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44)

期刊

我的教会“辅导”体会

文/彩虹   说是“辅导”体会,不如说是没有辅导的体会,因为很多教会并没有把对基督徒的辅导当作一项重要的事工。这里的分享无意批评任何人,只是把我一些经历和感想说出来,希望可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和反思。   我过去生活中曾经遇到很大的问题,虽然当时我也算挂名的基督徒了,也受洗了,但对真理认识不多,我一个人无法面对生活中的问题,我需要帮助。   我先是在本教会求助,教会长老说:“你没信主前犯的罪,信主后自己要承担后果。”我想,我反正都是死,没指望了。我又跟弟兄姊妹讲:“我很痛苦,怎么没有办法啊?”结果她们回答:“那是你自己不愿悔改。”本教会没有希望,我又求助于外教会的一个弟兄,他们是灵恩派的,他说,不是你的错,这是魔鬼的错。然后带我到他们教会的内部小组,一群人一起说方言 …

阅读更多 »

是谁战胜了歌利亚?——给debar的一封信

文/小卫星     亲爱的debar:   平安!能在这里写信给你,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虽然我们并不相识,也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在听说你的情形几天之后,神把写这封信的感动放进我心里。关于怎么写这封信,我挣扎了好久,你现在读到的这一篇,是我写了几千字以后,又重新再写的,希望前面写得还会用得上。我也曾在忧郁症的死荫底下挣扎,后来被神医治(不是灵恩派或心理学的那种医治,可能看起来有点像,但是很不一样,请容我后面再分享);最近几年,神又给我机会学习圣经辅导,使我对于曾经走过的路,有了更深的体会。   神允许每一个人经历忧郁症的原因不一定相同,我所挣扎走过的路径,多多少少都会和你的不一样;再加上我们毕竟素昧平生,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分享能为你带来多 …

阅读更多 »

如何帮助忧郁症者

文/爱德华·韦尔契(Edward T. Welch)      译/魏孝娥  魏宁     忧郁症一直被称为“在地狱里的一间房”,“脑袋里的风暴”。远在1621年,Robert Burton 就如此指认忧郁症,“他们在极大的痛苦中,心灵充满了恐惧,心神不定,纷扰不安,充满持续的恐惧、牵挂、折磨、焦虑,他们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睡……”。他的叙述道出了成千上万至今仍受困于忧郁症者的经历。   忧郁症患者会使得周围最愿委身的朋友或传道人都觉得无能为力,因为有时他看似完全拒绝改变。但是,忧郁症患者就如同一般人,即使在痛苦中,他们的信心仍可以经历到更新。要按照合乎圣经的方式帮助他们,基本步骤就和帮助那些生理有问题的人类似(图表1略)。首先,需要了解忧郁症的经验;其次是, …

阅读更多 »

圣经辅导、教牧辅导与心理咨询的关系

文/董建林   最近几年,在教授神学和教会侍奉的同时,我一直兼职做心理咨询工作。我愿意基于对圣经辅导与心理咨询关系实践性的理解,对教牧辅导做些介绍,以期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探索出在《圣经》原则指导下,华人教会的教导与牧养新模式,让教会的教牧辅导和基督徒个人心理咨询,可以有效地帮助教会和个人的成长,也使更多的人有兴趣共同参与教牧辅导事奉。   作为基督徒,确认《圣经》的绝对真理性,这是不用置疑的事实。但作为心理咨询师,面对无信仰的心理障碍患者,用《圣经》原则直接作辅导,显然不行,所以心理学的方法经常成为我的第一过渡性工具,也因此带领很多人,在心理疾病治愈的同时归信基督。面对基督徒的侍奉、婚姻、子女教育、工作等挑战,结合《圣经》原则和心理学的教牧方法,往往有很好效果。 &nbs …

阅读更多 »

人类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心理辅导是神学问题[注1]

文/大卫·鲍力生(David Powlison)     译/高静       校/吴玲玲   一个人若想学心理辅导需要去神学院吗?想要从事心理辅导的年轻男女应该去神学院或圣经学院学习吗? 二十五年前,这种问题象是无稽之谈。就象问你为了研究佛蒙特州(Vermont)的地质要不要去维吉尼亚州(Virginia)一样可笑;或象问你是否会在汉堡王餐厅(Burger  King)点麦当劳的巨无霸(Big Mac)一样荒谬。人们去神学院是为了学习圣经、教会历史、神学和怎样讲道,要成为牧师、宣教士、传道人或者圣经教授。而心理辅导应该是那种严肃的、有目的的、一对一的交谈,是世俗研究院里才有的;神学则是对人宣讲的,不是对话交谈式的。   可是二十五年前我确实去神学院接受了心理辅导的培训。 …

阅读更多 »

个体性牧养工作的意义

文/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      译/单传航   本文选自《心意更新的牧师》(The Reformed Pastor)第三章第二部分《对群羊进行针对性的个人指导和信仰规范教育》。有节略。   当我察看面前的这项工作[1],想到在上帝的祝福下,如果能够正确地操作,这项工作就会产生美好的果效,我的心就禁不住要欢呼雀跃。是的,弟兄们,你所要开始的是最蒙祝福的工作,不仅你的心会为此喜乐,你的教区也会喜乐,整个国家也会一同喜乐,甚至那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也会一同喜乐。当我们成就这项事业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人们都会因此而感谢上帝。尽管我们今天的任务是,要为过去长时间的疏忽这项职责而内疚并谦卑自己。但是,因为我们即将要从事的伟大事业,以及将要获得的那蒙受祝福的成 …

阅读更多 »

合神心意的敬拜

主讲/林慈信      整理/刘家光   本文是林慈信牧师在2006年6月印尼巴厘岛第十八届“圣乐大会”上所作讲座录音的笔录。本刊采用时有缩略和编辑,各讲的标题亦为编者所加。   音乐敬拜是教会生活和事奉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近年来教会中出现的新音乐形式,对于教会受到世界特别是后现代文化的影响,在音乐敬拜上所发生的诸多变化,包括诗歌的歌词、旋律、演奏和信徒的参与方式,对于“古典圣诗”(hymn)、“赞美诗”(praise songs)与“短歌”(short song)的不同等等问题,已经有一些初步的探讨和反思。教会逐渐认识到,一些新诗歌和敬拜形式中确实存在某些问题和负面影响。   而林牧师这篇讲章则从建设而不是批评的角度探讨了敬拜的问题。以编者的理解,林牧师 …

阅读更多 »

教会之起源与形式

文/陈佐人     新约之使徒行传不只是使徒的行传,更是圣灵的行传。从中看到教会的起源,即教会是如何建立的;其次是教会的形式,也就是教会生活的制度。由此我们要从三个方面来思想与探讨教会真理的重要性:   一、从神真理的角度来看,教会如此重要,因为她是主耶稣生平工作一个必然的次序。   耶稣是在逾越节受难的,门徒则在五旬节被圣灵充满,那是逾越节之前五十天的事。神在历史中拣选这些犹太人的节期施行他的大能,绝非偶然,而是有其必然性的旨意的。什么旨意呢?让我们从另一个方面反思:主耶稣复活后,为什么不与门徒常在、为他们设立教会、制订好一切规章制度,一次性地解决所有的问题呢?为什么要升天,而且在升天前嘱咐门徒等候圣灵,然而才有了教会呢?这样不是太麻烦了吗?难道主耶 …

阅读更多 »

论释经讲道在教会的落实

文/ 苏 东   一、绪论   (一)讲道的概念   什么是讲道?这是我们在进入主题探讨前首先应该思考的问题。在圣经中,特别是新约中,大概使用了这样几个词来表达这个概念:   kerusso:宣告。这是四福音、使徒行传以及书信中所广泛使用的一个词,中文圣经译为“传道”。如太3:1,施洗约翰在旷野向犹太人传道,还有太4:17记着,“那时,耶稣传起道来”,所用的都是这个词;   euaggelizo:传福音。即宣扬神的好消息。在圣经中与kerusso可以替换使用;   martyreo:作见证。如约1:7,施洗约翰“为光作见证”;   didasko:教导。重点在于信息的目的与内容。如大使命中,主耶稣让门徒将主所吩咐的话都“教 …

阅读更多 »

谈谈教会的劝惩

文/ 裴 振     “圣道、圣礼、劝惩”在宗教改革时期被认为是真教会的三个标志。时至今日,每个教会都在宣讲圣道,大部分教会也都在执行圣礼(少数因圣职原因除外)。然而却鲜有教会能正常地执行教会纪律和劝惩。这反映出教会生活中存在问题,需要我们予以关注和思考。   一、今日教会还需要劝惩吗?   教会是神所呼召出来归自己的百姓之共同体,基督耶稣是教会的元首。头是圣洁的,身体也应是圣洁的。神在新旧约都对他的百姓(教会)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教会是圣洁的国度,圣洁乃是教会的本质。要保守这个本质,就需要劝惩。   教会的圣洁意义表现在两个层面:   教义上圣洁   基督耶稣是真理的本体(约14: 6),教会建立在这真理 …

阅读更多 »

超然信仰的社会实效性——王明道社会观念的再诠释

文/ 梁寿华   历史上基督教的表现是极具批判性的,这在王明道信仰中也可以充分看到。王明道思想的进取性出自他保守的圣经信仰。……福音的社会实效性只是福音的“非存心果效”,这种果效是要保持福音信仰的超社会性才能达致的,所以真正的福音信仰决不能像社会福音派那样实用主义地或功利主义地改造,若是这样的话,福音内容就被社会决定,对王明道来说,这种“福音”就不能使人重生进天国,同时也失去非存心的社会果效。   前言   王明道在现代中国教会中是一位最受注意和尊崇的人物,被视为至死忠心基督徒的典型榜样,其社会观念也备受争议。教会中不同的神学或信仰派别对他的生平和思想曾做出不同的评价及诠释,但是大致上却有一个相同的看法,就是王明道对现实社会采取一种疏离消极的态度,1 以致王明道 …

阅读更多 »

司布真论解经讲道——选自《释经书与释经》演讲二

文/司布真  译/文睿   在向你们介绍了解经家后,我现在一定要向你们强调其中一种最实际的使用他们的方法,就是你们自己在事奉神的聚会时,在众人面前公开讲解圣经。古时候的讲道和现在相比,讲解圣经所占的份量要大得多。我想,初期基督徒的讲道大部分是对旧约圣经长长的段落作解释;当教会可以得到福音书,以及保罗书信的抄本时,传道人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发表演讲,使使徒的教训深入人心,这演讲的主心骨会是一整段的圣经:那时可能只有一点点我们在现代讨论时所用到的分段,标题和要点的痕迹,但是那教导人的会跟着在他面前打开的一段经文的意思走,一边读一边解释。我想情况是这样的,因为一些早期的基督教敬拜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犹太人会堂的敬拜模式上的。我是说一些模式,因为我想主耶稣给了他的门徒脱离陈规和礼仪的自由 …

阅读更多 »

我对《皖北教会二十年兴衰路》一文的回应

讲述/小华      整理/何当     上一期发表《皖北教会二十年兴衰路》[1]这篇文章时,为了让读者关注问题本身,不纠缠于具体的私人恩怨,编者把所有的人名都改为化名,一些地名也作了省略。但是很奇妙,神预备了一个姊妹,之前就和编者认识,该文发表后,发现她就来自文中那个皖北教会,目前在城里打工。我们采访了这位姊妹,请她谈谈对该文的看法。当然,我们继续使用化名。     一些细节问题   何当:小华姐,你是怎么就一眼就看出来,这篇文章是在说你们那边教会的事情呢?   小华:反正看了,大概意思和我们那边发生的相似,就觉得是。我们那边一开始就只有赵先生一个传道人,所以就知道是赵先生。   何当:文章中的化名,那些人的真名是什么你 …

阅读更多 »

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

文/江登兴       你们当从门经过经过,预备百姓的路;修筑修筑大道,捡去石头,为万民竖立大旗。 ——《以赛亚书》62:10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 ——《加拉太书》5:1     前言 当代中国教会发展的分水岭   作者初信主时,曾经拜访已故著名学者李慎之先生,先生听说我是基督徒,对笔者的信仰赞同之余,也不无忧虑地对我说:“中国文化是个酱缸文化,任何东西到了中国都要小心变质,包括基督教。”我当时不以为然,相信基督教一定不会被中国文化异化。   先生已逝,然而,随着对中国教会渐渐有了一些了解,我对李先生以上的告诫却越来越重视。近年来的一系列教案,使我们有机会了 …

阅读更多 »

独立登记的意义

文/刘同苏     朋友相处久了,会彼此影响;对手相向长了,也有同样的效力。一个人提出了一个伪命题,以达到某个荒谬的结论;与其争辩者不断地向对手证明该结论的荒谬性,却不知不觉地把对手的伪命题接受为真命题来对待。比如,某地方的行政长官规定,上街必须穿红衣服;于是,人们原本是为了反对穿红衣服的附加条件而拒绝上街,久而久之,该规定的反对者不知不觉地也接受了该规定的前提:“穿红衣服”与“上街”有必然联系,从而,因为不愿穿红衣服上街而完全拒绝上街(无论穿什么衣服)。在登记问题上,执政当权者与家庭教会的互动也具有同样的效应。“接受官方教会的管理”作为教会登记的附加条件,这原本是违反宪法原则的规定;无论于现行法律体系里面,还是在基本法律观念方面,该规定都是法律逻辑上的自我矛盾。家庭教会 …

阅读更多 »

河南教会问题再思

文/韩泉水     上个世纪,河南教会大复兴。以河南南阳为中心,向四围辐射,全省建立了大量的教会;大批的传道人从河南被差出去,在新疆、内蒙、福建、海南、黑龙江、云南、贵州和西藏等地建立了教会和团契,给中国家庭教会带来极大的复兴,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教会。   河南教会曾经经历过严重的逼迫,但是在逼迫之中,河南教会在各地都建立了培训班或者短期的神学班,到处掀起了传福音的热潮。每一次聚会,圣灵都大大做工,大量的人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为主;神的大能大大彰显,“病得医治,被鬼附多年的人得救”之类的见证层出不穷。因为逼迫的缘故,地上不行,就转入地下,这县不行,就转往邻县。聚会一场接着一场,奋兴会一聚好几百人,每次都有许多人被圣灵充满,决志献身给主。查经、祷告、培训、传 …

阅读更多 »

多媒体神学院和第三千禧年事工

文/陈彪     面临新挑战   “在拉丁美洲、非洲、亚洲、和前苏联地区,基督的教会正以令人惊奇的步伐增长。到了主后2050年,全世界一大半的基督徒将要生活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中国目前大约有八千万到一亿的基督徒人口。在几十年后,俄国将变成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即便是在传统的穆斯林国家中,我们基督的信仰也以令人感慨地速度传播着。虽然这些数字听起来令人兴奋,然而,也向今天普世的教会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在教会发展最快的地区,教会领袖往往是最少有的机会接受良好的圣经训练和可靠的神学装备。”(理查德·伯瑞特,第三千禧年事工主席和创办人,前美国奥兰多改革宗神学院旧约系主任)。   需要新策略   过去的五十年,几种帮助和建造在发展中地区的教会领袖的主要 …

阅读更多 »

皖北教会二十年兴衰路

[口述]戴文涛    [整理]何当       这是戴文涛弟兄[1]所做的,关于皖北地区某家庭教会过去二十余年发展历程的一个见证。   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回顾反思了教会在神的恩典下如何从无到有,历经磨难,达到一个兴旺发展的高潮,又如何在市场经济和物质主义思潮盛行的年代中,因为信仰根基不牢,信徒软弱、纷争而陷入分裂和萎缩。   我们发表此文,意不在纠缠个人是非,论断定罪,乃是希望通过对此个案之描述,使读者更多地认识教会的现实,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审慎的反思。愿神兴起他的仆人,兴旺他的教会。   原口述较长,内容较为庞杂,经与戴弟兄商量,整理之余,做了调整和节略。       (一)耶稣生在油菜地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