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30)

期刊

信仰告白与家庭教会建造

文/古道      亦新   信仰告白在教会建造中的作用被今日教会严重的轻视了。牧者和信徒更多地关注复兴教会的各种方法,关注灵性(常常是虔诚而不是敬虔)和生命(是品格和行为而不是真正的生命)。于是实用主义和成功神学在教会中大大泛滥。这导致了现今教会的各种混乱现象的发生。人们关注的不是什么是对的,而是什么是好用的,什么是有效的。牧师和传道人对教义没有兴趣,一方面他们以为福音和教义没有关系,生命和教义没有关系;另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冲突和分裂。   这和以往真正复兴时代的牧者所关注的大不相同。比如在清教徒时代,牧师和传道人非常重视信仰告白和要理问答的学习。巴克斯特与他的两个助手,每周花两整天的时间,在教区信徒的家中教导教理问答。另外,他每周在周一周二下午和晚上花一个小时的时间,与 …

阅读更多 »

持守“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就教会建立信仰告白过程访谈霍或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为更深入地了解国内家庭教会建立信仰告白的意义、过程乃至经验教训,本刊编辑部采访了某城市家庭教会带领人之一霍或(笔名)弟兄。他所在教会建立于2002年12月,目前会员200人左右,主要服事对象为城市知识分子,有五位长老组成长老团进行治理。他们从2006年开始推动建立信仰告白,2007年底确立以《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为该教会信仰告白,以《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为该教会要理问答。   霍或弟兄强调说,接受这次采访是因为他们在建立了信仰告白和教会体制后,由衷感受到在神的家里“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所带来的极美福分,所以愿把他们的“五饼二鱼”分享出来,被主使用,以给其他教会提供借鉴和参考。我们也期盼他们真诚的分享,可以给更多教会带来帮助和反省。   问 …

阅读更多 »

信经信条简史[注1]

文/贺治       译/杖恩       校/煦   新旧约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人在现状当中唯一且全备的信仰和实践准则,这是威斯敏斯特信条第一章的宣称,也是这篇说明的主张。人所应当相信的关于神的一切事,以及神要求人的全部责任,都在圣经里面启示了,而且正因为包含在圣经里,所以人应当相信并顺服,因为它是神的话。因此,这圣言是教义的唯一标准,具有约束人良心的内在权威。而所有别的标准,只有当它们所教导的是与圣经所教导的吻合时才有价值或权威。   然而,虽然圣经是来自神,但理解圣经却是人的事。人必须尽他们所能对圣经中每一部分分别做出解释,然后把圣经对每个主题的教导结合起来成为一个一致的整体,并调整这些不同主题的教导,使各部分相互一致形成一个和谐的体系。这是每一个研读圣经的人都 …

阅读更多 »

信条和教义的进展[注1]

文/J. G.梅晨       译/禾壮       校/煦     上星期日下午,在我们这个冬季的第一次谈论中,我用概括总结的方式跟你们谈到基督教教义在教会历史中的发展。我介绍了教会如何从通常称为使徒信经的粗略的信仰告白,经历了几个早期大公教会伟大的信条,阐明了上帝的三位一体性和基督位格的教义,又通过奥古斯丁关于罪与神恩典的教义的表达,最后,来到宗教改革和加尔文的教导。我还说明了为什么加尔文所倡导的那类教义是所谓的改革宗信仰。   改革宗信仰是通过几个类型相似的伟大信条来表达的。其中之一是海德堡要理问答,它是其成员来自欧洲大陆的某些美国教会公认的教义准则,这些教会被称为“改革宗”教会。另一个详尽陈述改革宗信仰的伟大信条,是由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及其大、小要理问答 …

阅读更多 »

当敬虔遭遇神学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日前,本刊编辑部就神学与生命敬虔的关系访谈了刈稼(笔名)弟兄。刈稼弟兄出生于60年代末,86年开始参与服事,94年前往海外某神学院读书。他成长于一个传统、敬虔的家庭教会,在刚开始接触神学时曾有许多的挣扎和痛苦。在不断地反思和寻求中,他终于在两者之间取得了平衡。99年,因看到教会的需要,刈稼弟兄开始推动神学教育工作。这样一位肢体的经历,深具代表性。很多家庭教会至今在神学和敬虔传统的关系方面仍存在巨大张力和疑惑,盼望通过这一访谈和分享,能给弟兄姐妹带来一定的帮助。   问:家庭教会的传统轻视甚至排斥神学吗? 刈稼:不能这么简单的定义。这方面以前我也不明白,后来才发现其中有历史的因素。19世纪自由主义神学在西方泛滥,占领了西方绝大多数的神学院,因 …

阅读更多 »

人性本善?——再思原罪

文/张圣佳   罪行还是罪性?   在华人界谈罪永远是个千古难题,更何况是谈原罪。说白一点,谈罪的人似乎是不健康,也注定要不快乐;因为这样的人似乎有不同的心理结构,气质敏感,对世界有一种消极负面的看法。   基督徒当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不管一个人接不接受“罪”这个名词,人性的幽暗在我们的记忆与心灵中是那么真实,就彷佛是人所无法摆脱掉的地心引力那样真实。只不过,这跟原罪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时代,罪的概念已经快被人本的心理学给解构掉,而甚嚣尘上的人性进化说也让负面的人性观愈来愈像是尼斯湖的水怪,只闻其名不见其影。面对这股潮流,似乎去正视罪的外在行为比谈节外生枝的原罪更务实,更何况,要说出罪行的实例易如反掌,但原罪是啥玩意儿却让人一头雾水。   最令人困窘的是 …

阅读更多 »

恩典与律法[注1]

文/小约翰   信仰说到底是一种活的关系,基督徒不是基督教徒,这是我们信仰的基本点。但如何能与基督建立活的关系?谁能领我们到基督那里?一般说来,人是通过律法知罪,通过基督罪得赦免,然后才开始过感恩和圣洁的生活。“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3:24)所以,我们要讲上帝永恒不变的律法——十诫,这不只刻在我们良心中,更是写在圣经出埃及记20:1-17节中的圣言。我们要听听这古老圣言对当今世代所说的话:   神吩咐这一切的话,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 …

阅读更多 »

不热闹的敬拜

文/安娜   去年十一月份的王菲北京演唱会,我们教会的一位姊妹也去参加了。   她说,看到王菲出现在布置精致、灯光华美的舞台上,开始唱歌;几万人围绕着她,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为她倾心,为她齐心鼓掌欢呼;这感觉太美了,非常令人激动。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可以把她当作神。   我们都知道有这么一种集体的心理效应:当你置身在这样一个群体当中,你的意志、情绪、理智都会自然的被大群体席卷带走,进入那集体的欢呼当中,而且你会感到兴奋。   我想起我们现代的敬拜赞美,其实也使用了许多这样的手段。   当敬拜赞美的音乐响起,我们置身于一群渴望与神相交的人群中,呼喊歌唱,气氛渐渐高涨; 我们唱着现代的敬拜诗歌,歌词简单、直白、平面化;敬拜带领者带着我们多次重复副歌 …

阅读更多 »

真理的勇气与凯旋——马丁·路德《加拉太书注释》中译本导言

文/老漫   (一)   《加拉太书注释》是马丁·路德自己最喜爱的作品之一。曾有人问他,如果只出版他的几本书,该是哪几本,路德不加犹豫的首选就是《加拉太书注释》。路德甚至称他的这本注释书为“我的凯瑟琳”,就是他妻子的名字。   《加拉太书注释》也是基督教历史上影响极为深远的作品。在改教运动中,这部注释成为一面真理的旗帜,一盏黑暗中的明灯,一件攻破天主教错谬最有力的武器。   直至今日,这本书也影响了后世无数圣徒的个人生命。若我们以为这既是几百年前写就的“经典”,便是晦涩难懂,离我们很遥远的东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本书实在跨越了历史之时空,以直白热情的文风,直抒胸臆,直指人心,对每一位圣徒、对今天的我们说话。它对我们信仰生活的实用性和适切性是跨越时代的 …

阅读更多 »

中国家庭教会前辈谢模善牧师安息主怀

  中国家庭教会前辈谢模善牧师,于北京时间2011年6月30日中午归回天家,息了地上一切的劳苦。   谢牧师在世93载。他十四岁在浸信会信主,20世纪40年代毕业于华北神学院。曾任中华基督徒布道会总干事,《布道会刊》主编。1955年他又主编了《圣膏》杂志。1956年谢牧师因拒绝参加“三自”被捕入狱,历尽艰辛。他在人生极度痛苦绝望的时候曾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但神及时拦阻了他,对他说:“孩子,你的时间还没有到,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神)的能力(正)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从此他凭着这句应许,并且靠着神给他的极大恩典顽强的活下去,靠主恩典度过了23年监狱劳改生活。出狱后,谢牧师因着福音的缘故又数度被捕关押,在那段日子里,他写道:“我既以身许主,将生命放在祭坛上当作活祭, …

阅读更多 »

在葡萄园中结果子——有效的牧养和牧者的品格

文/提摩太·凯乐       译/王东       校/煦   什么是牧养的有效性?   一旦我们开始事奉的生涯,我们立刻面对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做得如何?——我又怎么‘知道’我‘做得’如何?”无意识、半意识或有意识地(或三者都有),牧者便开始不停地搜寻回答这个问题的方法。而找到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成为你此后人生的关键之一。   那么,首先可以想一想,你会怎么回答这个有效性的问题?你怎么看待自己做的如何?你对有效性的衡量,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   以“成功”为标准   1)“成功”标准的兴起    正如安渥瑞•杜勒斯所预测的,对今天的牧者来说,面对“成功”的压力超过以前。“成功”这个观念本身就是一个新的衡量牧者的方式,在以前的评估标准里,大部分 …

阅读更多 »

家庭教会公开化的内部要素

文/刘同苏   “公开化”已经成为与城市家庭教会密不可分的一个概念。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不仅由城市家庭教会最先提出,而且迄今为止一直由城市家庭教会所主导。“公开化”不是一种策略,一个口号,甚至也不是一场局部或片面的教会运动。“公开化”是家庭教会在新的社会文化条件之下生命形态的整体更新。所谓“新的社会文化条件”就是家庭教会可以进入的主流社会。在后-共产主义时期,公民社会正在中国孕育,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使得家庭教会可能走出被挤压的社会边缘状态,进入社会文化的主流。“公开”就是走出“地下”,“地下”就是不为众人所知,就是隐蔽于主流社会的秘密状态;“公开化”就是在主流社会里面堂堂正正地显明自己。“生命形态的整体更新”意味着从里到外的全面转变。“公开化”听起来好像仅仅涉及家庭教会生存的外部关系, …

阅读更多 »

再思当代牧职[注1]

文/刘清虔   我为什么要到一间吵闹的教会,听一个肤浅的牧师讲幼稚的道? 我们牧师叫我和女朋友分手,因为她不是上帝为我预备的,如果不这么做,就是不顺服上帝! 我们牧师说,要每天宣告,事情就会成就! 我对牧师的说法有意见,牧师竟然说要找人为我赶鬼! 我现在真的是混乱了,我想介绍我的朋友去教会,但实在不知道该到哪一间教会,我很怕他一进去,就被教坏了! 我觉得好饥渴,都快要burn out了,我需要被牧养,但是主日讲台与小组聚会都无法满足我的需要!   缘起   我现在是一间大学的专任教师,没有固定牧养教会,每周都受邀到不同的教会讲道,也到东南亚的教会事奉,接触了各路教会的信徒,也接到各种疑难杂症的电话。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慨,想起圣经中保罗为了众教会而挂心,我也开始有了 …

阅读更多 »

十字架的功用——末世论和基督徒受苦

文/小理查德•伽芬(Richard B. Gaffin, Jr.)       译/赵刚        校/煦   编者按   末世论决定教会的生存形态与牧养哲学,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会如此。   当年,末世论是家庭教会与三自运动的重要分野点之一——天国的超越性直接否定了建制性教会在地上参与建设人间天国的可能性。舍己背十字架、对超越性永恒天国的盼望让家庭教会走过逼迫的狂风暴雨。   今天,系统性意识形态逼迫已经成为历史,建制性教会与社会各构成之间的互动关系常常体现为利益性的冲突,而基督徒个体更多面对的则是无处不在的诱惑。老一代家庭教会在逼迫中舍己背十字架的属灵传统似乎一下失去了用武之地,大批家庭教会的第二代子女变得不冷不热,而新型教会也不太谈论舍己背十字架的属灵传统。我们的战 …

阅读更多 »

附录:伽芬(Gaffin)教授及其神学贡献

文/禾壮   伽芬(Gaffin)教授堪称当代改革宗神学的巨匠。他受教于创立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第一代神学家,尤其是John Murray,E. J. Young(伽芬的岳父)和Cornelius van Til等大师,但他也继承了改革宗圣经神学的开山鼻祖,老普林斯顿神学院教授Geerhardus Vos的衣钵[1],同时吸收了当代荷兰改革宗神学巨擎Herman Ridderbos对保罗研究的重要贡献[2],从而集当代改革宗神学最优秀的成果于一身,进而产生出以基督为中心的救赎历史观。   从救赎历史(historia salutis)和救赎程序(ordo salutis)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救恩和上帝的启示,是公认的近一个世纪以来圣经神学研究的最重要的发展之一。但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如何 …

阅读更多 »

背十字架舍己跟从主[注1]

文/越寒   基督徒最苦的是什么?   不止一个弟兄和我说过:我真是苦啊,我愿意爱主,愿意为主大发热心,可总是胜不过自己。我想这是大家共同的痛苦,不但我们是这样的苦,保罗也是这样苦,他说,“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弟兄姐妹,我们都是有主生命的人,都是蒙召跟从主的人,都爱慕主耶稣,愿意跟从他、效法他,更深地明白主的救赎之道,在心灵诚实里来学习敬拜他、事奉他。可是我们却常常走道路走得很苦,背十字架软弱无力,沉痛之余,只有和保罗一起呼喊道:“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   既然如此,为什么主又要呼召我们背十字架跟从他呢?其实,就我的点滴体会而言,这是跟从主走十字架道路时,几乎必定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当前,教会中 …

阅读更多 »

苏文峰牧师访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前不久本刊以“工人的事奉和品格”为主题,采访了苏文峰牧师,相信苏牧师个人的成长和事奉的反思,会给我们很多的提醒和激励。   问:在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请苏牧师分享一下您蒙恩信主的经历。 苏牧师(以下简称苏):我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到教会参加主日学并各样的聚会,所以对信仰有很多的知识。但我重生得救是在初中一年级。我参加一个夏令会,讲员是内地会的传教士韩宝莲。会中有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是挂名的基督徒,她就特别针对我们说:“你们中有很多人都是挂名的基督徒,你们要重生得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罪,认识到耶稣基督是自己的救主。所以我盼望你们今天晚上要好好地祷告,你们要随便应付过去的话,让你们今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她是一个美国人,讲话很有意思。那天圣灵感动我, …

阅读更多 »

教会不给传道人合理供应是走十架道路吗?

文/慕香柏   一把辛酸泪,神人皆痛心   曾与一些传道弟兄交通,都感到,目前中国大陆许多本土教会,不按圣经供应传道人(本文中泛指所有全职事奉的人,小教会一般是牧者),并认为这才是属灵,才是背十架,才是走信心道路,造成了很大的危机。   案例一:   北京某教会的传道人胡弟兄(本文人名多用化名),已全职4年,服事的稳定信徒至少有200人以上,很有传福音的恩赐,也常到各地农村服事。以前他的月收入3000元,几年来教会每月供应1090元,而这几年北京生活成本上涨了好几倍。他的妻子是民工,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有时还没有工作。他有一个孩子,因为没有北京户口在老家上中学,父母年迈多病,父亲食道癌动过几次手术,每次治病就欠下一些债。他家里常有路过的传道人,有 …

阅读更多 »

中国教会与阿拉伯宣教

文/高真   自1989年马尼拉第二届洛桑会议提出“10/40之窗——未得之民”这个概念以来,全球基督教都非常关注北纬10/40度之间这一世界上最有宣教需要的地带,而身处其中的正是阿拉伯世界。   对于中国教会来说,阿拉伯世界是一个非常陌生的世界,但在“向未得之民宣教”运动的推动下,在圣经的大使命的催促下,中国教会向中东宣教的心志与日俱增。但如何才能更好地开展阿拉伯宣教呢?   笔者与几位弟兄姐妹春节前一同组队到埃及、叙利亚和约旦进行了访宣,亲身与当地社会、教会、神学院与信徒进行接触。我们中国教会想探究阿拉伯世界,想去阿拉伯世界传福音,首先要做的是了解阿拉伯世界,正像摩西差派12个探子一样。   阿拉伯世界是如何看中国和中国教会的?阿拉伯世界又是怎样的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