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历史回顾 十字架的道路 ——我所理解的近六十年中国教会历史
u=1627376299,965365331&fm=21&gp=0

十字架的道路 ——我所理解的近六十年中国教会历史

文/越寒

 

 

我今年77岁了,虽然在很多场合都被称为长者,但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我完全是教会里的晚辈。因为当时年纪太小了,对很多历史只能有个大概的理解。我们思想这段历史的时候,不仅仅是回顾,而要透过历史看见神所做的,明白神的心意。

 

自清朝后期马礼逊将福音传入中国,经过民国初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以后直到今天,教会历史中有一条在神的计划里贯穿的生命线,这条生命线就是十字架的道路。神要我们明白什么是十字架的路,怎样跟从主、信靠主,走主走过的这条路。正如彼得所说的:

 

倘若人为叫良心对得住神,就忍受冤屈的苦楚,这是可喜爱的。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19-21)

 

自从西方传教士把福音传到中国,尤其透过内地会以扎根的方式传福音以来,所传讲的就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在这坚固的根基上,神预备了许许多多的工人。但解放以后,基督徒面临各方面的、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新情况。中国教会这一段历史,常常令我想到提摩太后书2:15-19:“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了好些人的信心。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他的人。’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这些主的话是这段历史的概括。

 

一、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分别为圣的道路

 

当年建国前后,大家似乎看见了在地上建立共产主义式乌托邦的可能。于是,许多基督徒在这个过程中就迷失了。仍然坚持信仰的人所经受的那种逼迫的苦难,不仅是外在身体的逼迫,还有内心的煎熬——到底我们的神是不是又真又活的神,到底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救恩,是不是真实的?那时候抗日战争时期的神迹奇事似乎都不见了,各大城市欣欣向荣,大家的心都被吸引过去,我们基督徒也面对这个状况,憧憬着未来的理想,从农村到城市,很多年轻人放弃信仰,投笔从戎,参加革命。似乎,信仰的路走到了尽头。

 

而革命的进一步加剧,在我们这一辈继续持守信仰的人中间,就变成对是否参加“三自”的重大分歧。神的儿女既有属天的身份又有属地的身份,就面临着在对待国家的要求上如何明白神的心意、遵行神的旨意的问题,也就是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1-2)这句经文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我所体会的是:明白了十字架的路是一条分别为圣的路,明白了“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才能明白这一句经文。

 

首先,我们必须认清神分别为圣的命令(参林后6:14-18),神要叫我们学会把信的与不信的,圣洁的与不圣洁的,天与地,光明与黑暗,基督与彼列分别开。而当面对具体分别的时候,最难的是遵行保罗所说的:“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1:10)保罗在这里说的“人”,是从“我”开始的所有人,我们常常是讨自己、讨身边的人的喜欢,然后是讨在上掌权者——被神赋予权柄又能以权柄管辖自己的人喜欢。为此神把我们带到当权者的面前,要我们做出选择:是坚定地信仰下去,忍受逼迫,靠神的话、神的灵分别为圣,走十字架的路?还是放弃信仰,或者口里不信心里还信,又“信”神又顺从人?

 

其次,明白神的绝对主权与人的相对权柄之间的关系。世界上掌权者的“权”是出于神,用于人在地上的国度,而神的国是绝对超乎这世界上的国,主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我们从主领受的使命是把他救赎万民的福音传到地极,并效法他活出“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的生命来,使他的名得荣耀;而不是企图改造社会甚至为此而争战。神的国与人的国是不能混淆的,神的国与地上的国二者之间绝对不存在平行式抗衡。一方面,神国属天的子民生活在地上,就要为主发光,在地上活出属天的样式来,凡事爱神爱人,圣洁无瑕,为要得神的喜悦。另一方面,我们既是地上国度国民的一份子,就必须为主而认真遵守出于管理国家的需要而制定的各样规章制度。但是,如果这些规章制度与神的命令,与神的圣洁公义,与爱神信靠神的要求冲突,我们就只能惟独遵行神的话,绝对不可以任何理由顺从官府。正如经上所记:“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使徒行传第4章记载当官府禁止使徒“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的时候,彼得约翰所回应的是:“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然而,当时中国许多著名的传道人,由于没有分清“三自革新”是出于国家的政治目的,与神的话之间存在不可协调的原则性冲突,以致在面对是否参加“三自”上徘徊,并各自采取了不同的对策。1955年前后,王明道、袁相忱、吴慕迦、王镇等神的仆人坚决抵制。他们不跟三自合作,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忠于神的话,忠于主的十字架。而另一些人则在迷茫中徘徊,比如杨绍唐、倪柝声。贾玉铭挣扎了很长时间,极为恳切地祷告过三个月,但是没有得到主的话,因为神那时在试验他。最终他没有以神的话作标准,反倒希望达到“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目的,也就是“跟着你走,不改变我”。他认为:“如果我当了三自副主席,就可以既选择性地遵守政府意图,又可以利用这一职位保守神的教会、神学院等等。”总体来说,他以为可以靠自己将“顺服主向主忠心”与“顺服在上掌权者”的两方面协调得宜。

 

王明道虽然为了信仰,遵从“你们与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的命令,“不坐亵慢人的座位”,不肯与不信的现代派吴耀宗同坐,正确地决定了不参加三自,但又不断遇见新问题。当时国家推出的大量新理论、新教导,都是他从未涉及与思考过的,当这些冲击他的信仰、冲击信仰和政治的关系的时候,他就不知所措了。于是他就只好被迫承认:我是反革命,我要改弦更张,原来不参加三自就是不听从政府命令,不听从革命的命令就是反革命。等到他第一次出狱回到家里以后,静下来重新思想这些有悖理性的推理,在神面前祷告,才明白自己因无知与惧怕而得罪了主、得罪了神。于是他不断流泪,在神的面前悔改,重新加以认识,才发现属地的与属神的之间必须分得极其清楚,凯撒的物与神的物是绝对不相干的。王明道因为不肯照他在狱中所承诺的参加三自并配合政府的要求继续讲道,1957年4月29日第二次被捕入狱,此后被判处无期徒刑,坐监直到文革以后。当政府要释放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并不是反革命,只是为了信仰而不肯与不信者同流合污因此自动入监的,现在既然没有改变初衷,还是住在狱里为好。于是坚决要求继续住下去,盼望在狱里终此一生,以明晚节。

 

我们应当深思,当一些前辈又想持守主的名,又迎合当今的世代,以稳定自己所处的状态,好继续为主作工时,其实是想在神与人之间找一条中间路线,得以既不违背神,又不得罪人。虽然他们思考的层面各有不同,但是总体来说是混淆了“凯撒的物”与“神的物”之间的差别。这是我们经常会有的错误。我们里面又有神的灵内住,又有败坏的肉体的“我”,如果凡事不是圣灵作主,头脑就会发号施令,于是我们就会混淆起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企图走中间路线。

 

二、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绝对遵守主道的道路

 

我们当年那些一同成长的弟兄姐妹重新相聚的时候,包括我在内,多人承认自己失丧过,不信过,甚至曾经不认主。当然现在又大多回转过来。我感悟到我们大家失败软弱的原因,是不知道如何在属地的事上把自己交托给主,没有靠主是因为想靠自己找一条轻松的路。如果靠在主怀里让主领我,虽然还是会面对苦难,经受苦难,但只是身体受苦,心灵却有恩典有力量,纵然苦难临头,也多少学会一点靠着主比较泰然地面对。然而,如今回想起来却已经是白发苍苍年近八十的人了。

 

一个人可能对政治不够理解,对环境不够清楚,对前路很迷茫甚至会走错,但是软弱当中他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只有与基督有非常亲密的、奠基在十字架上的关系,才能靠主、在主的恩典与扶持下单单敬拜神,才能在各样的挑战、各样的迷茫中,遵行主的话走一条合乎神心意的路。在启示录的七个教会中,主没有责备过的两个教会,一个是士每拿,一个是非拉铁非。主对非拉铁非教会的赞许是“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虽然只有一点力量,但是靠主用这仅存的一点力量遵守了主的道,没有弃绝主的名。主的道就是十字架救赎的道,主的名就是神赐给他的、因顺服神的旨意成为人、代替人的罪被钉受死又从死里复活的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这就是神荣耀的核心。“遵守我的道”要我们绝对遵守主的话,不可稍有偏离;更不可心怀二意两面兼顾。“没有弃绝我的名”指的是主耶稣基督的名是我们唯独高举的名,绝对不可妄称。

 

只要遵守主的道、没有弃绝主的名这两点不错,其他的方面虽然有各样的错,都是次要的,主也必带领我们走过。惟独走过,才能明白,才能警戒后面走的人。像敬奠赢、倪柝声都有过各自的软弱和失败,但是他们的可贵之处,就是持守了这关键性的两点——政府抓我进监狱,是因为我得罪了神,是察觉我在许多方面不圣洁,主啊!我是应当被你责罚被你惩戒的,我得罪了你,就应当被熬炼、责打!主啊!我虽然犯罪得罪你使你伤心,但是你知道我爱你——他们在极大的软弱失败中还仰望那位救赎自己出离极大死亡的主,于是就蒙了怜悯。

 

虽然这些前辈们犯过许多错,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想方设法要持守主,他们最终回转过来,成为我们这些后辈们极大的警戒。行在十字架的道路上,我们会犯错甚至做出神不喜悦的事而被他管教责打,但是只要真正靠着他的恩典和救赎,凭着他与我们信实的同在,即便跌倒、失败,甚至退后,我们也不会离开主,因为主从不离开我们。

 

三、十字架道路的炼净与更新

 

今天很多人拘泥于到底王镇错在哪里,倪柝声是不是犯过罪,总在这些枝节问题上争论不休,却忘记了基督耶稣十字架的恩典,忘记了我们是不完全的人,忘记了我们的肉体需要被主不断清除,忘记了主在透过各样艰难、诱惑来试验我们,许可我们跌倒失败,为要把我们扶起来,好进入他的真实,进到一个与他更深的关系里。我们不断地在不圣洁中进入圣洁,在不完全中进入完全。如果大家把这条十字架的主线厘清,再回顾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就会看到这段历史是神对祂儿女们非常好的恩典式训练,要我们深深知道与体会在没有任何指望之中,只要唯独信靠主基督,祂就一定以恩手引领看顾,使我们能一步一步走过来。神的儿女只要在“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里背十字架跟从主,就必定活在主恩典的同在里。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8:28)这两句经文强调的是:神所预备的,以及神叫万事互相效力都是为了“爱他的人”。那么谁是“爱他的人”?就是那些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就是那些被耶稣要求要“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的人(太16:24)

 

背十字架跟从主的人,就是爱神的人。主要我们跟从他、效法他的死,通过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在圣灵大能的作为里不断弃绝自己而不断更新,从而越来越进入完全的地步。为此,神呼召我们把自己奉献在祭坛上,好叫万事都被神使用,为了更新我们互相效力。世界、国家,以及在上有权柄的,都在“万事”之内,都是神用来为我们这些爱他的人效力的,好叫我们在背十字架跟从主的窄路上,“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4:8-10)使我们从习惯于靠自己的头脑、思维来判断与行动的人,逐渐被圣灵更新成为除去帕子与主面对面的、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的人(参林后3:16-18)。

 

十字架的窄路之所以“窄”,甚至窄到比骆驼穿过针的眼还难,乃是因为十字架的路就是我主基督的“道路、真理、生命”之路。唯独走在这条窄路上才能“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3-5)

我们与神之间关系的深度唯独取决于背十字架跟从主。只有“出到营外,就了他去”(来13:13),才能 “亲眼看过亲手摸过”他手上的钉痕与肋旁的枪伤,才能呼喊出“我的主,我的神!”(约20:28)。吴慕迦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讲述过自己在苦难试炼中的软弱。在监狱里的几十年中,他曾经很深地怀疑:“我所信的主啊,你是不是真实的?我实在是不想再信下去了。主啊!你真是我的主么?我苦到极点了,可是你在哪里呢?”这也是我们当年反复想过的问题:“主啊!你是我的主吗?你是真实的主吗?”这是唯有在经历试炼中才能回答的问题。

 

吴慕迦先生也好,王明道、贾玉铭、杨绍唐、倪柝声等多位神的仆人也好,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好,每一个被神所爱、被神呼召而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的人,都必须在这条窄路上经历主所经历的,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才能“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这条路不但窄,而且极其艰难、险峻、崎岖。在这条窄路上,我们被挤压、拆毁、失败、跌倒都是必然的,这就是炼净与更新。

 

要登上珠穆朗玛峰的运动员,必须经历极多极难的困境才能达至顶峰。他从心理到身体都因此而被净化被提升,他不但要预备好应对一切,而且会因经历这一切而欢呼雀跃。我们也是如此背十字架,我们不但要预备好与基督一同受苦,而且要为能够与他一同受苦而感恩赞美;我们不但要感谢赐给我们十字架的主,也要感谢主为我们安排的窄路上的崎岖险阻,不然我们那顽固不化的老我怎么会如同葡萄树的败枝被修理干净呢?不然我们怎么能从心怀二意总是为肉体考虑被提升到分别为圣,达至主所称赞的“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呢?。

 

约伯回答耶和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1-6)

 

过去神怎样试炼约伯,今天神照样试炼我们;神怎样恩待约伯,神也照样恩待我们。约伯在极其痛苦又不明白为什么受苦的时候,他还是说:“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23:10)

 

感谢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