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文章

十二月, 2015

  • 18 十二月

    撒该的“中年危机”

    如今中国人常说:“人,还是要有点儿信仰的。”貌似有理,但这却不过是“中年危机”的鸡汤式表达。而此时撒该冲出去要看耶稣,也可能只是一个滥俗的中年危机故事的开头。然而事情的结局终于强过了起头,但并不是因为撒该,而是因为撒该要去看的人。

    阅读更多 »
  • 14 十二月

    穿越千年的圣诞佳音:今日为你们生了救主

    亲爱的朋友,你相信耶稣基督是你的救主吗?愿你相信!接受耶稣,你的生命从此就会改变,你会找到人生的意义和方向,寻到宇宙间的真理,你会从罪恶、死亡和魔鬼的权势下被拯救出来,重获自由。你的罪会被耶稣的血洗净,你会成为天父的儿女,你会得到永恒的生命

    阅读更多 »
  • 7 十二月

    他把我的脚从灭亡的道路引到平安的路上

    文/王永琨   我们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相貌,来自不同的家乡、学校,有不同的专业,不同的爱好、特长和人生追求……但是,等到有一天,这一切的分别将不再重要,当耶稣再次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各位只会被分成两类人:属基督的和不属基督的。耶稣会对属于他的人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而他会对不属于他的人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那时,你在哪里?你会在哪里度过你的永远?这取决于你今天如何选择。而我今日在此为我的主耶稣向你们大声疾呼:接受耶稣,逃避地狱,进入天堂!!   接下来,我想向大家见证,我的主耶稣是如何把我的脚从灭亡的道路引到平安的道路上,就是他如何使一个曾经和你们一样悖逆不信的人,成为他的门徒 …

    阅读更多 »

十一月, 2015

  • 22 十一月

    从绝望到盼望——耶稣在罪人身上的见证

    文/晓義   从小在无神论的教育环境下长大,和大多数学生没有什么区别:被教育说没有神,认为有神是“封建迷信”,而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会随着科学的发展而逐渐消亡。虽然姥姥和姨信主,也只是认为她们是年纪大了,需要一个精神的寄托,毕竟每周出去活动活动,有利于身心健康。而自己从来就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世界上到底是有神还是无神。 从高中繁重的学业中解脱出来后,大学期间我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活着。在一系列的新闻报道中,我看见不少英雄劳模,为保护公共财产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在人的工具价值大于生命价值的国度,这类人物成为了人们学习的榜样。当一个朋友的父亲突然去世,我才发现死亡与人竟然如此接近,而人人都是宇宙间无家可归的孤儿。如果人生的所有最后因死亡而归于虚无,那人生就没有意义。期间看过 …

    阅读更多 »
  • 16 十一月

    人啊,快逃离骄傲中的悲惨——再读C.S. Lewis论骄傲的随笔

    文/李约翰   有一次,听到一位弟兄的见证。弟兄患有强迫症,严重的时候,每次出门之前,他都要检查房间至少两个小时,可是刚出去半个小时,他就必须回来再检查一遍。这非常折磨人,这位弟兄有时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咬出血了,仍然不能控制自己。信主以后,这些症状基本消失了。弟兄说:“神光照我,让我看到了产生这种情况的根源,就是我骄傲的罪——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非常骄傲地认为自己能控制一切,我能主宰我的环境。在我认罪悔改、谦卑俯伏下来之后,我的情况就好转多了。强迫症只是一种表相,我里面骄傲自负的罪才是根子。” 听了弟兄的见证,我非常感动,因为他能够如此认清问题的本质,他所描述的这种完美主义者式的骄傲及其带来的心灵黑暗,在我里面也能够清晰地找到;弟兄并没有按心理学所说的,把自己当成一名受害者,反而清楚 …

    阅读更多 »
  • 10 十一月

    “基督门徒十字架的权利和自由”[注1] ——由十字架事件引发的思考

    文/旅驹   “对这个世界和罪而言,基督徒是彻底自由的君王,没有任何人或事物可以奴役他;对于救赎他的主基督而言,基督徒是完全顺服的奴仆,单单敬拜上帝,并服事世上一切的人。” [2] ——马丁·路德   作者前言:最近,浙江省政府强拆大批浙江省基督教三自会以及天主教爱国会所属教堂的十字架,引起基督教界的广泛关注与热切讨论。虽然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的家庭教会受到牵连,但作为一名持守家庭教会信仰立场的基督徒,我十分关注这一系列事件所引发的家庭教会内部的讨论,以及讨论呈现的不同观点。尽管各种观点间存在许多分歧,讨论本身却是必要和必须的,会帮助我们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厘清自己的思路,总结出合乎圣经的信仰立场和普遍原则,以指导我们的思考和行动,对环境和事件做出正确的回应。   有鉴于 …

    阅读更多 »
  • 4 十一月

    杨崇恩:委身于他的话语——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二)

    夜幕初垂,人们纷纷逃离工作,拖着疲惫的步履踏上归家之路。虽然有着五光十色的妆饰,拥挤的车阵和急促的脚步仍难掩整座城市一日劳碌后的困倦。然而,在这样的时刻,有一群人赶着前往另一种安息——可能饭也来不及吃,甚至还忙着补写作业——国际查经团契(Bible Study Fellowship, BSF)正要开始聚会!或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查经班,跨越六大洲四十个国家,每个礼拜有一千个以上的班次举行,超过二十万名成员参与其中。这个查经班规模如此庞大,但谈起它的故事,却得从一个小女子开始讲起——中国内地会的宣教士杨崇恩(Audrey Wetherell Johnson)。

    阅读更多 »
  • 2 十一月

    在黑暗中看见了大光 —— 一个堕落大学生的信主见证

    文/施文   我出生在云南一个小山村,四面环山,祖辈少有人走出大山,不知道山外的世界什么样。没见过世面的我,总以为所见到的就是世界的全部,更可悲的是在井底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在井底。在信息闭塞的地方待久了,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未来就没有过多的想法,能想的也就只有好好学习,在班里拿个好名次。因为这能得到父母的夸奖和周围人的羡慕。在这方面我做得很不错,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 这阶段也没遇到过什么大的挫折,一直风平浪静,家里父母相亲相爱,对我也十分关心。因为习惯了爸爸妈妈的爱,就觉得他们的爱是理所当然的。爸爸说话很有权威,家人都听他的。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对哥哥非常严厉,因为哥哥十分调皮,两个姐姐做错了事也免不了被责骂。然而爸爸基本没骂过我,因为我向来很听话,哥哥姐姐们也都十分宠爱我 …

    阅读更多 »

十月, 2015

  • 31 十月

    这世代,教会如何服事同性恋群体

    文/本刊记者   10月31日是宗教改革纪念日,却竟然也是台湾第十三届同性恋游行的日子。2003年,台北的街头上首次出现了同性恋游行,此后年年都有游行,并且人数递增,从最初的几百人,到数万人,亚洲许多地区的同性恋者千里迢迢赶去参加,其中包括许多中国大陆的同性恋者及组织。而从2012年的官方资料来看,大陆的同性恋者已经达到了六千万。 台湾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运动(以下简称同运)的声势也越来越猛烈,从2004年起,不断要求立法,台湾教育部也依照“性别平等教育法”要求在中小学课程中教导“同志议题”、“多元情欲”。据调查,台湾12至17岁的青少年中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为66.9%。 台湾某教会的师母语馨说:“我们现在不可以说‘两性’,只能说‘性别’。多元情欲所教导的就是: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可以, …

    阅读更多 »
  • 28 十月

    神所使用的人之倪柝声弟兄

    文/边云波   编 者 按 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已在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以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倪弟兄原名倪述祖,1903年出生于福建的一个基督徒家庭。虽然他在信主的家庭当中成长,但在17岁以前他并不是一个基督徒。倪述祖17岁的时候,他母亲的生命有一个复兴,因为与神更加亲近,就向自己的儿子认错道歉,请儿子原谅她。这件事情感动了倪述祖,他自己也就认罪悔改而且对付自己的罪,以后就成为比较热心的基督徒。从中可知,父母教养儿女不要仅是口头上的教训,只讲些圣经上的道理、知 …

    阅读更多 »
  • 28 十月

    盖群英、冯贵珠、冯贵石:内地会三女侠——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一)

    文/饶以德 城门口的女孩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尤其是在酒泉这样的塞外之地。 “寡寡还是每天跑到城门口哭泣吗?” “是啊,她还盼着那几个洋婆子回来呢!⋯⋯” 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寡寡,一个身世坎坷的小女孩。听说她的父亲是蒙古人,在某次前往喇嘛庙参拜的途中邂逅了一个藏族女子,当那女子发现怀有身孕时,他已不知去向。寡寡一出生便被卖作养女,其中的辛酸实在是有口难言——她既聋又哑。因为这项缺陷,养母深觉自己在买卖上吃了亏,把气都出在寡寡身上,又是毒打,又是虐待,还逼她到街上乞讨⋯⋯但她也很有个性,坚持不做乞丐,对于些微的施舍,她总是以帮忙扫地、整理院子为回报。 一年过去了,与“三位女侠”相遇的场景在寡寡心中依然清晰可见,同样是严寒的冬天,但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温暖。那天她被野狗狠咬了一口,顾不得鲜血直流 …

    阅读更多 »
  • 26 十月

    富能仁:建立在膝上的傈僳教会——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八)

      文/饶以德       上海总部的信终于来了!虽然富能仁等待这封信已经好一阵子,但他却还不想将信拆开。“何斯德先生是否依然坚持要将我调往云南东部呢?”回想这些年在云南西部的各样事工,感动与挫折突然像纵谷地区澎湃的江水一般,涌上了富能仁的心头……   怪人   富能仁出生于伦敦近郊一个优渥的家庭,他彷佛生来就具有乐于面对挑战、坚忍不拔的特质。在家里的栽培下,他琴艺精湛,课业上的表现也很卓越,即将从伦敦帝国学院毕业,工科学生的未来是一片坦途,而他也即将举行个人的钢琴演奏会。富能仁的人生安排不仅是井井有条,而且完美地令人羡慕。但一本小册子搅乱了这“一池春水”:“如果我们的主今天回来,发现成千上万的人还未听闻福音,他当然会向我们询问,不 …

    阅读更多 »
  • 21 十月

    神所使用的人之杨绍唐牧师

    文/边云波   一位内地会的宣道士赖恩融牧师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中国教会的三巨人》,三巨人中的一位就是杨绍唐牧师。杨绍唐牧师1898年出生于山西翼城。他12岁时进入基督教中学,25岁时到山东滕县华北神学院读书,当时华北神学院是很被神使用的一个神学院。1925年,他27岁时神学毕业回到山西传道。1930年前后,杨绍唐牧师牧养晋南十三县的教会及多处聚会点,这些教会和聚会点起初不一定有专职的传道人,但兼职、带职的传道人逐渐就成为专职的传道人,所以就需要培训。但如果这些同工都去上神学,一方面经济力量不足,另一方面他们到神学院也许不适合要求,或者说学历不够。所以杨绍唐牧师1934年成立了一个“灵工团”,这个“灵工团”被很多人认为是培养同工、建立同工、彼此相爱、互相尊重、在主里交通、互帮互学的一个很好的方 …

    阅读更多 »
  • 21 十月

    艾得理:停不下的福音脚步——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十)

    文/饶以德   上海火车站充满离愁。许多大学生正为一对外国夫妇送行,那外国妇人生得端庄清秀,她身旁的男子身材高瘦,干练的脸庞上挂着紧蹙的眉头——他便是内地会的宣教士艾得理(David Adeney),他们正踏上离开中国的路。   时值1950年的八月,对内地会上下而言,这都是一个难熬的酷暑。稍早,中国共产党和一批基督教牧长共同发表了“三自宣言”,虽然肯定基督教会自立的努力,但同时将宣教士和部分基督徒认定为帝国主义分子。随着朝鲜战争爆发,内地会这样的外国差会在中国的处境更加困难。内地会当时的总主任华福兰(Frank Houghton)也提到:“我们的存在造成中国基督徒的难处、尴尬,甚至危险。实际上,我们是阻碍而非帮助。”几经挣扎,最后,内地会做了沉痛的决定:全面撤出中国。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