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期推荐文章

本期推荐文章

再来一碗“基督教牛肉面”

[凯若思] 一个是“永恒、属灵的基督国”,另一个是“作为过渡的今生”也即“物质和世界国”。基督徒在前一个国里的生命实际,将会(“应该”)呈现在后一个国里。问题在于,信心在行为中的呈现“有诸多弹性、自由、模糊、相对、多元、错误、不确定和历史的局限”。

阅读更多 »

《官话和合译本》翻译过程 ——内地会宣教士鲍康宁的回顾[注1]

[鲍康宁(F. W. Baller)] 和合本长达近三十年的孕育过程中,西方宣教士团体需要应对宗派分歧、神学争端、英美差异、各圣经公会的偏好等种种张力,而中国同工则需要协调译经原则、行文风格、方言差异方面的问题。圣经得以以统一的面貌在神州大地上通行,殊为不易。

阅读更多 »

从功能理论进路探索汉译圣经前路[注1]

[彭国玮] 找出译文的对象后,就要进一步回答以下问题:预期达到的功能是什么?若偏向工具化翻译,那是否容许运用目的语的文化?若是文献化的,译文要反映源文化多少的语文形式和特色?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帮助我们规划翻译任务概要,用这任务概要来评定译文是否适切。

阅读更多 »

应用圣言[注1]

[周毕克(Joel R. Beeke)]直到十九世纪中叶,加尔文及加尔文主义者还被称为“经验派”。如此讲道乃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它涉及基督徒如何在生命中“经验”到合乎圣经的、加尔文主义的教义。这种讲道工作的任务是藉着圣灵恩允,使得信徒彻底改变一新,实实在在地越来越有救主的样式。

阅读更多 »

对霍顿《称义》一书的书评[注1]

[马可•马特斯(Mark Mattes)] 霍顿处理的是今日对称义是唯独因着恩典、唯独通过信心的两个直接的反对之声:激进正统主义和保罗新观。二者都认为传统称义教义不可信。霍顿很有智慧地破除了这两者对于传统更正教称义观点的批评,同时又肯定了这两个观点中值得称赞的部分。

阅读更多 »

祷告:信心的实际[注1] ——马太福音6:5-6释经讲道

[陆昆] 基督徒相信上帝的临在、垂听和应允不是出于宗教本身有的普遍性的情况,而是带着明确的有根据的信心,这信心来自对上帝的一个特定的作为的知道——我知道上帝通过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所成就的事是真的,我知道这件事的意义,而且上帝的灵也在我里面印证这是真的,并且向我显明这件事的意义。祷告是信心的实际。但若没有福音里的信心,祷告就沦为没有信心的表演。

阅读更多 »

当我们在祷告中——三位传道人讲述自己的祷告旅程

[本刊编辑部] 如何以福音为根基,建立信徒个人和教会的祷告生活?本刊编辑采访了杂志的三位作者,以同心、同工、同行三个角度分别切入他们的祷告生活,展现其中的一些宝贵的经验和思考。愿这三位牧者真挚的分享能激励我们在福音中、在圣灵里、在教会中恒切祷告。

阅读更多 »

祷告的规则[注1]

[提摩太•凯勒(Timothy Keller)] 对真正的祷告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认罪和悔改。祷告把你带入上帝的同在,而你的罪在那里就暴露了,这就驱使我们更强烈地寻求上帝,求赦免和帮助。加尔文写道,“当我们心里充满真实的谦卑而虚己时,我们应当被激励祷告,因确信神必定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代表着,在祷告中来到上帝面前时,有意识地信靠耶稣所给我们的救恩和接纳,并不是依靠我们自己的信用或记录。

阅读更多 »

使用方块图解形成初步经文大纲的方法 ——对《21世纪基督教释经学》[注1]段落图解的应用

[陈研] 格兰·奥斯邦(Grant R. Osborne)的《21世纪基督教释经学》中,为我们介绍了另一种经文大纲的归纳技巧,即“方块图解”。这个方法和原文图解一样依据于文法,因此也具有客观、稳定、一致的特征。而较之于希腊原文图解,“方块图解”更简单、省时,因而更实用。笔者深信,当我们依据文法更加有效地得出经文大纲,在查经和讲道的时候就会更有客观性和准确性,以至于神在经文中启示的信息能够有效彰显出来,生发出改变生命的大能。

阅读更多 »

培养教会有机的门训文化[注1]

[始明] 对于门训,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搜集资源,而是思考什么是门训。门训的关键就在于基督徒和基督徒花时间促进彼此的成圣。架构性的门训关系,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笔者更想要主张的是一个有机的门训文化。如果说“文化”是一个群体所拥有的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并且把它执行出来,那么“门训文化”就是教会中的所有成员都将“有门训关系”作为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并且把它执行出来。

阅读更多 »

拒做滚石!

[小理查德•伽芬(Richard B. Gaffin, Jr.)]教会是什么?教会的目的是什么?我属于教会意味着什么?每一代基督徒都需要预备好给出有见地的答案。新约中有一段关于教会的关键经文,即彼得前书2:4-5。我们反思这段经文的教导,可以用一种反差对比的方式,即注意并强调教会“不是”什么。信徒并不是滚石;他们是被稳固建造在基督之上的石头,坚立在磐石之上——这磐石就是祂的义。我们已经与耶稣基督联合,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祂分离;然后,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与基督的关系和我们与其他信徒的关系密不可分。要被建造在基督之上,就必须与其他信徒一起同被建造。

阅读更多 »

教会的治理

[伯克富(Louis Berkhof)]改革宗教会并不认为,他们的教会治理体制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是由神的话决定的,但是他们确实断言,其一切的基本原则都直接源自圣经。他们并未宣称,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具有神圣权柄(jus divinum),而是宣称这个体制大体上的基本原则具有神圣权柄,并且非常乐意承认,这个体制的许多细节都是根据权宜之计和人类的智慧决定的。从这点可以推论说,尽管教会的总体结构必须严格地维护,但是基于慎重的缘故,其中的一些细节可以透过适当的教会程序来改变,是基于慎重的缘故,例如教会的总体利益处。

阅读更多 »

当冬天近了,麦子正向下扎根

[本刊编辑部]对比于大公传统,中国大陆家庭教会在两方面迫切需要加强:一是规范的释经讲道,二是基于圣经的教会论。这是由于历史原因,弟兄姐妹能够持守信心、维持小组聚会就已经非常难得。这导致了见证式讲道,以及不关注教会论。如今的形势与处境下,家庭教会是否会再次回到以前的光景而需要重新建造?我们邀请了几位牧者,一同就当前的形势以及我们应当有的回应,基于教会论进行了初步的思考和讨论。

阅读更多 »

在东方,探求教会与国家的边界

[江登兴]今天的中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教会与国家的边界问题。我们在当代的持守和实践,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恩典之约中的教会如何存在于挪亚之约下的今世?按照末世论视角下的两国论,我特别愿意如此解释新约中“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的论述:基督的身体已经复活升天,但祂的身体曾经在这个世界被钉十字架上,被咒诅,被弃绝,如今升天的基督赐下圣灵,因此教会内在的有属天的地位和身份,但是教会仍然在地,教会通过外在地联合于基督在今世时的卑微,内在地联合于基督的复活和升高。

阅读更多 »

沉默的救主——诗篇13、14篇释经讲道

[徐震宇]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向我们揭示了神恩典的奥秘,就是祂乃是主动地沉默,如此行正是为了搭救罪人。于是,这位在法庭上沉默、在十字架上被遗弃的圣子,就显明了祂自己是义人信心的枢纽,是那灵魂的锚,是直通入幔子内的唯一道路。只要人信靠祂,就必蒙拯救!因着这伟大的救恩,人的心中就迸发出巨大的喜乐来——说“我要向耶和华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那时,雅各要快乐,以色列要欢喜”。

阅读更多 »

独特之主的独特门徒:马可福音中的门徒训练

[迈克尔·J·威尔金斯(Michael J. Wilkins)] 马可对比了关于耶稣福音信息的两个根本对立的观点:“体贴上帝的意思”和“体贴人的意思”。马可描绘了一幅门徒的画像,来强调理解耶稣的信息和事工的困难,这可能是福音书中最模棱两可的画像。一方面,门徒得到正面的描绘。他们是由耶稣专门挑选和委任的,目的是聆听神国的奥秘,并宣传祂的事工。另一方面,门徒们被涂上了不光彩的色彩。门徒虽然蒙上帝光照,也被耶稣赋予能力,却显出自己的不明白。门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的事工或教导的实质,这实质关乎透过作奴仆走十字架的道路。在耶稣驳斥了彼得试图把自己的思维方式强加在弥赛亚使命上之后,祂揭示了门训的核心原则之一:门徒必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耶稣。

阅读更多 »

圣经伦理动力

[约翰·慕理(John Murray)] 训练门徒,在教义神学领域,这属于成圣的范畴。成圣必须毫不妥协的建立在称义的根基之上,没有对称义的正确理解和经历,基督徒的成圣必然会走向律法主义。然而,说称义是成圣的动力,则有很大的问题。本文明确指出了成圣的根本动力,并非是称义的事实,而是信徒与基督同死同复活的事实,是信徒与基督的联合。

阅读更多 »

门训与栽培

[蒂姆·切斯特(Tim Chester) 史蒂夫·廷米斯(Steve Timmis)] 耶稣开始事工,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宣告神的国马上就要降临。祂的第二个行动,就是呼召人跟从祂。第一个行动与一个全新秩序的到来有关,而不是对现有秩序进行修修补补。第二个行动证明了这新秩序的实在。福音话语(gospel word)和福音共同体(gospel community)都是传福音过程的核心内容。门训也是如此。福音话语和福音共同体,是向罪人传福音的途径,也是耶稣对罪人进行门训的途径。

阅读更多 »

整体的研读:一卷书的图解

[格兰·奥斯邦(Grant R. Osborne)] 除非从整体来看,否则各部分就没有意义。惟有先顾及整体,然后才能针对其中各部分、按着中心信息来研究。实际而言,释经的过程可以简述如下:第一,将整本书作成图表,初步分析它的思路流向;接下来,专注于每一部分,察究论证的细节;最后,再重新调整全卷的思路发展,使其与各部分息息相关。

阅读更多 »

圣经神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神学科目——普林斯顿神学院圣经神学教席就职演说

[魏司坚(Geerhardus Vos)] 圣经神学的特性在于:它是从上帝本身的启示活动的角度,来讨论启示的形式和内容。换言之,它是在一个主动的意义上来处理启示。它把启示视为上帝的活动,并且试图(在人的能力所及的范围里,并且不排除我们有限观察的条件下)去理解、追踪、描述这个活动。在圣经神学中,启示的形式和内容都被视为是上帝工作的成分和产物。而在系统神学中,虽然也有同样的启示内容,却不是从上帝工作的许多阶段的角度来看这些内容,而是将这些内容视为给人类工作的素材,他们要按照逻辑原则来加以分类和系统化。圣经神学在组织并安排这些内容时,只会使用在启示本身的神圣工作中所赐下的方法,而不会用其他方法。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