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20)

期刊

如此众多的宗派:宗派制的兴起,衰落与未来[注1]

文/大卫•多克里(David S. Dockery)      译/陈静      校/煦   在本文我们将会讨论宗派制的兴起和衰落,美国福音派的形成以及这些历史变迁对美南浸信会和全球福音派信徒来说可能意味着什么。我们将对各宗派的发展做一个社会学和史学上的回顾,然后我们将展望二十一世纪可能显露的趋势。我邀请你与我一起尝试思考这些重要事项。不过,首先,有一个诠释性的说明:我既是一个浸信会的福音派也是一个福音派的浸信会成员,我同时承认这两种身份。然而,有时候,似乎你所选择的字眼当中的名词比形容词更重要。本章的形成更多出于浸信会福音派成员的认信而不是福音派浸信会成员的认信,这会导致本章的重点略有不同。但是,到了结论部分,你会看到在阐释某些含义的时候我不可能完全避免“福音派浸信会成员”的视 …

阅读更多 »

牧者论坛: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注1]

文/9Marks      译/述宁       校/李亮   9Marks向参加圆桌会议的牧师们提出了同一个问题: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以下是他们的回答。   汤姆•阿斯可尔(Tom Ascol)   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所谓的价值。显然,为着使命方面的共同目标而相互协作,宗派是有其价值的。新约指明马其顿、亚该亚和加拉太教会在经济方面的合作(林前16:1;林后8:1-7),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教会在教义方面的合作(徒15:1-35),以及哥林多后书8:19提及的宣教方面的合作。地方教会之间的合作显然是符合圣经的,在许多实践层面是有益处的。   然而,这样的合作并不必然依赖于任何特定的宗派结构。这在我们现今传播快捷且多层面的时代尤其显得真实 …

阅读更多 »

纯粹的基督教意味着消除宗派之分吗?[注1]

文/约翰•派博(John Piper)      译/杨柳青       校/煦   多年来我一直深信,为基督教真理及合一效力的最佳方式,不是消除藩篱,而是以爱跨越它们并敞开欢迎的门。我并不善于此道,只力求做得更好。   关键的是,将真理弱化、消除其分明的边界,或将所有混合成一团难以区分,或关注祷告、服事和宣教而非真理,这些做法都无法产生尊崇真理的基督教合一,无法创建稳固的信徒团体,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唯有各自在认信团体中好好生活,而在跨越认信边线时好好相爱,才最可能实现上述目标。   鲁益师同意吗?   鲁益师(C. S. Lewis)是否同意这一观点?他不是写了《纯粹的基督教》[2]吗?那不是暗示我们放下宗派分歧,活在“纯粹的基督教 …

阅读更多 »

宗派与家庭教会的神学、牧养及建制转型

文/霍或   几年前,不少家庭教会领袖同聚香港,共商神国大计。其间,大家就宗派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我还被几位不同辈分的传道人视为“宗派分子”。因当时氛围难以深入讨论,也就一笑置之。转眼好几年过去,没想到《教会》杂志布置此篇“命题作文”给我,我祷告后深觉有此负担,刚好也回应下那场讨论,就欣然提笔为文。   不少反宗派的弟兄姊妹常自称为圣经派,推重家庭教会“没有宗没有派,只有耶稣只有爱”的传统。在写作形式上,我愿学他们,除圣经外不再有任何引证,以求与弟兄姊妹们一起回到圣经和神的心意。愿主动工!   一、圣经中到底有没有宗派?   旧约毫无疑问有十二支派,祭司、百姓肯定得有各自宗族所属(参民1:2;26:2)。无支派、无族谱者,尤其是祭司被定为不洁(参民2: …

阅读更多 »

我信圣徒相通 ——就宗派问题访谈几位前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1949年以前,中国教会宗派林立,但此后却进入一种普遍的无宗派状态。因此有人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后宗派时期。然而,现在的中国家庭教会,处在神学、牧养和建制转型的关键时期,开始重新面对和思考宗派问题,并且有一些肢体期待从具有较成熟体系的宗派传统中得到帮助。而对此,许多家庭教会的老一辈传道人表示担忧,提出要警惕宗派可能会带来的问题。这些前辈经历过中国教会有宗派的时期,和没有宗派的时期,对于宗派问题有着自己的领受。因此,我们访谈了三位前辈,请他们从自身经历和体会的角度谈一谈他们对于宗派的认识,也对期待连接于宗派传统的肢体提出建言。   访谈边云波老弟兄 编:在1949年以前,您接触过哪些宗派?您对当时的宗派有怎样的印象? 边云波(以下简称边):1949 …

阅读更多 »

跨宗派主义的中国内地会与宗派问题

文/亦文   如果说一个人的属灵气质,受到带领者的影响,一个教会的属灵氛围,受到植堂者的影响,中国教会在宗派问题方面的属灵传承,势必也会受到西方宣教团体的影响。作为当年在华最大的西方差会、也是全球最早最大的跨宗派型差会,研究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缩写CIM)对宗派问题的策略方针与处理方法,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中国教会对宗派问题的看法,也对今天各教会处理宗派问题具有借鉴作用。限于篇幅,本文探讨的范围仅限于内地会在华时期。   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的宗派归属   在讨论内地会的宗派理念之前,很有必要回顾一下其创始人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本人的宗派归属。戴德生传记的读者应该记得,戴德生出生于一个循道会世家,他的曾祖 …

阅读更多 »

真理与合一 [注1]

文/陈彪   引言   每个人在生活中可能都有些坏毛病。就我而言,早上起来满世界找袜子是经常发生的事。它们太容易分开了,太容易扔到不同的角落,稍不留心你就丢了其中的一只。不过生活中,我也注意到另一件东西,虽然分开了,却总是待在一起,形影不离,那就是裤子。   其实,袜子和裤子的情形,与教会实际对待真理与合一的关系这个古老议题十分类似。我们对待真理与合一往往是两只袜子般抓住一只丢了另一只,而不是两只裤脚般总在一起。因此,根本无法带来深远的复兴,处理分裂还来不及。   虽然教会的元首耶稣基督以及使徒们在论到真理与合一的主题时,从来没有将这两者割裂开来讲论,比如在耶稣作为大祭司的著名祷告中这样祈求:“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 …

阅读更多 »

处境中宣讲古旧常新的福音 [注1]

文/提摩太·凯乐   为什么要处境化?   处境化是一个很大的主题。我们既需要努力把福音的宣讲带入个人的内在动机,也需要考虑如何把福音带入整个族群、整个文化,这就是处境化要解决的问题。一个人在钱财使用上吝啬,人们会认为他小气贪财,可是如果整个文化是贪财和物质主义的,人们反而会对这个贪婪视而不见。这就是“鱼在水中不知水”。到别的国家旅行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显出文化的不同,帮助我们敏锐于自己的文化;如果总是留在单一的文化里,对自己的文化的感受就会慢慢麻木。福音必须跟文化对话,尤其是我们所处的特定文化。进一步说,每个文化都有自身特别显露出的罪,福音一定要跟我们所处文化中的罪对话,并且帮助会众看到我们的文化唯一的盼望是耶稣基督;而且,我们一定要用当地文化的语言把福音展现出来。这些 …

阅读更多 »

聚焦福音的牧养

文/狮亚   一个牧者在面对教会信徒的需要时,很容易遇到两种诱惑。一种是以满足和解决信徒需要为己任,形成以满足信徒需求为导向的文化。另一种是把信徒当作实现自己理想的工具,就如父母常试图在孩子身上实现自己未竟的梦想一样。第一种诱惑和市场营销学的理念是一致的,教会把信徒当成了顾客,以信徒需求为中心的理念,把教会变成了一家公司,或是一个服务性的机构。这样的教会颇具后现代社会的特色,“爱与关怀”成为教会提供的“独特的销售卖点”。教会喜欢开展各种各样的服务性事工,用以满足信徒的多样化需求。这样的教会比较容易吸引人。后一种诱惑则会造成一种威权性教会,这种教会有点像是推销型教会。教会的牧者有一个自己的梦想,他喜欢吸收各种有用的牧养方法和技巧,教会的决策有很强的实用主义导向,却很少对这些重要的决定 …

阅读更多 »

恩典教义的辨析及教牧应用

文/杖恩   你们不要被那诸般怪异的教训勾引了去,因为人心靠恩得坚固才是好的,并不是靠饮食。(来13:9)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12:24-26)   无论是基督徒个人的生命,还是教会中的服事,最根本上所依赖的,是恩典。因为我们知道:人,无论什么人,都是极为无能和软弱的,而神却是唯一刚强的。圣经从头到尾,都贯穿着“唯独恩典”的原则。   在罪人得救恩这件事上,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圣经是如何多次、彻底地证明它是本乎恩的;不但如此 …

阅读更多 »

新情感的驱逐力

文/托马斯•查麦士(Thomas Chalmers)      译/小志      校/煦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约翰一书2:15   道德主义者试图通过审视这个世界的病症来消除人对世界的爱是不会成功的。错位的情感需要福音情感这个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取代。   务实的道德主义者试图取代人心对世界的爱的方式有两种,第一,揭示世界的虚空,使人抽身远离不值得去费心争取的事物。第二,以新的事物,甚至上帝,为更加值得追求的对象,目的不是去说服内心去放弃旧爱,而是以新爱换旧爱。   我的目的是为指出,从人本性的构成来看,第一种方法毫不胜任且完全无效,只有第二种方法才能挽救人心脱离辖制它的错误情感。在我达到这个目的后,我会 …

阅读更多 »

颠覆、拆毁与重建 ——就十字架神学及其应用访谈以勒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当基督徒和教会在所处的世代中,无论是面对来自世界的声音,或是基督教界的流行趋势及期待,马丁·路德的十字架神学都无疑帮助我们保持清醒的分辨,并且持守福音的珍宝。不但如此,它也使我们审视自我,并颠覆我们的生命,使我们不断地看到自己的丑陋与荒芜,并在基督的十字架里,得到安慰与建立。《教会》前一期刊登了以勒弟兄“路德的‘十字架神学’及其背后的神学突破”一文,引起一些同工的关注和讨论。不久前,我们有机会和以勒弟兄一聚,借此就十字架神学及其在个人生命和教牧事奉中的应用有了进一步的探讨和交通。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围绕马丁•路德的十字架神学,有人提出:不能把中国家庭教会讲的十字架道路和十字架神学混为一谈,有人则认为十字架神学和十字架道路是有关系的,甚至十字架的道路是十 …

阅读更多 »

复活的中心性 ——对《救赎与复活:一个“圣经-系统神学”的应用》一文的解读

文/大牛   《教会》杂志第45期刊登了笔者所翻译的一篇文章《救赎与复活:一个“圣经-系统神学”的应用》,文章的作者是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圣经神学与系统神学”荣休教授伽芬博士。这篇文章,其实是他于1978年出版的著作《复活的中心性:对保罗救赎论的研究》[1]的一个浓缩版。伽芬自己也暗示,这篇文章,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让人从中略尝他所理解的保罗救赎论(特别是保罗所教导的复活教义)的美味,他的著作才是“正餐”。[2]   不过,这道“开胃菜”,对于很多不了解其写作背景的肢体而言,也许仍然有点难以消化。所以,笔者也稍有负担,对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和思想脉络稍作介绍,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篇文章,算是做一份“开胃菜”前蹩脚的开胃点心,但期冀大家能够稍得口感,从而品尝伽芬的“开胃菜”的美味。 …

阅读更多 »

十字架的救赎性更新 ——访谈越寒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马丁–路德的十字架神学是改教传统的瑰宝,家庭教会的十字架道路则融汇着家庭教会老前辈们在跟随主的过程中深刻的生命经历和朴素的属灵思考。本刊编辑部就十字架道路采访了越寒老弟兄,多年来他在教会专注于传讲基督十字架的道,也结合自己的生命体验有很多思索,尤其在十字架如何给基督徒的生命带来救赎性更新方面,有相当深入的思考。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老一辈基督徒,过去几十年经历了许多苦难,您也是从中走过来的,那您在经历这个过程的时候,对十字架的道路有怎样的体会? 越寒:十字架的道路就是一条跟从主的路。在苦难中,是一个被基督十字架的爱吸引,以及十字架的道在圣灵里更新门徒生命的过程,丧掉的是肉体的生命,得着的是属灵的生命。这个改换点叫更新、成圣。 我在罗马书7:18 …

阅读更多 »

当福音临到灵魂 ——个人属灵更新的历程

文/提摩太•凯乐      译/钱太      校/陈静   编者按:更加深入地认识福音,对于现今的教会究竟意味着什么?上期《教会》刊登了提摩太•凯乐牧师“福音的更新动力”一文,文中谈到,教会复兴和个人生命的更新,唯独在于圣灵透过福音的工作,而清晰地传讲有恩典、有真理的福音,既不偏向自我拯救的道德主义,也不偏向自我放纵的相对主义,是更新动力的来源。本文延续上文,具体阐述了这一原则如何实际应用在个人的属灵更新层面上,详细描绘了更彻底的悔改-信靠-顺服的心路历程:在救恩里,当我们越深入地发现罪,便越深入地进入上帝的爱,因此,也越甘心乐意为他而活。用文中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当福音临到灵魂,它就带有转变的力量。”   在一个人的心里,福音是按照如下的循环周期工作的。   …

阅读更多 »

期盼复兴

文/缪雅各   耶稣和他们聚集的时候,嘱咐他们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见我说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4-8) 当今中国教会面临着神学和教牧上的转型,同时,大批新兴城市教会兴起,很多教会也正在关注城市植堂的事工,我们期盼着教会的复兴。那么,究竟什么是复兴?如何迎来复兴呢?我们通过这段经文来寻求这方面的真理。   复兴的概念   自从主前586年以色列亡国后,以色列民族历经 …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七年的中国内地会(二)

文/亦文   三月   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必成为平原。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 以赛亚书40:4-5 为主预备道路[1]   1877年起,《亿万华民》开始设立《中国为基督》(China for Christ)的专栏,用解经学的方法反思普世宣教。虽然大部分文章都没有署名,但很有可能是由戴德生执笔,因为他当时仍兼会刊的主编。这期专栏引用的经文是以赛亚书40章,该章第三节是对施洗约翰事工的著名预言。而用第三节回应法利赛人的施洗约翰,无疑也很熟悉接下来的4、5节。正如施洗约翰的工作是为基督第一次降世作准备,历代教会的普世宣教也是为了加速基督的再来。[2] 在一世纪的巴勒斯坦为主预 …

阅读更多 »

磐石出蜜 [注1]

文/托马斯•威尔考克斯   信心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然而,一旦加上你自己的努力,就把信心毁了。唯独靠着耶稣称义,承认他是“基督”,实在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试图加上你自己任何东西的努力,都是有损于“基督”的行为。   当你来到神面前寻求接纳时,把一切都赶出去,只以基督的义为得胜!当撒但控告你的罪时,把这一切都卸给基督;除了基督以外,没有任何事物,唯有基督是我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参林前1:30)。   让基督成为你的平安:“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弗2:14a);唯有基督是你的公义。如果你要通过自己做一些事情来偿还自己的罪,你就是弃绝基督的义,因为他已经替你成为罪了(参林后5:21)。   不要有一刻转眼不看基督。要看罪,但首先要看基督。当你为罪哀恸时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