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1年12月号(总第88期) 蒙神赐福的讲道

蒙神赐福的讲道

文/史蒂芬·劳森(Steven Lawson) 译/郭春雨 校/梁曙东

 

何为蒙神赐福的讲道

 

不得不说,当今有许多讲道,并不是蒙神赐福的讲道。即使很多讲道确实吸引了许多人涌进教堂,即使很多讲道听起来似乎非常活泼有力,但是我认为那并不是蒙神赐福的讲道。到了末日,一切都要被带到基督的审判台前,那时主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

 

你若问我当今世上最伟大的讲道人是谁,我的回答是:他们通常不在大教会里。我认为一般来讲,教会越大,讲道越差。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不过我还是要说,一般来讲是这样的。我认为,那些在末日被显明出来,乃是照着神所命定的方式忠心讲道的传道人们,在此刻可能是默默无闻的。他们可能是在人数不多的小教会服事,但却忠于神的道,高举基督。他们不说模棱两可的话,不追逐时新的思想潮流,他们只扎根于神的道。他们可能的确不如那些在大教会讲道的人有公共事奉的恩赐,但是在末日,神所认可的,不是最有恩赐的人,而是最忠于祂话语的人。

 

所以我想鼓励你们:要忠心,成为真正传讲圣经的人。神所兴起的人总是那些忠心传讲祂话语的人。他们的口总离不开圣经,就像司布真口中的约翰·班扬——是一本行走的圣经,随便在他身上割个口子,流出来的都是圣经。我想要鼓励你们成为这样的人。

 

现在请大家翻开哥林多前书2:1-9: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什么样的讲道能得到神的认可?尽管我认为可能没有一处经文可以说得面面俱到,但是这段经文,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

 

多年以前,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著名解经家钟马田,注意到了合乎圣经的“讲道的权威”的问题。钟马田写到:“研究教会历史,尤其是大复兴和宗教改革的伟大时代,就会发现一个显著的事实——那些时期的教会讲道都带着权威。所有复兴运动的突出特点就是讲道人的权威。在他代表神的宣讲中,似乎有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但可悲的是,这种讲台上的权威,在现代大多数讲台上已经失落。如今的讲台已经沦为一些油嘴滑舌之、擅于表演之人的舞台。如今,再也听不到“耶和华如此说”;相反,我们听到的是“我来讲讲我昨天的经历”。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已经出现了一种“做教会”的新方法。在这种激进的范式转移中,娱乐取代了解经,表演取代了讲道,戏剧取代了教义,演技取代了神学。一度作为教会核心的讲台,如今在各种教会增长术面前相形见绌。从时尚的敬拜仪式,到耀眼的屏幕展示,再到杂耍剧一样的表演,简直是五花八门。就算还有讲台,也早就迷失在花样不断翻新的“做教会”的迷宫中了。因此,我想请大家把焦点聚焦于这段经文。这段经文跨越时代,历久弥新,堪为准绳,足可以检验何为蒙神赐福的讲道。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直截了当、符合圣经的成熟讲道乃是当务之急。神很在意人怎样传讲祂的道。

 

这段经文保罗回顾了初次到访哥林多的时候。当时使徒保罗正在进行第二次宣教之旅。他初次到访哥林多这座文化大城的经过记载于使徒行传18章。哥林多是一座富庶的城市,商业的中心。这座繁荣的国际大都会,距离哲学家和文化精英云集的雅典城不过七十多公里。在雅典城有许多学园。从雅典到哥林多,人们对于人类智慧、演说技巧和修辞手法的狂热追求蔚为风潮。第一世纪的演说家就是当时的摇滚明星,人们热衷于聚集在这些演说家的台下,受他们影响。在哥林多城里有一座著名的露天剧场,当时世界上的名演员、剧作家和演说家常常聚集于此。保罗来到哥林多,怎样才能影响这座热衷追求精妙哲学、优美语言和华丽修辞的城市?保罗会随波逐流吗?保罗会为了投其所好而牺牲真理吗?

 

无需多猜,保罗在这无谬无误、神所默示的圣道当中告诉我们,他到底是怎么做的。这绝对不仅是描述性的,更是规范性的。对于每一个想进入讲道事工的人来说,我们在这段经文中所看到的,就是你我需要做的事情。这段经文启示了,当我们在末日作为神话语的管家,向我们的主交账时,主评判我们的神圣标准。祂不仅要看我们说了什么,还要看我们是怎么说的。

 

对于这段经文,我想让大家看到三点,也是这段经文的三点概括:

 

首先是基督的卓越。(1-2节)

其次是圣灵的能力。(3-5节)

最后是圣父的预定。(6-9节)

 

我想向你们指出,这就是蒙神赐福的讲道。这段经文并没有将神对讲道的标准巨细无遗地详加说明,但是任何不符合这段经文的做法,都是一种偏离。

 

蒙神赐福的讲道宣扬基督的卓越

 

我希望大家首先注意到的是基督的卓越。所有讲道的中心信息必须聚焦在福音的核心人物——主耶稣基督身上。的确,我们传讲的是神全备的教训;凡是真理,我们无不传讲,无不宣告。但我们所有的神学线索,都必须交汇于那个最高的巅峰,就是主耶稣基督和祂的工作。我们必须争做只夸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人。在三位一体之间没有嫉妒。我们传讲圣父,我们传讲神的属性、神的预旨、三位一体等诸多真理。我们也传讲圣灵的位格、工作与职分。但从三位一体脱颖而出的,是主耶稣基督。我们要传扬基督,祂是那看不见之神的像。这就好像圣灵在一边,圣父在另一边,撑起我们的双臂,让我们振臂高呼地去传扬主耶稣基督。圣父为基督的荣耀大发热心,基督越得高举,天父就越得荣耀。因为有一天,无论在地上的,还是地底下的,万膝都要跪拜,万口都要承认,“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 11)。

 

圣灵神渴望充满那些一心尊崇和高举圣子的传道人。这正是保罗的目标。保罗到哥林多来,不是为了评论社会,不是为了教导道德,他来是为了传讲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所以请注意第1节。他说:“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指的是他第一次到访哥林多,在那里停留了18个月。他是这间教会的创会牧师,他将自己的生命倾注在这间教会,也把真理倾注在哥林多信徒心里。现在他提醒他们,他带给他们的是什么样的讲道。

 

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先是说了一个否定句,紧接着又说了一个肯定句。保罗是一位伟大的教师,他先告诉我们什么是他拒绝的,没有那么做的。但是很明显,那些事情已经开始渗透到了哥林多教会。他们开始热衷那源于雅典这个“染缸”,并已经风靡小亚细亚地区的时髦演讲方式。所以他先说,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你注意到这个“并没有”了吗?保罗说,我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见证神,没有用高言大智宣传神的信息。

 

哥林多人热衷于高谈阔论。哥林多人喜欢人的智慧。他们对那样的信息大加赞赏。保罗没有照他们所期待的迎合他们。保罗看到,他宣讲的内容和方式是密不可分的。他拒绝使用那些取悦大众的手段,因为保罗并非以充实教堂为目标,而是以充实讲台为目标。

 

“高言”指的是世俗的表达,“大智”指的是世俗的教导。“高言”指的是传道的风格,表达的方式;“大智”指的是信息的实质。高言是方法,大智是内容。保罗对这二者一概拒绝。保罗说不用高言,他的意思是不像希腊演说家那样,依靠修辞技巧和演说手段来操纵人、赢得听众。不凭借那些着意训练的声调和辩论技巧、强而有力的手势和华丽的修辞,或者那些雄辩的讲论来说服听众。显然,保罗并不相信“只要信息不变,方法可以自由发挥”的陈词滥调。保罗知道神在意祂的话语如何被传讲。

 

不仅不用高言作为传讲的方式,而且不用大智作为教导的内容。大智在此处指的是人的智慧,是人对自身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第一世纪的哲学不只是处理象牙塔里的问题,还处理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我应该如何生活?我怎样才能快乐?我怎样才能有成就感?什么是死亡?在死亡的另一边是什么?神是谁?神在哪里?哲学讨论所有这些问题。第一世纪的世俗智慧,就是那些所谓的“哲人”,试图为解决人的困境而给出的一些方案和见解。

 

当时的哥林多正在形成一种融合的思潮。就是试图一手拿着圣经的智慧,另一手拿着世界的智慧,想要把这两者融合在一起。其结果就是神的信息被污染了。这是在贬低神的纯正真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9引用神的话:“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神对于世界的智慧并不是漠然地保持中立。神说,我必真刀真枪地灭绝世界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因为它与我完全对立,它抢夺了我的荣耀。因为世人凭自己的智慧不认识神,人的智慧就成了通往地狱的快车道。而保罗决不会体贴他们的肉体,迎合他们发痒的耳朵。保罗只有一种武器,一个信息,那就是传讲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现在请注意第1节的末尾:“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 “宣传”就是传讲。“神的奥秘”就是教义。保罗所说的,既包括他所宣讲的内容,也包括他宣讲的方式。两者必须是一致的,必须结合起来。合乎圣经的讲道,必须既忠于圣经,又有好的宣讲。如果一个人只追求好的宣讲,却不忠于圣经,他就只是一个演员而已。可是如果他讲的全都是圣经,却没有好的宣讲,会众很快就会目瞪神呆,昏昏欲睡。你应该把好的宣讲的方式和圣经的内容结合起来,让二者被神的圣灵紧密配合在一起。这就是众先知所做的,这就是耶稣所做的,这就是众使徒所做的,也是教会史中历次属灵运动的先贤们所做的。

 

清教徒们曾经这样说:在讲台上需要点起一把火。讲台需要被点着。而从火中出来的有两样——光和热。必须要有真理之光,启示之光,纯正教义之光,就是圣经的教导和它对我的要求。另外还必须要有热,就是要有激情,有劝勉,有安慰,有权柄,有能力。真正宣讲神的话语要包括所有这些要素。

 

保罗在众人面前的讲道没有支支吾吾,轻声细语。他不是在给他们提出参考建议,保罗是在宣讲。“宣讲”(καταγγελω)是个语意非常强烈的词。他在宣讲,他在宣告,他在传令。正如钟马田所说的,他是带着权柄来讲。因为他是根据圣经来讲,讲的内容是神的奥秘。

 

现在请看第2节,保罗仍在回顾他在哥林多的那段时间。为了纠正讲台的问题,为了清除进入教会的那些冒充做神话语事工的人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保罗大声疾呼:“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定了主意”这个词是个非常重要的词,这是他所立定的心志。保罗立定心志,在他们中间,除了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之外,什么都不加添!不要人的智慧,不要世俗的禅语,不要人本的哲学,不要人文主义、心理学、社会学、宗教比较学,不要积极思考、正面激励的心灵鸡汤!他所传的,只有基督的位格与工作——耶稣基督是主和救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是人子。耶稣基督是先知、祭司和君王。

 

整本圣经从头到尾都在显明罪人的唯一救主——耶稣基督。而保罗在他的事工中秉要执本。他所传讲的,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而不是作为教师的耶稣,也不是作为榜样的耶稣,虽然他既是教师也是榜样。圣经最核心、最根本的就是,耶稣基督为罪人钉十字架:

 

你要给祂起名叫耶稣,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

 

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祂由童女所生,活出无罪、完全的生命。祂满足了律法的所有要求,并将祂的顺服归算给我们,使我们得称为义。祂被举起来,挂在十字架上。在那里,祂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祂是在神的手下受苦,用自己的身体承担了我们的罪。祂流血舍命,是为了挽回神对我们罪孽的义怒。藉着死,祂一手拉着圣洁的神,一手拉着罪人,使我们与神和好了。之后,祂又被从十字架上取下来,埋在借来的坟墓里。但第三天,靠着作为神永恒之子的权能,祂从死里复活,走出坟墓,成为复活、得胜的救主。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如今,祂已升到神的右边,掌管着生与死的钥匙。

 

这就是保罗传道时所大声疾呼的,他信心十足地传扬主耶稣基督血淋淋的十字架。

 

我们今天需要在讲台上恢复这样的讲道。我担心的是,我们常常希望得到世界的认可,以便给我们的事工增添人气,而完全忘记了,我们聚集是为了敬拜,我们分散是为了见证。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8中说:“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而我们却恐怕被人看为愚拙,于是删掉了十字架,删掉了替代性的刑罚,删掉了流血的信息。我们想给讲章喷上香水。我们还想谈论其他东西,这样我们的讲章可以丰满一些。可是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要传讲的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担心我们的讲道对世界来说不再是愚拙的。可悲的是,对许多教会来说,这道理倒变得愚拙了。

 

有史以来大概最伟大的传道人,被人称为“讲道王子”的司布真这样说过:

 

最好的讲道就是最充满基督的讲道。没有基督的讲道是可怕的事。那就像是一口空井,一片没有雨的云。是一棵死而又死的树,被连根拔出。把石头当饼给人,把蝎子当鸡蛋给人,这都是可恶的事。然而,那些不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人,正是在做这样的事。

 

没有基督的讲道,就像是没有面粉的面包。如果将基督抽离出来,你就是将太阳抽离出白昼,将月亮抽离出夜晚,将海水抽离出海洋,将江水抽离出大江,将谷粒抽离出谷穗,将灵魂抽离出身体,将快乐抽离出天堂,你把一切都掏空了。如果耶稣被遗忘,就没有了值得思考的福音,更没有值得宣扬的福音。我们必须以耶稣作为所有事工的阿拉法,所有事工的俄梅戛。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们讲道的时候,我们需要衰微,祂需要兴旺。

 

若干年前我从主给我的异象中领受命令,祂要我站在十字架下面,直等到祂来。祂还没有来。但我的意思是,就站在这里直等到祂来。我就站在这里,在十字架下,讲述这个古老的故事,尽管耳朵发痒的人听起来觉得陈旧,批评家们会认为这故事很俗套。我喜欢讲基督,那位爱过的基督,那位活过的基督,那位死过的基督,祂是罪人的代罪羔羊,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把我们带到神面前。

 

司布真说:“我拿着我的讲道经文,径直奔向十字架。”他说,那就成了天堂的号角,冲击地狱的撞城锤。这样的人在哪里?像保罗和司布真的人在哪里?当然,今天在我们中间也许多人,已经准备好了要把号角放在嘴边,在锡安吹起号角,宣告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伟大。

 

蒙神赐福的讲道倚靠圣灵的能力

 

在3-5节说的是,在真正的解经讲道中所需的圣灵的能力。只有传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传道人,才是圣灵要充满的传道人。其他传道人不需要被圣灵充满,因为他们靠着自己肉体的力量工作,并且已经学会了干这一行的技巧。在这世界上,没有比一位只带着一本打开的圣经,单靠着圣灵的能力,站在那里传扬基督的人是更不靠自己的了。

 

请注意第3节,他说明了背景,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讲到需要圣灵的能力。他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保罗讲话的时候并非镇定自若、深思熟虑、游刃有余。他说自己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想他说的是实话。他到哥林多之前,在腓立比被殴打、监禁,在帖撒罗尼迦和庇里亚被驱赶出城,在雅典被嘲笑讥讽。他身体虚弱,情绪低落;他受到挑战,遭人拒绝;他被人嘲弄,被人奚落。但他的理智却并不软弱。他感受得到自己正肩负着神所托付给他的重任。因此他并不惧怕人。相反的,将他置于这种状况的,是使命的艰巨,信息的份量,神呼召他要完成的任务的庄严,以及他面前障碍的巨大难度。这些是极好的条件,因为只有这样的人,神的灵才会赋予他力量,使他能够完成工作。

 

如果我们以为,只要自己预备好了一切就可以万事大吉,弄个喜闻乐见的引言,再插入几个例子,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上台,那结果只会是“死”在众人面前。但是,如果你像我有些时候所感受的那样,你就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依靠圣灵的能力了。礼拜天到了,我认真研读过了圣经,可是仍然觉得不甚理想。我感到绝望。我在想,在末日我将如何为这篇讲道交账。大家唱诗的时候,我在祷告。我软弱战兢地走上讲台。而似乎就是在这样的时候,神的灵来到我身边。现在有两位站在讲台上。在我里面有了一种力量,那是圣灵神。

 

有许多人过于强大而无法被神使用,但是没有人会过于软弱而不能被神使用。保罗意识到自己对于神的重大责任,他必须在末日向神交账。“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4:1)作为神话语的管家,我们在末日要为我们讲道的内容和方式向神交账。

 

第4节中,“我说的话,讲的道”后面,保罗再次在肯定句之前用到了否定句。“说的话”指他的教义。“讲的道”指他的表达。二者对神来说都很重要。“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这里的智慧还是指从文化中汲取的智慧。我们如果用这种智慧,就会在讲台上跟着文化潮流鹦鹉学舌。保罗说,我不是这样站在你们面前,把福音信息带给你们的。我所传讲的神话语的真理,会与你们的文化发生碰撞。保罗不是要取悦他的听众。他的讲道没有精心策划的戏剧手段,没有操纵听众的技巧,也没有不合时宜的幽默。

 

“乃是……”,这是肯定句,是他真正所做的——“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这里有三个关键词——“明证”、“圣灵”和“大能”。“明证”这个词源于法庭,在法庭上提交了证据,就无可辩驳。这就是真理。圣灵是三位一体神的第三位格,是祂使灵性死亡的罪人重生;是祂把我们从罪恶的坟墓中呼召出来;是祂呼召我们,让我们知罪,使我们重生;是祂赋予讲道人能力,讲明神话语的真理。而“大能”这个词,就是圣灵在讲道人和听众心里所产生的不可抗拒的超自然的效果。

 

他说:“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如果我们的讲道有任何以人为中心的噱头,如果我们呈现的是以人为中心的、谄媚人的信息,那么我们就是在让我们的听众在沙土上建造他们的生命。但我们讲道如果只靠着圣灵的能力,以直截了当的方式宣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以及以此为中心的神全备的旨意,就是在展现神的大能,又怎能不蒙神赐福呢?

 

钟马田在离世之前,曾来到美国,他去了费城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做了一系列关于讲道的讲座。讲座的内容后来成为《讲道与讲道人》这本优秀教科书。在讲座中,钟马田谈到了圣灵在讲道人身上的工作。他一开始就语出惊人:“如果没有能力,就没有讲道。归根结底,真正的讲道是神在讲道人和听众心里的工作。”讲道不只是一个人说话而已,而是他被神使用,受圣灵的影响。讲道的过程是圣灵以特殊的方式临到讲道人。这是一个获得能力的过程。神赐下能力,藉着圣灵使讲道人能完成工作。圣灵提升讲道,使讲道超越人的影响和努力;使讲道人被圣灵所用,成为圣灵工作的管道。圣灵给讲道人清晰的思维,清楚的言语,流畅的表达,强大的权柄和信心。当你意识到这些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时,会使你整个人兴奋起来,并且感到无以言表的喜乐。你成了被圣灵充满的人,被圣灵掌管和提升。

 

钟马田说:“我这么说吧,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有一种感觉,就是实际上不是你在讲道,而是你在旁观自己。这时,你在惊讶地旁观自己。这不是你的努力,你只是器皿,是管道,是载体。圣灵正在使用你,而你在喜悦和惊讶中旁观。”无怪乎爱德华滋说,在讲道中,他的情感被提升。司布真说:“我与神最亲近的时候,就是我站在讲台上讲道,展现圣灵大能的时候。”

 

伦敦的都市会幕礼拜堂,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新教礼拜堂。礼拜堂里有一个低层平台。敬拜仪式开始的时候,司布真就站在这个平台上。当六千人一起唱诗的时候,司布真还是站在这个平台上。这个平台有两个螺旋楼梯通向更高一层的平台,他要在那里讲道。讲道的时间到了。司布真开始登上楼梯。大块头的他,每走一步都在发出重重的声音。司布真说,当他往高层平台攀登的时候,每走一步,他就对自己说:我信圣灵,我信圣灵,我信圣灵。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讲道将被传送到大西洋的彼岸,出现在美国的各大报纸上。而这些讲道,是可以使无数人得救的宝贵信息。当他终于登上平台,走向讲台的时候,他还是会在心中默默念诵:我相信神的圣灵会加给我能力,叫我能宣扬神的话语。

 

对于传道人被圣灵充满,钟马田说:“会众一下子就能感受到。他们被神的话语抓住。他们严肃起来,开始觉悟到自己的罪;他们被圣灵感动,谦卑下来。有些人开始认罪,有些人的灵性仿佛被提升到天上。他们知道超然的事情正在发生。他们开始以神的事情为乐。他们渴望更多的教导。”这就是蒙神赐福的讲道。

 

蒙神赐福的讲道扎根圣父的预定

 

保罗特别意识到,他所宣讲的信息并不是为要标新立异。他所宣讲的不是关于当时热门事件的即时信息,而是神在创世以前就预定好的智慧,是神永恒的真理,它在万世以前就孕育在神的心意中。在万世以前,神就设计了祂永恒的旨意,制订了祂的救赎计划。保罗明白,他所宣讲的信息是超越时代的;和神一样,永恒不变,历久弥新。“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诗90:2)他的信息不会有任何修正,因为神还是一样的神,人还是一样的人。那唯一的救赎之路永远不会被废掉。诸位,这就是蒙神赐福的讲道。

 

解经讲道既是艺术,也是科学。说到艺术,就像这屋子里,每个人都不同。神赐给我们每个人不同的个性和气质,表现出来的就是我们有不同的面貌,不同的声音,在不同的地区向不同的人讲道。所以讲道的时候,我们会有不同的大纲,使用不同的例证,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写出不同的前言和结论。这都属于讲道的艺术。但合乎圣经的释经讲道同时也是科学,其中有一些不变的原理,就是释经学的原理、讲道学的原理、语法和句法的原理。这些原理规范了我们对真理的理解和表述。真理就是现实。真理就是实事求是。真理永不改变。“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赛40:8)但愿你能学到别具一格的讲道艺术,但绝对不要改动讲道的科学——那些固定不变的解经讲道原理。它要求我们宣扬(καταγγελω)以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为中心的神的奥秘。愿神以天风吹动你的船帆。愿祂鞭策你,推动你效法这种讲道。

 

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这些事只有你能做到,我们在座的没有一个能做到。我们可以体会保罗在惧怕和战兢中来到哥林多。我们深知自己的不足。我们明白,你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和使命是何等艰巨。我们明白,我们所处的时代何等艰难。神啊,求你烧掉我们周围每一座诱惑我们追求高超言语的桥。神啊,求你拯救我们,叫我们不至于成为油嘴滑舌的人。神啊,求你保护我们不以任何方式使用世界的智慧来加强我们的讲道,因为你说过你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我们想远离这些东西。我们想摆脱这些东西。如果我们谈到这智慧,那只是为了揭露它不过是诱惑的灵,是魔鬼的道理。父啊,求你让我们立定心志,让我们像保罗一样定了主意,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愿那些听到这信息的人,信靠基督的十字架所显明的神的大能。父啊,我们作为你谦卑的仆人如此祷告。请差遣我们,使用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 本文整理自作者2011年慕迪牧者大会上的讲道,略有编辑。承蒙授权,特此致谢!——编者注

 

 

作者简介:

史蒂芬·劳森(Steven Lawson)毕业于德克萨斯理工大学、达拉斯神学院和改革宗神学院。他是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市基督团契浸信会主任牧师,也是One Passion事工的主席,该事工旨在为今日的教会带来合乎圣经的改革。他还在加州太阳谷的主人神学院(The Master’s Seminary)担任讲道学教授。

 

 

2,209 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