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2年6月号(总第90期) 若不悔改都要灭亡

若不悔改都要灭亡

/托马斯·波士顿(Thomas Boston  /梁曙东   /郭春雨

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5

 

当我们想到,人们听了所传的福音却依然罪恶满盈、内心刚硬,就必须看到,悔改的教义既是必要,也是合时,以便将烧着的木头从火中取出。如果传讲了这教义却不奏效,那么至少叫人无可推诿。罪人逃避悔改,仿佛他们无论后果如何都决心继续犯罪;或至少在两种意见之间徘徊不定。但这节经文——“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却命令人必须做一个决定。

 

从这段经文可以看到两件事:

 

首先,主耶稣纠正人对神护理之工的滥用:“我告诉你们,不是的。”有人告诉我们的主,罗马总督彼拉多带士兵攻击一些加利利人,在他们献祭时把他们杀了。传这消息的人,或人群中的其他人,似乎很容易以为,因有非同寻常的审判临到这些被杀之人,他们就比其他人更有罪。我们的主却告诉他们,这样的结论并不成立。祂让他们想起另一个非同寻常的护理之工,就是耶路撒冷的西罗亚楼倒塌压死了十八个人。但祂在此表明,这事临到这些人,并非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有罪;不,有些人虽然逃过了那场灾难,以及其他类似的灾难,却和他们一样有罪。

 

其次,主耶稣教导众人要正确应用护理之工:“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正确的应用是从别人的灭亡中吸取教训,学习悔改;他人若亲身付出代价给了我们一个警示,我们就要留意并善用,促成我们悔改归正。这就是为什么这句话前面有一个“但是”(和合本未译出——译注)。这句话是我们的主对罪人的权威宣告。

 

这个命题按其本身性质,包含一个双重宣告:

 

第一,宣告人若不悔改就必要灭亡。

 

罪人继续走他们的路,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我们的主说,不,你们不要自欺;因为你们若不悔改,就没有得救的指望。这个宣告包含如下内容:

 

宣告所针对的事:“你们若不悔改”。就是说,如果你们不悔改;如果你们对自己的罪没有合宜的谦卑态度,并真诚转离这些罪;如果你们在自己的罪咎之下硬着心,继续走犯罪的道路,拒绝离弃罪;那么罪就会叫你们灭亡。

 

所宣告的事:“都要如此灭亡”。不是完全以他们同样的方式灭亡,而是你们要像他们一样必然灭亡。神的审判要追讨你们,你们必永远灭亡。

 

宣告的范围:“都要灭亡”。很明显,这里的灭亡指的是永死。就是说,虽然非同寻常的现世审判要追讨凡不悔改的人,但永远的刑罚也会追着他们不放;不悔改的罪人,无论他们如何逃脱非同寻常的报应在现世的击打,却没有一个可以逃脱那永远的刑罚。

 

这宣告是带着强制性。这表现在两方面。首先,表现在那严肃的断言“我告诉你们”,在前一句经文也用了这个短语。主亲口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这就是说,这是很多人已经告诉你们的,你们却不信,现在我亲口告诉你们。从救主口中听到这话,可能会让罪人惶恐不安,并让他们看到,基督的血绝不会遮盖和拯救一个持续不悔改之人。其次,通过“如此”一词可以看到,那些受到神亲手以非同寻常的方式击打的人所受的刑罚,与所有不悔改的罪人将来所受的刑罚之间有密切关系;前者是后者的一种凭据。

 

第二,宣告人悔改便得生命。

 

就像创世记2:17所暗示的,神在悔改和得生命之间,就像在不悔改和死亡之间一样,建立起了确凿的关联。无论你的罪有多大,只要悔改,离开这些罪,它们就绝不能令你灭亡。

 

在讲到我所计划的要点之前,我要先把对这句话的一些观察及其应用陈明在你们面前。

 

观察:罪人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观察一:我们不应认为,那些遭遇更多击打的人比其他人更有罪。

 

那些比别人多遭遇非同寻常击打的人,并不因此就比别人更有罪。主既非同寻常地惩罚了一些大罪人,也放过了一些大罪人,但主说:“我告诉你们,不是的。”这样的护理安排有如下几个原因:

 

· 神要让世人知道,祂有至高的能力和绝对的主权:“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太20:15)我们的主就是这样解释了对那生来瞎眼之人的安排。(参约9:3)所有的人都有可能由于为人和行事而让自己遭受最沉重的击打,无一例外。因此,无论受怎样的苦,主都没有冤枉他们,因祂对他们的惩罚,比不上他们的罪孽所配得的程度;但在那些可能遭受神公义的击打的人当中,神行使主权挑出一些人让他们受罚。谁能对神说:“你做的是什么呢?”

 

· 我们现在处于神护理之中错综复杂的安排之下,而不是进入另一个不再有任何混杂的护理安排的世界。但那是神让所有人在将来才能进入的不可改变的光景,而现在,神在这方面非同寻常地惩罚社会中的某些人,却允许其他同样有罪的人得以逃脱,这是非常合宜的做法,好叫所有人能和大卫一道说:“我要歌唱慈爱和公平(审判)。”(诗101:1)这样,神在世上展现丰富多样的护理安排,彰显祂的无穷智慧。

 

· 神对一些人的恩慈,因着祂对另一些人的严厉而更为明显。就像黑色衬托白色,让白色更显洁白一样;神对某些人严厉,对其他人而言就像一面镜子,让他们可以从中看到自己何等受惠于神白白的恩典和怜悯。(参罗11:22)人最珍惜自己健康的时候,莫过于看到有人卧床不起;他们最珍惜理性和理智的运用以及从神而来的怜悯的时候,莫过于看到被剥夺了这些恩赐的人是何等悲惨可怜。这些都理应让人在遭遇主的手击打时保持忍耐和感恩,因为神若夺去任何一种恩赐,如健康或某个器官或肢体,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比他们拥有这些时更有益处,因为这将有助于彰显神的怜悯,让他们看到并留意到神的手。(参太21:3

 

· 就连这些极其非同寻常的击打,也可能包裹着极其非同寻常的怜悯。约瑟的情形就是如此;神让非同寻常的祝福临到迥别于其他弟兄的约瑟的头上。约伯的苦难不过是极荣耀白昼前的黑暗时刻。雅各的瘸腿,作为他与天使摔跤的标志,比以扫的四百随从更好。

 

· 最后,为了让我们确信那大日的审判,这种安排在某种程度上是必不可少的。神明显惩罚一些人,让世人可以看见有一位在地上施行审判的神;祂没有惩罚所有人,好让人确信将来有一审判。如果世上无人受惩罚,世人就会抓住这一点支持无神论;如果地上人人受惩罚,世人就会抓住这一点,去支持那不信死人复活的撒都该人的教训。

 

应用:

 

你们要认识到,非同寻常的击打也可能落在那些并非罪大恶极之人的身上;因此,不要鲁莽地判断别人遭遇的击打。的确,无论我们或别人有何遭遇,只要是从主手上得的,都是应得的。神以非同寻常的审判对付非同寻常的罪的时候,比如在可拉、大坍和亚比兰的情形里,如果我们判断那击打是因罪而来,这并不是没有爱心。但是,你们在人们的行事为人当中看不到明显的罪,他们却遭遇明显的击打,这时就要谨慎,免得判断过于严苛。因为按主的安排,有一些人会因某些罪遭受明显的击打,而这些罪在他人眼里是小事,或根本不值一提。

 

假如你们看到别人在神的手下受罚,自己却没有受到痛苦的击打时,就要称颂神对你们的怜悯,惊叹祂放过你们。要承认,无论别人有何遭遇,主若按你们应得的待你们,这样的遭遇同样也是你们的份。教会也是如此。“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祂的怜悯不至断绝。”(哀3:22

 

观察二:任何人遭遇的击打,都是不悔改罪人要灭亡的凭据。

 

这种说法的理由是:

 

· 这些击打表明,神何等恨恶罪,不管这罪是由谁所犯。以赛亚书42:24:“谁将雅各交出当作掳物,将以色列交给抢夺的呢?岂不是耶和华吗?就是我们所得罪的那位。他们不肯遵行祂的道,也不听从祂的训诲。”神不喜悦祂自己所造的人受苦。(参结18:23)因此,祂必然是极其恨恶罪,因祂经常因着人的罪沉重地击打祂亲手所造的人。不仅祂的仇敌,就连祂的子民、祂的朋友也因罪受罚;是的,就是祂的爱子也因为人的罪被归算在身上而受罚。因此,不悔改的罪人怎能逃罪呢?“这些事既行在有汁水的树上,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路23:31

 

· 这些击打显明,神是何等公义。祂是审判全地的主,不能不行公义。(参创18:25)尽管一些人现在所受的刑罚看似拖延,比另一些人来得更迟,但公义绝不会永远放过他们。因为若是那样就明显是偏心,是神所憎恶的。(参结18:20)因此,使徒告诉我们:“神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给你们(圣徒)的人。”(帖后1:6

 

· 人在犯罪的道路上无论遇到何事,对别人都是警告,这一点从经文可以看得出来。(参林前10:11-12)不愿因他人的警示受教的人,自己就会成为警戒他人的例子,就像罗得的妻子。但智慧人的眼目光明,不悔改的罪人却像不受警戒的人,继续向前落入灭亡的深渊。因此当远处的击打并不奏效时,神往往让击打离人更近。

 

· 最后,罪人今生遭遇的所有击打,都是神一直要倾泻在不悔改的世人身上的忿怒所溅出来的点滴,在这之后,人必然预料到将来要倾泻的大忿怒。就像信心中的喜乐是永恒喜乐的明证,与之从同一泉源中流出;接续迦南地初熟果子的,是那完全的收成。同样,神在这地上对罪人忿怒的全部发泄,都是那永远忿怒的凭据;而地狱的初熟果子,以及之后那悲惨的收成,性质都是一样的。(参启20:14

 

应用:

 

面对神对罪恶世人的忿怒以及这怒气的一切后果,不要只作漠不关心的看客;因你我都与这些密切有关。这些后果没有一样不在向我们发出谴责:“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哦,许多人旁观别人受苦,何等麻木,并不在意,他们根本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但人若心里刚硬,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不能被唤醒,就只会自招沉重的击打。

 

不悔改的罪人啊,你们要思想,当你们继续犯罪的时候,从主手中显明的许多凭据证实了你们要灭亡,那么你们又怎能逃脱呢?罪人偏离神的道路,就是把自己的灵魂作为“抵押的凭据”,只有悔改回转才能将其赎回;但不悔改的罪人从不转头赎回,因此就失去了他所抵押的。当神在任何程度上把忿怒发泄在人身上时,这就是神的“抵押品”,表明祂要把永远的忿怒降在不悔改的人身上。我们可以肯定,无论我们多么不在乎我们的抵押物,神不会不在乎祂所抵押的。因此,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并要悔改。

 

观察三:别人遭遇的击打,在大声呼吁我们悔改。

 

这一观察让我们看到了神对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苦难的护理作为。为证实这一点,请思想:

 

神为人的罪明显地击打人,不只是击打一人,而是着眼于所有人。神在律法中表明,祂严厉惩罚一些犯罪之人的理由是:“以色列众人都要听见害怕,就不敢在你们中间再行这样的恶了。”(申13:11)祂曾用火烧死了拿答和亚比户(参利10:2,比较10:9),在基督教会诞生的时候,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因说谎被击杀。(参徒5:1-11)发生这些事,岂不就是为了警戒所有后来的人吗?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遮盖罪是何等危险的一件事;如果我们愿意向内看,就会看到我们里面也有抵挡以色列的神的罪。如果我们看到一人被自己拿起的蛇咬了一口,我们岂不快快扔掉自己拿起的那条蛇,以免我们的结局也一样悲惨吗?我们看到别人走上一条糟糕的路,怎能以为自己也走同一条路就能顺利呢?

 

应用

 

我们可以看到,行在犯罪路上而不思悔改的人,不仅藐视神的话语,还藐视神的护理中呼吁罪人悔改的千万呼声。罪人啊,放眼看看世界,想想有多少人已经落入灭亡,而且还在因着他们的罪孽继续堕落。这样的人有多少,就有多少张口在呼吁你悔改,转离你的罪行。“谁向神刚硬而得亨通呢?”(伯9:4)你以为你的情形是这普遍规则的例外吗?不是的;如此多的见证人向你作见证:“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人听了福音却不悔改,就不能有丝毫借口。神的护理对全世界发出的共同呼声,足以让异教徒也无可推诿。(参罗1:20)我们若不悔改,神的话语和护理之工的呼声岂不更让我们无可推诿吗?罪人为他们找许多权宜之计,姑息自己的私欲,免得遭受这种令人不快的磨炼,但这些权宜之计在主面前,不过是用无花果树叶子编织的外衣。

 

主还要出手击打我们多少次才能叫我们悔改呢?何西阿书2:6-7说:“因此,我必用荆棘堵塞她的道,筑墙挡住她,使她找不着路。她必追随所爱的,却追不上;她必寻找他们,却寻不见。便说:‘我要归回前夫,因我那时的光景比如今还好。’”押沙龙烧约押那块田的用意(参撒下14:29-31),就是这位击打人的神的护理作为的用意。因此,在主的手的击打之下,不悔改和心硬的情况会越发严重。(参耶5:3)我们遭遇的每一个十字架,都是从天而来给我们的命令,要我们转离罪恶的道,离弃我们行事为人具体的罪。

 

接下来,我将探讨对这段经文的一些思考和应用。

 

思考:罪人若不悔改,都要灭亡

 

罪人若不悔改,都要灭亡。这里的“若不”是毫无例外的。不管是谁,只要是罪人,就必须悔改,否则都要灭亡。所有人都是罪人,因着罪远离神;他们必须通过悔改重新回到神身边,否则就要永远灭亡。无论他们是大罪人还是小罪人,都必须是悔改的罪人,否则对他们来说,他们不生在世上倒好。

 

思考一:真正的悔改是一种使人得救的特殊恩典。

 

首先,我们可以思想真正的悔改有什么特点。它是一种以致得救的恩典:“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后2:25)这是神白白赐给我们的恩典,使人心有力量和意愿,发出一切转离罪归向神的作为。这是得救的恩典,因为就其本身的性质而言,悔改把一个人与假冒为善之人区分开来,与永远的救恩建立稳固的联系。为了更具体阐述这一点,请思想:

 

· 悔改不是一个转瞬即逝的行动,不像教皇党人和一些无知之人所想象的那样,仿佛只要为罪发出一声叹息,为罪做出某种哀伤,只要开口认罪说“求神怜悯我这个罪人”,就算是悔改。不,不!这些如果是发自一颗真正悔改的心,可能是悔改的行为。但悔改本身并不是一种短暂的行为,而是一种持久的恩典(参亚12:10),一种持续的心态和心愿,一种深藏在心底的动因,让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为罪忧伤,转离罪恶。

 

· 悔改不像一些口头认信之人以为的那样,是人在信主初期的短暂工作;悔改是在人心里的一种恩典,叫人终其一生都负责任地行事。悔改是心中为罪忧伤的泉源,罪在哪里,悔改就在哪里涌现——尽管有时人心刚硬,可能暂时停止流动。有些人把悔改看作通往天堂道路的第一阶段,看作主一开始在他们身上动工的忧伤时刻,并认为自己已经通过了第一阶段。这样的人实在是处在一种危险的境地。凡不竭力持续悔改的人,我怀疑他们是否曾悔改过。就像摩西在旷野击打磐石,有水从中涌出,只要以色列人还在旷野,那水就在旷野流动,跟随他们。(参林前10:4)同样,人一旦开始回转归向神,人心就因悔改而受击打,脓疮就不断流血,绝不封口,直到天上荣耀的绷带将它缠裹。(参启21:4

 

因此,最初的悔改和持续不断的悔改,虽然前者是罪人的悔改,后者是圣徒的悔改,就如人心对基督的初恋,以及在灵里与基督联姻后对祂的爱那样,或者像初始的信心和之后持续的信心那样,并非是性质上的不同。就像清晨的太阳相较于正午和傍晚的太阳,都是同样的太阳,只不过清晨的太阳最能引起夜行赶路者的注意,因为这初升的太阳把他从黑暗带进了光明。

 

这悔改不是一种普遍恩典,而是一种特殊的、使人得救的恩典。人可能为自己的罪产生一种懊悔,这懊悔叫他们良心受煎熬,内心受折磨,甚至到地狱还要继续这样受苦。但这只不过是在人灵魂里那不死之虫初始的作动,就像犹大的懊悔,或者像那行邪术的西门和法老的懊悔。他们可能会痛恨自己的罪,就如以扫那样放声痛哭(参创27:34),却从未真正悔改。石心可能被打碎成千块,但每一块仍是石头。他们可能表面上为罪忧伤,并且有一种肤浅的喜乐,但他们的心却从未被刺痛,因此喜乐的效果就像雨点落在干涸之地。(参太13:20-21)但真正的悔改是在人的灵魂中动善工,它绝不是这种无益的懊悔。

 

思考二:真正的悔改是福音的工作。

 

其次,我们可以思想悔改是如何做成的,或者说谁是悔改的创始者?就是耶稣基督那叫人成圣的灵。撒迦利亚书12:10说:“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我们可以清楚看出,悔改不是自然之工,而是恩典之工;不是出于人自己的灵,而是出于基督的灵。

 

这一点也体现在耶利米书13:23:“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结36:26),这是主亲自的作为。赐人悔改,这是得高升的中保的职分,祂亲自差遣圣灵。(参徒5:31)牧师可以传讲悔改,但他们不能在自己身上,更不能在别人身上做成悔改。他们可以撒种,但不能叫它生长。(参林前3:6-7)他们在竭尽全力之后,唯有依靠神赐下悔改。(参提后2:25)如果他们的兵器有能力,那也是靠着神。(参林后10:4

 

圣灵通过什么方式做成悔改?通过圣道——读经或听道。圣道是圣灵及其能力流动的管道,可以产生刺透、融化和软化人心的功效,就像毕士大池的水因天使搅动而具有医治的功效。(参徒11:20-21)虽然悔改的契机多种多样,但主的祝福是通过圣道进入人心,带领人归向神。在许多人的情形里,个人遭遇的患难也能成为悔改的契机。(参何2:7)有一些人看到别人遭遇击打后,自己悔改,从主那里蒙福。让路德对信仰变得严肃的第一个契机,就是他的一位挚友突然去世,让他恐惧万分。是的,神叫许多人陷入大罪,这成了许多人悔改的契机,如亚干、十字架上的强盗等等。奥古斯丁听到一个声音说:“拿起来读。”甚至,神可以叫夜间的梦成为这样一种契机。(参伯33:15-16)但这些都只是叫人思想圣道的契机,而不是正常的途径,圣道才是真正和正常的途径。

 

圣道的两部分——律法和福音,主的灵都在使用:

 

第一,使用律法,打破刚硬的心。“耶和华说:‘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耶23:29)律法就像施洗约翰,走在前面,预备主的道,让这道进入人心。主的灵在人里面使用律法,被称为“捆绑人的灵”(罗8:15KJVspirit of bondage,和合本作“奴仆的心”——译注)。在这里,律法的每一部分都有合宜的用途。

 

· 律法的命令叫人知罪。使徒在罗马书7:7说:“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律法的命令向人表明它们是属灵的,范围极其宽广,就像一面镜子,让罪人看到自己污黑的脸,看到各样的罪行,看到他本性、内心和生命的罪性,在这些事情上他必须悔改。

 

· 律法的警告叫人相信有审判。加拉太书3:10说:“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因为经上记着:‘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这些警告直击人心,扰乱了在罪中的安稳,让人看到他一直沉睡在神必咒诅的警示范围之内,因此使他惊醒。这样就让他看到在现世和永恒中罪的危险后果,告诉他必须改过自新,否则就要灭亡了。

 

第二,使用福音,像火一样融化刚硬的心。“耶和华说:‘我的话岂不像火吗?’”(耶23:29)“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亚12:10)因此,扭转人心使人离开罪转向神。就这样,被律法驱使的灵魂,由福音亲切带领和吸引来悔改。律法的作用是让人的良心和情感产生惧怕,但福音是基督打开心门的钥匙,扭转意志,叫他们可以进来。(参加3:2)狂风和地震可能是先出现的律法,但耶和华是在福音那微小声音中(参王上19:12)。

 

· 悔改是福音的教训。我确实认为,不可否认,律法要求人悔改,这是一种本分,因为律法约束背道的罪人回到神面前。但与此同时,律法并没有给懊悔之人带来蒙怜悯的盼望,因它不断发声:“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加3:10)但福音带来悔改的好消息,让人看到神要如何接纳背道的受造之人。若没有蒙接纳的盼望,人就不可能真正回到神面前。

 

· 悔改是恩典之约的一个应许。以西结书36:31说:“那时,你们必追想你们的恶行和你们不善的作为,就因你们的罪孽和可憎的事厌恶自己。”这不仅是神选民的本分,也是他们的特权,是在耶稣基督里成为他们的特权——由祂的死所买赎,因祂高升赐给他们。(参徒5:31)因此,这约的其中一个益处,在洗礼中得到印证。(参可1:4

 

总之,悔改是福音带来的内心软化,扭转人的灵,使之离开罪,转向神;这是基督的灵在人心中做成的。赐给基督那无限量的圣洁之灵,祂在掌权的日子把这同一位灵放在祂选民里面。这灵使用祂的恩典融化人犯罪的心,将其扭转离开罪恶,转向圣洁。

 

思考三:真正悔改之人的特点。

 

我们可以思想真悔改的主体是怎样的人。这主体是一个知罪且相信的人。一个不知罪的罪人不可能真悔改;因眼不见的事,心不会为之懊悔。一个不信的罪人也不可能真悔改;因没有信心,人可能为罪撕裂内心,却不能撕裂内心与罪的联系。

 

首先,人若有真悔改,必是一个知罪的人。

 

神创造中的第一项具体的工作就是造光;而通过叫人知罪,让一种新的光照进来,这是新创造的第一项工作。在撒但结束它工作的地方,神开始祂的工作。撒但让人在私欲的怀抱中沉睡,关上窗户,拉上窗帘,让人睡得安稳,直到在地狱中醒来。但主的灵通过叫人知罪,打开窗户和窗帘,若不总是把罪人惊醒,也通常会如此。

 

不知罪的罪人不是一个悔改的人。你们无论年轻的、年老的,请听我说:对你们灵魂的光景而言,你们天天活在安逸之中,心境轻松。魔鬼摇动着不知悔改之本性的摇篮,当中的人可能确实睡得香甜。啊,可怜的罪人,如果你没有迈出悔改这一步,你的脓疮就没有刺破,当中的污秽之物就没有被清除。

 

但仅仅知罪,因律法而良心不安,还不是真悔改。它们只不过是为悔改预备了部分条件,就像未成熟的果子,必须通过福音在人心中的工作催熟,通过福音大能的温暖阳光达到完全,才能算是真正的悔改。只沉浸在知罪和良心不安当中是不够的,还要从中出来才行。错误治疗一些疾病会滋生出其他疾病,这对许多人来说是致命的:

 

· 一些人上了形式主义、律法主义的岸。就如提摩太后书3:5所说:“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他们改变了从前走的路,但留下了他们旧有的心。他们确实尽了宗教本分,但从未从这些本分中走出来归向基督。他们行事不像从前,但他们仍旧有从前的行事动因,从自我出发,为自我行事。因此,虽然他们改变了行为,但仍服事从前的主。就这样,许多人继续认信宗教,活出本分,却从未到基督这里来。

 

· 一些人上了从前自觉稳妥的岸。他们内外都没有好转,但摆脱了不安的良心,就像一人退了烧之后,又回到从前的生活方式。如同腓力斯的情形,他对保罗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徒24:25

 

· 另有些人上了亵渎的岸。他们变得比从前更不好。就如马太福音12:43-45所写:“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他们的私欲暂时被抑制,后来却比从前更有活力。

 

其次,人若有真悔改,必是一个相信的人。

 

信心是悔改的源泉。因此,虽然信心和悔改的恩典在时间上是同时由神赐下,但按性质的次序来看,相信先于悔改,信心的运行先于悔改的行动。悔改的人,必须相信基督才能悔改。我知道有些人不同意这样的教导,但这是圣经和我们的要理问答的教训。

 

为证实这一点,请思想:

 

· 信心绝对是主导的恩典,是灵魂苏醒的第一口气。“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来11:6)因此,人非有信,就不能悔改,因悔改正是神喜悦的。(参耶31:20)同样,就如约翰福音15:5所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若不靠着赐人信心的圣灵,人就无法与基督联合,就不能做什么讨神喜悦的事。因此,你们没有信心,就不能悔改。

 

· 信心尤其是带领人悔改的恩典。撒迦利亚书12:10提到说:“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事实也是如此,使徒行传11:21记载:“信而归主的人就很多了。”如果说悔改是流下按着神意思忧愁的眼泪,以此虚己,那么叫人心中涌出泪水的就是信心。是信心融化刚硬的人心,叫人心降卑悔改。信心的眼睛在基督里注目神,然后人通过悔改转向神。(参耶3:22

 

· 圣经通常向人提出信心的对象和恩典的应许,作为悔改的动力,从而发现,人是通过相信并应用这些而悔改。在耶利米书3:14,“耶和华说:‘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因为我作你们的丈夫。’”22节:“你们这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看哪,我们来到你这里,因你是耶和华我们的神。”还有,在约珥书2:12-13,“耶和华说:‘虽然如此,你们应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我。你们要撕裂心肠,不撕裂衣服,归向耶和华你们的神;因为祂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以及何西阿书6:1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祂撕裂我们,也必医治;祂打伤我们,也必缠裹。”14:1说:“以色列啊,你要归向耶和华你的神,你是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就连神在西奈山上带着如此大的震慑力所颁布的律法,也是用福音的恩典作为序言,让信心发挥功用:“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新约圣经也是这样向罪人提出悔改的教训:“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3:24:17

 

· 最后,悔改的性质清楚教导了这一点。悔改是热切地离弃罪归向神;但除了通过基督,人还可能归向神吗?主耶稣自己如此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除了藉着信心,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到基督那里去?那么,愿意通过悔改回转再次归向神的人,就必须凭信心,走这条道路来接受基督。百姓确实哭泣,但他们岂不是在示迦尼大声疾呼“我们在此地娶了外邦女子为妻,干犯了我们的神,然而以色列人还有指望”(拉10:2)之后,才休了或准备休了他们外邦的妻子吗?要回转的人,不能只做恐惧的囚徒,还必须做被囚而有指望的人。撒迦利亚书9:12说:“你们被囚而有指望的人,都要转回保障。”悔改是合宜地降卑,为罪忧伤;但人心里若没有信心,就可能会在律法的威慑下咆哮;若不在福音的影响下,就绝不会有合宜的忧伤。

 

作者简介:

托马斯·波士顿(1676317–1732520日)是苏格兰长老会的教会领袖、神学家和哲学家。他曾先后担任格伦凯恩(Glencairn)的校长、伯里克郡的辛普林(Simprin in Berwickshire)和塞尔基尔郡的埃特里克(Ettrick in Selkirkshire)的牧师。除了他最有名的作品《四重境界》(The Fourfold State)之外,他还写了一本小书《命中的弯曲》(The Crook in the Lot)。他还参与了教会法庭上所谓的“精髓之争”,为《现代神学精髓》(The Marrow of Modern Divinity)这部作品辩护,反对教会中“温和派”的攻击。


[1] 本文选自作者的《必须悔改》(The Necessity of Repentance)一书中第1–5章的内容,编辑时有修改。——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