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历史回顾 | 基督徒的成圣与敬虔操练 [注1]

基督徒的成圣与敬虔操练 [注1]

文/刘石

 

我成圣生活中的经历与突破

 

感谢神,我蒙恩得救以后,过了两年就做了传道人。我做传道人一开始非常热心,事工也很积极,在一位老师的帮助下,在北京建立了一个小聚会点。当时我二十八岁,按照圣经来说是个少年,做工也有信心、有力量、有朝气。但过了一段时间,有人说我的爱心渐渐冷淡了,甚至有老姊妹说:你的道好像没有生命了。我就说: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神的道,你信了就有生命。她说:你看一下约翰福音15:1-11,里面讲枝子要常在葡萄树上,我们的生命要与主联合。她的意思就是:你看你现在生命状况如何呢?是不是在主里面呢?我想我当然在主里面了,因为我因信就在基督耶稣里了。

 

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想,她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呢?但是我当时有一个难处,对我来说很难突破。我开始服事大概四五年之后,一个人带三个聚会点,周六讲道,周日上下午都要讲道,讲道完了之后还有交通,晚上回来之后特别疲惫,感觉腰都要断了。这个时候我就想翻一些闲书休息一下。到周一的时候还觉得很疲倦,也翻一些书。刚开始是读过去喜欢的武侠小说,后来觉得武侠不属灵,开始对军事杂志感兴趣。军事的报道,例如F1能不能打过苏27或苏30,中越战争中侦察兵怎么“深入敌后捉舌头”,我对这样的事情很感兴趣。我的脑子里常常上演一场一场的战争,却把属灵的争战放在一边了。我觉得教会的事奉有一些样子了,自己就放松了。我感到这不太合适,但是又觉得传道人也可以有娱乐,这是主给我们的自由,后来,我这样的娱乐和放松越来越厉害了。其实这些书籍杂志让我的思想混乱,对我的事工有直接影响。教会的事奉中,我开始面临供应不足的问题,弟兄姐妹觉得我讲的没有错误,但是心里不解渴,供应不上他们。有一次讲道,我竟然只讲了半个小时。而且我跟同工、跟弟兄姐妹说话的时候变得很不温柔,他们有什么错误,我会口气比较严厉地说他们。因为我里面有肉体的争战,不是考虑属灵的争战,仍然考虑的是打仗的事情。

 

当时网络还不发达,我经常买一本杂志叫《战场》,我认为是军事类杂志的巅峰之作。有一次我又去买这本杂志,走到报刊摊,心里忽然有了一句话,就是“我不够吗?”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谁跟我说话呢?难道是主跟我说话吗?我心里疑惑,但还是把这本杂志买下来,一边思想着这句话,一边却仍是把这本杂志读完了。我心灵面临这个争战。我花大量的时间读这些杂志,有时候用周一一天来读,有时候甚至周二上午还在读,直到下午才停下来读经,预备讲章,因为周二晚上有查经。我就想:这样做对一个传道人来说合不合适呢?那句话常常在我耳边回响,主不是我的满足吗?我刚刚信主的时候,耶稣是我唯一的满足。

 

后来,慢慢地神的灵开始在我里面不断有感动的工作,让我知道来到主面前需要更多的警醒。我一天三次来到主的面前敬拜,早晨是灵修,晚上是聚完会之后,中午即使有探访,也总是想再祷告一会。我发现把灵修时间固定下来很重要,否则总是会有别的事情把它挤掉。我逐渐尝到了其中的甘甜,到了时候我可以打破一切拦阻,来到主的面前,每次时间稍长的祷告并思想神的话语,总是被圣灵充满。如同启示录2:5:“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我回想起自己是在哪里失落的,回到了起初的恩典中。我也感受到世上的娱乐方式对灵魂的侵害,它有直接的或间接的、逐渐渗透的甚至是穿透性的影响。这样的影响,用世人的价值观在我的生命中不知不觉地挤掉了道的种子,让我被今世的私欲所引诱。

 

我当时思想,作为基督徒,我所得到的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我信主了,我在真理里面得了自由,是不是我就可以在这个社会中做我想做的,读我想读的,说我想说的?我发现教会中的弟兄姐妹也面对这个问题。主日做礼拜的时候,大家都是很软弱,看脸上的神态也是疲乏困倦,问一下大致是周六的时候很累。为什么呢?看电影,上网看一些东西,把自己弄得非常累。一般是三四个,甚至五个小时,可以说整天泡在里面。我想这样问题就很严重了。我一篇讲道一个小时好像抵不过他看这些的几个小时,这样下来,道对他的影响力会受到怎样的拦阻呢?

 

因此,我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在固定的时间亲近神。这样操练了几年,我在其中感受到,在警醒之中我能够对弟兄姐妹有爱心,在圣灵的光中清楚地看见弟兄姐妹的属灵状况是怎么样,他/她缺乏的是什么。在思想神话语和祷告深入的时候,我也看见了事工下一步该怎样做,怎样发展。安静地亲近主的过程中,有主的话在心里,并且有喜乐,这喜乐可以满足,也有爱心。我对待弟兄姐妹能够体谅了。这样我就越来越推崇在敬虔上操练自己,也看到这是圣经中所强调的。属灵操练其中一个关键是“不叫世务缠身”,世务不是指世上的工作,而是和“打仗”无关的事情,要专心讨那招你当兵的喜悦。

 

我思想基督徒所得的自由,并到底在这自由中我要做什么。我更加确定了一点:媒体和娱乐是当今社会基督徒灵性最大的杀手,基督徒多受其搅扰,以至于里面有了玷污,有了瑕疵,心中止不住犯一些罪。当然主有怜悯,很多圣徒甚至经历过管教之后,能再次回到主的面前。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也想到我怎样在肉身上更多地有所节制呢?节制物质的需要和在主里面成为敬虔有没有关系呢?于是,我开始尝试着禁食,用禁食表达对自己的罪、对弟兄姐妹失败的事情、对世俗的败坏的哀痛。就像旧约的以色列人一样刻苦己心披麻蒙灰。我想要对付罪,不受罪的沾染,因为我活在这败坏的世界之中,我要悲哀、忧伤、哭泣,“要洁净你们的手,要清洁你们的心”,免得心怀二意,免得与世俗为友以致与神为敌了。禁食的过程中,我从感觉上看这是有果效的,现在我认为既然有哀痛就自然是会有果效的。但是,当时我却不自觉地把我灵性中对罪的敏感和对罪的拒绝,一部分的功劳归于禁食了。

 

后来,我感觉这世界越来越败坏,对教会里的罪也常觉得哀痛。这哀痛的心我想是神所喜悦的,但我更愿用禁食来表达,以至于到前年的时候,我身体非常糟糕,瘦得不成人样。有好多同工劝勉我,跟我交通这件事情,但我当时没有认识到这是个问题。虽然我的禁食只是个人实验性地这样做,基本上没有教导别人要这样禁食,我也不认为禁食从根本上可以增进人的灵性;但是另一方面,我内心深处仍是认为禁食能从某种程度上帮助我更加拒绝罪,拒绝内心里对食物的贪恋,可以表达我对罪、对世上放纵之风的拒绝。2012年底我身体实在不行了,生了一场病,病中我忽然明白了,我在这个问题上错了。禁食对我个人灵性的长进包括对罪的拒绝,实际上没有任何帮助。在信心里面的人可以借着禁食增进自己的敬虔,但是我不知不觉地看重了禁食的功效,认为禁食可以增进我对罪的拒绝。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当时是在迷惑之中。我回想时觉得,当时我对于改教者所强调的真理:唯独因信称义,唯独因信成圣,我认识得不清楚,也受到撒但的迷惑。

 

这样的实验应该说是失败了。我为此也在主面前懊悔,也就明白过来。这样的禁食,不光与我的信心无补,实际上在克制肉身的情欲上也是毫无功效。唯独基督借着他的死里复活给我们肉体的情欲行了割礼,我们因信他在神的面前才能蒙恩,在主的恩典中我依靠圣灵可以得以长进。明白了之后,我开始感谢主,我想经历失败也是好的,显出我这个人是多么地可怜。

 

又过了半年,经过一些反思,我更加明白自由、纪律、恩典、完全这四者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我想既然纪律不能成为我的捆绑和束缚,我可以暂时放下这个纪律,但是,放下来的几周之内,我的灵性非常黑暗。我若不服从一定的纪律,不谨守警醒,我就发现我的灵性是极黑暗的。因为得奖赏的心,竭力进到完全地步的心志,一旦丧失,带来的就是私欲的力量生长,并且生长得非常凶猛。于是,我很快就恢复了过去的做法,就是每天至少两次,有一次是长时间地来到主的面前思想神的话语和祷告。一周之内有一天,十几个小时单单地亲近主,和家人一同亲近主。我也认识到这是圣经一贯的教训,让我在信上可以富足,让我在为全群谨慎之前先为自己谨慎,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是在大祭司基督面前借着读经祷告来谨慎,并且和众人一同谨慎。我也和教会的传道人一同到主面前祷告。我发现圣灵所带领我的也是合乎历代的圣徒所经历的,我们绝不可放弃那追求完全的心,在主面前得奖赏的心志,为此需要劳苦努力。需要放下什么?不将世务缠身。需要守什么?按规矩做。这就可以得冠冕得奖赏,像劳力的农夫一样,昼夜劳作,竭尽全力。这也是提摩太后书2:3-6使徒的教训。在敬虔上劳苦努力,保守自己常在主的爱里,并且让敬虔建立在真道的规范之上,对真道的认识是借着教会历史所显明的众圣徒的共识或者借着教义的规范所表达的真理,如此敬虔操练是应该的,也是美事。因此,就“自由、纪律、恩典、完全”这四者的关系,可以说,我们事奉神是照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参罗7:6),要紧的是凭着基督里的自由满有感恩,喜乐地事奉神,而不受某种规则的辖制,若内心受强制,良心必受撒但的控告。人若凭着这自由甘心情愿接受合宜的(通常有圣经上主耶稣和圣徒的榜样)纪律,就要谨慎持守,否则又陷入懈怠闲懒的习惯中。若是又违犯了纪律,仍然靠主坦然无惧地进到神面前,只是要恒切保守自己有竭力进到完全的心志。屡败屡战,越战越勇。若退后就难做基督的精兵了。

 

敬虔的真意及与受苦、律法、经历的关系

 

我更多地从敬虔这个角度来看圣经讲到的成圣。圣经讲敬虔,最集中的经文是提摩太前书3:16,这节经文告诉我们敬虔是指耶稣基督救赎的功效,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的这位基督耶稣,他成就的功效为天父所接纳了,被天使所看见,被圣灵称义,被世人信服,被传到外邦,被接到荣耀里。基督是神成为肉身,在我们中间显现,他藉着死败坏了掌死权的,除灭了魔鬼的作为。神人二性的基督来到我们中间,为要救赎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他所做成的功效成为我们的敬虔之门,敬虔的钥匙,因为这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都在基督里面显明出来,保罗称颂他,初代教会都称颂基督的奥秘。在基督里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神面前,在他的恩典之中我们被神接纳,因着信基督我们被神完全接纳。所有的敬虔都是用真理的命题表达出来,同时在基督耶稣里成就的。这个真理的规范表达的实际上是基督的样式,是基督敬虔的样式。基督如何成为敬虔,我们就可以效法他成为敬虔。但是效法基督成为敬虔有一个根基是:我们可以靠着基督所做的成为敬虔。

 

关于效法基督成为敬虔,在托马斯•厄·肯培的著作《效法基督》里,表达的是一种避世的基督徒形象,是修道士的形象。但在保罗的书信里,尤其在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里,保罗所表达的敬虔,最大的表现是爱,因为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而那些传异教的不能表达出爱,表现出来的是争竞、嫉妒、纷争来。敬虔最美的应该是爱。当然就脱离世俗而言,托马斯的表达有一定的价值。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8讲敬虔的时候,他明显地告诉我们要脱离当时的风气,对弟兄的要求是要举起圣洁的手随时祷告,并且无忿怒,无争论。在提摩太前书5:3-16,对寡妇的要求是料理家务,养育儿女,并且有行善的名声,同时她也是昼夜不住地祈求祷告,不像好宴乐的寡妇那样,爱说闲话,习惯于懒惰。实际上寡妇敬虔的表现是脱离世俗,除了劳动就是祷告,除了祷告就是劳动。雅各书1:26-27也告诉我们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那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这里讲的两样世俗:一个是不能勒住舌头,一个是如雅各书2:1-7所讲的,嫌贫爱富,以外貌待人。敬虔的概念,一定包含了不沾染世俗,同时要在生活中表达出爱心。另外,保罗在讲敬虔的时候,还说有一点为神所悦纳的,就是要常存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这是信靠真道的果效,我们若有无伪的信心,它必然生发的果效就是常存无亏的良心来事奉神。(参提前1:5;徒24:16)

 

综上所述,敬虔的根源就是基督这敬虔的奥秘,敬虔之道唯独信心。在唯独信心、唯独福音的功效之外增加任何东西都要小心。甚至保罗这样说:圣灵明说,会有邪灵的道理,会有说谎之人的假冒……你若将这事提醒弟兄们,便是基督耶稣的好执事,在真道的话语和你向来所服的善道上得了教育。不仅是要提醒弟兄们操练敬虔,也要提醒弟兄们什么是敬虔的奥秘,什么是假冒的敬虔,那些禁止嫁娶的人所表达的敬虔是错误的,实际是来自于邪灵的道路。(参提前4:1-10)为什么保罗反复地讲这些?因为人常常不能明白什么是真敬虔。真敬虔是完全依靠基督,完全依靠基督所做成的救赎,在唯独信心之上,才能建立真正的敬虔。

 

下面我从三个角度谈一下敬虔和它的真意。首先是敬虔与受苦也就是舍己背十字架的关系;其次是敬虔与律法的关系,也就是敬虔需要照着一定的规矩去实行;第三是敬虔与个人经历的关系。

 

第一,敬虔与受苦的关系。

 

保罗在提摩太前书4:10说:“我们劳苦努力,正是为此”,在提摩太后书2:3-6,保罗也讲到我们需要有受苦的心志,需要劳苦努力。敬虔和受苦背十字架跟随主有必然的联系,但基督徒为什么要有受苦的心志才能与罪断绝呢(彼前4:1-2)?主耶稣吩咐,若有人要跟从他,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参太16:24)这就涉及到敬虔的进路的问题。我们讲以信心为本,以福音为本,那么在主的恩典上已经得自由的人,还需要受苦吗,还需要背十字架吗?但是圣经上明明地说我们需要受苦。可刚才又讲到以禁戒食物、禁戒嫁娶来表达敬虔,这是邪灵的道理,是说谎之人的假冒。那我们怎么看待受苦呢?

 

受苦是成为敬虔绝对需要的吗?我想从受苦本身能否让我们在神面前得悦纳来看,毫不需要,否则在任何时候受苦都会增加人的自义。人心里面本来有这样的倾向,看重那些在受苦上能够刻苦己心的人。有时候我们就会高举某些为主受苦的人,把殉道者看做是更加卓越的圣徒,甚至像天主教徒一样向他们祷告。再次回到福音里,我们晓得唯独基督的救赎可以成就罪人与神和好,通向天父的路唯独是基督用他的身体铺就的。人在救赎中一切的作为都是徒劳的,而梦想借着自己的一点作为来得到更多属灵的“法力”也都是徒劳的。我们首先要确立这一点。

 

但是我们不得不看见另外一件事情(就堕落的人来看也可以称为原理),就是人在魔鬼的诱惑之下堕落了,这个世界构成了一个抵挡神的体系。世界上的事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这些都是抵挡神的,因为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这世界的体系是叫人放纵肉体的,是叫人满足肉体的需要的,因此世界和肉体里应外合,我们要遵行神的旨意,就必须像基督一样有在肉身上受苦的心志;而面对世界的逼迫患难,忍受苦难也是必然的和必须的。做主的门徒必须受苦,这不是因为自己的肉身能够攻克自己的私欲,而是圣灵的大能藉着基督的十字架已经做成的。学生不能大过先生,主耶稣在这世界上受逼迫,以至于死,我们也当有这样的心志。为了跟从主而不跟从这世界,我们需要背十字架,忍受这一切的苦难。

 

所以,从根本上说基督徒受苦的意义,不是在于受苦本身是有价值的,而是为了跟随主的缘故,我们需要有受苦的心志,背十字架跟随主;否则我们就不能胜过这世界,在世人面前就跌倒了。因为我不能胜过这世界对我的一切价值的剥夺,就像对早期教会圣徒财产、生命的剥夺。没有受苦的心志,我们胜不过去。

 

第二,敬虔和律法的关系。

 

我们谈到敬虔,当然要谈到敬虔操练所依据的规矩或者纪律。要在敬虔上操练自己,必须服从一定的纪律。那怎么看待这二者的关系呢?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10章谈到了这个问题。保罗说我是自由的,无人辖管。他得了什么自由呢?向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保罗都可以照着他内心的自由去做,不照着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样子去做。保罗的行事为人或者生活方式,只要是从内心上遵守律法的要求就够了,因为他知道在主里面得了自由,圣灵已经给他这样的自由。只要里面有信心,他就可以随意照着他自己的决定去做。他凭信心可以吃那些祭过偶像的食物,他也有权柄可以接受教会的供应。

 

但为了多得人多得奖赏的缘故,保罗竭尽全力在属灵的事上,所以他放下了自己的自由,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为要多得人。在敬虔和律法的关系上,保罗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榜样:凡事我都可行,但是总不受它的辖制;凡事我都可行,但总是为了荣耀神。荣耀神里面包含多得人,多爱人,叫人得益处。在这里保罗告诉我们一个原则,就是:我是自由的,这是我们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的根基,我完全不需要遵守某一套的规则规范来讨神的喜悦,我单单靠着基督就能来到神面前;但是为了多得人的缘故,我自愿服从规矩和纪律的约束,是为了不叫别人跌倒,也是为了得冠冕得奖赏。(参林前9:24-27;提后2:3-6)

 

人在律法之下,是被律法控告的人。在律法之下,就像一个妻子归从了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丈夫,照着丈夫的要求,她应该做一切完美的事。但是她却做不到,以至于她受律法的试探,也受律法的定罪。如果我们在敬虔操练上活在规矩之中,看重规矩,而不是看重这规矩所要表达的基督,我们就反倒会被这样的规矩所定罪,常常落在捆绑之中。敬虔操练的纪律是要引导我们更深地爱基督,不是受它的咒诅和定罪。但是如果没有这样外面的规矩是不是可以呢?保罗告诉教会说:“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在试探面前,面对苦难试验,面对今世风俗攻击的时候,我们要小心,不要自以为站得稳。如果不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如果不是专注在属灵的事上,没有得冠冕的心志,实际上我们很容易跌倒。

 

所以借着这样的规矩可以让我们在敬虔的事上更多地得着操练,更多地得着基督。如果没有铁的纪律,就难以约束我们软弱的肉身。我们的肉身是喜欢安逸、舒适、放纵的,不愿意服从一种纪律;但是服从在纪律之下,可以大大地帮助我们在神的真道上造就自己。有时候这是一个两难的处境。但是我想对任何一个敬畏神爱主的人来说,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规矩和纪律对敬虔操练相当重要,有谁可以不经过纪律严格的操练就能达到与神同行呢?不过一个人在设立规矩的时候也应该小心,首先从内心里要接受这个规矩,也认识到这个规矩的目标是什么,才能够正确使用这个规矩。否则你的操练是被强制的,不是甘心情愿的,反成为辖制了。同时,即使你服在这个规矩之下,得了一定的恩典,但时刻牢记着,规矩本身(包括一天几次来到主的面前,包括禁食本身)永远不是目标,永远不是可以依靠的,只有基督自己才是。

 

第三,敬虔与经历的关系。

 

在敬虔上有所操练的人,肯定会有属灵的经历。如同枝子在葡萄树上一样,常在主里,自然也会有主的爱、主的话在我里面,也有满足的喜乐在我里面,并且跟主的关系如同朋友一样是面对面的。(参约15:1-11)主这样对我们说,这也是每个圣徒生命之中会有的确实的经历。不过这个经历是领受来的,不是我们寻求的。我们要过得胜的生活,是靠着圣灵治死肉体的情欲,是顺从圣灵行圣经中主显然的命令。对于这样的经历,一方面应该欢欣鼓舞,将荣耀归于神;另一方面,我们不要受过去经历的限制,也不跟随某一个属灵伟人的经历。因为到底人的内心深处与神怎样地碰撞,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至圣所中人与神相交发生的事情,别人不需要过问。所以,一个人过多地讲自己与神相交中发生什么样的事,作为教导者是不合适的,因为这是他个人性的经历,不能多加宣扬以至于为众人效法。

 

隐藏的吗哪我们是应该领受的。启示录2:17:“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主将隐藏的吗哪赐给那些得胜者,包括这白石上写的新名,这都是神的荣耀。一个人对神的荣耀有新的经历,主将他话语中的甘甜再次显明给他,这是他从主那里领受的,别人也不需要知道。这避免我们被别人的经历所限制,或者大家共同追求一样的经历,各人也不被自己过去的经历所限制;因为人是要成长的,是在真道上成长,不是在经历上成长。

 

这是首先从否定的意义上说我们不需要跟随别人的经历,免得这成为我们在神面前长大的拦阻。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我们需要经历,没有枝子在树上的感觉,没有喜乐,那我们怎么能刚强呢?我们里面没有主的爱,怎么能够温柔地说话呢?我们里面没有主的话,怎么明确地知道前面的方向呢?这样,属灵的经历需要受制于客观的话语,表达出来的时候,注重的不是经历本身,而是借着这经历而有的圣灵充满和对神的话语坚定的宣讲。一个人如果没有属灵的经历,可能就显明他行事为人是属血气的,他自己没有被主的爱所充满,表现不出基督徒当有的喜乐和刚强来。作为传道者,这就是致命的问题了。他可以讲真道,大家也从他口中听到了真道,但是这真道在他身上没有果效。不是说他刚强才能使别人刚强,而是说我们自己没有这样的经历也就是没有常常被圣灵充满,尤其作为教导者,他很难使别人得到建立,尤其是建立不了患难困苦中的圣徒。

 

参加灵恩聚会的人来到我们教会里,说你们这些人讲的都是对的,但是没有喜乐。我个人在讲道中有意地很少讲我个人的经历,如果是例证的话,更多的是应用性的。但我发现其实需要讲见证,圣经真道是包含主得胜的见证的,就是神的恩典在人身上得胜的见证。有许多见证人围绕在我们身边,这许多的见证可以坚固圣徒的心,这见证会是经历性的。希伯来书13:7说:“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实际上传道者的信心是可以也应该为人所效法的,他们忍耐到底的信心,是在于神的保守,但在他们身上我们确实看到信心的榜样。这样我们身上需要不需要信心的见证呢?需要!或者是喜乐,或者是刚强,或者是得胜。我不一定要讲我的经历,但在我们身上常常会有主做工的痕迹。

 

有的信徒特别追求某种经历,或者特别在乎某次被圣灵充满的经历,我想我们一概地反对他是没有果效的,因为人是需要有经历的。马丁•路德是不是被一个经历所决定的呢?他是被罗马书1:17节所改变的,他认识到罗马书1:17的伟大价值,于是有了此后他改变历史的讲论和著作,但同时他也是被修道院里上帝给他的经历所改变的。那我们每个人在神的面前,是否也是如此?决定一个人神学倾向的,实际上是他所受的教训加上他的经历。如果只有教训却没有见证人在他的旁边,他很难完全地领受这个教训。他会被他所看见、所经历的吸引,他灵性的样子是被他的经历所塑造的。人是被所看见、所经历的命定的,而这所看见所经历的往往是有相应的神学体系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传道人要有属灵的经历,要有常常被圣灵充满的经历,再加上他对真道的讲论,就可以带领圣徒走敬虔的路。

 

关于敬虔操练的原理、方法和实践

 

从敬虔操练的真理出发思想操练的方法,这样持守真理是在口中,在心里,恒久持守。操练的纪律也需要来自正确的原理和方法,免得人固守规矩而忘记敬虔的实意,那就舍本逐末了。我提出三项成圣的基要真理和与此相关的三项方法,在此基础上可以设定纪律。

 

原理

 

敬虔操练的第一项真理是,圣徒唯独靠基督的救赎和他的真理成圣。

 

我们的得胜是因基督的得胜,也就是与他联合而得胜(参罗6章、8章);他救赎的福音是使徒传讲的真道所解明的(参弗2:20,3:2-6),我们是藉着他的灵和道与基督联合的(弗1:13-14)。这样,听而祷告——也就是因听神的道而思想基督的荣耀,在祷告中回应神的恩典——是灵修和成圣的关键方法。罗马书8章对基督徒的成圣作总结的时候,保罗告诉圣徒,得胜的把握和称义(不被定罪)的确据是不能分开的(罗8:1-2),我们虽会有7章14-25节所说的暂时的被掳去,但圣灵在基督耶稣里已经救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了。因此,基督徒在与肉体争战时断然不会一直失败,是因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使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因此,罪必不能做我们的主(罗6:14)。以弗所书中保罗在归纳前三章所讲的教义时,在3:12-13 及随后祷告中(3:14-21)以放胆无惧的态度,表明了使徒对神会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的确信。希伯来书10:19-23更是鼓励圣徒存充足的信心坦然来到神的面前,是因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等候神的仇敌成了他的脚凳。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2-14)。可见,使徒和主耶稣一样,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们,不要惧怕,只要信。因圣灵的大能,我们不会被罪完全掳掠,这得胜的把握,是成圣的根基。

 

敬虔操练的第二项真理是,得胜唯一的路是十字架的路。

 

十字架的路是向世界死、向肉体死的路,这条窄路如此说,坚决不与世界联合、敬虔度日的,就必要忍受逼迫(提后3:12)。魔鬼攻击圣徒的媒介是这世界和世界上的事(无论是发动逼迫还是试探、异端,它都是走此宽路),人的肉体总是与世俗为友的。因此,圣徒要凭着信心胜了这世界,就胜了那恶者。得胜世界的力量源于在神面前谨慎自守、警醒祷告,或入旷野,或进内室,总要警醒祷告,历代圣徒从新得力的方式就在此。这是一条恐惧战兢做成得救功夫的路,因那些自以为站得稳的需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这项真理好像和第一项真理冲突,但圣经似乎有意保持这个张力,免得人忽略了得胜的把握,就凭己力争战,也免得忽略了谨守警醒的命令,就落入放纵中。

 

敬虔操练的第三项真理是,因主耶稣的恩典归向他的命令,而他命令的总归就是爱。

 

所以神的众使者、众仆人当时常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2:4-5)。回想、悔改、继续遵行神的道,这是神向以弗所教会、老底嘉教会、非拉铁非教会——这些相当程度上遵行神道的教会所发出的声音。因着圣灵在这末世所彰显的大能,常常悔改,再遵行主的命令,这是圣徒所行的义,若蒙恩的新妇穿上了这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就是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启19:6-8)。这是在基督耶稣面前常常回转,靠主多结果子的真理。

 

方法

 

敬虔操练的第一个基本方法是,谨慎自守、警醒祷告。

 

什么是谨守、警醒?是要藉警醒祷告保持清醒的心智。首先我们应当行在神的旨意里,逃避外邦人今世的风俗,逃避罪中之乐,逃避邪淫、恶欲、醉酒、荒宴并可恶拜偶像的事。彼得前书4:1-7讲到了不要同外邦人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他们放纵自己的情欲,随着自己肉体所喜好的去行,他们寻求的是人的情欲。但基督徒是只从神的旨意不从人的情欲。早期的基督徒被告诫不要去剧院,不去角斗场,不去世人荒宴醉酒的场所,更不去庙宇。与谨慎自守相对应的就是警醒祷告,没有祷告守不住神的旨意,没有祷告就没有力量也没有盼望,灵里也不警醒,也就不能晓得魔鬼的诡计,就入了撒但的迷惑。这也是主的命令,在新约圣经里反复出现,是用命令的语气来说的。最要紧的是晓得万物的结局近了,万物都要将自己的结局带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审判。我们不知道主是哪一日来,因此,我们要日日警醒,要将每一天当做在世上的最后一天来过,因为今生的日子是为了永生的日子,天天努力地多做主工,积攒财宝在天上。

 

我们在地上不是享受的,而是努力做工的。要学习当年的挪亚,每日过的是建造的生活,不停地做工,单单地顺服神来做工。而地上其他的人是又吃又喝,又娶又嫁,他们是为今生而活,以今生的享乐为中心。其实他们是非常可怜的人,前面是万丈深渊、硫磺火湖但他们看不见,一直朝前走,实在是可怜。我们与他们不是同路人,与他们的生活方式也要不同,要分别出来。

 

一个常常警醒的基督徒有福了。马太福音24:45-51那里讲到了警醒的人是忠仆,不警醒的人是恶仆。警醒的人有见识,他相信主人必要快来,所以按时分粮给家里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服事大家,是忠心的管家。他时刻服在主人的权下,时刻等候主的赏赐。而懒惰的仆人和人出去吃喝醉酒,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还动手打他的同伴。主人来的时候要把他腰斩了,把他丢在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这恶仆对待同伴是恶的,有恶念就发出来,他不照顾家里人,出去享乐去了。一个基督徒不服事教会、不服事家里人,有时还用言语伤害人,就是因为他不警醒,不节制自己,他里面没有满足和喜乐,也表现不出爱心来。他里面没有满足,就去外面找肉体的满足,找外邦人的娱乐来满足自己。人就是这么可怜,如果不警醒、不思想神的话和祷告就会被自己的私欲所占据。

 

警醒的程度该怎样呢?马太福音25:1-13讲五个聪明的童女灯里有油,器皿里也预备了油。我们要常常被圣灵充满。那五个愚拙的童女认为主人来了之后再去预备油,他们以为主人来时仍然要向他们施怜悯,结果没有,主人来了之后,就没有怜悯了,只有审判。因为童女的责任就是要灯常亮着,随时预备迎接新郎,随时地向灯里加油。基督徒的职责,就是要被圣灵充满。那到底是警醒到什么程度呢?最基本的也要一天三次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但以理是这样做的。新约里主耶稣:“次日早晨,天未亮的时候,耶稣起来,到旷野地方去,在那里祷告。”(可1:35)家庭教会一般会有这个传承,这一天在事工没有到来之前先祷告。当耶稣行完了五饼二鱼的神迹之后,众人就拥护他做王,他不接受做这世上的王,就退到山上去祷告。可以看出他是在事工后要祷告。我建议大家在中午也要有一次祷告,因为一上午的工作累了,疲乏了,随之而来的就会伴有点负面的情绪,所以要祷告,求神加力量,除去负面的情绪,也求神来带领下午的工作,这就是中午的祷告。晚上的祷告是必须的,最好不在睡觉前,应当是在吃完饭之后,趁着精神状态好的时候来祷告。晚上祷告的内容应当是:思想一天在神面前所蒙的恩典。诗篇42:8里说“黑夜,我要歌颂祷告赐我生命的神。”还要察验这一天中哪些地方得罪了神,也要向主献上歌颂同时也是警醒的祷告。

 

敬虔操练的第二个基本方法是,旷野与内室生活。

 

旷野生活就是暂时离开这世界,退到旷野或内室,或个人或集体,在主面前有一定时间的警醒,直到主的话语在我们心中成为异象,直到主的荣耀清晰可见。历代圣徒常常发现一个问题,灵修常常达不到这个果效;但其实对灵修来说,最重要的是安静,归回安息,退到旷野,使我们一直忙碌的耳、眼、口、心安静下来听主的话,听得清楚,靠主的话得着饱足。所以,圣徒得力的秘诀在乎暂时退到安静之中,暂时离开世务,与主相交,从主得力。我们不是整天逃避这世界,而是暂时逃避,比如一天两个小时,在这时间中,我们的耳朵、我们的心,不再听、不再想这世界的事,而是专心思想神的话,从新得力。不过要注意的是,众圣徒集体及家人一起的警醒优先于个人的警醒。

 

敬虔操练的第三个基本方法是,听而祷告,在救恩中祷告。

 

申命记6:4说:“以色列啊,你要听!”圣经又说要听,要思想,快快地听,不住地思想。圣经不是普通的书用来读的,而是用来听,用来思想的,昼夜地思想,反复地咀嚼。所以神的子民要背诵圣经,最重要的是要将神的话存在心里。我们的祷告是建立在将神的道存记在心里的基础上,神的子民要“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西3:16)。经上还有一句话“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119:11),要将神的话深深地刻在心版上。不但存记神的话,还要应用神的话,还要从心里流淌出来,如活水的江河一样流淌出来,显明这道莫大的能力。

 

多多听道并且思想神道的人可以过得胜的生活。马太福音第13章耶稣讲撒种的比喻,神的话如果没有好好听的,放在一边不深入思想,也不愿意跟随,撒但好像飞鸟就把撒在路旁的种子吃尽了,或者有今生的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欲各样的荆棘把道给挤住了。一直听,一直思想遵行的,就胜过那困难拦阻、胜过撒但的攻击和迷惑,结出成熟的子粒来。神的道隐藏着巨大的能力。马太福音13章“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好像一粒芥菜种……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它的枝上”。我们进神的国需要经历很大的艰难,就需要有信心。怎样有信心呢?就是思想神的道,神造了我们的理性,愿意让我们思考、思想。当我们常常思想神的时候,神就借着道向我们显明神国的荣耀。我们要认识神的国必要长大,直等全地都满了耶和华的荣耀。当我思想神道时,当神在我心里掌权、基督在我心中做王的时候,神的国就在我心里。这样我就有了信心,就能得胜各样的患难了。

 

我们存记神的道也可使我们在祷告时有对神道的回应,可以使我们用信心与所听的道调和。存记神的道之后我们就知道了哪些是神的应许,并且还可以照着神的应许来祷告,照着神约中的应许来祷告。在听而祷告中我们首先需要思想三一神的救恩。因为救恩是整个圣经的中心,我们思想这救恩的时候,就得以建立与神的关系。在这救恩之中,我们所祷告、所祈求的事情可以完全达到神面前,我们的祷告是生命的呼求,神在基督耶稣里的旨意是关乎生命的,所以在救恩里的祷告就是关乎生命的祷告,神在其中洁净我们的生命,我们也将自己的生命状况陈明在神面前。神的旨意是要叫万人得救,不愿意一人沉沦,所以,我们在祷告中为万人祷告。保罗也为教会祷告,求神使教会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我们为自己也为众人的生命祷告。这就是生命复兴的祷告。我们的祷告首先是听而祷告,如此才能信心坚固地祷告,这道使我与基督、天国相连,从而能够结出敬虔的果子。

 

 

[1] 本文整理自本刊编辑对刘石弟兄的访谈。——编者注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