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30)

期刊

组长在牧养中关切组员重生问题的必要性

文/杖恩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7:22-23   今天,我们要一起来思想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关系到我们事奉的成败和我们将来如何站在主的面前。我们热切地服事,似乎只要是在教会里有委身和一定投入、参与的人,都希望能够在服事上多有果效;而你们,现在教会担当牧养责任的组长,想必更是如此。当然,不同的人服事的动机和目标都千差万别;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这些动机和目标都是“好的”,都是在神面前能够被肯定和称许的,都是在当“有火发现,试验各人工程”的日子能够经受得住的。那么,到底,到了那检验工程的一天,什么样的工程能够 …

阅读更多 »

以“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为中心的小组服事与牧养

文/庆君   引言   每次读马太福音都会给人以不同的感受。从创造天地的日子以来,历史中众先知的不断预言与提醒,弥赛亚必然来临的宣告不断的重复,伴随着神子民的叛逆与盼望。然后在玛拉基书的荣耀宣告之后,是整整四百年的沉默无声,犹如一首伟大宏壮的交响乐在渐近高潮之时,戛然而止。   再之后,仿佛是在黑暗中传来坚定而渐强的微声:“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随后,这在应许中到来的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开始了他在地上的服事和牧养。荣耀的交响乐在不断地推进,直到这天父的义仆即将进入耶路撒冷受难,高潮即刻到来。   在马太福音记录的耶稣的五大段讲论的后两部分,尤其是关于末后世代的讲论中,耶稣对门徒反复提到一个重要的托付,即成为“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太2 …

阅读更多 »

福音与牧职

文/江登兴   一、福音与牧职   现在回想自己事奉历程的时候,看到自己有很多的失职。   开始事奉时,对于教会的信念,基本上是基于两个粗糙的信念:1)基于圣经的更正教教义应该被宣讲;2)上帝的荣耀会临在软弱但不住祷告的圣徒群体中,从而成就他的工。这两个信念分别源于更正教传统和中国家庭教会传统。   牧职的缺失   上帝在教会中显出福音的荣耀,这应该是一个教会的根本异象。这个异象的落实是通过道的宣讲、祈祷、牧职、圣徒的团契这四方面实现的。   从我非常有限的观察看,现在一些教会普遍感受到事奉的停滞,而在争战中仍然显出能力的教会,是那些对于福音有清晰的界定和持守,并且有与施行这福音相称的牧职及牧会理念的教会。   我最近阅读 …

阅读更多 »

成人基督教教育之构想——以温州教会为例

文/道德   引言   经常会听见这样的话:儿童是未来的主人,青年是明日的希望,成人却是今日的栋梁。是的,若在带领儿童的事上失败,二十年后教会可能后继无人;疏于教导青年,十年内教会可能青黄不接;但是忽略造就成人,教会立刻会陷入中空状态。所以成人教育在教会中,就显得异常的重要。   中国家庭教会,由于特殊的政治环境而有着特殊的宗教环境。这种环境使得中国教会至少不能公开做更多的教育工作。即使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却迫于各种的压力,而不敢走得更多。   感谢神,近年在很多的地方开始了主日学教育的工作,但却也只是限于儿童主日学。特别在浙江温州地区,由于有着比其他地区更为开放的环境,教会较早开始了主日学的教育事工。随着多年的摸索,加上海外教会的帮助,主日学 …

阅读更多 »

平衡的服事生命

文/提摩太•凯乐  译/王东  校/杖   “内在生命”不仅仅是读圣经和祷告,还有更多东西。“内在生命”训练可以理解为,所有那些使你在属灵上得坚固的活动;“外在生命”可以理解为,那些消耗和使用你在“内在生命”训练中产生的属灵喜乐、生命、洞见和品格的活动。所以内在生命是“属灵输入”,外在服事和工作事工是“属灵输出”。   这有些过度简单化。毕德生在他的《天使在行动》一书中指出,加以适当的平衡,人的属灵指引工作可以大大激活和丰富你自己的属灵生命。所以,“外在生命”也肯定是属灵活力和喜乐的一个来源——而“内在生命”训练也需要纪律和自我牺牲。但是,整体上,“内在生命”好比是电池充电,“外在生命”好比是电池消耗和减少。   注意,我上面说的是,处于“适当平衡”中的服事工作 …

阅读更多 »

教会全球化时代改革宗神学的未来[注1]

文/周钧权       译/雅斤       校/煦   一、改革宗(归正)神学:一个传统的终结   让我用一个问题开始我今天的演说:在教会全球化时代,改革宗神学的未来是什么?对于一个接受改革宗神学教席的人和对我们整个神学院来说,这都显然是一个恰当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有助于我们反思我们在历史进程中所处的位置,最近我们刚刚庆祝了加尔文诞辰五百周年,并且马上要庆祝公认为宗教改革催化剂的马丁·路德《九十五条论纲》发布五百周年。所以我们需要问:改革宗神学的未来是什么?   1、改革宗神学与基督教世界的结束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察看改革宗神学的现状。首先,我们无法忽视改革宗神学在讨论整个基督教现状中的位置。毋庸置疑,我们正在见证基督教的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

阅读更多 »

堂会制与分聚会点制模式探讨

文/约书亚       陆百佳   前言   若要将聚会模式问题研究得透彻完全,难免涉及古今中外的教会历史、风俗习惯、社会背景,不同教派治理模式及背后的教会论。例如犹太的会堂、使徒时期的家庭聚会、天主教的堂会、美国长老会的组织结构、韩国的细胞小组、中国百年来各地各系统纷繁复杂的聚会模式等等,都不免要拿出来借鉴。可是若按这种写法,笔者实在学识浅薄,知之甚少,难以胜任。所以在为难之中,几乎放弃,又转念一想,我们其实正活在中国家庭教会面对此问题的历史中,这几年正经历两种模式的转变,教会的发展正面临关于模式的选择,我们在国内外接触的教会正是很好的案例。因此,不妨将自己的经验与见闻详细记述、分析,再以此为依托谈谈自己的看法,或许可起到窥一斑而见全豹之作用。   一、一个共 …

阅读更多 »

普遍恩典与今日中国教会——访谈周钧权博士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中国教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经历了迅速的增长,随之而来的,在与处境的关系中,许多人也试图更多地从神学角度去反思一些重要问题,比如教会的本质、基督徒在社会中的角色、文化使命等等。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华裔教授周钧权博士在他的受职演讲中对此有一些很有洞见的阐述。本刊编辑部特此采访了周博士,请他更具体地谈一谈改革宗神学与中国教会处境的关联。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 周教授,谢谢您特别花时间接受《教会》杂志的采访,您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您的生长背景?   周钧权博士(以下简称周):我是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出生长大的,我爷爷、父亲是广东人,在旧金山出生,在中国城长大,我妈妈是辽宁人,在台湾长大。她来美国读大学,经人介绍与我爸爸结婚。我在旧金山长大,从小参加中国教会。在旧金 …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五年的中国内地会(二)

文/亦文   九月 “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 ——哈该书2:19   说到戴德生,我们通常只知道他是一个信心差会(Faith Mission)的创始人,而往往忽略了他在布道与解经方面的恩赐。《亿万华民》提供了有力的明证:那些由戴德生执笔、编辑的文章,在133年之后,仍不失为出色的讲章。   戴德生不仅善于把陌生的福音传给中国人,也很善于把陌生的中国介绍给西方人。比如,9月号的《亿万华民》上,特意印出了Ebenezer 和Jehovah-Jireh的汉字。这两句经文的中译虽然早已有之,但用对联的形式将这两句话结合在一起,是内地会独创的中国特色;而戴德生用汉字来吸引读者重读这两句经文,更因为其中包含的属灵含义,恐怕只有善用时态的西方人才能心领神会——“以便以设耳”(即“ …

阅读更多 »

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班和小组(Classes and Bands)

    卫斯理的班(Classes)是为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准备的。他们12人(不分男女)的小组每周聚会,聚会中成员报告属灵的进展、需要和问题,其他人提供建议、鼓励,并为其祷告。小组(Bands)则是为基督徒准备的更有强度的属灵培训。它们规模更小,大约五至十人,按照年龄、性别和婚姻状况分组。他们例行谈论下面的问题以相互督促: 上次聚会以后,你犯了什么罪? 你上周面对过什么试探,但你没有妥协? 你如何胜过那些试探? 上帝在其他什么地方给予你帮助或让你成为一个得胜的基督徒? 你有什么想法或行为是自己不确定是否是犯罪的?你对上帝的旨意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   乔治•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社团(Societies)   乔治•怀特菲尔德的社团( …

阅读更多 »

教会建制:信仰告白、牧养体系和治理制度

文/陆昆   有时,教会的带领人或者团队会受到一些指责,说他们的权威或者决策并未通过会众的任命和批准。这样想的前设是以为教会的公权利来自教会成员的任命或授权。这种设想在今天“民主”已成公理的情况下似乎不言而喻,但却并非天经地义,因为教会的领导权威并非来自成员对私权利的委托;正如公司CEO的权威是来自董事会的任命而非公司员工的选举和授权一样,本质上,教会的权威虽然有可能通过会众选举和决策的方式履行,但其本质却非会众的委托或授权,而是来自神自己的委任。   这并不意味着教会的带领者或团队可以任意产生或可以专权擅行,正相反,正是因为其权威成为神在基督里的统治的彰显,所以格外需要郑重,并不断受到必要的评估和检验。换句话说,教会制度的权威必须经过良好的途径产生和施行,才能体现神在基 …

阅读更多 »

圣经的“教会治理”[1]

  文/吕沛渊   前言 今日教会的一些乱象,乃是来自领袖与信徒不明白“教会治理”的重要。许多问题的症结在于:忽略或不顾圣经所清楚定规的“教会治理模式”。   教会不是社会组织团体,更不是同乡会俱乐部。教会乃是主基督所建立的“神的国”(西1:13),必须完全顺服他的治理。他在圣经中赐下“教会治理”的架构与方法,以维护教会中的秩序(林前14:33、40)。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遵行圣经的“教会治理”。   圣经有关“教会治理”的教导,并未论及每一细节,例如:地方堂会应该选立几位长老,长老同工是否每周或每月召开会议。然而,圣经的确清楚昭示“教会治理”的蓝图大纲。教会必须忠心顺服遵行,不然就不是真正顺服主基督的教会。因此我们应当认真仔细查考“教会治理”的圣经准则。 &nb …

阅读更多 »

体制是为了生命的发展——就教会治理的实践访谈陈彪牧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近年来国内许多教会开始关注教会治理的问题,期望能采用健全而有活力的体制来建造教会,但在制定和实行教会章程与纪律时,却遇到不少问题。因此,本刊编辑部特别就教会治理的实践方面采访了在北美华人教会中服事的陈彪牧师。陈牧师所在的奥兰多华人福音教会在治理方面的重大事件有:2004年聘牧,建立会员制;从2004年到2008年完成从会众制到长老制的转型;2007年完成购堂;2008年选立长老;2009年加入PCA(美国改革宗长老会的简称)。   陈彪牧师简介 生长于中国大陆西北,后赴美留学。1994年获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大气科学博士学位,同年蒙恩成为上帝的儿女。1996年到2001年在哥伦布的一间 …

阅读更多 »

在中国家庭教会治理中设立圣职的重要性

文/卫道夫   自从1807年英国宣教士马礼逊来华宣教以来,新教传到中国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1]。全国各地已有几千万的信徒,有几十万,乃至几百万各种类型的教会被建立起来,这是可喜的事。但也有令人十分忧虑的一面。中国教会,从大的范围讲分为官方教会和家庭教会,许多人形容家庭教会为多、乱、热,这虽不完全准确,但家庭教会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确实有这种现象。尤其从90年代开始,家庭教会外部受到政府压力,内部有纷争和异端的搅扰,再加上一些海外教会不明智的影响,这导致了今天的家庭教会派别林立,甚至有许多的信徒流失。这实在是令主忧伤、令人不安的事,也是今日中国家庭教会的传道人所必须要面对的问题[2]。   家庭教会之所以出现这种混乱的现象,是有多种原因的。有人说是在于外部的逼迫不利 …

阅读更多 »

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圣洁——访谈高真牧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中,居高不下的离婚率经常成为人们谈论和关注的焦点。而在神的教会中,婚姻生活的忠贞与圣洁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事情,对于服事教会的传道人来说,更是如此。本刊近期以“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圣洁”为主题,采访了高真牧师。相信高牧师在这方面的思考和经验,可以带给我们许多的提醒和帮助。   一、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建造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为什么传道人的婚姻生活这个问题特别需要关注? 高真牧师(以下简称“高”):我们在服事的过程中,也听说海外的教会有些传道人在圣洁生活方面跌倒,给教会、个人和家庭带来很大的亏损。这类事情在海外的教会越来越多。中国的教会经过苦难之后,现在基本进入了教会平稳期,处于稍微有些安逸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现在正在出现。所以对 …

阅读更多 »

附录:福音教会传道人行为规范

前言:   随着福音的传播、教会的增长及传道人队伍的扩大,为了纯洁传道人的生活,更有效地为神作见证,在传道人的事工中设限制是有必要的,特制定以下几方面原则。   1、陪谈辅导 (1)这是传道人在牧养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传道人应以敬畏神的心以及爱弟兄姐妹的心来提供陪谈辅导。 (2)针对异性辅导时,不可单独及在封闭的环境中进行,努力做到传道人夫妻一起辅导或者由配偶来辅导。 (3)紧急情况或必须要辅导时,必须是在公共场所、公众视线或开放的场所进行。 (4)不提倡通过通讯工具来辅导。   2、差旅 (1)尽可能带着配偶出差。 (2)若配偶不能跟随,应有同性同工跟随。 (3)到了目的地,应与同工住在一个房间。 (4)若必须与同工分开,应告诉对方自己的去处及交往对象。 &n …

阅读更多 »

现代教会与平信徒[注1]

文/玉汉钦  译/金秀炯 编者按: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教会意识到一种需要,就是建立教会体制(包括按立圣职)的需要,因此本期杂志在前面特别刊出几篇文章,在这方面进行探讨。   但当我们关注并致力于体制建立的时候,也需要警醒,如果误用体制,可能带来教权主义的危机,使得教会以圣职人员为中心,却忽略了包括教会全体会众的平信徒,而他们才是教会的主体。   特别是,我们看到,这几十年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平信徒事奉的复兴。因此当强调体制和圣职的时候,很容易使人产生矫枉过正的担忧,也因此不可避免地,在转型和体制建立的过程中,格外需要成熟的圣经根基和实行的智慧。   当然,以往中国教会平信徒事奉的复兴,是神在特殊时期所赐下的特别恩典,我们当向神感 …

阅读更多 »

“分党”的隐忧──论圣经权威与教会合一

文/曾劭恺 近廿年来,随着社会不断变化,海内外华人教会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过去几十年,华人教会面对社会压力及种种异端,为防止教会分裂,并宣讲纯正的真理,很自然地发展出某些“强人带领”的教会治理模式,以回应各种挑战。同时,神也在特殊时代兴起像唐崇荣牧师这般具有先知性眼光的仆人,用坚定而不让步的强势作风带领教会,以“归正福音运动”为华人教会带来莫大祝福。然而,笔者认为,年轻一代传道人中并未出现这类的领袖,因为需要这种领袖的非常时期,已经快过去了。神借着老一辈传道人的辛劳,兴起许多大有恩赐的年轻传道人,这些年轻人应避免自我绝对化、好为人师、唯我独尊的试探,尽可能彼此聆听、相互监督,在事奉上寻求所有合作的可能。传道人之间应当如此,教会内部亦然。笔者认为,今日海内外华人教会已具足够成熟度,或许可退一步 …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五年的中国内地会

文/亦文   编者按:   《亿万华民》(China’s Millions)原为一份英文宣教月刊,由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创刊于一八七五年七月,主要针对英语国家的基督徒读者。其长达七十七年的编辑与采集,犹如一部宏伟的史诗,系统地记录了中国教会拓荒与发展的历程。虽然这份月刊保留了大量珍贵的一手资料,但在华人教会中却鲜为人知,尘封于海外图书馆的档案室中。本文是作者据1875年的China’s Millions逐月编译而成,并结合地方志等资料,将当时中国的大时代背景、各乡镇宣教禾场的人情风貌揉入其中,对了解百年前的宣教历史极具价值,本刊将陆续登载其中内容。   七月 “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 ——约2:5   戴德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