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1年12月号(总第88期) 阅读与牧养

阅读与牧养

文/陈已新

 

我们要阅读,是因为有值得读的文字。而且,文字内容越是重要,我们越应当有机会读到。所以,圣经被翻译成那么多地域和民族的语言,圣经的流通、福音的传播也大大推动了教育的普及以及大众阅读能力的提高。今天的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不仅要重视阅读,而且要在这方面格外有智慧,因而能更好地传福音、牧养,也被牧养,在恩典和真理中长进。在本文中,我会先从自己信主及成长的经历中谈阅读带给我的帮助,然后回到圣经来看关于文字和阅读的圣经神学,最后从实践应用的层面对阅读如何作为一种牧养方式提出建议。

 

一、阅读对我的影响

 

我是在看书的过程中信主的。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遇到基督徒给我传福音,也去过教会,但那时不明白,心中骄傲而顽梗。这样过了五年,到1994年,我的一位校友也是朋友给我传福音。他送我两本书,当时我正希望通过读书来寻求对人生的指引,就欣然接受。这两本书,一本是圣经,一本是《认识真理》[1]。我先从《认识真理》看起,它包括三个部分:1)到底有没有神?2)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吗?3)耶稣是神的儿子吗?看到第二个部分的时候,我开始读圣经,也开始相信这位创造万物的独一真神的存在,圣经是祂的话,我是一个罪人,内心和行为上都犯了很多的罪,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救赎我,又从死里复活。我就按照书中的祷告文认罪悔改,接受了主耶稣。

 

但我信主以后,没有和给我传福音的朋友联系,也不懂得找教会。后来我在与一位同学分享福音时,经他介绍到了一个三自教堂,从参加青年团契开始,有五年时间在三自教堂里聚会。直到1999年,神藉着一些事情使我开始思考教会道路的问题,后来我就离开三自,进入了家庭教会。

 

所以我信主后很多年,由于教会生活的问题,没有及时在真道的根基上得到扎实的建立。在三自教堂时就不用说了,但到了家庭教会后,也是曾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影响,比如卫斯理神学、灵恩派等等。2000年,我开始比较多地在一个福音派的教会参与事奉。事奉中,我越来越感受到在真道上根基扎实的重要性。到2006年,除了我们教会所用的改革宗神学背景的门训材料以外,有两本书对我影响很大,一本是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另一本是伯特纳的《基督教预定论》。但我对《基督教要义》的阅读进展缓慢,直到2009年我在神学学习期间,不是因为课程要求,而是因为对这本书感兴趣,才开始好好读这本书。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常常由文字的阅读,变为在主面前的感恩、认罪、祈求和立志。书中的内容解决了我很多的困惑,也帮助我在基于圣经的系统性的神学真理上得到建立。

所以,我从2010年神学毕业回来服事,就是在改革宗神学的根基上来服事。起初主要是牧会,后来也投入到文字事奉中,并参与一些神学教育的服事。

 

这段时间在改革宗神学的基础上,我逐渐地在聚焦福音的信心和生活上得到建立。这主要来源于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通过教会生活,那时我所在教会的一个特点是非常强调福音的深入教导和确认;另一方面是因为文字事奉中我需要看很多文章,筛选、编辑、审阅、校对,因此许多好的文章是反复地读[2]。当我更多地回到福音的根基,也让福音成为基督徒生活和事奉的中心和动力,就得着特别大的帮助。

 

这样服事了很多年,到2018年的时候,因为在教会事奉中经历困惑与挣扎,我开始关注教会治理的问题,那时我读到一本书《教会生活中的长老:重新发现合乎圣经的教会带领模式》,它解决了我的困惑,使我更加明白将来教会服事的方向。

 

2019年,我参加了一个为期五个多月的实习项目,这个项目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阅读讨论、教会生活、教牧事奉的观摩与实践。其中阅读占有很大的比重,在这段时间,我们读了大约六十本书,涉及福音、讲道、敬拜、圣礼、教会牧养与治理、灵修、圣经辅导等多个专题,并且要写读书报告,每周有一次讨论。因此,我对所认同的神学和教会牧养治理方向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装备,也为以后的事奉做了很好的预备。

 

所以,在我以往的信主、成长和事奉的经历中,阅读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后来,我听到有人把学习类型分为视觉型、听觉型、动觉型。我猜想,会不会因为我是一个视觉型学习者,所以从阅读得到很多的帮助。但即使是这个学习理论,也不会主张我们只是用一种自己擅长的方式来学习,而是兼收并蓄地运用所有学习方法才能学得更好。何况,对真道的学习不仅是个人性的,也是群体性的,例如通过教会公开的宣讲与教导,以及和其他基督徒的团契来学习。总之,阅读对于每个类型的学习者,都是重要的学习手段。

 

下面,我们回到圣经来看文字与阅读,以及它们与教会的关系。在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圣经中清楚展现的还是关于神的话语的文字与阅读的圣经神学,而不是关于所有书籍的文字和阅读的圣经神学,所以本文中,我没有想把其他书籍夹杂在关于圣经的论述中来讲,下一部分只是专注于作为文字的圣经,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讨论阅读属灵书籍的意义,对于其他书籍的阅读不是本文的讨论范围。

 

二、关于文字与阅读的圣经神学

 

起初,神是使用话语来创造万物,来与人立约,来实行审判也应许救恩。所以,更根本的是,关于话语的圣经神学,或者说关于道的圣经神学。但从圣经中可以让我们看到,是神自己,选择了将祂大有能力的话语,藉着祂所拣选的人笔之于书,流传后世,为要教导和建立祂所拣选的百姓,并且彰显祂的真实与荣耀。

 

旧约部分

 

最早的圣经书卷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这五卷书在希伯来圣经中称为律法书,通常也被称为“摩西五经”。根据五经的内容,可以看到摩西是五经的作者,因为书中讲到大多数的律法都是神颁给摩西的(如利未记1:1),并且,也有经文明确指出五经的有些段落是摩西写的,比如:

 

摩西将这律法写出来,交给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利未子孙和以色列的众长老。(申31:9) 

 

摩西将这律法的话写在书上,及至写完了……(申31:24) 

 

神藉摩西把这些内容写下来,是为了教导和警戒神所拣选和拯救的百姓,在当时就是以色列人。他们需要知道这位与他们立约的神与周围列邦所敬拜的偶像不同,祂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他们也需要知道人的受造、人原本与神的关系、人如何犯罪背叛神,以及人犯罪的后果。他们也需要知道神为罪人所预备的救赎,以及现今这拯救为什么临到以色列人。五经的重点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以及这应许如何成就在以色列人身上,这一切显明了神信实的拯救。五经也显示了以色列人作为与神立约的百姓,在约中生活的规范,以及他们可以怎样过敬拜神和与神相交的生活。

 

这些对于刚建立不久、即将进入应许地的神百姓的群体极其重要,但不仅如此,因为五经中通过预言、应许和献祭制度,将人指向能给罪人带来最终的拯救和盼望的耶稣基督。

 

请留意,这些写下来是要人读的。比如,在申命记31:9之后,紧接着摩西就说:

 

每逢七年的末一年,就在豁免年的定期住棚节的时候,以色列众人来到耶和华你神所选择的地方朝见祂。那时,你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将这律法念给他们听。要招聚他们男、女、孩子,并城里寄居的,使他们听、使他们学习,好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谨守遵行这律法的一切话。也使他们未曾晓得这律法的儿女得以听见,学习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在你们过约旦河要得为业之地,存活的日子,常常这样行。(申31:10-13)

 

这里特别强调了在圣约子民一同聚集的时候,来宣读律法。而读的目的是使他们的儿女敬畏神,遵行神的话。如果没有写下来,他们这一代人可能还记得,但他们的儿女呢?何况人是如此健忘,口口相传又是多么容易产生扭曲与错误,所以神要摩西将这些写下来,不仅那时的百姓和他们的儿女可以有神无误的话语,我们今天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后代也可以看到。

 

令人惊奇的是,五经中所写的话竟然也预告了以色列人将来的失败(申31:16-29),但既然笔之于书,当这些事发生的时候,人就会惊叹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也会悲叹人的悖逆和无望。但神不仅指出以色列人的失败,祂更在五经的各处,启示人祂为人预备了最终的救恩和盼望:祂所宣告的将来要有一位给撒但致命打击的女人的后裔,祂所应许亚伯拉罕的那一位要使万国得福的后裔,还有祂设定的以色列的献祭赎罪的制度等等,都在不断地指向这终极的救恩和盼望。

 

所以我们看到,神要以色列人在圣会的节期宣读这些话,在日常生活中谈论主的话,甚至“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申6:8-9)。可见,文字和阅读甚至可以用很多不同的载体,以使神的百姓常常得着提醒和帮助。而且,神也提醒,当他们有了君王的时候——

 

他登了国位,就要将祭司利未人面前的这律法书,为自己抄录一本,存在他那里;要平生诵读,好学习敬畏耶和华他的神,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这些律例,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气傲,偏左偏右,离了这诫命。这样,他和他的子孙,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国位上年长日久。(申17:18-20)

 

这让我们看到,民中的领袖阅读神话语的重要性。今天教会中的牧者,自己首先应该成为一个勤于阅读的人,首要的是研读圣经,这样才能按照神的心意带领家庭和引导神的百姓。

 

这律法书,在以色列人被掳前,发挥着非常重要的教导和规范性作用:他们守约蒙福,是因为遵行这律法书上的话,背约受祸,是因为违背这律法书上的话;先知向他们发出责备与警告是按照这律法书上的话,呼吁他们悔改、信靠、顺服也是按照这律法书上的话。而在这个过程中,神继续默示祂的话,并且在祂的话语中不断地指向祂将要在基督里赐予的救恩和盼望。

 

到了王国时期,大卫不仅是王,而且是先知,神藉着他写下许多的诗篇,这在神百姓敬拜神的生活中发挥很大的作用,并且有许多内容指向耶稣基督。大卫自己非常看重律法书,并且在去世前谆谆叮嘱和告诫所罗门,要遵守主的道(王上2:2-4)。大卫自己是所罗门的榜样。今天我们能留给儿女的,最好的就是爱慕、阅读、相信、遵行主话语的榜样,能给孩子最好的嘱托也是这样。今天,教会在提名和选立教会领袖的时候,也应当选择那些爱慕、明白、相信主话语的人,并看到主的话语在他们生命和家庭中结出的果子。

 

在所罗门后的以色列历史中,我们看到许多君王和百姓怎样背弃主的话,但也看到,当他们回转来读神默示的书卷时,所经历的悔改和复兴。约西亚成为犹大王的时候,之前两代君王的背逆使犹大国充满了罪恶与混乱,风雨飘摇。但这时大祭司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他给了王的书记沙番,沙番就在王面前读那书。

 

王听见律法书上的话,便撕裂衣服,吩咐祭司希勒家与沙番的儿子亚希甘、米该亚的儿子亚革波、书记沙番和王的臣仆亚撒雅说:“你们去,为我、为民、为犹大众人,以这书上的话求问耶和华;因为我们列祖没有听从这书上的言语,没有遵着书上所吩咐我们的去行,耶和华就向我们大发烈怒。”(王下22:11-13)

 

他们悔改,寻求主的话,而且招聚领袖和百姓到神的殿,“王就把耶和华殿里所得的约书念给他们听。王站在柱旁,在耶和华面前立约,要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遵守祂的诫命、法度、律例,成就这书上所记的约言。众民都服从这约。”(王下23:2-3)

 

因此他们除去偶像,守逾越节,列王纪的作者评论说:“自从士师治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王、犹大王的时候,直到如今,实在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王下23:22)

 

今天,我们渴望教会的复兴,渴望自己和弟兄姐妹属灵生命的复兴,渴望教会改革的发生,所以我们尝试各种流行的方法:目标导向、G12、灵恩运动……一波又一波,但我们恰恰忘记了,我们需要回到主的话,忠心于主的话,确信主话语的大能,宣读和讲解主的话,更明白主的话。回到主的话语,才有真正的悔改与复兴,才有经得起考验的教会改革发生。我看到很多在教会改革上结出美好果子的例子,这些例子中使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渴望改革的牧者回到主的话忠心讲道和教导、忠心带领的时候,真正的教会改革得以发生,虽然有的是几个月的时间就看到更新,有的却要忍耐、忠心地事奉几年之久。

 

由于以色列人许多的罪,虽然神悦纳约西亚的悔改,但神的审判最终还是必要临到。“耶和华说:‘我必将犹大人从我面前赶出,如同赶出以色列人一般,我必弃掉我从前所选择的这城耶路撒冷和我所说立我名的殿。’”(王下23:27)

 

神定意审判百姓,一拨拨以色列人被掳异邦,神通过先知以西结写下祂的话,让这些被掳离开家园的百姓认识和注目于神的荣耀。神也藉着耶利米劝还在犹大的百姓服在神的审判之下,并向所有的百姓宣告神的应许,这包括他们被掳七十年后的归回,但更长远的,是神与祂的百姓要另立新约(耶31:31-34)。这新约与旧约不同,在新约中,神会使祂的百姓有内在的对神的话语的认识,而且神的百姓中的每一个人都要认识神。旧约中神的百姓的范围主要是以以色列人的血统来确认的,其中很多人并不真正认识神,但新约中,神百姓的群体就是教会,每个神的百姓都是认识神的,神也要赦免他们一切的罪。

 

神成就祂的应许,使得被掳的百姓归回,他们重建了圣殿,重建了耶路撒冷的城墙,但他们更需要真正的悔改和属灵的复兴。尼希米记中让我们看到,这悔改与复兴是由宣读和讲解主的话所带来的。

 

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自己的城里。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水门前的宽阔处,请文士以斯拉将耶和华藉摩西传给以色列人的律法书带来。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将律法书带到听了能明白的男女会众面前。在水门前的宽阔处,从清早到晌午,在众男女一切听了能明白的人面前读这律法书。众民侧耳而听。(尼8:1-3)

 

他们宣读,而且讲明意思,众民听到律法书上的话都哭了,百姓的领袖因着主的话定意带领神的百姓守住棚节,节期中,“从头一天直到末一天,以斯拉每日念神的律法书。众人守节七日,第八日照例有严肃会。”(尼8:18)

 

然后,“这月二十四日,以色列人聚集禁食,身穿麻衣,头蒙灰尘。以色列人就与一切外邦人离绝,站着承认自己的罪恶和列祖的罪孽。”(尼9:1-2)并且,“立确实的约,写在册上。”(尼9:38)

 

神也藉着这些来预备神的百姓迎接将要来到的新约,和立约的使者耶稣基督。所以,虽然在此后的日子里,以色列领袖阶层或者走向律法主义或者变得世俗化,两约之间也有四百年左右,神没有赐下新的默示;但因为有神已经赐下的文字,很多人热心研读和解释这些文字,在这个过程中,神为自己预备合用的百姓,直到时候满足,神的儿子为童贞女所生,降生来到世上。

 

新约部分

 

耶稣基督的一生,祂的教导和行动,祂为罪人死在十字架上、从死里复活成就救恩,应验了旧约的预言、应许和预表,使得神的救恩计划来到末世性的成就的时期。在这个时期,神继续通过文字,将门徒为耶稣所做的见证保存下来,也将圣灵引导使徒、先知给教会的教导和安慰保存下来,因此我们有了新约圣经。

 

马太福音是新约的第一卷书,以它在圣经正典中承前启后的位置发挥重要的作用。神为此使用了马太,这位了解旧约的犹太人门徒,也是善于精细簿记的前税吏,将耶稣基督及其事工与旧约的关系呈现出来,并且整理和记述了耶稣基督的大段讲论,就是五大讲章。但每一卷福音书更重要的核心内容是,主耶稣的降生、受死、复活、升天,怎样成就了神末世性救恩的应许,给选民带来罪的赦免和永远的生命,并且预备教会进入将来的荣耀。

 

一些福音书的作者明确地讲到他们是怎样写出这些文字,以及他们要使看到这些文字的人得到怎样的帮助。例如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路1:1-4)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20:31)

 

使徒行传向我们展现了使徒所传的福音,以及按照主耶稣的命令,福音的扩展和教会的建立。使徒们非常重视通过书信的文字,发挥对教会和个人的牧养和建造,因此我们有了系统阐释福音的罗马书,在福音里解决教会问题的哥林多前后书,以及写给教会工人的教牧书信,等等。

 

这里面有的是写给教会的公函,要在教会聚会时来宣读,比如保罗在歌罗西书中嘱咐教会:“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西4:16)有的是写给个人的书信,比如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但却给普世教会的教牧事奉带来指引。

 

而且,当教会处在严峻的逼迫之中,主特别向被放逐到拔摩海岛的祂所爱的使徒约翰启示,吩咐他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给他们提醒、警戒与安慰,并且命约翰把所看见的现在的事、将来的事都写出来,直写到主耶稣的再来、最后的审判与救赎,地狱的永刑和新天新地永远的荣耀,使神在苦难中的教会得着安慰和激励,也使教会的圣徒因着默想永世的荣耀而被建立,预备迎接耶稣基督的再来。

 

因此,今天我们无论是传福音还是关心教会如何牧养、治理,或是思考我们在现今的逼迫和艰难中该如何应对,个人和教会怎样才能站立得稳并得胜有余,都可以回到这些书卷而得到帮助。

 

小结

 

当我们用圣经神学的方式来看文字与阅读,总结起来有几个要点:

 

第一,神以祂的话语施行创造和救赎,而神看重并选择了将祂的话语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和保存下来。

 

第二,神将祂的话语赐给祂的圣约百姓,话语的核心是耶稣基督的福音,祂的目的是要百姓认识祂、经历祂的救恩并且在约中遵行祂的旨意,在万民中为祂作见证,并得蒙保守,进入祂永远的荣耀。

 

第三,这些文字,绝不仅仅在个人阅读中发挥作用,更是在教会中公开的宣读与讲解中发挥作用,整个圣约群体因着听到这些话而悔改、信靠和顺服,因此读这些文字是我们经历神话语大能的必要途径。

 

以上所讨论的对象,虽然主要是那特别的文字——神所默示的圣经,以及对这文字的阅读及宣讲,但也会帮助我们思考对于能够帮助我们更明白圣经的那些文字的阅读,就是对于古往今来优秀的属灵作品的阅读。将前面的结论应用到对这些文字的阅读,也可以总结出几个要点:

 

第一,这些阅读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它包含历世历代圣徒对圣经的研读和收获,能帮助我们更明白圣经,从而使我们得到牧养和帮助。

 

第二,但既然神看重在祂的圣约群体中宣读和讲解祂的话语的重要性,而这圣约群体的聚集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那我们首先应该看重的是在教会中对主话语的宣读和教导,其次才是对这些属灵书籍的阅读。

 

第三,即使是属灵书籍的阅读,也应该包括个人的阅读和在圣约群体中的阅读两个方面,对后者的重视和实践,也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益处。

 

三、阅读与牧养

 

在上文论述的基础上,我就实践的层面分享以下建议:

 

1、与教会的教导相配合,在牧养中鼓励信徒有规律地、大量地读经。

 

既然圣经——神所默示的文字——对我们认识神和祂的救恩具有独特的重要性,那我们首先最应该关注的就是对于圣经的阅读。当然,一个注重话语的教会,在平时的讲道、教导中已经很重视圣经了,但与教会的教导相配合,也要格外重视鼓励信徒好好读经。因为如果一个信徒只是一周一天或两天在教会听道,他自己不熟悉圣经,不直接面对经文,那他可能不容易听得懂讲道,也不容易分辨错误的教训。他每天不是被主的话语所光照指引,不是从主的话语中得到喂养和建立,那填满和塑造他的会是什么呢?

 

读经的重要,不消多说,我们需要在牧养中真正关切这事,也通过一些具体的方法督促、鼓励大家读经。这可以是整个教会推动的,也可以是弟兄姐妹自发地彼此鼓励。在我们教会有许多读经群,比如:研经群、背经群、一年通读圣经群,等等。这样也有好处,大家可以根据成长的阶段选择适合的读经方式。但重要的是建立起每日读经的属灵习惯,也能在不明白的时候彼此交流,并学习怎样从不同的经文更认识基督,以及回应主的话。

 

2、牧者要重视通过文字的写作来牧养

 

很多牧者除了写讲章,很少再想写些什么。但既然我们从圣经中看到神怎样看重通过文字牧养我们,也看到许多通过文字牧养的工人的榜样,那我们的确应该想一想,我可以怎样通过文字来牧养。例如预备全文讲章并在主日过后把自己的讲章发给大家,使得主日讲道不只是停留在主日。又例如有些牧师经常写牧函。其实牧函是可以发挥很多牧养的功能。在去年疫情期间,有一个教会的几位牧师长老几乎每周轮流写牧函,写了33周,从如何应对当前疫情的危机,一直写到植堂,给弟兄姐妹带来许多帮助。也有一位牧者,在教会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不管是关于怎样看待神迹奇事,还是教会纪律的问题解答——他常常通过写一篇文章来回应和进行教导。写文章的时候,可以对相关的议题深思熟虑,弟兄姐妹阅读后,也能够及时解决疑惑与困难;并且这些文章积累起来,会成为很好的牧养资源,便于提供给以后提出同样问题的人。

 

3、在教会成员制基础上引导、鼓励对属灵作品的阅读

 

对于属灵作品的阅读,有时弟兄姐妹会感到资源众多,不知从何入手,牧者也会担心流通的基督教的文字、音视频如此庞杂,信徒如果不加分辨,不仅不能受益,反倒被误导,受亏损。

 

我在以往的服事中,经历过“对阅读加以控制”的教会,后来,委身在了“对阅读加以引导、鼓励”的教会。所以我可以谈一谈这方面的感想。

 

其实“对阅读加以控制的教会”,可能有不同形态。有的牧者是根本不主张读圣经以外的属灵作品。我认为,读经在阅读中确实具有第一优先性,但如前文所述读属灵作品也深具意义。还有的牧者虽然重视属灵作品在牧养中的作用,但是会由教会把关,圈定一个阅读范围,对于这个范围以外的书,不主张弟兄姐妹去读。但这样做的问题是,这个阅读范围受限于牧者对属灵作品的了解。因此,这种方式虽然给弟兄姐妹推荐了一些好的属灵读物,但可能使弟兄姐妹无法读到其他许多好的属灵读物。而且,如果这个阅读范围过于狭窄或有失偏颇,那更是使牧者自己和弟兄姐妹都失去了改变和成长的机会。

 

所以我觉得,可能比较好的方式还是:在看重委身的教会成员制的基础上对阅读加以引导、鼓励。

 

如果教会已经有明确的信仰告白,并看重以重生得救为关注的成员制和成员之约,那就能垒好羊圈,给羊群带来保护。我们当教导弟兄姐妹,神的话语说“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来13:17),这指的是你所属、所委身的教会的牧者,他们要为你的灵魂交账。当教会重视系统的福音学习,平时也看重主日证道和教导中真道的根基,弟兄姐妹本身就会受到很好的建造,避免饥不择食,也能更有分辨力。

 

在看重教会中扎实的真道教导的基础上,牧者可以多介绍好的资源给弟兄姐妹,并且帮助弟兄姐妹分辨一些有问题的资源。如果教会有明确的信仰立场,牧者介绍的时候,可以告诉弟兄姐妹,哪些书籍、主内杂志或网站,是跟我们教会立场一致的,因此你可以期待更多地从其中得到帮助;哪些书籍、杂志和网站跟我们有所不同,但仍然有很多良好的资源,是可以参考的,另外哪些是特别要留心和分辨的。

 

这就需要牧者首先了解如何分辨好的属灵作品。有人会说,那些经典的书籍才是好的,因为它们经过了历史的检验,显出持久的影响,这种看法很有道理;但当代的作品也有其长处,就是能关联今天的处境,回应今天的问题,尤其当这些作品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更能根基扎实,高瞻远瞩。我们没有理由说只有以往的圣徒可以给我们带来帮助,而今天的圣徒却不能给我们带来帮助。

 

但无论古今,我觉得有两个重要的原则可以帮助我们分辨属灵作品的优劣:

 

  1. 是不是以圣经为基础来写作。它的立论、论证是基于对圣经正确的解释所带出的原则,还是来自于古老或流行的哲学,或是个人或群体的经历,或冥思苦想的感悟。如果是基于圣经,古老的作品仍然会有当今的效力,当代的作品也必有经得起考验的根基。我们不要忘记,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神的道是永远长存。

 

  1. 通常来说,那些在圣徒群体中事奉并且关注圣约群体中的福音、牧养与护教的作者与其作品,更能显出坚实的圣经基础和活泼的灵性特征。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我可以想到的作者就如: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还有很多清教徒的著作,以及司布真、钟马田等等。

 

以我们教会为例,因为我们是有明确的信仰立场的(这一信仰立场在历史上的代表人物有约翰·班扬、司布真等),所以在我们选择当代作品推荐给弟兄姐妹时,就很明确。我们使用了一整套的作品,涵盖不同主题和领域,针对弟兄姐妹不同的成长阶段,有关于初信栽培的,有关于教会生活的,有关于事奉的,还有些书,是可以给预备的长老执事的。这些资料不只是书籍,也包括微信公众号、网页、音频、视频资源。这是当代作品的遴选,那么对于经典的作品我们如何判断呢?我们因为查考圣经和深入学习,建立了明确的信仰立场,而这个立场有其历史渊源,因此可以追溯这一条脉络——使徒宣道,由此而有的新约圣经,是神无误的默示,是要常常回到的根基;以此为基础,有古代教父的著作,大公教会的信条,以及为这些教义热心辩护和宣讲的作者的作品;继而,作为宗教改革的后代,我们需要阅读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人的著作,也需要知道,我们是如何建立现在的信仰立场。在这一条清晰的脉络中的作品,能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对其他的资源没有限制,但会提醒弟兄姐妹:哪些是明显错的,要特别小心;并且在有限的时间里,应当好好考虑读哪些书是更能给自己带来益处的。

 

如果对好的属灵资源已经有了解,我们服事的时候,无论是遇到需要跟人传福音,或帮助弟兄姐妹成长,或解决教义或生活上的困难,或带领同工学习,我们就知道可以选择哪些适合的文章或书籍,是有针对性的,是能带来帮助的。

 

简单举一些例子,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罪认识很肤浅,我可能会推荐他读莱尔的“罪”这篇文章[3];如果他没有意识到罪的严重性和重生的必要,满足于虚假的信心和宗教式的生活,我可能会推荐他读《给未曾归正者的警告》;如果他对使人得救的真信心的本质有含糊的认识,不明白真信和假信的区别,我会介绍他读陆昆的“福音里的真信心”[4];如果一个人正思考教会的健康的问题,在教会生活或事奉中有困惑或挣扎,我会推荐他读《何谓健康教会》,等等。

 

我觉得每一位牧者都应该有这样一个资源库,使你可以及时地找到好的属灵资源推荐给个人阅读,或用于小组的学习。

 

其他推荐和鼓励阅读的方式,比如,有的教会在成员入会面谈时会送三本书:一本深入讲解福音的,一本帮助更好地听道,一本谈作为成员的教会生活。有的教会也会在交通祷告聚会前送书,作为鼓励大家阅读的一种方式。另外教会也可以建立图书馆,牧者定期推荐不同类别的好书加入图书馆,管理员可以介绍这些图书,鼓励大家借阅,等等。

 

但一个人的阅读不仅不容易,也缺少交流和分享。所以,我们最后就来看:

 

4、使文字和阅读成为门训的途径

 

刚才谈到在入会面谈时送会友属灵书籍,倘若这位会友并没有读,那送书就失去了意义。但既然我们的阅读不仅是个人的,更是在教会这个圣约的共同体中进行的,那么,教会生活可以帮助新会友开始读这些书籍。比如,教会可以组织入会新成员小组一起读书,帮助他们及时得到牧养,也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教会。如果某位新会友要和别人一同门训,或者想带慕道的朋友一起学习,也可以使用这些书籍作为学习的内容。因此读书就不仅仅是个人的阅读,而且可以在门训中发生,这种门训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在小组中。

 

有的教会很重视在门训中一同通过阅读来学习,教会会从牧养的角度采用或编写许多教材,适合不同阶段的学习,甚至对能使用这些教材的带领者进行培训和考核,以确认他们能很好地使用这些教材进行门训或带领小组,而与这些教材相配合,也会推荐一些书籍帮助组员进深学习。也有一些成员制的教会,不是采用这种由上而下的体制型门训,而是鼓励成员间自发地建立门训关系,把它称为有机的门训,这样的门训,可以是一起读经、祷告,也可以是一起读一本好书。在门训中,阅读会发挥很好的作用,而门训的关系会帮助我们在阅读时彼此分享收获、应用和落实所学,从而更好地帮助彼此跟随主、效法主。

 

四、结论

 

总体来说,如果我们只关注阅读,我们可能又是在关注一些方法;但如果我们爱慕神的道,信神的道,知道神的道宝贵,也知道哪些资源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明白神的道,那么阅读就会更自然地发生,我们也能期待在阅读中,经历福音之道所带给我们个人和教会的改变和建立,悔改与复兴。

 

 

[1] 《认识真理》是九十年代很流行的一本传福音的书,后来《游子吟》取代了这本书。

[2] 这些给我带来帮助的文章有:

提摩太•凯乐,〈福音神学〉,《教会》27(2011年1月),2–20,2021年11月16日存取,/archives/110101.html。

陆昆,〈不同的供物〉,《教会》27(2011年1月),21–26,2021年11月16日存取,/archives/110102.html。

杖恩,〈组长在牧养中关切组员重生问题的必要性〉,《教会》34(2012年3月),7–19,2021年11月16日存取,/archives/120302.html。

[3] 莱尔,〈罪〉,《教会》32(2011年11月),24–33,2021年11月16日存取,/archives/111103.html。

[4] 陆昆,〈福音里的真信心〉,《教会》63(2017年1月),55–71,2021年11月16日存取,/archives/170107.html。

 

 

1,129 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