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期推荐文章 (page 4)

本期推荐文章

为主忠心服事老年人

[ 本刊编辑部 ] 在教会内的老人身上投入牧养精力,不像做大学生或职场事工那样容易显出外在规模上的果效和带动教会整体的发展,但请不要忘记,比起外在规模和整体的发展,神首先看重的是一个一个具体的灵魂。将来见主面的时候,我们不单是为我们事工的规模交账,更是为一个一个的灵魂交账。老人的灵魂,在已经不多的时间里亟需得救;已得救的老人,他们的灵魂需要为将来神的国被预备、被牧养。不是为了更多地参与事工,而是为了更好地见主。因此,需要有人为他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并且将来要为之交账。你是那交账之人吗?你愿意为此受托吗?

阅读更多 »

有关“衰老”的神学 [注1]

[ 詹姆斯·戴维斯(James Davies)] 衰老是神所赐恩慈的礼物,为要使我们思考和解决人生中必须面对的真正问题。关于衰老的议题,圣经有三个主要观点:1)进入老年是神所赞许的,老年人应该受到尊敬和爱戴;2)衰老在带来福分的同时,也必将带来试炼;3)进入人生晚年也能以不同的方式荣耀神,老年人将产生新的领悟和属灵的深度——衰老的过程也是一种独特的成就。我们如何开展老年事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认识衰老。在致力于永葆年轻,避免任何衰老的迹象的文化中,让圣经里有关衰老的主题来不断地塑造我们的衰老观,会大有益处。

阅读更多 »

“当您老了” ——就基督徒的老年访谈越寒老弟兄

[ 本刊编辑部 ] 老年基督徒,甚至说同样都是一生信主的基督徒,大体上可以归纳为两类:一类就是在神的引导下一生跟随主走十字架道路,老了,虽然身体照样衰残,但是对神的爱却更深了,与主更合一;而另外一类,也说是信主,但是生命状态没有多少长进,没有靠主对付与洁净自己,把许多痛苦压制在内心里,以致苦毒泛滥。老了以后的光景,取决于自己一生是不是活在主的救恩里靠着主走十字架的路。一个人与神的关系对老年时的生命状况有极其重要的影响。

阅读更多 »

照主的心意奉养父母

[ 米利暗 ] 基督徒如何在奉养父母上寻求神的心意,而不因自己的罪和现实的压力被世俗观念和私欲所掌管,以致违背神在此事上给我们的明确教导,错失神所应许的福分和见证主名的机会?期待本文可以引发弟兄姐妹对于养老问题的思考,积极地在神的心意中去奉养神赐给我们的父母。

阅读更多 »

基督徒如何面对死亡?[注1]

[ 约翰·布兰查德(John Blanchard)] 我们在“死荫幽谷”中的行程可能充满了长久的艰辛和痛苦。我们的坚忍将会受到试验。在走向死亡这段不可避免的旅途中,深知他的良善和怜悯一直保守着我们的信心,正如约翰·班扬所描写的:“死亡不过是一段从监牢走向宫殿的路程。”

阅读更多 »

向福音派发出呼吁——认信福音派联盟对《救恩的礼物》的回应

若是没有义的归算,福音就不是好消息,义之被注入抑或被归算的历史争议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根本议题,因为它在有关称义的不可调和的观点间做出断定。我们相信,与罗马天主教徒和其他群体进行对话是有价值的。但我们提出抗议,只要与称义相关的关键议题尚未得到解决,我们就反对福音派与罗马天主教徒共享一信及共奔同一使命的宣告。我们同意改教家们的观点,即“唯独因信称义”是使教会坚立或跌倒的教义,也是使我们坚立或跌倒的教义。我们共同坚定不移地持守这些真理。我们呼吁所有真正的福音派教会与我们共同坚立!

阅读更多 »

改教家当年错了吗?——十六世纪更正教与天主教分离的实质内涵

作为宗教改革的重大结果,更正教视天主教为假教会,并正式从天主教中分离出来。然而,在纪念宗教改革五百周年的今天,作为宗教改革后裔的我们,却要面对越演越烈的更正教与天主教合一运动。对教会的爱以及信徒个人的良心都在催逼我们,必须认真回答以下问题:改教家是如同当年罗马教会在谕令中所咒诅、当今福音派在行动中所远离的“裂教者”吗?16世纪更正教与天主教分离的实质内涵究竟是什么?

阅读更多 »

没有基督的基督教:认识基督的拦阻

如果撒但真的控制了一个城市,那么这个城市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在我们脑海中划过的第一幕景象可能是大规模的混乱:暴力充斥、偏差的性行为、自动贩卖机全面贩卖色情刊物、教会关闭,信徒被强拉到市政厅等等。半个多世纪之前,费城第十长老教会牧师唐纳德•班豪斯,为CBS广播节目的听众描绘了倘若撒但控制了美国的一个小镇,所可能出现的另外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所有的酒吧和撞球房会被关闭;色情现象会被禁绝;整洁的街道上迎面而来的是面带微笑、秩序井然的行人;没有人骂脏话;孩子们有礼貌地回答:“是的,先生”;“不是的,老师”;教会礼拜天的聚会座无虚席……只是那里不传讲基督!

阅读更多 »

有关“健康教会九标志”的最初思考

本文是狄马可牧师在1991年10月30日写给麻省一间教会长老们的信,当时这间教会正在面临聘牧的决定,他们希望狄马可牧师给他们一些建议。在这封信里,狄马可牧师建议他们考虑候选人的九个特质,这九个特质后来被整理和不断细化成了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健康教会九标志”。

阅读更多 »

我们是合一的吗?——对比更正教与天主教的称义观

我发现绝大多数自称为“抗罗宗” 的基督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抗”些什么。如果我问他们,“你为什么不做罗马天主教徒而作更正教徒呢”?他们会说,“哦,我不认为我需要向神父忏悔我的罪”,或者说,“我不相信教皇绝对无误”,或者说,“我不相信童贞女马利亚肉体升天的假说”,或者给出其他诸如此类的答案。当然,这些都不是无足轻重的问题,但它们都不是更正教从罗马天主教里面分离出来的核心原因。

阅读更多 »

为什么我们要守主日?[1]

星期天去教会不是对一个特殊日子迷信般地坚守,而是对舍己服事我们的主表达敬畏,我们需要在七日中有一天来重温他的救赎史诗。当主日被湮没在一周之中的时候,教会将一同被卷入世俗的洪流之中。

阅读更多 »

清教徒与主日[注1]

清教徒是有条不紊的人,他们对守主日这个话题在实际原则方面的关注,也给出了详细的说明。首先,清教徒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意识到主日的重要,学会正确看待其价值。这是教会和个人的大日子,是“灵魂集会的一天”,是在联合赞美和祷告中,进入“天堂郊区”的一天。这一天必须以公共敬拜为中心,无论是早上、下午还是晚上。家庭必须在主日成为一个整体。一家之主必须带领两次家庭祷告,带领一家人去教会,之后,还要考察和教导孩子和仆人,以保证他们完全理解讲道的内容。必须避免主日的律法主义和法利赛主义的陷阱。

阅读更多 »

从“限定性原则”看主日敬拜

由于场地、设施、前设、思考过程、宗派等等因素的不同,敬拜的细节在各个教会中一定会有不同的形式、工具,甚至因为对圣经的不同理解会有不同的项目。限定性原则只是给您一个关于敬拜的思考框架,而不是给您一套的标准答案。但是无论怎样,我们要记住一点,集体敬拜中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是什么有用、什么流行、什么能让会众感动就做什么,更不是会众期待看到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我们并没有太大的自由,神已经用他的话语设计了他要我们怎样敬拜他。教会的集体敬拜应当是以神的话语为规范的敬拜、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彰显福音的敬拜、会众集体参与的敬拜,并且是被带领的敬拜。

阅读更多 »

讲道在敬拜中的位置 [注1]

在新教的教会中,神的话语被摆在集体敬拜中最显著的地位,这是因为,敬拜是仰望与享受神,而神又是作为话语且藉着话语来启示自己的。特别要指出的是,神在世上的工作,就是藉着他的话语来施行的,而且,他不但藉着话语赐下新的、重生的生命,还使人的信心藉着话语不断被更新。离开神的话语,就不会有新生命,也不会有信心、工作、启示,也就没有敬拜可言了。神的话语对于敬拜来说,就像空气之于呼吸那么重要。

阅读更多 »

主日小组:以道为中心的敬拜共同体

就主日当天来说,主日小组交通是主日敬拜过程中的一部分,是共同体一同以道为中心敬拜神,也在道中相交;从整体的牧养体系来看,我们把主日小组作为教会最基本的牧养单元。以道为中心的敬拜和牧养是必须的,但具体的牧养形式则是可以在具体的处境中权衡的。不同的教会在处境中会有不同的设置来实现这个目标。但通常来说,形成一个以主日小组为牧养单元的牧养体系,对自觉地实现以道为中心的共同体敬拜,实现以福音之道建立人是非常有效的。

阅读更多 »

“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宗教改革神学中的预定论与得救确据 [注1]

拣选的教义是“只有被正确对待的时候才是一则令人安慰的信条”。在宗教改革的权威那里,拣选的教义被看作是称义必然推论的结果,是将“神人合作论”钉入棺材的钉子。在牧养中,拣选的教义被用来驱赶一个人对救赎的绝望和焦虑。很难再找到一个教义,在经文中如此清晰和明确地被宣讲,却在教会中这般被遮蔽和忽略。但是,教会历史上每次使徒所传讲的福音的伟大复兴都包含对这一伟大真理的重新认识。尽管它或许不是基督教的核心,但它的确是对核心之事到底处于何等核心地位的一个检验。

阅读更多 »

信徒永蒙保守 ——从圣经看“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信徒永蒙保守,必定得救到底”,或者说“圣徒的坚忍,永远得救的确据”,这就是一般所说“一次得救,是否永远得救”的问题。此问题在华人教会中颇具争议,赞成与反对的双方长期对峙,甚至带来一些教会的分裂。因此有人采取回避立场,认为这并非基要真理问题,各人可以有不同看法,彼此要互相接纳。但实际上,这恰恰是生死攸关的基要真理,不能有丝毫含糊,甚至一个人对此问题持怎样的答案,正显示出他对救恩的认识有多少,以及他对福音的认识是否合乎圣经。

阅读更多 »

虚假的确据 [注1]

我们必须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怎么知道自己已经重生,我真是神的儿女吗?我怎么知道自己已因为相信而得到永生?在现今的时代,有很多人自称在基督里得到了某种永生的盼望,但在生活中却很少深思主的教训。如果我们思考一下现状,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便显现出来。

阅读更多 »

福音里的真信心 [注1]

最可怕的,还真不是仿佛一生都没有机会听到福音,因为这样的人只要还活在世上,他至少还有可能会成为别人传福音的对象。最可怕的是,这个人自以为是信的,并且还期待着这个“信”带来的一切好处,但在最后的时刻,意料之外地,他被宣告说:“不,你不是!”他不被算在内,生命册上没有他的名字。在那时,所信的、所宣讲的一切最终都要展现为实实在在永远的果效,而且再也没有修正的余地。于是,他就永远灭亡了。今天教会中很可能就有这样假信的人。这种情形还不单单是游离在教会外的被人称为“文化基督徒”的人,也包括一些老信徒和骨干信徒、组长、副组长,甚至于一些传道人。这种普遍的情形是极为严重的。

阅读更多 »

在牧养中关注得救和得救确据

教会更为严重的危机和悲剧,不在于慕道友不信,而在于事奉者、委身者不信;不在于信徒不关注得救及其确据,而在于事奉者不关注得救并其确据。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事奉者阻挠神的百姓去相信和关注。很多事奉者以热情、良善、自信的身影,笼络和感召人跟他学习,但却几乎从不带领人学习在得救上所最为必须的知识。笔者深愿这样的危机不存在于你我所事奉的教会之中。因此,笔者愿和各位读者一同,更扎实地研读圣经,关切福音之道,关切主所爱的灵魂,为持续且活泼地关注灵魂得救而有纪律地传福音,并在牧养实践中自觉且有策略地关注信徒的得救和得救确据。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