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7月号(总第66期) “当您老了” ——就基督徒的老年访谈越寒老弟兄

“当您老了” ——就基督徒的老年访谈越寒老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不少人说“最美不过夕阳红”,但若诚实地来面对,病痛、衰残、孤独、虚空、一生的积怨与负罪感,对死亡的恐惧,都重重地压在老人们身上,是再多的“心灵鸡汤”也无法解决的。所以,许多人都喜爱叶芝的一首情诗“当你老了”,因为在年老的时候若有一份爱不离不弃,将是晚年最大的慰藉。我们知道,这样的爱在现实的人生中无处寻觅,但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却有一位在他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就为他们死”的主,直到他们年老发白时,仍保抱怀搋他们。那么,基督徒的晚年会是怎样一种景况呢?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采访了越寒老弟兄。

越寒老弟兄年届八十,他生长于基督徒的家庭,十三岁重生得救,此后一生跟随主走十架道路,经历了许多艰难,甚至一度因信仰入狱。五十岁时,他藉着罹患癌症从外科主刀大夫的位置上退休,专心服事主的教会,结满了佳美的果子。在倾听他谈论对于“年老”的感受和思考时,我们不由得想起诗篇中大卫的祷告:“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诗17:15)

为主而活的人生与为自己而活的人生,结局必不相同,愿这篇访谈,令我们都受安慰和激励。

 

本刊编辑(下文简称“编”):您是一位医生,请您首先从医生的角度谈谈什么是“年老”?

越寒:就医学来说,更年期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更年期以后生理、精神、心理状况各方面都有不同的影响,但这并不等于他的头脑就衰败了。所以我们大体上以七十岁来作为一个相应的分界。

 

编:那当一个人“老了”,他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越寒:首先当然是身体的老化,这比较容易觉察和体会——老了,吃东西少了,体力不行了,容易忘事了。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思维的改变。对于这一点,孔夫子讲过的话可以作为参考,他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也就是说:他十五岁开始明白应该好好地学习了;到三十岁的时候,已经在各个方面有了一个基本的根基;四十岁的时候,他所学的那些经过运用,使他对事物有了相对准确而且不易被动摇的看法;当他五十岁的时候,不但对自己、对周遭事物有了认识,也能了解整个社会的情形;而到了六十岁,他开始谦卑下来,会听别人的意见;七十岁的时候,他各方面都非常成熟了,可以控制自己,所以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标准,而且不会轻易越过。这是孔夫子对他自己从十五岁到七十岁的不同年龄阶段的生命状态的总结,我觉得在某些方面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不同的人情形也不尽相同,有些人经过了七十年沧桑,各方面的体会在年老时便融会贯通;有些人呢,到年老的时候,理智失控失常,导致一辈子藏在心里的苦毒压制不住,于是全都暴露出来,甚至进而发展为精神症状——嫉妒妄想性精神病,必须用药物治疗才能控制。所以,当我们讨论人年老的时候,很难一概而论。

 

编:的确如此,那当基督徒老了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种景况呢?

越寒: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思考三个方面:属灵状况,身体状况,精力状况。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所以只能泛泛地谈。老年基督徒,甚至说同样都是一生信主的基督徒,到了晚年的时候,每个人的情况也不一样,不过大体上可以归纳为两类:一类就是在神的引导下一生跟随主走十字架道路,老了,虽然身体照样衰残,但是对神的爱却更深了,与主更合一、更柔和、更谦卑;而另外一类,也说是信主,但是生命状态根本没有多少长进,不但不认识内心苦毒是罪,更不靠着主认罪悔改,由于没有靠主对付与洁净自己,把许多痛苦压制在内心里,以致苦毒泛滥,甚至也有可能发展成为嫉妒妄想性精神病。有人认为,我老了,一生蒙主引导的经历要尽快地传讲给年轻的弟兄姐妹;也有人认为,我老了,圣经我都记不住了,事情转眼就忘,于是倚老卖老,凑合活着。总之,老了以后的光景,取决于自己一生是不是活在主的救恩里靠着主走十字架的路。可以说,一个人与神的关系对老年时的生命状况有极其重要的影响。

 

我见过相当多的老人,尤其八九十年代从监狱里被放出来的那些一生为主而活的老人,虽然他们照样会有不足,甚至很多老年人的特征也与不信的老人相近,但是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的心始终向着神。那种安息,那种柔和,那种谦卑,那种自然,和他们的老态是融为一体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年老时才信主,虽然身体已经衰老,但是属灵的生命却还相当幼嫩,旧人的旧性格也相对多,并表现在思想言语和行为上。因此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信主早晚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信主以后,是不是在对主的爱的感恩里奉献自己为主活,是不是一心追求主、一心背十字架跟从主走,是不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老人一生的阅历常会左右他的思想、行为以及个性,但是只要他认真地跟随主,逐渐就会有越来越深的对神的认识,生命的改变也逐渐体现在思想、言语、行为等各方面。反过来说,即使年轻时就信主了,但是一辈子信得稀里糊涂,不认真跟随主,不背十字架,那这一生就在神面前满了亏欠。

 

正常的基督徒的一生是背十字架跟随主的一生,你老了信他,背十字架不晚;你年轻信他,背十字架也不可以耽误,因为神对你的计划、对你的造就是透过十字架与你同在,带领你使你的生命逐渐成熟。神对每个人有不同的计划,你是越来越多地顺服他,还是越来越顽固地去追求世界,就造成了基督徒晚年的两种形态。所以主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太10:38)。

 

编:您今年79岁,马上就80岁了。请问您在生活和事奉中,是怎样经历“年老”给人带来的身体衰残同时伴随着心灵成熟这一双重改变的?

越寒:近半年以来,我的记忆力明显下降,年轻时的事情,许多还记得,但刚发生过的事、说的话转眼就忘了,这叫做“逆行性健忘”。另外,人老了就会固执,会很容易被激动,看问题不那么客观,老了有很多缺点、问题,他的老个性甚至儿女们都不能接受。因为我知道自己不足以去承担事务性的工作,所以现在我已经把教会事工放下了,弟兄姐妹来找我也只是和我交通,因为他们遇见艰难,需要我们这些已经经过的老人来帮助。

 

我现在学习安安静静地、更深地回到神面前。以前事奉神,我更多是用头脑思考、体会,衡量一件事该怎么做。现在我会问:“主啊,你是怎么做的?你要我怎么做?”我现在读经的时候常常会发现主的话的真正意义:“主啊,这些话我怎么最近才明白,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意思。”这是为什么呢?我想虽然过去圣灵也会光照我,我对神的话也有很多的体会,但生命还幼嫩、习惯自己做主;经过这么多年跟从主,圣灵越来越多在我生命里面掌权的时候,他就越来越清楚地让我明白他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我一生背十字架跟随主,越跟从主就越多地知道,我的神是怎样一位神,就像保罗在腓立比书3章所说的:认识基督越深,明白他复活的大能也越深,以至于越来越晓得与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3:10-11)这就是背十字架跟从主的生命性经历。

 

当然也有爱主的弟兄姐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比较深地认识主,比如戴德生、宋尚节等主内先辈;但我发现,神在什么时候把他的恩典、把他自己显明给你,与你对他的跟从、顺服有绝对的关系。你越把自己完全地奉献给他,他就越在你身上做工。

 

编:所以说是“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基督徒的外体逐渐衰老的时候,里面有一个生命反倒是越来越成长和更新,这也是您的体会吗?

越寒:对。从我信主以后,主就不断地吸引、更新、改变,使我里面属主的生命一天新似一天。同时使我里面那个毫无良善的“肉体”(罗7:18),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旧生命,一天一天地衰残下去。所以我们不丧胆,外面的身体逐渐被拆毁,里面的生命就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这是一个持续一生的变化,因为十字架的路是一生要走的路。神在我们身上有绝对的主权,但他也从来不是硬性的带领我们,而是为了爱我们,为了他在我们身上的计划,不断地造就我们、更新我们、改变我们,希望我们有一天能更深地认识他。我13岁得救,圣灵光照我,使我真正看见自己是一个何等败坏不堪、应当灭亡的孩子,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主深深的爱,“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我连续三天不断地在神面前祷告,流泪哭泣,认罪悔改,把自己完全交给主。14岁的时候,我的心已经被主吸引,所以信主第二年就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要一生为主去做主的事工。16岁那年,1955年的春天,正是在教会最艰难的时日开始之前,主大大地恩待我,使我被他完全得着,使我一生只想为他而活。到了20岁之初,因为知道在世界上除了主以外,我已经没什么可要的了,我又一次在祷告里被圣灵大大充满。我记得那次祷告之后,我好像在天上活着,就觉得主这么可亲、这么可爱。当你的心被主得着了的时候,你就甘心情愿为他而活,甘心情愿听他的话,甘心情愿背十字架跟从他、按他的要求满足他。

 

但是在这样的“愿意”中,仍然有许多肉体情欲的掺杂,我们里面那个“肉体的我”会有两种表现,一种表现是“贪恋世界”,一种表现是“靠行为称义”。靠行为称义比肉体的情欲更加让人难以辨识。你越来越觉得自己属灵,越来越觉得自己成熟、长大了,就越来越高看自己,可你的主权真正完全奉献给神了吗?很多时候主就使用苦难让我们看到自己肉体的败坏,因为我们不肯离开这些,于是这些就成了主管教、试炼、责打我们的工具。

 

比如说当年教会受逼迫的时候,我为了少受痛苦,曾经自我欺骗,也曾经想欺骗别人。文革刚开始最厉害的时候,我母亲说:“你去跟革命委员会说你放弃信仰,不就能省去很多痛苦吗?咱们家也就不会被抄家了。”我说不行,我不能这样做。我妈说:“我求求你了。”我当时心就软了。但是我不能不认主的名,我就想出一个“巧计”,就是去向革命委员会报告我“批判宗教”,企图以“批判美帝国主义借着炮舰侵略中国的罪行”替换“批判主”以蒙混过关。我自以为很聪明:既不得罪神,又不得罪人,结果被主大大管教。没想到,当天下午红卫兵就来我家抄家,我母亲被打得很重,以致精神都出问题很多年。

 

又比如说,我39岁的时候因为信仰的缘故坐监。当时在监狱里我吃饭前是睁着眼祷告,因为有一个弟兄饭前祷告的时候一闭上眼睛,饭碗就被拿走,以致他被饿死。于是我就找理由说:“主啊,圣经上没有说谢饭的时候一定要闭眼,所以我睁着眼祷告也不算违背你的话。”此外,当时每个人都被强制要求对毛主席的像鞠躬,这不是拜偶像吗?怎么蒙混过关呢?我就对主说:“主啊,我查考了,毛主席还活着,他的像不过是他形象的代表,并不等于偶像,所以我对他的像略有一点弯腰,表示对他的尊重,难道不可以吗?”我这种又欺骗神,又欺骗自己,又欺骗人的做法当然得罪神,但是我还自以为做的很巧妙,以为可以又不得罪主,又不得罪人。可是神喜欢吗?神看的是内心,神看的是你这样行事是要满足谁?是要满足主,还是要满足自己?主对我是一点都不留情的。管教起来真是很严厉,但爱起来也是让我实在不知多少次流眼泪。现在我每逢思想主的爱,常常不由自主地流眼泪。

 

1977年2月,是我最没有盼望的时候,因为我知道,像我们这样顽固不化的所谓“政治犯”是永远不会被放出来的。就在我极其软弱失败毫无指望的时候,圣灵感动我,让我彻底奉献自己,那是我一生无数次的奉献祷告中最核心最关键的一个。我对主说:“主啊,我现在一无所有,但是我愿意跟随你到底。我愿意走十字架的道路,我愿意体会你十字架的苦难,我愿意经历你所经历的。我求你藉着你十字架的恩典,造就我,引领我,让我更认识你。我求你让我在经历这些的时候,把你在创世之前所预备给我的一点不差地赐给我。”其实神所预备的就是他自己,他所预备的就是使我们越来越被他得着,也越来越得着他,越来越与他合一,越来越安息在他里面。我说:“主啊,你用任何方法对待我,我都愿意,你打我,罚我,捆我,怎么都可以。只有一样,我见你面的时候,你所要赐给我的必须一样不少,使我能被你得着,我这样就满足了。”

 

这个祷告,我相信是从主而来,主是听的。因为我越来越深地体会他的爱。过去我常常衡量自己是不是热心,是不是爱主,是不是跟随主,这一件事做的是不是合乎圣经的道理,然后自以为自己的生命有长进了。但现在我说:“主啊,我愿意做一个柔和谦卑的孩子,我愿意在你面前自然地爱你,自然地跟随你,自然地与你同在。”耶稣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爱里面的遵守是谦卑柔和的,不是自我显大,而是为了讨你爱的那位喜欢,不是勉强的,而是自然的,不仅是自然的,而且是迫切的;遵行主的命令就成了我的所爱,遵行主的命令就是我的喜乐,遵行主的命令去受苦,主就与我更深地同在。更深地经历神是一种内在的、爱里面的、信心里面的。

 

我现在放下东西就忘记放在哪儿了,但是我一点不痛苦,我只对主说:“该忘的就忘吧,但是你不要我忘的,别让我忘,因为我还要服事弟兄姐妹。”可能不久以后,我连这些都不记得了,就像我母亲快一百岁的时候,她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但那有什么关系?主知道我就够了。我们每一个跟随主的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年龄,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不在乎自己的任何方面,我们所在乎的是:主啊,我要怎样更多地被你得着?我要怎样更深地讨你喜悦?

 

所以一个基督徒,应该是越老越喜乐,越老越是盼望看见神的荣耀,越老越活在基督里。虽然肉体逐渐衰残,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根本不怕衰老,因为我活在恩典中,我的衰残也是恩典。我老了,我不那么美丽了,我不那么会说话了,我一切都不行了,我一无所有了,但是求主让我有一颗安息在他里面的心。

 

编:刚才听到您回忆过去的时光,非常感恩,也想问您,经过这样跟随主的一生,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越寒:我在回想过去的时候,也是不断地感恩,很多时候我都不明白当初神为什么要这样带领我,现在我才明白,是因为我不可以缺这一课。比如我进监狱的五年应该说是我生命被造就、被更新的最关键的五年,同时,也是我看见自己的败坏不堪、在神面前一无所有的五年。在狱中我经历许多痛苦,不自由、挨整、见不到家人,但更痛苦的是神让我看到我内在的软弱、失败、隐藏的罪。我看到自己里面的自高自傲,靠自己行义去做很多自以为正确、其实却错误的事,甚至有的时候为了满足自己而在神面前找借口,用神的话做挡箭牌去做得罪神的事。神让我看到我本质上和犹大没什么区别。我出监后的心志,就是这五年所造就、所磨砺的。

 

当你看到自己败坏到一无所有的时候,当你认识到自己本质上就是一个一定会灭亡的人的时候,你看到了基督的爱,你才知道他是多么爱你。当你以为自己的信心都已丧失殆尽,却发现自己居然还在信他,你会有怎样的一种感受?所以我回想的时候就发现:当初神这么造就我,他的目的是什么,他要在我身上做成什么;于是我心里就满了甘甜,甚至觉得:主啊,我今生还有一点时间,虽然我现在肉体衰残,但是到我年老发白的时候,你一定会更恩待我,更加显明你的荣耀。我以前非常喜欢背诵的,就是诗篇73篇:“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然而我常与你同在,你搀着我的右手。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编:听您讲述这些感受的时候,我一直在思想您刚才说的一句话:“一个人与神的关系对老年时的生命状况有极其重要的影响。”所以想问您,您认为有得救的确据,对您老年的生活和事奉有怎样的影响?

越寒:我曾经想过,当我有一天连脑子都不能运转了,我的灵是活的,可能你看不出来,但我照样能够与主有一个生命里面的连接。所以,得救的确据对于我老年的生活事奉,有极大的影响。我把得救确据具体化为我与基督在生命里面的关系——我真正进入基督里,真正被他得着,真正体会到他的爱,真正在一生中经历过他的苦难,而且在苦难中一点一点地与他联合。没有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没有尝过基督爱的人,你说你信,我都不敢相信。在天国中我们会与主完全地联合。我觉得神在带领我一步步往这个方向走。我也真是相信他会听我的祷告,就是:“主啊,当你接我到你那里去的时候,我所要的就是你把你要给我的全给我了。你要给我的就是你自己,我也把我自己全给你了,我不再有自我的爱好、要求等等,我只想爱你,我向你敞开我的心,你就在我里面活着。”

 

主给我很大的恩典,就是把爱放在我里面。雅歌书里有一句话说:“我下入核桃园,要看谷中青绿的植物,要看葡萄发芽没有,石榴开花没有。不知不觉,我的心将我安置在我尊长的车中。”(歌6:11-12)我特别喜欢这句话,我无论干什么,不知不觉我的心就与我的主同在。当你越深地亲近主的时候,主就不在乎你用多少时间祷告,用多少时间读经,因为你已经活在祷告里,活在主的话语里,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主而活。主耶稣说:“你们要常在我里面。”(约15:4)那个“常”就是“活”的意思。活在基督里是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特征。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我们很自然的就在这个状态中。我觉得这也是主所最喜悦的。

 

编:经过在十架道路上跟随主的一生,您对神与属他的人之间的爱有了这样深刻的体会,那么,您现在又如何理解人与人之间的爱呢?比如,爱情、亲情、友情、弟兄姐妹之间的感情。

越寒:在基督的爱里,人的爱就融化进去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这句话。我们年轻的时候,对妻子、丈夫、孩子的爱还是有自己的需求掺杂着,而当你越来越年老,就体会到什么是相濡以沫的爱,或者说是超过了相濡以沫的爱:只有一杯水,你喝了你活,我喝了我活,那么你喝吧!你喝了,你活了,我心里面就满足了。这爱就是耶稣基督要我们“彼此相爱”的爱,也是“爱人如己”的爱。当你把一个人当成自己来爱,“你”在自己心里就退到第二位了,唯有他是你的最爱。我理解“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中的“爱”,与“爱人如己”中的“爱”,层次不同,但本质是一样,都要舍己。以这个来体会,你就会明白但以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当他们面对狮子坑、面对火窑的时候,是怎样的状态。今天为什么我们不肯背十字架?为什么今天基督徒爱主是这么肤浅和不肯跟随?我觉得还是在于你刚才提的问题,你的得救确据真实吗?你得救的时候,是真实地信吗?是以他为你的主,把你自己完全献给他的吗?信了主,却不把自己献给主,这可能吗?这个状态正常吗?

 

编:是的,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应当思想的。那么您对于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的传道人,还有哪些叮嘱和劝勉?

越寒:保罗对提摩太说:“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提前4:12)其中 “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等几方面,都是对爱主、追求主、为主活的青年信徒的要求。如果真得救就会真追求,甘心奉献自己,一心为主而活,建议这样的年轻人多读保罗在给提摩太的信里的要求,并求主赐力,照着去行。“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提后2:22)

 

无论是年轻的传道人,还是年长的传道人,什么是传道人?不是有这名分与地位,而是把神充满他、赐给他的恩典讲述给神的儿女的人。所以他如果不是这样,就根本不够格做传道人。

 

编:您现在对“美好的仗我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这句话有怎样的体会呢?

越寒:保罗是在他快要见主、回顾一生的时候写下的这些话。我常常想,保罗打的是美好的仗,跑是当跑的路,守的是所信的道,我们今天是不是也是这样呢?我们每个人都在打仗,与世界争战,与自我争战,与撒但争战,没有一个基督徒不是在争战中走过来的。有的走得快,有的走得慢,但所走的都是十字架的道路,只要走过来,就是美好的仗。我们是主的儿女,我们所处的状况都是他根据我们的情形所预备的。我只要活着,主就赋予我活着的价值,我傻了,我瘫了,照样有我活着的价值。我妹妹身体还好的时候,她带领周围的人信主,现在她得了老年痴呆症,什么都不能做了,但她的存在照样有她的价值。你只要是为主活着,就是打美好的仗,你只要为主活着就是在跑当跑的路,为主活着就是守所信的道。

 

真正在基督里的基督徒,也许生命的程度不一样,但都是蒙恩典的。八十年代末,我意外遇到了多年前相识后来却断了联系的一位弟兄。我们握起手来,他就对我说:“弟兄啊,我这么多年得罪主,主恩待我,我又回转了。”那个年代,因为外在的压力大,有的弟兄不得不放弃信仰,后来又回转。我最近也想,是不是我将来得的赏赐会比他大呢?他一辈子是这么过来的,我一辈子是那么过来的,主会轻看他吗?主会高看我?我应该轻看他吗?每个人真实的状况唯有主知道,我们各人经历不同,软弱不同,有的人见证多一些,有的人见证少一些,但是我们都经历软弱、失败、跌倒,都是在不断地得罪主,又不断地回转,而今天也都在跟随主。主不要我们比较谁比谁强,谁比谁弱,主只要我们都抬起头来仰望他。即便有一段时间失落了,但最终又回转过来活在主面前,还爱主,还来聚会,还一起敬拜,这岂不是恩典吗!谁能靠着自己走过这漫长的苦难的路?若不是有主放在我们里面的爱,我们今天谁还能够站立在他面前?

 

我曾经帮助一个离开主四十年又回转过来的姐妹,她根本不相信她还信主,她觉得自己四十年来心如冷冰,但是她里面却有一个声音呼唤她,于是她来找我。我听她讲了自己的经历,真不敢说她是否得救了,然后我说:“我给你讲讲福音好吗?”她说:“好。”我就跟她讲基督的爱,讲基督的十字架。讲着讲着,她就说:“我们祷告吧。”我说:“好。”一张口她就放声大哭,只有一句话:“主啊,我回来了!”以后她每次跟我打电话就说:“弟兄啊,我就是那个离开主四十年的某某。”你觉得主的爱有多大?你觉得你在主面前蒙的恩会比她多?我们纵然软弱到自以为不信了,主都在不断地呼唤我们。所以说不要藐视谁,不要轻看谁。确实有一些人,因为这一生没有很好地跟随主,要受到管教;但是我也相信,更多的人,纵然曾经“手扶犁头向后看”,只要他里面有基督对他的吸引,到老年的时候就会逐渐被带回到神的面前来,而当他回转的时候,他才能够得安息。所以如果你知道谁今天还远离神,你有感动关心他,你就为他祷告,就去看望他。你心里记着他,这就是神在你心里的感动。

 

编:谢谢您跟我们分享神在您生命中的作为,我们既感动,又感恩。在访谈即将结束的时候,也想问问您,您对未来的时光有什么计划呢?

越寒:我越来越老了,就越来越急切了,我说:“主啊,我离见你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可是我实在是还不想到你那里去。不是去你那里不好,而是我羞于见你。”见主面的时候,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主啊,我必须完全被你得着。

 

你可能觉得很奇怪,我举个例子吧。之前讲过,我坐过五年监狱,过了刑期后,却还是不能回家。而正当我知道自己可能永远不能出狱的时候,没想到神按他的心意让我出来了。所以到我回家的那一天,我走进门的时候,看到我妻子坐在屋子里脸朝着窗外,并没回头看,她根本不知道我能回来,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然后我叫了一声“德馨”,她才蓦然回首。辛弃疾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个“蓦然回首”就是说根本想象不到的时候,居然看见了!我们两个人站着,面对面,没有话,没有拥抱,连眼泪都没有,没有喜乐的感觉,没有悲哀的感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又什么都存在,就愣在那儿,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我觉得神让我们在那一刻浅尝到“见主”的滋味,而这个浅尝就让我知道,到“见主”的那一刻,你心里就只有主了,你活着的一切目标就只有主。

 

所以我说:“主啊,我实在是很多方面都不能讨你的喜悦,虽然越来越长进,但我还是盼望能更像你,使我见你面的日子,你的心欢喜快乐,我也欢喜快乐。”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2:20)什么是同钉?十字架成为我的根基、我的核心,我所做所行、所思所想即便离开十字架,又被十字架吸引回来,我即便离开十字架,就被十字架再次钉上。保罗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我愿主在我里面“越来越多地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