开了。路得有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个。这件事给我很大冲击。作为生性内敛的荷兰夫妇,他们从未跟我说过他们的问题,也从未找我辅导过。令人难过的是,盖里确实离开了,路得一下子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突然之间,她成为抚养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又要生第四个孩子——想到这些,她几近崩溃。我当时绞尽脑汁在想:主啊,我到底能跟路得说些什么呢?然后,我想到了“静默之诗”——诗篇88:

 

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你的惊恐,甚至慌张。你的烈怒漫过我身,你的惊吓把我剪除。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

 

可能有人会觉得,一个女人处在这种境况中时,给她读这样的诗简直是最糟的选择。但我还是读了,结局很奇妙:一周后,路得来跟我说:“阿尔弗雷德牧师,那是我读过的最好的诗。”我几乎笑了起来,因为像“黑暗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这类诗句,并不是人会带着欢欣唱出来的。但你明白她这么说的原因。她需要与神有所连结。我们都明白这种孤独的感觉:在苦难中时,除了我们,所有人看起来过得都不错。在那之前,路得也读过一些诗歌和经文,但觉得它们没有什么帮助(这是因为,有时我们会对某些经文进行错误的诠释,于是得出结论说,神看起来并不能理解我们所经受的苦难)。但当她读诗篇88篇时——想想看——诗人走过幽暗,正如我们走过幽暗一样;那时,我们最好的朋友就是黑暗。神感动圣经的作者,为路得,为我们,也为许多正在忍受苦难之人,写下了这首诗歌。这大大地安慰了路得,减轻了她的重担。虽然这并未解决所有问题,但确实解决了最大的问题,就是神实在听我们的呼求。路得在她的艰难中说:“这就是我的诗歌。”

 

第二个问题:谁应对苦难负责?

 

是谁导致了苦难的发生?在辅导现场,我常会在白板上画一个大圆圈,然后在圆圈中心画一个小人,告诉受辅导者:你,是造成你的苦难的原因。这是合乎圣经的答案之一。或许我们曾经犯下的某些罪,现在让我们承担其后果。但圣经也说到,我们的苦难可能是其他人的罪导致的;所以我在圆圈内画上其他的小人。接着,我告诉他们:圣经还将苦难的原因追溯到我们的先祖——亚当,我们在亚当里出生,因此带着原罪。还有,下一个应对我们的苦难负责的是撒但,我们虽看不见它,但它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它导致了罪、暴力、仇恨、凶杀和谎言,它试着摧毁我们的生命。最后是一个好消息:神会对这大圈涉及的所有人、事、物负责。神掌管着一切。没有任何人的行为不在神至高的计划之中,没有任何事情不是最终为了祂的荣耀和我们的益处。

 

以上五种因素在所有情况中的影响,各不相同,因此在具体案例中,要具体分析。不要简单地说只有这种或那种因素在起作用。“谁要对此负责”这一问题的答案,通常是:有多重因素在相互作用。在约伯的例子中,当把患难的起因简化到单单是受苦者本身的问题时,约伯的“辅导者”给他的就是谴责。如果我们说罪的原因只有撒但,那么我们就会变成只与一个敌人作战的战士,却不会去治死肉体的私欲,还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撒但头上。另外,尽管神掌管着罪和苦难,但罪不是由祂而生。威斯敏斯特信条3.1说:“神虽然如此预定一切,并不因此就是罪恶的创始者。”神是全然良善的。诗篇119:68 说:“你本为善,所行的也善,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雅各书1:17:“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约翰一书1:5 :“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所以,苦难的五个来源并不是一个泾渭分明的清单,它们常是混合在一起的。比如,我昨天生病了,有可能是因为我吃了太多披萨,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喝醉了,还有可能是因为我和人打架受伤了,或者还有其他原因。不管怎样,使人犯罪的人有祸了!

 

第三个问题:我事奉的神是怎样的一位神?

 

这是受辅导者经常会问的一个问题,也是辅导者应当经常问受辅导者的问题:在苦难中,你事奉的神是怎样一位神?神的回答是:“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信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这就是圣经所描述的神。圣经又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1:18)透过耶稣,我们可以更真实地体认到我们所事奉的神是怎样的。以赛亚书53:3这样描述祂:“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这一描述中的意涵十分丰富。奇妙的是,我们可以这样对苦难中的人说:“让我来告诉你神是怎样的吧!祂多受痛苦,常经忧患。因此,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你的软弱(来4:15)。”然而,祂不光是受痛苦、历忧患;祂也怜悯那些在苦难中的人。在福音书中,祂医治麻风病者和瘸腿瞎眼的,祂赶出污鬼,使死人复活。这就是我们的神:祂满有怜悯。

 

第四个问题:你是否会说“愿你的旨意成就”?

 

神说:“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赛46:9)当处在患难之中时,你会不会向神说“愿你的旨意成就”?而这正是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说的话:“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在创世记50:20,约瑟也如此对他的兄弟们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约伯记42:1-6,“约伯回答耶和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第五个问题:神要在我的苦难中成就的益处是什么?

 

世俗辅导者在辅导时不会讨论这一话题。他们认为神并不想在人的苦难中成就任何益处。然而,作为基督徒和圣经辅导者,我们却会说:“我们可以问这个问题:神要用我的苦难成就什么益处?”我们之所以能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神确实在我们的苦难中有所计划。当然,我们知道,神有时并未向苦难中的我们清晰描述这一计划。但当我们回顾自己的生命时,我们却可以说:“啊,神确实在作工!”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贯穿传道书的主题。传道者的意思是,我们不知道神是如何做工以成就万事的,然而神确实在为益处工作。圣经所持定的就是这一点。在教会历史上,直到现代心理学出现之前,教会也坚定地持这一主张。而之后,人们开始试着将责任推卸给其他人、事、物。

 

罗马书8:28-29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28节说“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但没有说这些益处是什么。29节告诉我们,益处就是,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换句话说,不管我们经历怎样的苦难,对我们都是有益的,这益处就是神让我们越来越像祂儿子的模样。

 

这让我想起一位姐妹玛莎,她就经历过那种可怕的日子。她有四个孩子,她的丈夫是一名送奶工。有一天清早,她听到有人敲门,就打开门,门外是一名警察。警察摘下帽子,他眼里泛出泪光。他问:“你是迪霍普太太吗?”她说:“是的,我是。”他说:“我很遗憾要履行这一职责。今天早上,你的丈夫詹姆斯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车撞到了一棵树上。他死了。”那天早上是玛莎生活的转折点。我记得,我们的教会在接到她的电话后,做出了美好的回应:弟兄姐妹帮她带孩子、做家务,联系住在另一个州的家人;我们和玛莎一起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我和玛莎一起讨论了许多上面谈过的问题,也讨论了这个问题:苦难有何益处?我记得在这场悲剧发生的几年后,我们坐在玛莎家的客厅里聊天,她说:“阿尔弗雷德牧师,你知道吗?詹姆斯死时,我无法理解罗马书8:28。詹姆斯死了——这之中能有什么益处呢?”她又说:“我现在还是不明白。但这节经文对我来说变得十分宝贵。我确信神爱我,祂是为了我的益处工作。我也知道,祂在改变我,好让我更像祂的儿子。而且,祂掌管一切,祂在引领我。”当玛莎刚面对这一悲剧时,让她得到安慰的并不是罗马书这段经文,但她最终还是回到了这段经文。因为这段经文渐渐浸入她的心田:神是为着她的益处,为要改变她,使她变得更像基督。当她站在荣耀中时,那将是多么美好的时刻!那时,她就会像基督一样。

 

第六个问题: 我是谁?

 

当经历苦难时,我们的身份可能因此会改变;就如玛莎,她忽然成了寡妇。所以在某个阶段,人们会问:“我是谁?”奇妙的是,圣经回答了这个问题。约翰一书3:1告诉我们:“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我们也真是祂的儿女。”神是我们的父亲,祂待我们如同儿子。我们是朝圣者,虽然经过流泪谷,但主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使秋雨之福盖满干旱之地(诗84:6)。我们也是罪人,诗篇119:71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有时,神会使用试炼和苦难,让我们意识到自己走偏了,因而回转归向祂。更不可思议的是,神说,祂将我们铭刻在祂的掌上(赛49:16)。这段经文值得一讲再讲。神并没有把我们放在资料夹里,而是把我们的名字铭刻在了祂的掌心。

 

第七个问题:我该怎么办?

 

在苦难中的人们,肯定会问这样的问题:“我该怎么办?”令人惊奇的是,神说:“借由爱别人来爱我吧!”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真理。苦难会使我们转向自我,让我们与他人隔离。不仅如此,令人难过的是,人们也往往会将自己与正在受苦的人隔离。这让我想起一位姐妹雷切尔,她来到我们教会时,刚刚逃离一段被严重虐待的婚姻。有一天,我接到当地精神病院的电话,他们说:“雷切尔想见你,牧师。你可以过来吗?”于是,我就去了。在精神病院,我看到雷切尔像胎儿一样蜷缩在地板上。她一直在喃喃自语。我跪在她旁边,对她说:“雷切尔,我是阿尔弗雷德牧师,我在这里。”她几近瘫痪,只听到她一遍又一遍地说:“我绝不要再受伤,我绝不要再受伤,我绝不要再受伤……”我当时意识到,我需要立刻提供一些帮助。最终,她得到了帮助。我很高兴看到她后来的改变。但在她生命的那个时刻,痛苦已经将她压垮,几乎像黑洞一样在吞噬她,以致她当时的“首要诫命”是“我永远不要再受到伤害”。

 

其实,这不光是那些像雷切尔一样的人的写照,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写照。我们都想逃避苦难——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有时,我们会说,我想让自己处于一个永远不会受伤、永远不会受苦的状态;方式也许是,做出最好的投资决定,过上有钱人的生活,生活在一个安全的社区里……想一想,新冠疫情爆发时,几乎所有的富人和名人立即想方设法去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他们说:“我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了。”但他们没有说:“我如何去医院提供帮助?”实际上,不光是有钱人和名人这样。我和你亦如是。所以,我们需要神告诉我们怎样做——“你要通过爱别人来爱我。”意思是,你要祝福你的仇敌,为逼迫你的人祷告。像保罗所做的那样,他在亚细亚经历了很大的磨难(林后11:23-33),但他为那些逼迫他的人祷告,并温柔地挽回他们。什么是爱他人呢?就是不去报复伤害你的人,而是做对他有益的事;以及从合法当局寻求帮助,去约束作恶之人。作为牧师,你必须这样做。比如,你可以帮助那些被家暴的姐妹申请限制令,使虐待成性的丈夫远离她们。

 

五、“炎热”中的祷告

 

最后,我们谈一谈在“炎热”中怎样祷告。我们教会有很好的祷告传统,每个主日,我们会当场从每个人那里听取祷告事项,我们以非常有序的方式进行,这样就不会导致混乱。从我们还是个小教会时,我们就这样做,即使后来有将近500人,我们也继续这样做。我们有计划地为每一位信徒提名祷告,这一做法使很多人深受鼓励和安慰。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常常缺乏在“炎热”中的祷告。通常,很多来接受辅导的人会针对他们正在经受的事情谈很多,却很少祷告,甚至完全不会为之祷告。我喜欢做牧师,不仅是因为牧师要讲道、教导、做事工、辅导,还因为牧师会教人们如何祷告,并且练习祷告。

 

我们可以借助“三棵树”这一模型来操练祷告。五大基本要素:炎热—荆棘—心—十字架—果实。祷告可以应用在其中的每一点。通常我们为“炎热”祷告时,会这样说:“亲爱的天父,请你让鲍勃的癌症得到医治。”然而,我们却从不考虑鲍勃在经历什么,他可能很害怕。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祷告:“天父,鲍勃得了癌症,他肯定很害怕,求你安静他的心。求你帮助他,让他信靠你。他可能在为妻子和孩子将要经历的事而忧虑恐惧,求你让他相信你会照顾他的家人。父啊,求你在这医院中与鲍勃同在,在他接受化疗时与他同在。主啊,求你扶持他,使他刚强。天父,也请使他结出果子来。在化疗时,他也能与周围的人连结,甚至为他们祷告。若周围有不认识基督的人,就请你使他成为果实累累的见证人。”看,祷告是我们灵魂的窗户。我们习惯问:“请问我可以怎样为你祷告?”但我们经常浪费这一机会,因为我们只会讨论“炎热”。其实我们可以向后退一步,说:“作为神子民的代表,我们可以以一种更好的方式祷告。神想要我们怎样祷告呢?要为什么事祷告呢?这个人在什么地方真正需要帮助呢?”我们在祷告上的缺乏,说明我们不相信神能帮助我们。换句话说,我们惯常的祷告方式暴露了我们缺乏对他人有真正的理解和爱。

 

因此,我想挑战大家去思考我们祷告中缺乏的东西。我们喜欢为大事祷告,如:为在神学院而有的责任而祷告,或固定为不信的亲友、配偶祷告等——这些都是好的。但在各样需要祷告的事情中,我们要注意如何引导人的心,即如何通过心灵来祷告。想想主祷文中的祈求:“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如果有人正躺在医院里接受化疗,你怎样帮助他祷告说“愿你的旨意成就”呢? 当他在“炎热”——病痛中脾气暴躁得罪你时,你能忽略他的冒犯,并且求主帮助你继续爱他、恩待他吗?你会为他祷告,求主加给他力量,使他能够友善地对待照顾和关心他的人们吗?这就是保罗为腓立比信徒所做的祷告:“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腓1:9-11)

 

想一想保罗的祷告,我们有多久没在教会听到这样的祷告了。这种“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的祷告,对于处在各种“炎热”中的人,比如正在经历化疗的人,刚刚换了新工作的人,正面对期末考试的人,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和触动?“使你们能分辨什么是最好的”( 根据NIV直译)——我喜欢保罗的这种说法。这涉及智慧的问题,我们的生命里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我们需要求主教导我们,让我们知道当前情况中什么是最好的。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在面对“炎热”时,要考虑该如何祷告。希望以上的内容不仅对你的辅导有所帮助,也能对你的祷告生活有益处,在你为自己、家人、教会和他人祷告时,使你的祷告方式有所改变。

 

作者简介:

阿尔弗雷德·鄱锐尔(Alfred Poirier)博士是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教牧神学教授。他曾担任过另外几个教学职位,并有38年的牧养事工经验。阿尔弗雷德博士的学术兴趣在于教牧辅导和释经讲道。他著有多本书籍,包括《缔造和平的牧师》(The Peacemaking pastor, Baker, 2006)等。

 

[1]  本文整理编辑自作者在2021年威斯敏斯特神学大会上的讲道视频。文中标题为编者所加。承蒙会议组办方授权使用,特此致谢。——编者注

[2] 科里·腾·布姆(Cornelia Arnolda Johanna)是一位荷兰制表师,二战时期帮助许多犹太人逃离纳粹的大屠杀,后被抓关进集中营,被释放后成为一名基督徒作家和演说家。她的代表作 The Hiding Place是一本传记,讲述了她帮助犹太人和在集中营的经历。

[3]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俄罗斯作家、政论家、诗人、思想家、历史学家、社会与政治活动家,主要作品有《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马特辽娜的家》、《癌症楼》、《第一圈》、《古拉格群岛》、《红轮》等。他毕生追求公平与正义,被誉为“俄罗斯的良心”。

 

 

891 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