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hurchChina (page 3)

ChurchChina

十字架与基督徒领袖 ——哥林多前书4:1-21

[卡森(D.A.Carson)] 今天的基督徒领袖不仅需要教导福音,也必须要教导,福音如何影响日常的生活和行为。这种联系不仅需要解释,也需要典范。忠心的基督徒领袖必须要将教义和行为、十字架和生活联系起来。他们必须要在自己的生活中作表率。若是神的子民顽固不顺服神,基督徒领袖就应当劝诫、指责,最终严厉地惩戒那些相信基督的名,却不跟从祂的人。

阅读更多 »

完整的解经

[戈登·费依(Gordon D. Fee)]优良的解经秘诀,在于向经文询问正确问题的能力,以便抓住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优良的解经是将所有的资料化为可读性高之作品呈现的快乐组合,或是作者原意的精心整合。这种呈现并不以找着原意或独特性为足,而是要清楚知道作者原本的用心。本文首先列出的是完成一份解经报告的完整过程,而文章的其余部分就是要引导你通过每一个步骤。

阅读更多 »

座谈会:圣经辅导反对医疗吗?

[圣经辅导认证协会(ACBC)] 圣经辅导反对医疗吗?近期出版的新书《走出死荫幽谷:忧郁症重生之歌》在部分基督徒群体中再次引发这一讨论。问题的要点不应当是“辅导者是否应该重视身体的疾病”,而是应该厘清:“哪些是身体问题,哪些是灵性问题,哪些是两方面都出了问题。”本文整理自一场相关主题的座谈会,盼望这些清晰、温和、富有实践智慧的讨论,能够帮助教会知晓如何服事那些心灵哀痛的人。

阅读更多 »

比利时信条:教会向世界的见证(下)

[彼得·德荣(Peter Y. De Jong)] 十九世纪最早期的年月里,荷兰教会的灵命处于最低潮。国王强迫教会采用与他们数代人生活的秩序相反的新的教会治理体系。那些年间,人发声呼吁改革。这导致自由改革宗教会的形成,纯正的福音宣讲再次被人听到。教会呼吁人重新按照上帝的话语服事祂。人们再次认真关注符合改革宗教会认信标准的纯正教义,其中包括历史悠久的《比利时信条》。今天,这份教义陈述仍然被正式看作各大洲改革宗教会保持合一的重要基础。

阅读更多 »

“给我一人” ——一八九九年中国内地会33周年年会致辞

[亦文]1899年的内地会英国年会上,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宣教界的风貌。虽然有些教导和策略如今看来,有所偏颇,值得商榷,但那个时代的西方教会对神的忠心、信心和舍己精神,很多方面都值得我们这个时代学习。这不仅解释了为何一场宣教年会可以吸引数千人参加,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年多后,那么多宣教士在义和团运动期间,可以如此平静地面对死亡。

阅读更多 »

蒙召作传道人的记号

[文/约翰·牛顿(John Newton)] 我晓得,人一旦受圣灵感动来事奉,他会喜欢做这工更胜于千万金银。此外,他也必须在恩赐、知识和口才这些方面,适时展现出足以胜任的能力。最后一项,是上帝以祂的护理为你打开机会之门,借着循序渐进的环境因素,显明实际进入事奉的方法、时间和地点。

阅读更多 »

每每迂回

[本刊编辑部] 前辈们劝勉我们:“既知道坚决的态度与胜利的人生有这样密切的关系,我们就应当靠着神的恩典,对神忠诚,不给魔鬼稍留地步;用坚决的态度应付一切临到我们的试探,在有人劝诱或威胁我们,要我们去做任何得罪神的事情的时候,对他们说:‘决不!决不!’”

阅读更多 »

留在世界边缘

[曾劭恺] 将十字架的大能转化为十字军的社会力量,是历代教会不断面临的一大试探。教会必须不断回到世界的边缘,且甘于留在那里。留在边缘并不意味在社会边缘建立基督徒的次文化。唯有当教会及信徒留守于世界、留守在主流社会文化的结构中,才有可能真正留在世界边缘。

阅读更多 »

初代教会与清教徒时期的小组

[康约珥(Joel Comiskey)] 早期家庭教会,门徒们的活动总是围绕着信靠复活的耶稣开展,人数很少会超过15或20人——因为聚会是在小的居所进行。小组聚集,也是清教徒属灵成熟的关键实践之一。清教徒认为,只有当一个人愿意委身于与其他信徒的团契相交时,福音对其的转变才算完成。

阅读更多 »

座谈会:我们因何仍是一间教会? ——“冬藏”的教会论与教牧实践之思

[本刊编辑部] 当教会面对压力而被“拆”时,应该自觉思考的是:如何在磐石上建造。因此,对于使徒性教训、对于信仰告白的关注,就成为必然的关注。很多教会在当前处境下应当如何回应时,未意识到“福音真道与认信”这一部分的变化与危机。

阅读更多 »

危机辅导:压力处境中的生命改变

[赵芸] 以面对压力处境为例,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在追求某种“状态”——不论是谦卑的状态、站稳的状态……那么所带出的教导就很难避免以人为中心。灵性不应该只是静态的“状态”,它是我们与上帝的关系。这个角度对压力处境中的辅导来说特别重要。

阅读更多 »

比利时信条:教会向世界的见证(上)

[彼得·德荣(Peter Y. De Jong)] 德布利为群羊的性命求情。国王应从被告者的见证知道,他们聚会时经常为所有掌权管辖他们的人祷告。德布利用经文证明在人前见证救主属于基督徒生活的本质内容。这本小小的书册,如此准确地重现了在试炼的时代里活在尼德兰民众内心和生命中的信仰。

阅读更多 »

属灵军装 —— 以弗所书6:10-18释经讲道

[大米] 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宇宙中这最大的一场战役,就是在这最后打败魔鬼的战役中,天使天军的元帅主耶稣只身一位在十字架上打败了魔鬼和它的邪灵大军。“哦!亲爱的主啊,原来你才是我们的属灵军装!只有当我们穿戴你时,才能是真正刚强的人。”

阅读更多 »

牧师的祷告生活:事奉方面

[麦杜格尔(Donald G. McGougall)] 神的子民有必要学习祷告。如果人真的是趋向效法服事他们之人的生命,我们这些作为领袖的,为我们所带领的那些人提供什么样的祷告榜样?他们有看到祷告的重要性在教会的程序、教会的敬拜生活,和在教会里举行的会议上体现出来吗?

阅读更多 »

良心神学之缘起与内涵——以威廉·帕金斯为例

[彭强] 良心神学的首要关切是什么?是救恩的确据的问题。今天当人们谈到良心的时候,马上指向社会公义。但是请允许我提醒大家,在以帕金斯为代表的清教徒那里,良心的问题首先是在上帝面前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是否重生,是否活在好的良心中。

阅读更多 »

“福音鲨鱼”明鉴光之死 ——中国内地会首例宣教士殉道事件  

[亦文] 正如司提反被石头打死时,我们的主是最关切的旁观者,同样,祂也在守候接收内地会第一名殉道士的灵魂。明教士如此蒙福地做好了准备,主仆相逢时,一定没有悲伤。主从不贱卖祂仆人们的性命。难道我们不能期望,这些生命的倒下会带来荣耀归神的辉煌丰收吗?

阅读更多 »

教会的十字架道路

[袁梁惠珍] 在宗教改革时期,加尔文曾说过:“十字架下有真教会。”真教会、假教会就是要根据十字架来区别;真假先知和真假信徒也是根据十字架来区别。衡量真假教会的唯一标准就是主基督的十字架。真的基督教会要建立在十字架的下面,必须要走十字架的道路。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