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历史回顾 神所使用的人之倪柝声弟兄
倪柝声

神所使用的人之倪柝声弟兄

文/边云波

 

编 者 按

本文摘选自边云波前辈所出新书《残年忆史:中国教会现代史片段剪辑》,该书内容包括边云波前辈对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大陆教会史的回忆,其繁体版已在海外出版,简体版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u/5545830347浏览,也可以直接点击下方原文链接浏览。

 

倪弟兄原名倪述祖,1903年出生于福建的一个基督徒家庭。虽然他在信主的家庭当中成长,但在17岁以前他并不是一个基督徒。倪述祖17岁的时候,他母亲的生命有一个复兴,因为与神更加亲近,就向自己的儿子认错道歉,请儿子原谅她。这件事情感动了倪述祖,他自己也就认罪悔改而且对付自己的罪,以后就成为比较热心的基督徒。从中可知,父母教养儿女不要仅是口头上的教训,只讲些圣经上的道理、知识,更要做儿女的榜样,这对于儿女会是很大的帮助。

1928年,倪述祖改名为倪柝声,这一年他在上海哈同路建立了“基督徒聚会处”,以后发展到了全国各地。同年,他出版了《属灵人》一书,这本书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虽然有些弟兄姊妹对其中的一些说法不是完全赞同,但这本书还是帮助了不少人。不久,倪柝声弟兄发表了《工作的再思》,谈论教会的工作,其中提到他和一些同工有这样的看法: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教会,比如哥林多就有哥林多教会,腓立比就有腓立比教会,而这个教会就是基督徒聚会处;只有基督徒聚会处是教会,别的地方都是聚会点,是公会,是宗派。甚至有一段时期,他们有的同工说:“教会既是基督的身体,就应是一个身体。公会、宗派林立就等于分裂了基督的身体,这样就是罪恶!”因此得罪了其他许多教会的同工,很多弟兄姊妹觉得难以认同。聚会处与其他教会有隔阂,这是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

1933年后,倪柝声弟兄多次去到欧美等地讲道。倪柝声弟兄的英文名字叫Watchman,意为守夜的人。他的英语相当好,可以用英语讲道,他的一些著作也被译成英语,所以在使用英语的教会和信徒中比较知名。倪柝声弟兄的讲道也吸引了国内各个宗派的信徒,因此许多人就离开自己教会的主日崇拜而到聚会处听倪柝声弟兄讲道,这样更造成了倪柝声弟兄及聚会处和其他教会间的隔阂。

1942年,倪柝声弟兄出任生化药厂董事长。有一个记载说,因为倪柝声弟兄看到聚会处一些专心祈祷传道的同工们在生活上有缺乏、有困难,所以他就主持了生化药厂的工作,给这些同工们一个名义,算是销售员,这样就可以给他们工资供应他们的生活了。不过有些人觉得这并不适宜,我也感到没有必要。因为当时聚会处的很多弟兄姊妹都是知识分子,职业不错,他们的收入可能比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更好些,奉献可能也更多些,这样聚会处的同工们绝不会有什么大的缺乏;而且任何服侍主的人都应该仰望神,依靠神,就像“遍传福音团”、“西北灵工团”,还有往西南传道的弟兄姊妹,都是凭着信心靠着主生活,也没有听说哪一个挨饿,哪一个有很大的缺乏。所以有人就认为倪柝声弟兄担任生化药厂董事长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甚至是走错了一步。据说1947年倪弟兄公开承认卷入药厂是一个错误。

1947-1949年,倪柝声弟兄在全国传讲“交出来”(完全奉献)的道理,很多人献出了大量财物。他本人也把自己的财物奉献了出来。当然也有人说,这三年因为看到解放军快要胜利了,个人的财物很难保留,所以很多人完全奉献了,但是把财物奉献出来总是难得的事情。另外也有人说这个“交出来”不仅是奉献财物那么简单,是聚会处从“安提阿路线”向“耶路撒冷路线”转变,有集权、集钱的意思。我们不知详情,也不宜妄加评论。但是在1948年,我亲眼见到上海聚会处的两千多弟兄姊妹们,能身穿白衣,衣服上印着传福音的语句,列队在上海大街上游行,喊着口号布道,这是当年海内外很少见到的。直到1951年时(新中国成立后),在昆明聚会处门口,聚会处的弟兄们仍穿白衣散发福音单张。有些弟兄姊妹对于倪柝声弟兄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当然,个人的看法评论不同,这是很自然的,但是至少这样传扬福音、为主献上不是简单的事情,若是全国各地的弟兄姊妹都有这样的热心传道,又将是何等大的一个复兴?所以我认为,那些时日聚会处弟兄姊妹传福音的心志,实在是我们应该尊重甚至是值得效法的。

1950年,全国基督徒聚会处的信徒共约七万人(当时政府统计全国信徒总数是70-100万人)。1951年倪柝声弟兄带领全国的聚会处都加入了三自会,但到了1952年他还是被捕了,罪名是“非法资本家”。“三反、五反运动”[1]中,因为倪柝声弟兄曾担任生化药厂的董事长,判刑两年。在那以后,很多的聚会处退出了三自。1955年,上海聚会处的一些同工们被定为“倪柝声反革命集团”。倪柝声弟兄被加刑到20年。1972年倪弟兄刑满时去世,有人说是释放后在劳动中去世的,但另有说法是释放前在狱中殉道的。

一般来说,1950年代以前其他教会和聚会处在灵里的交通还是比较少的。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亲眼见到,亲身体会到,原来聚会处的一些弟兄姊妹,都比以前开阔了。而众教会的神的儿女们,经过了文化大革命的煅烧和磨炼,也几乎都认识到:我们都在主的宝血之下,都是主流血舍命救赎的罪人,我们蒙了神这么大的恩典,应当是一家人,理当常有交通,甚至于能够同心地一起侍奉,向普世宣道!感谢主,这是神做的一件奇妙的工作。(谢谢主现今让我深知,聚会处的同工们已在接纳各方的爱主的人!)

我个人认为,纯正信仰的内部,各个不同的家庭教会之间,看法和领受有不同的地方是难免的,普天之下这么多的圣徒,人的智能又这么有限,很难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里每一节圣经、每一个词句都是千篇一律同样的理解。我们都在主的宝血之下,领受了主的生命,都成为神的儿女,我们就应该是一家人;在地上我们是一家人,将来到天上彼此相见,我们更是一家人。虽然聚会的地方不一样,各个聚会的地方也有个人特别的领受,只要不超乎纯正信仰范围以外,不到异端的地步,我们就应该彼此尊重,彼此相爱,同心合意传扬福音,迎接主的再来,这岂不是比我们争论一些枝节问题更好吗?

 

注释及引文

[1] “三反、五反”运动是1951年开始的一场政治运动。“三反”是指在国家机关和企业中进行“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是指在私营企业中进行“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偷工减料”、“反盗骗国家财产”、“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