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hurchChina (page 30)

ChurchChina

建立教会的核心理念——教牧学系列讲座之二

文/高真     一、 牧会哲学   全世界大概有250~300万间基督教教会,仅仅韩国就有5万间教会。虽然教会有多样性,但建立教会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就是圣经。   建立教会是每一个传道人的责任,是神的托付。如果一个人蒙召成为传道人,肩上就要负起重大的责任,“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提前4:14),一生要委身。有些传道人跑来跑去,不能把自己完全委身在建立教会的事工上,这会给教会带来很大的亏损。   委身于教会的人被称为“门徒”,教会的目的就是使人成为神的门徒。有的教会只有20%的人在服事,在带动这个教会。这是不健康的教会。   牧会哲学是建立教会的最根本的理论根据,也是最核心的,关系到教会的策略及事工方向;而牧会哲学来自教会论,教会 …

阅读更多 »

怀特菲尔德的传道生涯[注1]

文/J.C.莱尔      译/梁曙东 朱文丽     早期生涯   菲尔德出身寒微,并没有什么财富或上层关系帮助他在这个世界出人头地。他的母亲在格洛斯特(Gloucester)经营贝尔旅馆。怀特菲尔德的早年生活——据他自己的记述——是毫无信仰可言的。虽然家境贫穷,但因为怀特菲尔德是格洛斯特的居民,他得以在该市免费的文法学校接受了很好的教育。怀特菲尔德似乎在15岁的时候离开了学校,不得不辍学帮助母亲料理生意,并自己挣钱谋生。后来在上帝的佑助和自己的努力争取下,他终于又到学校继续学业。18岁时,进入牛津大学的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学习。   怀特菲尔德在牛津的日子是他生命中的伟大转折点。在进入牛津之前的两三年时间里,他并非没有信仰方面的强烈感受。但从他进入彭布罗克学院后,这 …

阅读更多 »

唯独教会:失落的宗教改革教义

文/迈克尔•格罗多      译/赵刚     下面两句话,你更同意哪一句? 1、“每天都有人离开教会,回到神那里。” 2、“离开[教会]我们就没有任何罪得赦免或得救的盼望。” 对普通福音派基督徒来说,第一句话虽然未免有失偏颇,但第二句话则根本就是罗马天主教的说法。如果这就是你的想法的话,那么你的教会论更接近于第一句话的作者,列尼·布鲁斯(Lenny Bruce),而非第二句话的作者,约翰·加尔文(《要义》4.1.1)的观点。布鲁斯长于讽刺建制的宗教,挖苦假冒伪善者,是一位以粗俗和不敬虔而臭名远扬的喜剧演员,却在这里表达了当代社会对建制宗教的共识,而加尔文的说法似乎却背叛了他作为新教改革主要推动者的角色。 虽然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会承认,教会在培养我们的信心上很有助益,但很少 …

阅读更多 »

理解时代论者

文/皮薛士  译/赵刚   第九章    时代论者对字面意思的理解   我们现在可以考察一些时代论者关于字面解释更准确的陈述了。更具体地,我们想看看他们是否避免了我们已经讨论过的困难。   莱瑞对字面意思的描述   莱瑞的《今日时代论》(第86-87页)是几篇详细讨论字面解释的作品之一。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很长。所以为方便起见,我们一次几句地加以分析。说了一些介绍性的话以后,莱瑞这样开始进入正题: “时代论者宣称他们的释经原则是字面解释。这意思是说,每个词在解释中所赋予的含义,与它在通常用法中被赋予的含义一样,无论它是出现在书面、口头、还是在思想当中时。” 莱瑞毫无疑问认为他在朝定义文法-历史解释的方向努力。但上面这两句话很容易就被理解为宣扬我们前面在第51-52页 …

阅读更多 »

该是检讨的时候了——华人教会宣教策略的省思

文/  庄祖鲲   今年是马礼逊入华宣教二百周年,全球华人教会都应该检讨:在宣教方面的投入和参与到底有多少?虽然没有完整的统计数字,但据大致了解,在台湾三千多间教会中,可能有八成以上完全没有参与普世宣教。北美的一千多间教会可能好一些,但也至少还有一半以上不知宣教为何物。而且,大多数教会的领袖们,可能对宣教的概念及做法,仍然相当模糊。   最近,我读到一位北美牧师的分享,提到他们教会如火如荼地推动宣教。后来他读到一本书,提到教会从事宣教最容易犯的几个错误。结果,他发现自己的教会全都犯了。其实,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检讨教会的宣教策略。   所有的地方教会,在推动宣教事工时,都应以耶稣基督给我们的“大使命”来评估。然而,当我们提到“大使命”时,除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 …

阅读更多 »

社会文化处境中的民工基督徒及教会

文/ 应明     在最近三十年的中国社会,基督教(新教)的迅速发展无疑是其中一个令人关注的现象。在这三十年中,中国社会发生了,也正发生着急剧的变化,无论是在经济政治方面,还是社会文化生活方面,都出现了“结构性变迁”,“转型”也成了一个被政府、学界以及媒体广泛使用的词汇。   对于基督教来说,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似乎也可以看到一种类似于“转型”的变迁过程。1980年代以及之前,主要是乡村基督教的发展,1990年代以后城市教会得到快速的发展,而在2000年以后则出现了一个显著的乡村基督徒随着城市化进程涌入城市的现象[1],并由此逐渐产生了一种位于城乡之间的信徒和教会形态,有人称之为“都市里的乡村教会”。由于这种城乡新移民通常被称为“民工”,相应的,这种新型的教会也常 …

阅读更多 »

谁来庇护我们的孩子?

文/桃自夭夭   “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 耶31:3)   这一次,山西砖窑的奴工们,特别是其中的孩子,其遭遇之惨痛、人数之众多,时间之长久,震动了媒体和社会。人们深切思考现行制度上的漏洞,社会道德底线的崩溃;愤怒声讨当地官员;更有甚者把人和非人类重新做了界定,主张乱世用重典,杀一儆百,狠狠惩治相关人员,以儆效尤……这些愤怒的呐喊让我看到,人们是多么渴望从此根绝这些罪恶。   面对童奴,刚工作时的我会说,这些孩子命真苦,但我可以幸免;多年前的我会说,这是制度使然,我要更新制度,不然,我不是变作帮凶就是沦为童奴。然而,正如传道书所言:“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人类历史所表明的从来只有一件事:我们循环着自己的罪恶。我们的愤怒虽然不止息的倾泻在我 …

阅读更多 »

失而复得: 福音主义运动社会关怀的历史变迁

文/ 凯文   编者按:本文通过概述福音主义运动社会关怀和参与的历史演变,让我们看见,基督徒对于“社会使命”命题的情感及神学立场如何,有决定性影响力的是其末世论立场,而后者则很大程度上受人们所处时代的特征和生活处境的影响。在战争频仍,生活动荡,社会问题突出的年代,人们容易接受时代论、前千禧年立场,悲观地看待世界的未来;相反,当世界大体和平,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时候,人们又容易倾向于“后千”或者“无千”,对于教会有能力也有义务参与和影响社会变革信心满满。编者相信,神在不同时代给他的百姓有不同带领,同时,基督徒需要更深地回归圣经,更多地从神的话语而不是自己有限的生存体验来寻求自身的末世论立场,从而更好地按照神的心意活在这个末世之中。     现代福音主义运动源远流长 …

阅读更多 »

城市教会社区化浅谈

文/ 青山     礼拜天的早晨,小张夫妇六点半就起来了,叫醒孩子,匆忙洗漱完毕,来不及灵修祷告,来不及在家吃早饭,就匆匆出门了。他们要赶火车吗?不,他们是为了八点半之前赶到教会,参加崇拜。崇拜之前,还要祷告求主加力量,千万不要犯困。如果实在是困,就咬舌头,掐大腿,否则就“魂游象外,点头称好”了。崇拜一结束,跟弟兄姊妹打个招呼,他们就匆匆地赶回家,下午一点能够安心地吃上午饭就算不错了。至于周间,则基本上没机会跟教会的弟兄姊妹见面。   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小张一家。在他们教会,多数人从家到教会单程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有的甚至超过两个小时。对此,刚毕业的学生和那些来自中小城市的弟兄姊妹往往难以适应,以至于有的渐渐就不来教会了。这也是大都市教会的普遍情形。都市的基督徒,这些基督 …

阅读更多 »

我和民工有个约 —— 温州城郊教会民工福音事工回顾与前瞻

文/ 舍禾     Mark Mittelberg在其著作Building a Contagious Church(《建造有感染力的教会》)中提出,找到一种千锤百炼的方法,来提高教会传福音的热度,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本文以笔者所事奉的城郊教会为例,以民工朋友这一庞大的弱势群体为对象,以温州特殊的经济和文化为处境,讨论如何提高教会传福音的热度,让每一位基督徒都乐意委身于大使命,使基督的福音传给城市边缘的民工朋友;并尝试拟订一份具适切性的传福音计划,盼望能从多个角度来讨论和开展民工福音事工。     一、城郊教会简介   城郊教会是温州市区教会11个大片之一,它属于联会的形式,由多个独立的教会组成小片段,再由多个小片段组成一个总会,即城郊教会。 …

阅读更多 »

爱,如何进行到底?——基督徒关怀事工中的风波

文/ 艾鱼   “夫子,律法上的诫命,那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6-40)   基督徒都非常熟悉这两条最大的诫命:“爱神、爱人”,如果把这诫命再浓缩,就只剩下一个字:“爱”。没错,“爱”就一个字,很简单。“耶稣爱你”是我们在传福音时最轻易、也最乐意说出口的一句话。但我们是否想过,讲了那么多爱,我们自己又付出了多少呢? 爱,总是说出来容易,行出来难,以至于一位牧师总结到,“爱无能”是现代基督徒的一个重要特点。基督徒往往一边大谈特谈基督之爱,一边却以寒暄、客套,以嘴唇的爱替代了真实的彼此关切与委身,更遑论教会外的“陌生人”。 & …

阅读更多 »

两个复兴传统与中国教会的成熟

文/林慈信   传统的问题   今天的中国教会,是20世纪中国教会靠上帝的恩典所结出的果子,是那时候教会的属灵后代,继承了那时的很多传统。今天的教会在演变和发展中应该建立和向下传递怎样的传统,特别是属灵传统呢?我们应该如何定义“敬虔”?“爱主”的标准是什么?“复兴”指的又是什么?我们可以努力争取以达成教会的复兴吗?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从第1世纪开始,教会就表现出对主基督的爱慕与敬拜。两千年来,历代主的教会,忠心的信徒们都渴望与主有更亲密的交通、更直接的经历,都祈求主赐给教会更广大的追求敬虔的意愿。这是每一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愿望。对于这种与主亲密联合的理想境界,不同的教会传统有不同的名称:清教徒称之为“得救的确据”,约翰·卫斯理称之为“无罪完全”[1],凯锡克运 …

阅读更多 »

“圣灵充满”真伪辩

文/周功和   耶稣将离世前,给他的门徒出了期末考的考题,一共两道题目:“人说我人子是谁?”(太16:13)和“你们说我是谁?”(太16:15)   耶稣是谁?这在当时是高等争议的题目;也许,到今天仍是。   两千年后,基督的教会和基督的子民有另外一个众说纷纭的题目:“圣灵是谁?”、“圣灵充满指的是什么?”   本文中,作者没有探讨不同个案,而是以圣经为根据,提出追求圣灵充满应该注意的地方。欢迎读者就本文论点提出响应。   一、两种圣灵充满   按路加的用词,圣灵充满包含短暂异常,为事奉的能力或敬拜的情操所赐的恩典[1];也包含持久的、与信心、智慧相连的满有圣灵的状况[2]。短暂异常的圣灵充满,原文是动词 πιμπλημι ,我们用 …

阅读更多 »

认识你的真实需要[注1]

文/爱德华·韦尔契    译/佚名     第一部分 从圣经的角度审察你所感觉的需要   “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 (诗篇34:9)   当你花时间在上帝的内室中,你对事情将会有深刻的洞察力。别人的意见并不那么重要,甚至我们对自己的看法也不再那么重要。或许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每天来到上帝的审判台前能治疗对人的惧怕。但如果你仍然觉得你的需要没有被满足,自我形象仍旧残破不堪,你该怎么办?敬畏上帝是圣经中对付惧怕人的核心教导,但却不是唯一的。要从对人的惧怕中得自由包含三个要素:我们需要以圣经为基础的对上帝、对人,及对自己的认识。在本文,我们将会仔细地探讨关于我们及我们的需要上帝有哪些说法。   检验你的欲望在哪一方面过大。当我们 …

阅读更多 »

教会建造的八个评估指标——教牧学系列讲座之一

 文/高真   中国的教会发展十分迅猛,几乎可以说“史无前例”。对于如何建造教会,海外有很多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但更重要的是基于圣经建立自己的牧会原则。这么多年,我发现我们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所学的总是不够,总是跟牧会现场脱节,而中国这个牧会现场极其特殊,没有什么现成的模式,逼着我们必须主动、积极地思考。神给我清楚的呼召和带领,我这些年摸爬滚打,一直专注于教会的建造。不能说有什么经验,更多可以分享的是不足、软弱和失败——这一切只有神自己来补足。   牧会工作首先需要的是建立教会观。谈到教会,基督徒很快想到的可能就是初期教会——耶路撒冷教会。耶路撒冷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教会呢?“灵里合一,圣徒相爱,凡物公用,大家在一起生活得像一家人一样,而且火热传福音。”所以今天就有人试 …

阅读更多 »

新布道运动:一百多年前开始的偏差[注1]

文/但以理   布道是改变了   可以肯定的是——布道是改变了!今日我们所熟悉的布道概念,巴刻(J.I. Packer)有这样的描写:   这个(现代布道特色)似乎假定了聚会生活就是归信和坚固的循环。布道差不多被视为定期的招募运动。它成了一种额外和经常的活动,乃是附带加在经常的教会聚会上的。这些活动需要特别的筹划、特别的动员,还需要特别的布道讲员来主领。它们往往称为“布道会”(meeting),而不是“事奉”(services);有些地方还叫做“复兴大会”(revivals);无论怎样称呼,它们均被看作和经常的崇拜相异和分别的活动。在聚会里,一切的安排都是直接为了要叫未信者做出一个即时的、自觉的、决定性的行动来信靠耶稣基督。聚会结束时,那些有反应或想有回应的人便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