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7月号(总第66期) 养老院里的福音事工

养老院里的福音事工

 

文/蓓蕾

 

一、对事工的简要介绍

 

我是一个中年的基督徒姐妹。我25岁决志信主,但并不融入教会,也不愿意传福音,其后15年,我看名利大过神,一直以记者、商人身份经营自己,价值观和生命都没有改变。但在2008年我40岁时,主的灵感动我回归教会,使我重生并有奉献服事的心愿。神开我的眼睛,让我看到天上财宝的价值远远大过地上的财宝。

 

长期以来,我和父亲关系疏离,因他在我18岁时与我母亲离婚后又和另一女士再婚。2010年,我经历了父女关系神奇又艰难的修复,这除掉了我属灵的病,同时也是主带我进入养老事工的预备。2012年初,我父亲信主,三个月后,他平安离世归主。这让我万分感谢救主及时的拯救,并向主祷告:愿意将每周一次去探望父亲的时间分别出来,用在其他老人身上,把因信主得永生的大喜信息传给其他风烛残年的老人。

 

主很快回应了我的祷告。我从朋友那里得知,我居住的城市某老年公寓引进国外模式,在机构中设立了社工部,招募志愿者。我就去参与了面试,也把消息带回到一起聚会的小组里,大家一起为养老事工的大门敞开祷告。

 

不久后,院方通过一位朋友通知我去和院长谈谈。我去见院长时感受到:她明知我是基督徒,我就是要在老人中传福音,但是她愿意说服自己我只是一个爱心人士,是不以“传教”为目的的志愿者。但她也说:你们传福音什么的,可以放在以后。于是,我进入老年公寓做企业文化培训师。将近一年,我一个人在老年公寓定时出入,找机会和老人说话,和员工聊聊,但只是混了个脸熟。正在我看不到事工的进展,心里灰心,不想再去机构的时候。院长邀请我组织教会里的弟兄姐妹来院里,和老人一起聚会。她说:“你们在教会里是怎样的,请在我们老年公寓里也开展同样的活动。我愿意老人们有信仰的慰藉,请您组织人来老年公寓和我们的老人一起灵性聚会[1]吧。”

 

感谢主,我知道他已经为我们开了门。2013年9月,我们组建成同工团队,在养老院里开始每周一次的聚会。院方完全开放场地和政策,让基督徒去老人房间里接人聚会,或探望、祷告。每个周三,同工们中午十二点半开始交通和祷告。在下午三点到四点,与老人一起聚会,向他们传讲神国的福音,读经唱诗。不能来聚会的老人,同工会进入房间探望,祷告扶持。我们发现老人因为精神不济,听道很容易睡觉,所以相应增加了教唱赞美诗、选歌曲编排简单的健身操等环节带老人活动,所选的赞美诗多以短、重复部分多、节奏舒缓为主。通常每次讲道时间限制在15-20分钟,保证老人有注意力集中听完,讲台也安排更多永生的盼望、死里复活、消除怨恨、为儿女祷告等内容。而当有属灵长辈入住养老机构,我们就搭建平台,让长辈讲道,他所讲的内容更符合同龄人的需要。我们也每个月一次提供现烧咖啡、点心服务,并以看福音电影、让老人围坐座谈等形式邀请其他未信主的老人加入,效果也很不错。

 

现在我们的服事已进入第五年,有核心同工七名。如今每周三下午三点聚会已经是许多院中老人的日常习惯了,每周前来聚会的老人稳定在五十人左右,而接受探望服事的有二三十人。自2013年开始,我们每年带领二三十名老人决志信主,现入院的350名老人中约有一百名决志信主,比例达到近三分之一;并连续三年为老年信徒施洗,共19名。

 

而在2015年,我们又增设了员工聚会。因为长者聚会日常化,院方要求服事团队为员工增加聚会。于是每两周一次,周三晚上,三位同工留下服事员工。现在有四至六位员工固定参加聚会,其中两位是在养老院里信主的。

 

二、对服事老年人的呼吁和建议

 

在这一禾场服事了近五年后,我深深感受到:人人都会老,衰老是一件让人灰心、沮丧、痛苦的事,所谓“夕阳无限好”只是世人和广告商用来自欺自慰的一句口号。衰老给人带来社会地位的消失,造成极大的失落感,许多老人从奋斗了数十年的工作岗位上退休,“人走茶凉”是普遍的现象。有的老人退休后还会继续找续聘的机会,但随着精力和身体状况不济,也会渐渐退出续聘的岗位。他们常常落寞灰心,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一些家庭主妇衰老后,无法如常做家务,会感到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没落了,成了一个废人,成了别人的包袱。衰老也让人身体疼痛或虚弱,悲观厌世;许多老人一辈子好强能干,随着身体病痛增加,原先乐观潇洒的人都感受到自己的软弱和无奈。有关数据指出,大约三分之二的老人患老年性抑郁症,无法入眠,常常想死,觉得人生没有意义。只因他们的抑郁症和身体其他疾病一起共生,不会引起照护者太多重视,只是被简单处理为:“你不要心烦,不要想太多。”

 

老人们风烛残年,他们的灵魂若不得到救恩,结局就是永远的灭亡,所以我们当加紧祷告装备,竭力成为福音的管道,进入到老年人中,使耶稣基督成为他们生命的救主,使他们得蒙父神悦纳,被迁到爱子的国里,得享永远的福乐。若有主内肢体对进入养老院团体服事有负担(区别于去养老院探望个别年长的肢体),我有如下建议:

 

第一,团队的同心服事是很重要的。可以先在小组团契中祷告预备自己和同工队伍,有三位核心同工委身就可以开始固定的团队服事了。同工分工中设置一名联络人,负责和养老院对接各种事务。我们的同工虽来自各个宗派,但在共同信仰的基础上一起配搭服事,共同面对难题。聚会虽然三四点才开始,但我们12点半已经开同工会,然后有一个小时的祷告。我深深感受到团队一起祷告的能力,我们看到神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他救赎的作为进入到老人心里。而且,我们通常都是两个人一起为老人做决志祷告,一个人的服事有时候不能确定老人的认信,我们是团队的服事。

 

第二,前期预工阶段可以先以志愿者公益服务的方式进入,熟悉养老院内的规章制度,并赢得院方的信任。公益服务的内容丰富多样可供选择,比如:帮老人理发、按摩、剪指甲、缝补衣服,陪老人聊天,拍照片,整理回忆录,陪老人做手工,写书法,教用电脑,帮助就医,员工培训等等。这些活动可以为福音松土,也让未信主的院方工作人员对我们有一个了解和信任的时间。预工阶段切忌不经过院方的认可,直接把入院老人带在一起小组聚会,因为会随时随地被院方以各种理由喊停,并通知门房禁止基督徒来院探望。对个别的老人讲福音是可行的,也可以坚固入院的老信徒,但要常常注意周围的环境,不要引起护理人员和老人儿女的反感。因为老人身体虚弱,对身边的照顾护理者依赖很重,不体贴他们的软弱,反而会给被服事的老人造成不必要的亏损。和身体健康的老年人在一起,我们可以常常以让座让行、热情问候等方式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尊重。如果他们愿意交谈,可以多听少讲,因为倾听是尊重对方最好的一种方式。在倾听中可以了解他的特质、故事和关注点,之后就能知道当如何为他祷告,如何带他看见天上国度的美丽和永恒生命的宝贵。

 

在服事中,我们也常常为院方祷告,求主赐下平安。我们明白,养老机构的管理者要对机构里发生的任何事故负法律责任。所以当院方在流感季节管控老人聚会时,我们不上楼层接老人,但会在会议室里祷告,等老人自己来聚会。平日里,院方的其他活动如果需要志愿者,我们也会积极参与支持。常常为院方祷告、顺服院方的权柄、积极回应院方的支援请求,这是我们服事团队四年来和院方维持良好关系的三个核心要素。

 

第三,要注意养老院中的聚会与教会聚会形式的异同。如果蒙神的大能保守,在养老院里可以有聚会了,那么聚会的方式基本类似于教会的主日敬拜,包括证道、读经、祷告、诗歌、交通等环节;但聚会时间须保持在一小时内,因为老人体力弱,常常不能坚持一小时以上的聚会。具体一对一传福音时,由于各种因素难以讲得全备,所以在证道的时候,我们就请传道人就着福音真理的要点一个个主题地来讲,每次15分钟。聚会的时间段要注意配合院方,不影响老人就餐、洗澡、休息。

 

已信主的老人尝到救恩的甘甜后,会积极给身边的老人传福音。因为住在养老院里,生活很单调,生活圈子封闭。我们在讲道的内容上,还编排了活泼的形式,比如之前所说的唱赞美诗、韵律操、咖啡点心、摄影活动、福音电影等等,让他们感受到聚会活泼有趣。已信主的老人会对其他老人说,去参加基督徒聚会吧,他们的活动很有趣的。在热闹温暖的气氛中,福音真理得以渗透进入老人的心。

 

第四,要了解在养老院传福音的特殊性。离家去养老院度晚年的老人,四分之三是身体功能减退到无法独立生活者,另四分之一是身体功能尚可,单身,或丧偶,或陪伴配偶者,以及愿意过集体生活者。因为智力、听力、视力、记忆、语言功能的缺失,这些老人是不容易全面理解福音的,表达反馈也有困难。所以传福音给他们就需要面对两大问题:1)传福音时说什么,怎么说;2)如何判断他们是否接受了。

 

面对这两个问题,我们团队是这样回应的:按照对福音的接受度,我们把老人分成意识清晰和意识模糊者。对于意识清晰的老人,我们会比较详细地和他谈论耶稣的生平、福音真理,也会送圣经和属灵书籍。而对于意识模糊的老人,我们会多次告诉他:“耶稣爱你,请你一定要接受他的救恩。”老人的接受理解能力不同,不一定要完整地告诉他福音中的所有真理,而是要简洁、直接。但我们一定要讲的是:耶稣是神的儿子,耶稣为我们的罪钉十字架,他的宝血洁净了我们一切的罪;耶稣赐下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圣灵成为我们得救赎的凭据;相信耶稣,耶稣必使我们身体复活,我们必与耶稣在天堂里相见,会得着永生。

 

还有一类是弥留之际的老人,因为时间很短,需要迅速地传,我们就告诉他要“抓住耶稣”上天堂,不要落在地狱里,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抓住耶稣”的意思就是,他是否承认耶稣是他生命的救主。圣经中说:“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一2:23)即或他不能用言语表达,以点头甚至眨眼睛的方式,也能表达他承认耶稣是救主。我们通常会握着老人的手祷告,并注意观察他的眼神和面部表情,如果他接受了救恩,老人有时会有很明显的眼神、表情、身体的变化。

 

例如,有一次我们进房间去探望一信主老人,当我们唱到:“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旁边同屋的卧床老人,发出“哦哦哦”的声音。我一看,原来这位老人牙齿都掉光了,不能说话,但他在哭。我问他:“你要耶稣吗?”他嗯嗯地点头。我们同工二人就握着他的手决志祷告,对他说:“你只要说‘阿们’就可以了。”祷告完毕,老人用力说:“阿们!”我亲眼所见,霎时他原来苍白的身体充满红光,他的脸色也红润了,脸上露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在场的同工都亲眼所见,连声感谢救主。此后,我们还会去探望这位老人,每次他要么微微笑着,要么安详地睡着,过了一年多,他被主接走了。

 

当然,不少老人即使接受了福音,也无法说出来,我们能看到的也只是一部分。对于福音,他能听懂多少,我们不知道,很多时候就是圣灵直接地开启他。这是属于隐秘的事,所以我们就交托给主,我们不知道的事,主都知道,因为主看内心。

 

所以,我们在给老人传福音时,要注意观察,留意圣灵的带领;要注意不要以我们的喜好为中心,说话、坐姿、用词都要根据老人的需求随时调整,切忌自我中心地、把福音一古脑儿地倒给对方,动辄说:你如果不接受耶稣,死了要下地狱;或者轻易许诺医治:如果你信了耶稣,耶稣会医治你的病,让你从轮椅上站起来。

 

三、对服事的反思和总结

 

回顾这几年在养老院中的服事,我深深感受到: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模式就是罪。即使在怜悯事工中,只要是“自我中心的模式”也一定会带出虚假的服事。靠着主的带领,福音工人可以放下自己,根据老人的需求不断地调整服事的重心、内容、节奏;反之,按照工人本来的经验和习惯去服事,会本末倒置,要求老人来满足我们的框架,老人不会感到被尊重被服事。要服事老人,不是给予他什么,而是要俯身降卑,祷告,让老人感受到他们自己的生命何等宝贵。

 

在服事中,我也更深确认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我们传福音的一位失智老人,得病前是一家大企业的财务主管,但她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也不讲话;如果护理员不照顾她吃饭喝水,她不会主动进食。但是,她对耶稣的名却有感知。三年前,我和同工在为另一个老人做决志祷告时,她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走过来,站在旁边,一句一句地跟着做决志祷告。祷告后,她又迷茫地走来走去,似乎在梦游。后来每周三我们同工都去接她去二楼聚会,表情木讷的她,听到福音歌曲,就融入进来,一起唱歌,表情如同孩子一样灿烂。甚至好几次,她突然开口说:“你们看,你们看,耶稣就在当中,这里好漂亮啊!”我们就稀奇神的作为何等伟大,让一个失语者都可以开口赞美他,述说他就在我们中间!

 

在我们服事的养老院里,院方对所有的宗教开放,佛教讲经二周一次,基督徒聚会一周一次。所以面对各方势力抢灵魂,我们唯有紧紧靠主站立。早年拜偶像的经历、儿女不赞成信主、曾身居显位,都会成为老人接受福音的障碍。但如果主自己要拣选某位老人,福音进入他心中会有奇妙的通道。感谢主的恩典,让我们在平凡的服事中感受到他的同在,看到他的作为和权能,耶稣基督乃是胜过阴间的权势、救人进入光明的生命之光。凡是真正明白自己是蒙了极大恩典的人,都会记得把福音传遍地极是主给予我们的终身托付。我们这些已领受满满的祝福并得到了永生生命的人,岂能扣留恩典不分享吗?如今就在我们身边,许多老年人被世界压榨之后无情地抛弃,他们如同埃及的奴隶,为法老做了一辈子的苦工如今却无人问津。这也正是蒙恩的信徒们去了解他们、触摸他们、让他们感受到耶稣救恩的好时机。同时,我们在教会里也要重视老年人事工[2],使老年信徒得坚固,帮助他们在社区向同龄人传福音;我们更要重视自己家里的老年人,因为不看顾家里的人,比不信主的人更不好。

 

根据2017年政府统计数字,中国2015年65岁以上的人口数是1.4亿,并预计在2020年,此群体人口数将达两亿。面对庞大的老龄化人口,把耶稣的爱带给他们已是迫在眉睫。求主开我们心里的眼睛,看到无处不在的老年人的需要,爱他们的灵魂,不忍心看他们随流失去。人若不信耶稣,在世活着就是在神面前积蓄忿怒,愿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能早早回转归向神,晚年从凄凉无望之境进入神同在的平安喜乐中。他们在地上渐渐失去了“家”,愿他们能得着神为我们预备的“天家”;愿他们离世之际,我们不是哀恸又一个灵魂进入灭亡当中,而是期待将来天家欢喜重聚的日子。

 

 

[1] 灵性聚会是最近社会上关注心灵成长课程的流行语。

[2] 考虑到老年信徒的需求,我们在主日敬拜时,可以设立方便他们出入的座位供他们专坐,增设大屏幕和麦克风,因为他们视力和听力减弱。学唱的诗歌可以循环教唱,因为一年52周,每周唱新歌,反而学会的不多,一年就固定学习15至20首,那些歌他们都会牢记在心,成为随时用来抵挡撒但的武器。如果教会能有周间的银发团契,可以结合查经学习,适当延长聚会的时间供老年信徒交谈、聚餐。因为相对于年轻信徒,老年信徒的时间比较多但社会交往少。周间聚会可以安排在白天:上午查经,午餐爱筵,下午自由活动和个人辅导祷告。这样通常会让老年信徒得到很大满足,享受教会里肢体间的彼此扶持。

 

作者简介

 

蓓蕾姐妹,中国南方某城市一地方教会同工,自2013年起开始服事养老院中的老年人至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