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期推荐文章

本期推荐文章

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

[文/ 溥伟恩(Vern S. Poythress)] 简言之,基督应该成为讲道的中心。敬重上帝话语的解经者,除了必须尊重每段经文在主题和修辞上的诸多统一性,还必须尊重整本圣经的统一性、教义的统一性、在基督里救赎之成全的统一性,以及时间进展中的救赎历史的统一性。这些统一性为讲道赋予了统一性。但多样性仍然存在,不需要将多样性理解为是与基督的中心地位相对立的。在文法及历史层面上研究上帝如何通过人类作者与最初的听众交流,这样的关注有积极的价值。

阅读更多 »

从旧约和创世记 15:1-6 传讲基督

[文/托马斯·史瑞纳(Thomas R. Schreiner)] 如何从旧约传讲基督,对宣讲福音的人来说至关重要。而究竟什么方法最好,牧者们的看法则各不相同。本文中,我与布洛克、约翰逊和溥伟恩三位作者的观点互动,探讨如何从旧约传讲基督。传道人们从旧约传讲基督时,需要根据历史背景和应许在基督里的成就来解释旧约:既要考虑人类作者,也要考虑神圣作者;既从时间的角度,也从正典的角度;既从历史的角度,也从预表的角度。如此,我们就能从圣经中找到传讲基督的经文依据。

阅读更多 »

教会中的专制主义

[文/ 史蒂夫·马丁(Steve Martin)] 在当代一些福音派教会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可悲而危险的态势:在对抗这世代的反规则和反权威的潮流时,一些保守的、笃信圣经的教会逐渐出现了专制主义的倾向。这种可悲的现象越来越多地被公开出来,且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什么样的态度会在教会中产生专制主义?这是谁的错?对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阅读更多 »

宣教士的遴选与装备

[文/戴德生(Rev. J. Hudson Taylor)、施牧师(Rev. F. A. Steven)] 通过与候选人谈论属灵之事,与他们一起祷告,确认他们的属灵状态,是何等重要。他们必须是圣洁的人,爱读神的话,按时领受灵粮,渴慕属灵盛筵,心中常怀圣言,并默想其丰富内涵;他们必须是祷告的人,也常常见证到祷告的力量;他们当渴望为永恒而活,服在“来世权柄之下”,那不能眼见的事物才是最真实、最能带来满足的。这样的人因而得以如基督那般:在谋略上丰足,在困境中能忍耐,遇到挑战能攻克。哦,这样的工人——多多益善!

阅读更多 »

“理想化”?“颠覆者”? ——百年后看内地会对宣教士的遴选和培训

[文/ 亦文] 细读比照内地会的文献,读者会逐渐发现,内地会“颠覆性”的招募方针,从本部到禾场的“宣教士之家”一条龙体系,乃是深思熟虑、基于实践的成果。毋庸置疑,文献中对宣教士在得救确据、基督徒品格、属灵敏锐力和才干等方面的要求,适用于任何时代。但一百三十多年来,社会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宣教策略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宣教的理想模式,已从差会指导宣教士的“杠铃”,演变成母会差派、差会指导、宣教士实践的“金三角”。

阅读更多 »

怀着真信心,忍耐等候 ——雅各书5:7-12解经讲道

[ 文/陈已新 ] 雅各书5:7-12让我们看到:主必快来施行审判并赐福倚靠祂的人,在逆境中我们要以信心忍耐等候。虽然这个世界有许多不义好像没有得到解决,但神的公义最终要在审判中彰显出来。祂要使信祂的人穿上圣洁不会朽坏的身体,面对面见到圣洁的主,进到圣洁的天国,并与其他圣徒有完满的团契。我们因着这盼望,就能忍耐,不灰心;以坚忍的心,持守福音的真道,做福音的见证,直到主来。

阅读更多 »

悔改的当代意涵与实践

[ 文/本刊编辑部 ] 许多社会公共事件进入我们的视野,成为教会内的热门话题,但我们需要同时宣讲和劝勉人悔改。教会若不意识到罪的真实与严重,不当真地宣讲罪与审判,只是温和且泛泛地谈论福音,缺少在悔改离罪上的当真,就没有办法经历主真实的同在。这样,当面对公共事件时,无论是远方的“铁链女”、“被打女”、战争中的哭声,还是近处的疫情、疫控、经济压力,教会都容易失去属灵的焦点与力量,无法以悔改赦罪之道向社会、世人作出有力的见证。

阅读更多 »

若不悔改都要灭亡

[ 文/托马斯·波士顿(Thomas Boston)] 从前西罗亚楼倒塌压死了十八个人。但耶稣在此表明,这事临到这些人,并非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有罪,主教导众人要正确应用护理之工:“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正确的应用是从别人的灭亡中吸取教训,学习悔改。他人若亲身付出代价给了我们一个警示,我们就要留意并善用,促成我们悔改归正。罪人继续走他们的路,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我们的主说,不,你们不要自欺;因为你们若不悔改,就没有得救的指望。

阅读更多 »

评价北森嘉藏“上帝之痛神学”

[文 /庆君(Qingjun Luo)] 对北森来说,基督受苦难是为叫祂本质得以完全,祂的十字架、受苦难皆不是上帝在救赎历史中的外在作为,而是上帝的内在作为。痛中的上帝就是以其自身之痛解决我们人类之痛的上帝。北森之后,很多神学家继续质疑上帝不动情的传统教义。在评价他的神学时,首先要注意到,北森的“上帝之痛神学”在释经上较为薄弱,他的神学在一个不稳定的根基上踉跄而行。此外,他的“日本”神学方案在很多方面过度简化了传统神学和民族文化。我们可以合理地质问,北森与其后来者是否无意间移除了他们本想立足的根基——只有一位不受痛苦的上帝才能使我们确信祂对我们说的话:“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

阅读更多 »

宣道会甘藏边区简史(上)

[ 文/little Paul ] 因致力于将福音传至未得之地,宣道会在激烈排外反教、民众笃信佛教、地势险峻、盗匪出没的“宣教艰困地区”,建立起一连串的宣教站。1895年宣道会差遣第一批宣教士在甘藏边界布道,七十余位宣教士先后前来,用整整两代人的时间,以损失十一名宣教士、八名宣教士子女的巨大代价,在纵横千余里的广袤地域建立教会。这些教会后来历经“反右”、“文革”等多次政治运动和逼迫,顽强地生存下来,并继续生根建造,直至今日。

阅读更多 »

圣经神学的种类

[ 溥伟恩(Vern S. Poythress)] 1976年,伽芬博士以霍志恒和慕理的著作为主要依据,就“系统神学与圣经神学”发表了一篇纲领性的文章。圣经神学自此有了长足的发展。系统神学通常旨在回应过往时代的系统性思考,及当代文化中出现的问题;圣经神学多旨在对历史的理解——不一定仅限于特殊启示的过程,也包括各单卷在其即时与时代性的背景下如何安排其“神学”。这两门学科的目标是不同的、互补的,目标不同有时会导致主题设置之种类的不同。为了增加方法论与教义的可靠性,两者都需要与对方强力互动。

阅读更多 »

我们能否一生持守信仰到底?

[ 蒋虹嘉 ] 基督徒的人生面临各样的争战,每天都要对付从撒但、内在残余的罪性以及世界来的试探和攻击。我们不禁会问:我们能指望我们的信心有确定的保证而不至于失落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圣经给了我们清楚的应许。“圣徒的坚忍”是一个重要的教义,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安慰和鼓励。但圣经同时也告诫我们不要犯罪。神在祂拯救的计划中有意警告背道的危险,以便圣徒可以提防虚假的信心,不拖延任何应悔改之事;藉此确保圣徒们蒙保守到底。

阅读更多 »

希腊抑或希伯来?开放神论与改革宗的神学方法

[ 霍顿(Michael Horton) ] 哈纳克于十九世纪晚期提出:几乎所有被认为是基督教“正统”的都实际上是“严重希腊化”的结果。二十世纪,人们对“希腊式”神学的指责从改教家转移到了将他们的思想系统化的继承者身上。海因里希·赫普提出:预定论是加尔文与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论点。但这已被对一手文献——无论是加尔文还是“改革宗经院神学家”——的详尽研究否定了。从一开始,圣约神学就作为改革宗神学的脉络出现了。与巴特过分强调神的超越性不同,即使在本体论层面,改革宗正统神学也是从圣约的角度理解造物主与受造物的关系:这不仅意味着相似性(similarity),也意味着差异性(dissimilarity);其结果之一是,提倡自己版本的类比教义。

阅读更多 »

禾场今昔 ——三位宣教领袖的山西印象

[ 亦文 ] 中国有句俗语:“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句话似乎也适用于对庚子教难及其善后重建的过程。劫后重生的老同工们在短短一两年内返回百废待兴的山西省,青黄不接之际,最大的挑战便是如何招募到愿意前来教难重灾区的宣教新兵。“老山西们”不断把三晋之地的属灵需要陈列在《亿万华民》的读者面前。本篇编译稿是“庚子教难”系列的最后一篇,旨在透过不同人的眼睛,以较宏观的视角观察“后庚子时期的山西”。抚今追昔,数算主恩。

阅读更多 »

争战,直到主必临的那日

[ 文/钟马田 ] “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雅4:1)只要有欲望存在,就会有战争。如果一个人觊觎他人的妻子,贪恋他人的财产,战争怎么可能结束?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未来呢?作为基督徒,我从不对任何人、任何会议、联盟、组织抱任何期望。任何事都不会让我感到惊奇。但我知道的是:争战将会继续,直到主所命定的那日来到,也就是主的日子。

阅读更多 »

蒙神赐福的讲道

[ 史蒂芬·劳森(Steven Lawson)] 不得不说,当今有许多讲道,并不是蒙神赐福的讲道。什么样的讲道能得到神的认可?蒙神赐福的讲道宣扬基督的卓越。蒙神赐福的讲道倚靠圣灵的能力。蒙神赐福的讲道扎根圣父的预定。解经讲道既是艺术,也是科学。但愿你能学到别具一格的讲道艺术,但绝对不要改动讲道的科学——那些固定不变的解经讲道原理。它要求我们宣扬(καταγγελω)以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为中心的神的奥秘。愿神以天风吹动你的船帆。愿祂鞭策你,推动你效法这种讲道。

阅读更多 »

阅读与牧养

[陈已新] 神以祂的话语施行创造和救赎,而神看重并选择了将祂的话语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和保存下来。这些文字,绝不仅仅在个人阅读中发挥作用,更是在教会公开的宣读与讲解中发挥作用,整个圣约群体因着听到这些话而悔改、信靠和顺服,因此读这些文字是我们经历神话语大能的必要途径。以上所讨论的对象,虽然主要是那特别的文字——神所默示的圣经,以及对这文字的阅读及宣讲,但也会帮助我们思考对于能够帮助我们更明白圣经的那些文字的阅读,就是对于古往今来优秀的属灵作品的阅读。

阅读更多 »

建立群体共读与讨论的读书会

[武昕] 对于基督徒的生命成长和服事来说,属灵阅读非常重要。建立群体共读与讨论的读书会,可以帮助读者在属灵阅读的道路上坚持读下去,逐渐培养出适合自己的良好的读书习惯。在读书会的分享和讨论中,参与者彼此激发,互相补足,拓展了看待问题的视角,并引发更多、更深入的思考。本文是一位资深读书会带领人的经验分享,其中提到了读书会的定义和特点,读书会的益处,以及读书会的具体实践等等。

阅读更多 »

访谈亦文:我与《亿万华民》

[本刊编辑部] 读百余年前中西信徒的信仰之旅,让我反思我们今天的属灵生命。阅读历史能增加我们属灵生命的深度,因为平常我们都只能横向比较,而读史料使我们能够跨越时空,比较之后就会有反思。而整理这些文献,更让我看到文字事工“千秋万代”的价值。“当时只道是平常”的汇报、码字、编辑、排版、审校,到了一百年后,都成为珍贵的史料。文字事奉,无论哪种形式都是非常孤独的。但看到这些一百多年前的文字,今天仍然有人翻译和阅读,就会提醒我文字事工“无远弗届”的特别功效。

阅读更多 »

东正教与福音派能相融吗?不能 ——福音派的视角

[迈克尔·霍顿] 很多年轻人想找到与神之间深刻的、而非庸俗或肤浅的关系,他们被东正教的超越性与奥秘吸引。然而回到宗教改革神学与东正教对话,我们会重新发现我们自己的“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就在我们眼前。从创世的角度来看,东正教的神学尚且正确,但是到了堕落就出了问题。我们认为大多数东正教的资料没有足够严肃地对待罪的毁坏性的特征。教会装在瓦器里的宝贝是福音——神已经在基督里为我们做了我们自己就算有祂的帮助也不能做的。若没有它,我们的古老传承与习俗、仪式与敬拜、教会职分与权柄都是无用的。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