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1年12月号(总第88期) 卷首语: 跨年夜后是何夕?

卷首语: 跨年夜后是何夕?

文 / 本刊编辑部

 

时至2021年底,将迎2022新年。新冠疫情的防控政策依然严格,在出行差旅、探亲访友等方面受限了近两年的国人,对于2022年各项生活秩序的全面恢复,产生了深深的期待和渴望——重返2019,疫情之前!如同浓浓的乡愁。

 

作为神的子民,不管是教牧同工还是会众,对于神的家早日恢复正常的聚集、敬拜、牧养和治理秩序,也怀着同样的“乡愁”;尤其是对于那些此前已经形成卓有成效的牧会思路、牧养章法,却不得不随疫情管控停滞近两年的教会。

 

但新冠疫情与管控措施,既是社会现实,也是一种隐喻,帮助我们看清更深层的事实:

 

末世——死亡的恐怖,迫使人面对和感受末世审判的真实;

传道——圣经中,控告传福音的保罗的人说:“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徒24:5);

管控——严格的治理措施,既可以应用于防疫情,更可以应用于管意识形态。然而其背后仍是“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7:14)

 

教会仍旧在地,肯定会感受得到世人过平顺日子的指望;教会已然属主属天,却又等候主来迎娶;作为终末性的社群,仍旧行在旷野,将来可能面临更加不易的情形。既然“末世感、传福音、被管控”是不会被翻过的一页,教会的“乡愁”,便不是2019,而是末世永恒;教会的形态与牧养举措,便不会是重返疫情前,而是继续探索前行。为着教会的当下与未来之需,《教会》杂志在2021年策划了四期封面主题[1],总意是:旷野中教会的内在建造。

 

一些教会的传道人和信徒正在面对着外部逼迫;一些教会或主动或被动地分散聚会时,工人们在多个堂点或小组间疲于奔命;当那定义为“聚集(Ekklesia)”的教会,在形式上却“分散”时,就遭遇到在本质上“消散”的危机。因此,我们将3月刊主题定为“建立共同体”。当教会处于实实在在的、应对逼迫和管控的重重压力之中,而牧养和治理又不充分、不及时,信徒与信徒之间、信徒与组长同工之间的摩擦都会增多。6月刊主题“因祂使我们和睦”,即是对“建立共同体”的深化,也是为了应对愈演愈烈的新问题。

 

不仅如此,传道工人还在面对着一系列新的问题:在应对法规条例和管控之时,如何转换牧养与神学教育的模式?信徒们在生命成长、家庭、工作中遇到问题时,如何被牧养、归正?此时,“传道人以自己的阅读成长为榜样,带动信徒共同体的阅读成长,以实现教会的团契与牧养”,这种方式是值得关注和借鉴的。因此继9月刊“传道人的阅读”后,本期我们延续阅读的主题,把焦点放在“阅读与牧养”上,期待更多的地方教会把“教会论与牧养视角下的阅读”作为自身的关注。

 

12月31日跨年夜后,伴随着元旦日的晨曦逐渐炳烁,我们将迎来2022年年。新年的乐声,一如既往的有《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或许还会有卡朋特乐队(Carpenter,译为”木匠”)在我们耳边奏起《昨日重现》(Yesterday Once More)。

 

但我们要听的是,那一位“木匠”的号角声。

 

 

[1] 受限于单篇文章的主题与篇幅,对全年、本期其他栏目的文章,本文并未加以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