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历史回顾 纪念席胜魔牧师安息一百二十周年
095535ft9boir4gjr39dgw

纪念席胜魔牧师安息一百二十周年

文/郭暮云

 

编 者 按 
        120年前的今天,清代知名的戒烟英雄席胜魔牧师安息主怀。同为山西临汾同乡的作者作此小传,记念这位同蒙主恩的一个多​世纪前的弟兄。

 

 

席胜魔(1830-1896),原名席子直,道光十年生于山西平阳府西庄村一个殷实人家,父亲务农之外还兼行医。子直是四兄弟中最小的一位。他自小天资聪颖,但性格孤僻,最爱去山上的铁佛寺,和县里的城隍庙,常思考生死之事。

 

子直十岁那年,鸦片战争爆发。正是在那段历史时期,鸦片之祸席卷中国,山西亦泛滥成灾。

 

席老先生老来再得子,对子直自是爱若掌上明珠。到了蒙学年纪,就给他聘了先生,让他学习四书五经。子直也深孚众望,早早中了秀才。十六岁又与邻村杨氏成了亲,但不幸,没几年杨氏便去世了。后来子直的父母也相继去世。于是四兄弟就分了家,各自生活。

 

子直单身十年后再娶,不料没几个月,这个妻子也逝世了。再后来又娶的梁氏,成为和他相伴终生的爱侣。虽然他们没有子嗣。

 

青年时的席秀才,精明强干,刚毅果断,替人争讼,排解纠纷,名声在外,远近皆服。但另一方面,他童年时的性格特点也更加明显,常常思考生死之事,于是渐渐沉迷佛道,试图探求真理之道、解脱之法。因着茹素和修炼,身体便渐渐坏了。

 

咸丰年间,山西开始遍种罂粟。子直为了治病,加之受朋友蛊惑,也开始吸大烟。身体精神都一天天越发坏了下去,病不但没有好,连一切正经事业都也无心无力经营。很快他便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垂死之中,他忽然看到有一道大光照在门口。于是便活了过来。后来他认为,那一次就是上帝的恩典救了他。

 

光绪二年,华北大旱,三年无雨。山西灾情尤为严重,饿死五百万人,约占山西人口三分之一。席子直一家仗着从前的家底,勉强度过了饥荒。

 

李修善(David Hill)牧师是英国约克郡人,生在一个敬虔家庭。后来在里士满市接受神学训练,并受英国循道公会差派,来中国汉口传道。华北饥荒时,他和英国浸信会传教士李提摩太等人一起前往山西赈灾。

 

李牧师到了山西,一面赈灾,一面传道。为了赢得山西士人,便和同工一起预备了几千包书,内有圣经和一些信仰材料,在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时等在考场外,考试结束后便发给出来的考生,同时附有一则有奖征文启事,六个题目,取前四名,第一名奖金30两白银,二至四名依次20两、15两、10两。应征者可将文章寄给太原府的李提摩太,或平阳府的李修善。

 

十一

征文的六个题目分别是:真道根源,正心,祷告,赏善罚恶,偶像,大烟。

 

十二

然而这一次科考,席子直因身体衰弱,精神萎靡,并没有去省城应试。

 

十三

但子直的几位兄长都去了。考试回来,他们就把从洋人那里拿到的书给他看。众人素来知道席子直文章最好,因此都劝他应征,保不住能发一笔洋财。子直也不禁心动,他虽然素来恨洋人,但并不恨洋人的钱。于是就起来作文,不仅自己做,还用假名另做了两篇。

 

十四

后来发榜,席子直的文章包揽了前三名。

 

十五

子直自然得意非常,但因为讨厌洋人,便请一位亲戚代他领奖,但又不放心亲戚,自己便也跟他去了平阳府。然而到了地方,李牧师按照规则,一定要本人来领奖。不得已,席子直只好进去见他。和李牧师的助手宋弟兄寒暄了一阵,忽然李牧师进来。他高高瘦瘦,穿着中国衣服,过来请子直上座,自己在下位相陪,并亲自倒茶敬客。子直趁此机会,飞快地看了他一眼。

 

十六

就这么一眼,子直多年的疑惑与敌意,刹那间便烟消云散。他看到李修善气概非凡,风度高迈,须眉焕采,颜面发光。

 

十七

几年后,他回忆起那一瞬间的印象,说:“孟子曾说:‘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又说:‘有诸内,必形诸外’。看到他的眼睛与脸孔,我立刻就知道,这是一位君子。”

 

十八

过了几天,李牧师差人来请席子直教他华语。虽然家人反对,但子直因仰慕李牧师风采,最后仍然去了。到了平阳府,李牧师待之以礼,但每日学习之后,便由子直自便。只是在他房中放了一本新约全书。子直也冷眼旁观,除了知道家中每日早晚都有礼拜,而且进一步印证了初见的印象,只觉得李牧师言语正直,行为公义,毫无诡诈,度量宽大,又精明,又温柔,爱人如己,大有德行。

 

十九

更重要的是,他开始每日阅读那本新约全书。部分是因备课所需,部分也是因没有别的书可看。但一旦开始读,就越读越爱读。早年在佛道当中苦思苦修而不得的,竟全在这本书中。越看越觉得耶稣的生平真实而亲切。以前以为耶稣只是一个人,现在才知道他是道成肉身的神。更加发觉自己前途渺茫,罪恶深重。并且牢牢捆绑他的烟瘾已经令他对自己完全绝望。

 

二十

终于有一天,子直再也无法忍受,他把新约放在面前,自己屈膝跪下来读神的话语。他越来越觉得,这位受苦、受辱且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和自己有关系,和自己的痛苦、罪恶、需要都有关系。

 

二十一

当他读到“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时,他在寂静中似乎听见了救主的呼声:“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他立刻在心的深处明白了那句话:“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后来他回忆:“忽然之间,圣灵感动了我的灵魂,我流泪滔滔不竭。”于是他完全降服在这位救主面前,接受他为自己的主,自己的神。

 

二十二

这一次的经历彻底改变了他。他迫不及待地去找李牧师,声称自己已经信主,要求参加礼拜。李牧师起初颇有疑惑,但很快便被他的至诚所感,相信他真的是蒙了重生,便对他说:“既然如此,那就请来吧,我们欢迎你。”

 

二十三

然而,魔鬼就在前边等着他,准备出手了。

 

二十四

魔鬼最大的武器,就是他的烟瘾。子直既然已经信主,便知道必须立刻、完全地戒除烟瘾。然而魔鬼并不甘心自己多年的忠仆就这么背叛。于是恶战开始了。

 

二十五

李牧师给他配药,助他戒烟。然而对别人多少有些效果的药,对他却全无作用。

 

二十六

此后一连七天,席子直不能吃饭,不能睡觉,流鼻涕,流眼泪,浑身酸痛,喉咙发干,头昏眼花,不住颤抖,坐卧不安,几乎无法支持。他深知这时只要吸几口鸦片,不仅所有痛苦立刻解除,更可以身心轻快,如入极乐世界。可他立定心志,坚决不吸。他只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主,也请李牧师等人恒切为他代祷。

 

二十七

痛苦到了最高点的时候,在极度的幽暗当中,他似乎得了一种启示:他所受的痛苦,并不完全是由肉体而来,背后还有一种潜伏着的属灵势力,就是说,魔鬼正在利用烟瘾做毁灭他的武器。他在这场争战中,深切感受到了魔鬼的力量,他只能依靠耶稣的力量和魔鬼殊死一搏。无论如何痛苦,他只不断祈祷,并且大声呼喊:“魔鬼!你对我有什么办法?我的生命已放在主的手里!我情愿戒烟而死,也绝不犯罪而活!”在剧烈的痛苦中,他在呻吟中常常脱口而出的只是一句:“宁死不再吸大烟!”

 

二十八

度过痛苦的极点之后,他在读经中读到神要赐“保惠师”的话语,知道这就是那加人力量的圣灵,于是在极度衰弱中,他牢牢抓住这应许,请求上帝赐下圣灵来搭救他,使他脱离魔鬼辖制他的一切权势。

 

二十九

忽然之间,生命与力量好像潮水一样一下涌入他的灵魂,他从头到脚出了一身汗,周身血脉皆通,又觉得精神充足,勇气充盈,不怕邪魔,如勇士顶盔贯甲,披挂整齐,愿出死力扫灭仇敌。

 

三十

仗终于打完了,痛苦挣扎停止了,圣灵来了,他得胜了!

 

三十一

在后来帮人戒烟的事工中,他也一再与人分享这段经历,就是决不能单单依靠药物,因为这病根是在灵界,若不能赢得这场属灵争战,肉体上的疾病也绝不能根除。邪灵的力量,只有圣灵能够战胜。如果不把邪灵赶出,即便好得了一时,因为邪灵仍在体内作怪,所以迟早仍会复发。

 

三十二

得胜之后,他回西庄村一趟,家人虽对他张口闭口耶稣和圣经、甚至把家里供奉的偶像都砸了等事极为反感;但也不得不承认,走的时候面黄肌瘦半人半鬼的他,如今白白胖胖,容光焕发,而且温厚和平,对妻子也不发脾气,实在是神迹。

 

三十三

李修善牧师结束了山西的事工,终于要回到主托付给他的禾场汉口去了。临别讲道中,他恳求上帝在众人中显出一位领袖来。

 

三十四

第二天,子直一路相送,难分难舍。在这既短又长的路上,李牧师把该说的话都告诉了子直,他这位属灵的儿子。二人终于离别,此生再未见面。李牧师后来在中国南方传扬福音,大有果效,并多次上书英国国会,痛斥鸦片贸易之危害。

 

三十五

在回来的路上,席子直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席胜魔。这新名也预示了他后半生的方向。

 

三十六

从信主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热心传福音。他回到西庄村,日日带领家人在家敬拜。又接回继母,并和兄弟和好。于是继母首先信了主。

 

三十七

妻子梁氏也将要信,却被鬼附。每逢聚会礼拜时就大发作。胜魔痛苦中切切读经祷告,忽然领悟了禁食祷告的意义。于是他便立刻禁食,也叫家人禁食。

 

三十八

禁食三天后,他进了内室,按手在梁氏身上,高喊:“邪鬼,我奉耶稣的圣名,吩咐你离开人身,不再回来!”说罢,鬼就出去了。梁氏苏醒过来,立刻敬拜主。

 

三十九

席胜魔从此得了恩赐,可以医病赶鬼。于是本村邻村多有信的,都烧了从前供奉的偶像。

 

四十

于是福音兴旺,多处建了礼拜堂。外邦人忌恨,逼迫教友。席胜魔便上告官府,制止歹徒。但后来他反思,总不能这样办,而应该一面交托基督,一面和人理论,叫他们信服,若还是不信,也就罢了。

 

四十一

席家毁了一切偶像,但只留了祖宗灵牌和前妻灵牌。有一日,老鼠咬断了挂前妻灵牌的绳子。挂上之后,第二天又被咬断。于是胜魔反思:祖宗的祖宗,无限上溯,就是上帝,所以拜上帝就已经是敬祖宗,不拜上帝就是不敬祖宗。从此便毁了灵牌。

 

四十二

胜魔初信时,仍种罂粟,还去贩卖,只是自己不吃,因为罂粟利润甚大,多过麦子数倍。但越读圣经,越知道这事与福音不合,终于下定决心,从此不再种贩罂粟。

 

四十三

胜魔一次孤身去北庄给人看病,天色已晚,被狼群包围,祷告之后昏迷过去,醒来却安然无恙。又一次放羊,失脚从山坡跌落,却没有重伤。

 

四十四

有三年之久,胜魔和妻子每夜和衣而卧,一有事情便起来祷告,不给魔鬼留地步。于是与魔鬼对敌,打一仗胜一仗。

 

四十五

胜魔家业兴旺,诸事顺遂。加之办事精明,说话实在,村民便欲请他当村长。推让几次后,他提出,当村长也可以,但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全村都不准进庙拜佛。村民讨论再三,勉强答应。

 

四十六

席村长就任之后,尽心竭力,勤恳办事,于是风调雨顺,家家安乐。真神护佑,收成百倍。连任三年,皆是如此。三年后,因教务日渐繁重,又因自忖人情向来喜新厌旧,所以就坚决推辞,不再连任。

 

四十七

卸任之时,众人都说,村里的庙三年都没有开门,无人烧香供奉,想必佛爷早已饿死。

 

四十八

席家渐成聚会处。于是花费日多。胜魔就变卖了财产。仍然入不敷出,师母就变卖了嫁妆。

 

四十九

胜魔在祷告中得了带领,在邻村邓庄租了房子,前边卖药,后边传道。此后二十年间,福音在邓庄大大兴旺。

 

五十

洪洞县东的范村,有一范洪年,起初信佛,后看到一些胜魔写的福音材料,并去西庄村拜访了胜魔,于是信主。然而信主后刚一回家,就看到大儿子被狼咬死。村人且惊且怒,谓之现世报,一起恐吓他再不能信主,否则全村会被他连累遭殃。范洪年应许为全村祷告,求真神护佑。当年果然风调雨顺。此后,范洪年又去平阳府见牧师。然而这一次回来,五岁的小儿子又被狼叼去。从此洪年绝了后嗣。但他仍是立定志向,永不离弃真理,要救人脱离魔鬼网罗,更拼命服事主。每逢礼拜日就在家带人礼拜,也请邻舍来。后来便多有人来学道。

 

五十一

但洪年看到来的多是抽大烟的。他不通医道,带他们去西庄又太远。后来祷告中得着指示,便在窑洞中开设戒烟局。这就是第一家天招局。平阳林惠生牧师来到范村天招局住了一个月,后来又请胜魔来帮忙,教戒烟的人唱诗学道。一个月后林牧师回去,并且渐渐地供给不上天招局需用的戒烟药物。洪年祷告后,再请胜魔来。胜魔禁食祷告,便得了启示:神要他自己配戒烟药。于是继续恒切祷告,并开始配药,拿去范村给人吃,果然大有效验,比外国药便宜很多,疗效又好很多。所以虽然天招局是范洪年发起,但从此胜魔成了主导。多年之后,洪年在胜魔被按立为牧师之后,心怀不平,甚至持刀威胁胜魔,又到处诽谤席牧师,还煽动多人分裂教会,另立戒烟局对抗天招局,令人叹息。事变当中,胜魔始终沉静面对,终于等到神来伸冤,平息了范党之乱。

 

五十二

天招局的宗旨,是一面给人戒烟,一面教人信主,又给他们治病,又教他们手艺,又让他们做工。就如推磨、挑水、做馒头、纺线、织布、做衣裳、刨刮、锯解、木工活、耕地、种田、庄户生活。再挑选心窍伶俐的,帮着碾药、打丸子。于是那好吃懒做的,就只好回去,不赖在局中了。

 

五十三

平阳府村落众多,交通不便,众人商议效法古时以色列人,一年三大节期,上平阳府聚大会。就在光绪九年的这一次聚会上,席胜魔一家在众人面前受洗。

 

五十四

同样是这次会中,胜魔创作了第一首白话赞美诗,很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白话诗歌:

 

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往前进步,或男女啊,或老幼啊,都当虔诚礼拜主,要领受主的吩咐。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跟从我?是醉酒吗?是吸烟吗?是栽种罂粟吗?请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跟从我,去享那天堂永福?

 

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努力进步,或教友啊,或学友啊,都当同心祈祷主,要听从主的吩咐。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效法我?是风俗吗?是缠足吗?是嫁娶外邦吗?请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效法我,去享那天堂永福?

 

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圣洁进步,或长老啊,或执事啊,都当作歌赞美主,要遵守主的吩咐。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传扬我?是情欲吗?是名利吗?是荣华富贵吗?请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传扬我,去享那天堂永福?

 

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完全进步,或牧师啊,或教士啊,都当香膏来抹主,要宣讲主的吩咐。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荣耀我?是力量吗?是工夫吗?是一切所有吗?请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荣耀我,去享那天堂永福?

 

五十五

胜魔配药所用药材,务求最新鲜,并用最上品。配药前一天,一定禁食祷告。用药碾子把药碾细,筛过,称好,搀合起来打成丸子,样式如露珠,好看又好吃。丸子分四样:第一样叫乐园丸,因胜魔的住宅叫做乐园;第二样叫生命丸;第三样叫固命丸;第四样叫复原丸。

 

五十六

然而天招局真正的诀窍,在于不单依靠药物,更要恒切祷告。有居心叵测之徒来买药丸想要从中取利,都被胜魔斥责。于是这帮人便造谣生事,败坏胜魔名声。但其中也有改过自新,后来仍来求教,并悔改信主的。

 

五十七

天招局花费越来越多,但来历不明的奉献胜魔一律不收,不是甘心乐意的奉献也一律不收。教友中有一个很有钱的,有好几百吊钱家当,却为人吝啬,一个钱也不肯奉献。后来害了重病,就懊悔,打发人请胜魔来为他祷告。既来了,他就说:“席先生,我有罪了!你若是为我祷告,往下我要捐四十吊钱,帮助教会。”胜魔说;“这是哪里的话呢?难道你想出几吊钱,就可以买一条活路不成?任你黄金堆北斗,难买生死路一条。与其你要和上帝做买卖,不如你懊悔自己的罪,病体复原再说吧!”说完,就为他祷告。过了几日,他的病果然好了。但身体一康健,他哪里肯出四十吊钱呢?半点儿也不想还他所许的愿。过了几个月,他旧病复发,病势比上次更凶。这次他急急的请胜魔来,拿出一张汇票递过去说:“求席先生为我祷告。央求慈悲的天父,医我的病。”胜魔凄凄惨惨地对他说:“你可以把票收起来吧!求天父可怜你、饶恕你,叫你或者仅仅得进天堂,只怕你错过了机会,这病就再不能好了。”果然,过了几天他就死了。几个月后,妻子改嫁,没有几年,家产荡然一空。

 

五十八

这一年胜魔年终盘算,亏空八十吊钱,手上只有三十吊。谁知太原府牧师又发征文,每篇五千字为限,论述信仰的道理,头奖五十两纹银。胜魔感谢上帝预备,写了文章寄过去,果然中奖,得了这五十两纹银。不但补上亏空,还有余剩。

 

五十九

离曹生村六里,有个小村叫板榻里,村里有一人张百顺,吃大烟,早年入天主教,也去曹生村天招局戒烟。既戒了烟,又信了主。只愁一件,妻子不信主,并被鬼附,却叫喊“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西庄村的席牧师”。张百顺也不知道席牧师是谁。众人传扬此事,风声渐渐入了胜魔的耳。他颇为不安,思来想去,便打算去一趟板榻里。去了先传道,后赶鬼。鬼就出去了。张百顺夫妻便信了主,起来服事人。板榻里也渐渐有了教会和礼拜。后来,板榻里教会有张家两兄弟相争,弟弟用斧子扔过去,误伤了另一位郭弟兄。胜魔去了,不言不语,离开众人先去祷告。祷告完,回到村中,往郭弟兄那里去,问他膝盖如何,就给他上药,缠裹,又好言安慰,叫旁边的人无不夸奖叹服。趁此机会,胜魔沉痛地说,这事甚叫他担忧。一来郭弟兄受伤,二来那两兄弟不和,叫魔鬼得意。故此耶稣的名成了毁谤的话柄,又是干犯天父的律法,玷辱圣教。他又转身,对张家两兄弟说了一番话,劝他们认罪赔礼。又一直对张老二说:“跪下求主饶你吧!若不是他可怜你,叫你哥哥闪开,你就免不了要偿命。”又对郭弟兄说:“恭喜贤兄,你替人受此重伤,真是大有德行了。”他这样排解纷争,就不给魔鬼留地步,众人也都以为有理,今后做事再不可暴躁。胜魔不但劝和他们,还去当铺当了皮袍,回来送钱给郭弟兄养伤。于是张家两兄弟流泪认罪,彼此立志,以后再不吵嘴打架。料理停当,胜魔就回去了。从此板榻里教会大见兴旺,日后在村中开了天招局,许多人来戒烟信主,都说是因为胜魔调解张郭两家纷争的见证,以及能够医病赶鬼传道救人的大能。

 

六十

胜魔想在赵城开天招局,却没有费用。手头只有三千多药丸。祷告后知道神同意在赵城开,便派了两个可靠人带着这三千药丸去。一到赵城,便有人上门来打听,愿出开局的钱。于是赵城天招局就开了起来。

 

六十一

赵城以北一天路程,有一个重要地方,叫做霍州。胜魔也想在那里开天招局,但仍然无钱。祷告毕,师母将出嫁时所得的聘礼奉献了出来。就这样霍州的天招局也开起来了,还建了教会,开了男女学堂。于是许多霍州人戒了烟,信了主,上了学。

 

六十二

胜魔日记:“这三四年来,多蒙天父的鸿恩,常用我作合用的器皿,魔鬼却动不动用各样的诡计,叫我心骄气傲,自大自是,就如有无知的人称我为牧师,也有人背地里称我为活耶稣的。这都是魔鬼的诡计,叫我靠着自己夸口,不靠着十字架夸口。但亏着主的恩,我就看破了魔鬼的坏意,不中他的恶计,便格外地求主使我有谦虚卑微的心,愿意一味地做众人的奴仆,使他们懊悔认罪、靠主,不再从魔鬼了。”

 

六十三

戴德生老牧师去内地会的山西总部洪洞县探访教会,并看望了胜魔,多方考察明白后,按立他为平阳、洪洞、大宁三区的主任牧师。戴牧师临走前,席牧师请他派两位女传道去霍州,一来方便向妇女传道,二来可以开办女学堂,教妇女和少女读书认字。戴牧师有些为难,觉得外国姊妹离家万里来霍州,无人照顾,势必艰难。席牧师与师母便答应一定照顾妥当。于是日后便有史、贾两位女教师去了。后来两位姊妹死于拳乱。

 

六十四

胜魔在祷告中得了带领,要去西安开局传道。路上遇见一回教武官,知道胜魔会治病,能戒烟,就求他帮助。到了西安,胜魔开馆,头一位来戒烟的就是这位武官。他的烟瘾彻底解断后,便到处给胜魔传名。于是天招局也兴旺起来。后来西安有教堂,有牧师,有学堂,有戒烟局,全都是从胜魔起首。

 

六十五

此后胜魔更在蒲州府、泽州府、闻喜县、交城县、祁县、灵石县以及好些乡村市镇中,开局招人。他又从洪洞差派陈弟兄往东去了怀庆府,将福音传到河南。后来在河南彰德府、温县、河南府、永宁县也开局。还在直隶武安县、南和县开设天招局。全盛时共有四十五个天招局。胜魔日夜以祷告为念,不辞劳苦,传道、牧养,大有圣灵的能力。并且他和他一家圣洁简朴,凡事做了众人的榜样。

 

六十六

师母贤德,在乐园照管诸事,免了胜魔后顾之忧。一家五六十口,事务繁杂,却都治理得井井有条。初信时目不识丁,后来也学了读书认字,能读新约。心窍开通,也能看些史书。还学了医术,能帮胜魔配药丸。又立定心志,开设女子戒烟局。胜魔早有此意,大为感动,深信是圣灵所感,便请她去洪洞开设。果然大有果效。

 

六十七

光绪二十二年正月初七(1896年2月19日),席胜魔牧师安息主怀。得知此消息,李修善牧师说:“我们在天国将如何畅叙别情啊。”是年五月,李修善牧师于汉口安息主怀。

 

 

    本文内容主要取材于戴存义师母原著、刘翼凌译述的《席胜魔传》(证道出版社印行,1957年1月第二版)和林辅华、鲍康宁所著《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与席胜魔》(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联合出版,2014年3月第一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