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1年12月号(总第88期)

2021年12月号(总第88期)

卷首语: 跨年夜后是何夕?

文 / 本刊编辑部   时至2021年底,将迎2022新年。新冠疫情的防控政策依然严格,在出行差旅、探亲访友等方面受限了近两年的国人,对于2022年各项生活秩序的全面恢复,产生了深深的期待和渴望——重返2019,疫情之前!如同浓浓的乡愁。   作为神的子民,不管是教牧同工还是会众,对于神的家早日恢复正常的聚集、敬拜、牧养和治理秩序,也怀着同样的“乡愁”;尤其是对于那些此前已经形成卓有成效的牧会思路、牧养章法,却不得不随疫情管控停滞近两年的教会。   但新冠疫情与管控措施,既是社会现实,也是一种隐喻,帮助我们看清更深层的事实:   末世——死亡的恐怖,迫使人面对和感受末世审判的真实; 传道——圣经中,控告传福音的保罗的人说:“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 …

阅读更多 »

蒙神赐福的讲道

[ 史蒂芬·劳森(Steven Lawson)] 不得不说,当今有许多讲道,并不是蒙神赐福的讲道。什么样的讲道能得到神的认可?蒙神赐福的讲道宣扬基督的卓越。蒙神赐福的讲道倚靠圣灵的能力。蒙神赐福的讲道扎根圣父的预定。解经讲道既是艺术,也是科学。但愿你能学到别具一格的讲道艺术,但绝对不要改动讲道的科学——那些固定不变的解经讲道原理。它要求我们宣扬(καταγγελω)以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为中心的神的奥秘。愿神以天风吹动你的船帆。愿祂鞭策你,推动你效法这种讲道。

阅读更多 »

“这些基督徒是谁?” ——彼得前书2:4-10释经讲道

[张翰中(Geoff Chang)] 早期基督徒的生活并不容易。到主后60年左右,基督教已经发展到耶路撒冷以外的地区,并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大家都很疑惑:“这些基督徒是谁?”他们正处于一种艰难的境地:被误解,被诽谤,被大众舆论嘲笑,被视为国家公敌,处在“正常”社会的边缘。两千年过去了,全世界基督徒的处境其实并没有太大变化。耳边充斥着这么多声音,基督徒很容易开始心生疑问:“我是谁?成为一个基督徒,到底意味着什么?”比世界的看法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认知。如果你是一个基督徒,那么你认为你是谁?

阅读更多 »

研读圣经时最常犯的三大错误

[罗伯特·普拉默(Robert Plummer)] 当出现属灵问题时,人们争相参与讨论,很多时候仅仅是为了抬高自己或纠正他人,而不是凭着爱心,试图按照圣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们简直就像曾经的法利赛人,参与讨论只是为了抬高自己,证明自己是对的。所以,我们必须扪心自问,当我们在思考和探究属灵问题时,到底是真的想认识神,更好地跟从祂,还是只为了抬高自己?你我都要接受这样的挑战,好使我们不要成为在信仰上吹毛求疵和假冒为善的人。

阅读更多 »

阅读与牧养

[陈已新] 神以祂的话语施行创造和救赎,而神看重并选择了将祂的话语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和保存下来。这些文字,绝不仅仅在个人阅读中发挥作用,更是在教会公开的宣读与讲解中发挥作用,整个圣约群体因着听到这些话而悔改、信靠和顺服,因此读这些文字是我们经历神话语大能的必要途径。以上所讨论的对象,虽然主要是那特别的文字——神所默示的圣经,以及对这文字的阅读及宣讲,但也会帮助我们思考对于能够帮助我们更明白圣经的那些文字的阅读,就是对于古往今来优秀的属灵作品的阅读。

阅读更多 »

建立群体共读与讨论的读书会

[武昕] 对于基督徒的生命成长和服事来说,属灵阅读非常重要。建立群体共读与讨论的读书会,可以帮助读者在属灵阅读的道路上坚持读下去,逐渐培养出适合自己的良好的读书习惯。在读书会的分享和讨论中,参与者彼此激发,互相补足,拓展了看待问题的视角,并引发更多、更深入的思考。本文是一位资深读书会带领人的经验分享,其中提到了读书会的定义和特点,读书会的益处,以及读书会的具体实践等等。

阅读更多 »

外一篇:如何预备读书会的讨论问题

[武昕] 在读书会的现场活动中,讨论问题是具有枢纽作用的环节;提出一个好的问题就像打开一扇久闭的窗户,会使人眼前一亮,看到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美景。因此,提前设计好高质量的讨论问题,对于促进大家更好地交流讨论至关重要。本文针对不同类型的阅读材料,提供了诸多“问题模板”供带领者参考。这些“模式化”的问题有助于开启思路,使用者可以根据具体内容预备出更加丰富、更有针对性的问题。

阅读更多 »

间隔167小时:如何在辅导中布置家庭作业

[罗伯特·琼斯(Robert Jones)] 在辅导中,布置家庭作业是非常重要的辅助手段。每周一次一小时的辅导很难解决问题,家庭作业是把辅导的重要关注点,延伸到两次辅导之间的167小时中。额外的家庭作业使辅导对象在这个间隔时间内亲近基督,如同医生开了药方,患者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行服用才能有明显的好转。本文具体讨论了布置家庭作业的必要性,如何有针对性地布置家庭作业,如何检查和讨论家庭作业,以及辅导对象一次或多次没有完成作业时如何处理,等等。期望好的家庭能够促进辅导对象的成长,以及对辅导果效的评估。

阅读更多 »

访谈亦文:我与《亿万华民》

[本刊编辑部] 读百余年前中西信徒的信仰之旅,让我反思我们今天的属灵生命。阅读历史能增加我们属灵生命的深度,因为平常我们都只能横向比较,而读史料使我们能够跨越时空,比较之后就会有反思。而整理这些文献,更让我看到文字事工“千秋万代”的价值。“当时只道是平常”的汇报、码字、编辑、排版、审校,到了一百年后,都成为珍贵的史料。文字事奉,无论哪种形式都是非常孤独的。但看到这些一百多年前的文字,今天仍然有人翻译和阅读,就会提醒我文字事工“无远弗届”的特别功效。

阅读更多 »

东正教与福音派能相融吗?不能 ——福音派的视角

[迈克尔·霍顿] 很多年轻人想找到与神之间深刻的、而非庸俗或肤浅的关系,他们被东正教的超越性与奥秘吸引。然而回到宗教改革神学与东正教对话,我们会重新发现我们自己的“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就在我们眼前。从创世的角度来看,东正教的神学尚且正确,但是到了堕落就出了问题。我们认为大多数东正教的资料没有足够严肃地对待罪的毁坏性的特征。教会装在瓦器里的宝贝是福音——神已经在基督里为我们做了我们自己就算有祂的帮助也不能做的。若没有它,我们的古老传承与习俗、仪式与敬拜、教会职分与权柄都是无用的。

阅读更多 »

宣教储军 ——1903–1905年间山西禾场的妇女事工与伙伴差会

[编译/亦文] 女性同工和伙伴差会,这两股力量在宣教史上,曾经是被忽略的零散兵力,却在十九世纪末,被戴德生打破传统差传思维,有创意、有智慧地揉合进了宣教大军中,大大推进了神州大地的福音事工。但是,庚子教难期间,被义和团拳民直接杀害,以及在逃难途中病弱而死的宣教士中,很多都是单身女子。人们难免再次质疑,让弱女子们深入腹地,拓荒植堂,是否是明智之举?1903—1905年之际,数位驻晋女宣教士的书信和报告,从不同的角度回答了这些问题。

阅读更多 »

致受逼迫者的一封劝慰书信

[文/马丁·路德 ] 我亲爱的弟兄,请为我祷告,正如我也为你祷告一样。要记得你并非一人在承受这患难,因那位与你同在的神如此说:“因为他专心爱我,我就要搭救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诗91:14-15)除此以外,我们所有人也与你同在,正如主与你同在一样,并且无论是主还是我们都不会撇下你。你当壮胆,祂必坚固你的心,要等候主。主告诉我们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切记不要与撒但辩论,而要定睛在主身上。要信心单纯地依靠祂,因为我们的得救唯独是依靠祂的宝血。正如人的行为和人所定的律法无法成为基督的宝血一样,它们也无法洗净我们的罪或使我们称义;同样,这些人的工作也不能定我们的罪或控告我们。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