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历史回顾 | 第三支歌:趁着还有今天——2011迪拜访宣日记[注1]

第三支歌:趁着还有今天——2011迪拜访宣日记[注1]

/子衿

子衿弟兄,现在北京某教会带职服事,2011年8月和另一位弟兄前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华人中访宣21天。本文选摘自子衿弟兄在宣教禾场的日记。

 

第三天 8月1日 星期一

 

今天是迪拜时间8月1日上午9点,也是阿拉伯传统的斋月的开始。此月被称为“莱麦丹”月,“莱麦丹”有“磨练”的意思。从今天开始,白天不能在公共场合吃东西喝东西,饭馆白天关门或者全部用布将门窗遮挡起来,吃饭的人可以在里头吃喝,出门就不行了。他们是晚上6点之后至早晨天亮之前,才可以吃喝东西,公共场合也恢复正常。

 

当地日间温度高达50摄氏度,我们昨天白天没有出门,晚上5点多开始集合,赶赴位于另一个酋长国富基拉的民工营地。富基拉的事工开始于4个月前,每周都有一次探访和聚会,我们先到龙城[2]的教会里,和其他的服事同工集合,不到6点时分成两辆车出发,大约在7点50分抵达在富基拉当地一个俱乐部租赁的会议室,在那里开始预备晚上的聚会。

 

在我们为当晚的聚会祷告的时候,出去接劳工的大巴陆陆续续回来了,为我们带回来近40个劳工弟兄。还有两个姊妹,是因为知道这里有聚会,就过来参加。一个是在当地做电信生意的,一个是给当地的劳工做饭的老姊妹。因为场地租赁时间有限,前面有等候,中间有赞美和敬拜,以及在讲道之后,还有小组的陪谈和恳谈,所以只能给我半个小时分享。还好,神的恩典够我们用的,我在台上用满了半个小时,最大限度地把我预备的完整的信息分享完毕。在之后的小组恳谈里,我和得福弟兄被分到了不同的小组。感谢主,我们5个小组一共有10个劳工站起来愿意决志信主,其中来过两次的有4个,新来的有6个。后来陆传道[3]提醒我们,因为劳工们不是很清楚决志的意义,所以他们决志信主很容易,但是我仍然感谢主,因为看见人心的渴慕和对神的恩典的向往,总是那么地鼓励我们这些战战兢兢地服事和跟随的人。因为我们深知,唯有神才能吸引万人来归向他。

 

我们在10点多送走了劳工回营地,随后收拾好场地,也一起踏上了归途。大概在半夜12点多,到达龙城教会所在地的住处,今天晚上8点会在华传教会的中华一组和他们一起有小组团契,求神加给我们智慧和力量,使我们真的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

 

第七天 85 星期五

 

现在是迪拜当地的8月5日上午9点半。我们在下午5点40开始赶赴位于阿联酋首都的阿布扎比,也是最大的一个酋长国。经历了1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和当地的同工会合,换乘另一辆车赶赴其中一个小组所在的劳工营地,去带领晚8点开始的沙地小组团契。我们和当地负责的陆传道、May姊妹以及两个平信徒同工一起配搭,服事那个营地的劳工弟兄。

 

由于路上走错了出口,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20分左右。让我惊诧的是,在这40多度高温的夜晚,我看到路边的沙滩上,已经整整齐齐地坐了一排翘首以待的劳工弟兄。后来问及May姊妹,她说,由于他们每天工作结束的时间是不确定的,但是9点半却必须回到营地,所以他们一到时间就很快地集合出来,并且迫切地给我们打电话催我们过去。

 

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真正意义上的沙地营会,当地同工把车开到营区对面的沙地上打横,然后拿出很多自带电池的荧光灯管,挂在车的一面以及一个乐谱架上。同工把乐谱架当作讲台面车而放,我们其他人和劳工弟兄们搬小凳子一起坐在车前面空出的沙地上围成一圈。然后当地同工就带领我们开始了聚会。由于我们参加营区聚会的安排通知当地同工过于晚,所以昨天她们没有安排我们服事,只是让我们参与,并给了几分钟请得福弟兄上去作了一个见证。因为她们在致力于培养当地的平信徒同工,尽量让他们多站在上面带领赞美和分享,使他们能够更快地成长和建立起来。

 

在赞美和短讲之后,我们被分到不同的小组参加讨论。得福弟兄带领两个未信主的劳工,我这里和三个已经信主的劳工一起交通。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因着国内的背景,感觉却如同亲人和老乡一样知心。在问及他们的需要和难处的时候,他们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他们毫不隐晦地向我述说自己的痛苦和难处,其中一位弟兄因着在这个营区伙食和身体的不适,几天之内已经中暑昏厥5次。他们也毫不避讳地向我说起信主和参加聚会的原因是因为在这里得到的关爱和帮助,也分享了原来在老家时,因着一些不好的见证,对教会有一些不好的看法,以及在这里如何被当地同工的服事和见证所触动和改变。感谢主,虽然我在过程中没有过多的分享,但是从他们的分享中,却深深地看到了,我们传福音给他们,一定也要像当地同工一样关心他们的需要和难处,把他们当作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来对待,而并非只是秉持着向空气说话的心态去面对他们的苦难和挣扎。虽然很多事情我们无法也不能帮助,但是与他们同行,关怀他们的需要,为他们代祷,却更加能够让他们的心感受到基督的恩典和慈爱,感受到这种生命里的真切关怀。所以后来,我们拉着手,我为他们每个人的困难和需求代祷,也为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代祷,将这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虽然我们并没有给予他们更多物质和具体事物上的帮助,但他们的脸上却都满了感恩和满足。感谢主!

 

我们晚上11点多经过加油站的时候,在那里的快餐店吃了一些食物。赶回迪拜国际城龙城的住地时,已经是半夜12点多。

 

第十天 88 星期一

 

现在是8月8日凌晨1点35分。看来我已经越来越适应这边的时间了。感谢主,总算不被时差困扰了。

 

今天是得福弟兄分享自己的见证。但是今天到的人却不多,大概有20个左右,其中之前来过的劳工弟兄少来了很多人。因为他们被调动到其他地方或者回国了。事后和同工们交通的时候,听他们谈起,这种现象很正常,往往是今天来的下周就不一定能见到了,所以也能够理解在宣教一线的工人那种急迫的心情。May说,他们曾在加油站邀请了5位劳工,4位当晚决志,下周就被调走了,而剩下的那位在第三次聚会决志以后,也于当周就被调走。这里的福音工作就是这么紧迫,所以一有机会就带他们决志,能够来得及就为他们施洗,因为前面的道路和下一周能否再见到就是这么奇妙的不确定。所以他们的事奉也越发的火热,心情也益发的紧迫。感谢主,在这个特殊的环境,神兴起这么一群一线同工来拯救失丧的灵魂。

 

得福弟兄分享得很成功,劳工的反映也很好。分组讨论时,我和May带领一个劳工弟兄一起做认罪祷告,决志信主。很感恩,他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之前犯的很多的罪愆和过犯。所以我们也请他在我们的带领下,向神认自己的一个具体的罪,然后回家再按照我们的带领慢慢在神面前认罪。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和在神面前清楚地认罪和愿意悔改的心,我们真的满心欢喜,看到人对神的渴慕和人心在神的改变和光照下自然的认罪和悔改。感谢主!

 

今天白天没有其他事奉安排,今天晚上8点在李传道家里有小组聚会,得福弟兄将会继续分享他的得救见证,去帮助那些青年人。晚11点半在龙城教会有青年的敬拜聚会,会由我分享信息。求神加给我力量,将合宜的信息带给他们。

 

第十五天 813 星期六

 

仔细回想这两周的行程,历历在目,而在国内的日子却仿佛变成了另一个遥远时空的另一种生活。只有和妻子通电话的时候,才能让我找到国内生活的印象和感觉。也许等我回到国内正常的家庭和教会生活的时候,我又会对曾经在迪拜的这一段热切而难忘的日子有恍惚之感。

 

昨天是迪拜的休息日,所以如同每个周五一样,我们忙碌着参与从上午到晚上的三个不同地方的三个敬拜聚会。

 

因着周四晚上探访营地和劳工分享后,生出一些感触和思考,晚上我分享的信息里,把信息的主题定在真正的信心上。我列举了他们如何跟随那些虚妄的罪中之乐和引诱,以为可信,但是却弃绝真实和圣洁的真理信息,以致如同狗熊掰玉米一样地追逐成空,现在虽然口里称信,但心里实际上却仍然是悖逆和远离神的诫命,并指出他们的信心,只是出于简单和虚假的认信,并不能产生真正的信赖和依靠,也无从得到真正的从神来的祝福。我甚至要求他们回去要仔细思考,然后认真决定是否真正地信基督。会后,当地同工和我交通说,总算来了一个真传福音的,他们就是需要这样刺耳的声音,来触动劳工们的心。因为之前的短宣讲了太多的爱和祝福,而不能带给他们真正的改变。听了之后我很感谢主,因为我也有同感,我们过于迁就他们的感受,却反而不能让他们内心得到震撼和反思。而这也正是我今天之所以要传达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劳工短暂的福音生涯里有太多的问题和错误需要纠正和改变,所以希望借着刺耳的信息惊醒他们的心,使他们能够认真地思考福音对于他们的意义,做出更清楚的选择。

 

今天下午,牧师和他的妻子、儿子、女儿一起在服事,儿子做贝斯手,女儿管投影和字幕,师母带赞美。一家四口在事奉神的工场上如此和谐、喜乐地敬拜和事奉,实在是让我羡慕和赞叹不已。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这是一句何等美的话语,也是一种何等蒙福的光景。在他们一家四口的事奉中,我深受感动。

 

以往在国内的环境里,总觉得教会时间很漫长,教会永远不会散,我们的聚会也永远不会出问题。天天想着可以撒下一颗种子,长出一颗苗,长大成树,并结出各样的果子;再撒下种子……。但在阿联酋这个非移民国家,每个华人都要面临同一个问题:或早或晚,都要离开这个地方。

 

这里的牧师、同工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因为信仰问题或是签证的原因被要求离开,而他们服事的也同样是这样一群朝不保夕的人。每个劳工在那里的工作合同一次只签两年,签证只有三年。阿联酋七个国家,哪里有工程他们就去哪里做工,工作结束以后,就必须收拾行装离境。在我们去的这短短二十天里,所服事的工人走了好几批,常常是今天在这个劳工营里传福音很有果效,想要继续跟进的时候,也许下一次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而且在这个回教国家,自己租地方聚会是不可以的,只能去国家指定的礼拜堂,平时一切不在礼拜堂的聚会也都是不合法的,如果被人投诉了,警察来找你,你会马上被遣送出国,再进来就会很难。

 

在这种朝不保夕的环境里,他们的福音工作,就像是向水面上撒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割,不知道谁来收割,甚至不知道这些种子能不能成长起来。但是这些牧师、宣教士、同工,就在当地这样的特殊情况下,殚精竭虑地为了这里各样的福音人群去筹备适合每一个人群的时间段的聚会。所以他们在七个酋长国建立了五个点,而每个点距离都在一百公里以上;他们也很辛苦,牧师一年开车开十万公里,十万公里都是每天在探访、接弟兄姐妹去聚会、参加小组团契的路上度过的。

 

初来时我们也有一些不适应,常常觉得这些同工需要更多生命里的造就,但第三周的时候突然发现不需要过多的忧虑——不需要我们过多的神学上的担扰,神会在他们的服事中和彼此的搭配中去亲自改变和对付他们每一个人。所以,当他们看到自己的缺乏,看到事工的需要时,他们就那么地渴慕和追求。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上帝为他们所预备的真的是我们眼睛未曾看过,耳朵未曾听见,心也未曾想过的。但是,这是在国内每天坐在室内、在固定模式里度过每天教会生活的我们所不能体会到的。在和这里的会众交通的时候我也发现一件事,他们里面很多人其实在国内都接触过福音,但他们对教会的印象大多是负面的,虽然这里不排除有一些三自教堂的影响,但同样我们也不能否认是因为我们这些在国内传福音的人,不够爱他们,不够更加迫切地传福音给他们。因为我们常常固步自封,常常没有办法做到像宣教的教会那样去珍视和爱护那些失丧中的灵魂。但在那个地方,在异国他乡、异教围困的地方,在一个除了沙漠没有其他什么可以看得见的地方,神就借着这些宣教士所建立的教会的爱心去得着那些在国内对基督教甚至不屑一顾的人。

 

之前我在国内小组讨论的时候谈到如何传福音,当时一个弟兄说传福音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还要注意环境,一定要注意影响,不要让人觉得基督徒除了传福音什么都不会,基督徒应该是在各方面都做得很成功了,做得很到位了,福音自然就带出去了。我当时反驳说:第一,你不愿意传福音,可能是因为你觉得福音对你来说是羞耻,所以你不愿和别人分享;第二,你不愿意传福音,可能是因为你不关爱那些需要福音的人,因为你不觉得他们的灵魂需要拯救。我们常常在看见那些还处于健康、还没有被福音得着的人群时,仿佛以为他们不会离开我们一样地漠然;即使关注时,我们也希望等到“好机会”来吸引他自己来问。我们常常觉得时间还有很多,日子还有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但是上帝带领我,在那个地方借着这些软弱的、贫穷的、这些我们觉得还不配出来服事的生命,来撼动我们,让我们得到改变,让我们看到自己以前所做的、所经历的,甚至所自夸的都比他们要差得多。差的是哪里呢?差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我们没有像他们那样火热,没有像他们那样的迫切,没有像他们那样的把福音、把神所交托给他们的使命当成一件很紧迫的事情。在这边事奉的时候,看到他们,看到神在那里那么奇妙地改变人心的时候,就会觉得我们以前、过去的日子真是很虚无、很浪费,因为我们像那些可怒之子一样,活在当下,却从来不为我们的传福音对象着想,想着自己总是有很多的事情,想着总是有很多机会。但是在这里却让我们知道:如果今天不把福音传给他们,可能就没有机会再传;如果今天不去参加敬拜,可能明天就不会再有聚会;如果我们今天不彼此相爱,可能明天这些人就不能再让你去爱;机会可能只有一次,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真的就是愧对把他们放在我们生命中的我们的神。

 

 

 

 

 

[1] 当地华人教会的情况,可参看迪宣:“举目向西展望——迪拜访宣经历分享”,《教会》,2011年3月第2期,总第28期,第70-72页。——编者注

[2] 迪拜的一个专卖中国商品的商场。

[3] 一位60多岁的姐妹,每年在阿联酋服事半年,土耳其服事半年。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