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期推荐文章

本期推荐文章

拒做滚石!

[小理查德•伽芬(Richard B. Gaffin, Jr.)]教会是什么?教会的目的是什么?我属于教会意味着什么?每一代基督徒都需要预备好给出有见地的答案。新约中有一段关于教会的关键经文,即彼得前书2:4-5。我们反思这段经文的教导,可以用一种反差对比的方式,即注意并强调教会“不是”什么。信徒并不是滚石;他们是被稳固建造在基督之上的石头,坚立在磐石之上——这磐石就是祂的义。我们已经与耶稣基督联合,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祂分离;然后,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与基督的关系和我们与其他信徒的关系密不可分。要被建造在基督之上,就必须与其他信徒一起同被建造。

阅读更多 »

教会的治理

[伯克富(Louis Berkhof)]改革宗教会并不认为,他们的教会治理体制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是由神的话决定的,但是他们确实断言,其一切的基本原则都直接源自圣经。他们并未宣称,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具有神圣权柄(jus divinum),而是宣称这个体制大体上的基本原则具有神圣权柄,并且非常乐意承认,这个体制的许多细节都是根据权宜之计和人类的智慧决定的。从这点可以推论说,尽管教会的总体结构必须严格地维护,但是基于慎重的缘故,其中的一些细节可以透过适当的教会程序来改变,是基于慎重的缘故,例如教会的总体利益处。

阅读更多 »

当冬天近了,麦子正向下扎根

[本刊编辑部]对比于大公传统,中国大陆家庭教会在两方面迫切需要加强:一是规范的释经讲道,二是基于圣经的教会论。这是由于历史原因,弟兄姐妹能够持守信心、维持小组聚会就已经非常难得。这导致了见证式讲道,以及不关注教会论。如今的形势与处境下,家庭教会是否会再次回到以前的光景而需要重新建造?我们邀请了几位牧者,一同就当前的形势以及我们应当有的回应,基于教会论进行了初步的思考和讨论。

阅读更多 »

在东方,探求教会与国家的边界

[江登兴]今天的中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教会与国家的边界问题。我们在当代的持守和实践,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恩典之约中的教会如何存在于挪亚之约下的今世?按照末世论视角下的两国论,我特别愿意如此解释新约中“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的论述:基督的身体已经复活升天,但祂的身体曾经在这个世界被钉十字架上,被咒诅,被弃绝,如今升天的基督赐下圣灵,因此教会内在的有属天的地位和身份,但是教会仍然在地,教会通过外在地联合于基督在今世时的卑微,内在地联合于基督的复活和升高。

阅读更多 »

沉默的救主——诗篇13、14篇释经讲道

[徐震宇]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向我们揭示了神恩典的奥秘,就是祂乃是主动地沉默,如此行正是为了搭救罪人。于是,这位在法庭上沉默、在十字架上被遗弃的圣子,就显明了祂自己是义人信心的枢纽,是那灵魂的锚,是直通入幔子内的唯一道路。只要人信靠祂,就必蒙拯救!因着这伟大的救恩,人的心中就迸发出巨大的喜乐来——说“我要向耶和华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那时,雅各要快乐,以色列要欢喜”。

阅读更多 »

独特之主的独特门徒:马可福音中的门徒训练

[迈克尔·J·威尔金斯(Michael J. Wilkins)] 马可对比了关于耶稣福音信息的两个根本对立的观点:“体贴上帝的意思”和“体贴人的意思”。马可描绘了一幅门徒的画像,来强调理解耶稣的信息和事工的困难,这可能是福音书中最模棱两可的画像。一方面,门徒得到正面的描绘。他们是由耶稣专门挑选和委任的,目的是聆听神国的奥秘,并宣传祂的事工。另一方面,门徒们被涂上了不光彩的色彩。门徒虽然蒙上帝光照,也被耶稣赋予能力,却显出自己的不明白。门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的事工或教导的实质,这实质关乎透过作奴仆走十字架的道路。在耶稣驳斥了彼得试图把自己的思维方式强加在弥赛亚使命上之后,祂揭示了门训的核心原则之一:门徒必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耶稣。

阅读更多 »

圣经伦理动力

[约翰·慕理(John Murray)] 训练门徒,在教义神学领域,这属于成圣的范畴。成圣必须毫不妥协的建立在称义的根基之上,没有对称义的正确理解和经历,基督徒的成圣必然会走向律法主义。然而,说称义是成圣的动力,则有很大的问题。本文明确指出了成圣的根本动力,并非是称义的事实,而是信徒与基督同死同复活的事实,是信徒与基督的联合。

阅读更多 »

门训与栽培

[蒂姆·切斯特(Tim Chester) 史蒂夫·廷米斯(Steve Timmis)] 耶稣开始事工,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宣告神的国马上就要降临。祂的第二个行动,就是呼召人跟从祂。第一个行动与一个全新秩序的到来有关,而不是对现有秩序进行修修补补。第二个行动证明了这新秩序的实在。福音话语(gospel word)和福音共同体(gospel community)都是传福音过程的核心内容。门训也是如此。福音话语和福音共同体,是向罪人传福音的途径,也是耶稣对罪人进行门训的途径。

阅读更多 »

整体的研读:一卷书的图解

[格兰·奥斯邦(Grant R. Osborne)] 除非从整体来看,否则各部分就没有意义。惟有先顾及整体,然后才能针对其中各部分、按着中心信息来研究。实际而言,释经的过程可以简述如下:第一,将整本书作成图表,初步分析它的思路流向;接下来,专注于每一部分,察究论证的细节;最后,再重新调整全卷的思路发展,使其与各部分息息相关。

阅读更多 »

圣经神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神学科目——普林斯顿神学院圣经神学教席就职演说

[魏司坚(Geerhardus Vos)] 圣经神学的特性在于:它是从上帝本身的启示活动的角度,来讨论启示的形式和内容。换言之,它是在一个主动的意义上来处理启示。它把启示视为上帝的活动,并且试图(在人的能力所及的范围里,并且不排除我们有限观察的条件下)去理解、追踪、描述这个活动。在圣经神学中,启示的形式和内容都被视为是上帝工作的成分和产物。而在系统神学中,虽然也有同样的启示内容,却不是从上帝工作的许多阶段的角度来看这些内容,而是将这些内容视为给人类工作的素材,他们要按照逻辑原则来加以分类和系统化。圣经神学在组织并安排这些内容时,只会使用在启示本身的神圣工作中所赐下的方法,而不会用其他方法。

阅读更多 »

从属灵争战看逼迫——彼得前书5章8节中的 “仇敌”

  文/克里斯托弗·拜尔利(Christopher Byrley)   译/甘林    校/米利暗   前言   在彼得前书的105节经文当中,早期教父引用最多的就是彼得前书5:8:“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这看起来是在面对属灵争战时最直截了当的鼓励,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教会历史上有如此多基督徒,每当面对试探或意识到正遭遇魔鬼压制时,会去看这劝勉和它的上下文。但这节经文位于书信的结尾,读者会期望这劝勉与作者的首要目的相吻合。警告提防那鬼魔的首领,留心它“吞吃”基督徒的企图,似乎与这封以鼓励和劝勉落在受苦逼迫当中的信徒为首要关注的书信并不协调。确实,这节经文是整封书信第一处,也是唯一一处提到魔鬼的地方。 &nb …

阅读更多 »

靠着良人从旷野上来——就基督徒如何认识和回应逼迫访谈越寒老弟兄

[ 本刊编辑部 ] 弟兄姐妹啊,爱神与自爱,是不可以同时存在的。我们若不明白一件事是从神而来,就不会按神的意思去做,也就是与主为敌。自我从来就是与基督为敌的。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我们有多少时候是像主耶稣一样顺服的?顺服本身是内在的信,是在爱主的信心里所生发出的倚靠。今天回忆我自己一生的道路,为什么会越来越多顺服神,是因为神的爱对我越来越大的吸引,是因为信心里面与基督更深的合一,从而生发对他赐给我逼迫的认识与顺服。当你愿意为他舍弃一切时,你就被他熬炼成了。基督之爱的内在吸引,外在的逼迫压力,再加上自己在信心里的顺服,才能产生一个喜乐的结果。

阅读更多 »

帮助孩子面对苦难短文三篇

[ Truth 78网站 ] 孩子通常不首先是通过我们说了什么来学习;他们学习如何面对苦难的首要途径,如何思考、感受和谈论苦难,是透过观察我们。当我们在经历患难时,如果他们看到了愤怒,他们很可能就会这样理解:“苦难是不对的,肯定是什么人错待了我们;是上帝亏待了我们。”另外,他们还会学到一种世界观,即“我不需要经历这个世界的破碎,即使这破碎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我配得更好的”。

阅读更多 »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 陆昆 ] 这段经文里,为义受逼迫、因基督受逼迫、先知们受逼迫,被联系在一起看成一回事。“为义受逼迫”,不是一般的为道德意义上的善受到恶势力的攻击,而是特指为基督的缘故,为福音的缘故,如经文中基督所说“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这是基督的真理和一般的宗教的冲突,是十字架的道理和十字架道理以外的其他好像也有道理的道理的冲突。上帝与以色列人立约,并且立先知为约的监护人,是为了百姓的利益。但实际上,先知虽然这样召唤,以色列人不仅不转回,反而以恶意对待先知。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耶稣在这里说你们因我受辱骂、逼迫、毁谤,是和先知一样。

阅读更多 »

改革宗神学中的盟约教义

[ 魏司坚(Geerhardus Vos) ] 该如何解释盟约观念从一开始就在改革宗神学中占有如此显著位置呢?在改革宗神学的起点上,一定有什么东西使它感觉到自己被盟约观念所吸引。改革宗神学抓住了圣经最深邃的根基性理念,因而它可以从这个核心点出发,更整全地处理经文,并使其每个部分的内容都各得其所。这个根基性理念,这把打开圣经丰富宝藏的钥匙,就是神在一切受造物中无与伦比的荣耀。神并非因为人而存在,而是人因为神而存在,这是铭刻在改革宗神学殿堂入口处的原则。

阅读更多 »

连于基督荣耀的身体

[ 大牛 ] 当我们本期聚焦“教会论”这一主题时,亦深深担心本期的文章会被理解为与牧养实践无关的“理论”。本文的三则短文,来自某教会“会友大会”的牧会现场,是基于对福音本质、教会论等诸多方面的深刻思考而有的解经讲道。这些讲章,既使人读后在真理中得造就,又可以作为一个基于福音的教会论落实为牧养实践的范例,给更多的牧者同工带来启发和益处。

阅读更多 »

教会作为历史之目的

[ 以勒 ] 本文通过对创世记1-2章以及启示录21-22章的查考,试图从上帝心意中和创造计划之时间性的延续中,探讨基于创造计划的末世论空间;并以末世论空间支撑下的整体创造论,去透视人论与救恩论,试图寻找创造论与救恩论、人论与教会论在末世论中的同一性。由此提出,教会不仅仅是救赎历史的目的,教会就是最终的人/人类/人性,是上帝起初创造之心意的最终成全。教会就是按照上帝形像样式而造的那个人(人/人类/人性),代表上帝掌权、作王,直到永远。教会就是历史的目的。

阅读更多 »

地方教会的重要性

[ 丹尼尔•勒伊(Daniel E. Wray)] 地方教会重要吗?没有地方教会,基督徒们就不能很好地相处了吗?我是否加入一个教会真的要紧吗?我去教会敬拜,加不加入教会有什么要紧?圣经回答了上面的这些问题并解决其困境。当我们查看圣经的教导就会发现,对成为地方教会成员的重要性和地位,我们的天父并没有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上帝愿意我们都对他的教会充满深厚的荣耀感,如他看教会一样!如果我们与上帝的观点一致,我们关于地方教会的许多问题立刻就会解决!

阅读更多 »

历史上的教会论

[ 麦克•霍顿(Michael Horton)] 信义宗和改革宗的教会论有很多共同的主题和重点,但卡维里恰当地称后者为“作为圣约的教会”。罗马天主教会在历史性的机构里(这机构由顺服教宗的主教们带领)找到教会的合一性、大公性和使徒性。东正教会在圣餐礼中找到它,其预设是主教们的使徒传承(不必另外还要委身于一位主要宗座)。自由教会(Free Church)将它等同于个体信徒的内心。然而,宗教改革的教会将这合一性、大公性和使徒性置于传讲福音和施行圣礼中。这样,他们拒绝将教会的本质置于一个表面上无谬误和毫无缺陷的机构的单纯的客观性里,或是置于个体性回应的主观性之中。

阅读更多 »

我们在“做”教会吗?

[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 教会是神的创造,我们必须意识到不是我们在做教会,本质上是神在做。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像创造宇宙万物一样创造了教会。神使我们转向他,我们会做一些事,如敬拜、读经,但是教会真正的掌管者是神自己。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