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page 6)

自媒

博德恩:天国经理人——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五)

文/饶以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有一位弟兄,特别在内地会两千六百多位宣教士中,选择12位内地会宣教士,简短地书写他们的故事,以纪念这些回应神的呼召来中国传道的前辈们。他们为传福音给中国人,付上了自己青春、健康、生命甚至整个家庭的代价,虽然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华人的仇视和攻击,同族的轻视和嘲讥,以及数不尽的瘟疫、灾荒和战争,但仍然在这里几代人前赴后继地服事。感谢主,带领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教会,将福音深深栽种在这片敌对神的土地上,直至今日,提到他们时我们仍然心存感恩,备受激励。所以,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微信平台,与众多的弟兄姐妹分享这个系列连载。这十二个故事,有的耳熟能详,有的从未听闻,但都饱含着神的奇异恩典,并且短小精悍,适于手机阅读。在文末附有相应的近 …

阅读更多 »

盖落洼:庚子年的千里神迹 ——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四)

文/饶以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有一位弟兄,特别在内地会两千六百多位宣教士中,选择12位内地会宣教士,简短地书写他们的故事,以纪念这些回应神的呼召来中国传道的前辈们。他们为传福音给中国人,付上了自己青春、健康、生命甚至整个家庭的代价,虽然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华人的仇视和攻击,同族的轻视和嘲讥,以及数不尽的瘟疫、灾荒和战争,但仍然在这里几代人前赴后继地服事。感谢主,带领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教会,将福音深深栽种在这片敌对神的土地上,直至今日,提到他们时我们仍然心存感恩,备受激励。所以,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微信平台,与众多的弟兄姐妹分享这个系列连载。这十二个故事,有的耳熟能详,有的从未听闻,但都饱含着神的奇异恩典,并且短小精悍,适于手机阅读。在文末附有相应的近 …

阅读更多 »

何斯德:给剑桥七杰的挑战——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三)

文/饶以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有一位弟兄,特别在内地会两千六百多位宣教士中,选择12位内地会宣教士,简短地书写他们的故事,以纪念这些回应神的呼召来中国传道的前辈们。他们为传福音给中国人,付上了自己青春、健康、生命甚至整个家庭的代价,虽然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华人的仇视和攻击,同族的轻视和嘲讥,以及数不尽的瘟疫、灾荒和战争,但仍然在这里几代人前赴后继地服事。感谢主,带领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教会,将福音深深栽种在这片敌对神的土地上,直至今日,提到他们时我们仍然心存感恩,备受激励。所以,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微信平台,与众多的弟兄姐妹分享这个系列连载。这十二个故事,有的耳熟能详,有的从未听闻,但都饱含着神的奇异恩典,并且短小精悍,适于手机阅读。在文末附有相应的近 …

阅读更多 »

曹雅直:中国耶路撒冷的拓荒者——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二)

文/饶以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有一位弟兄,特别在内地会两千六百多位宣教士中,选择12位内地会宣教士,简短地书写他们的故事,以纪念这些回应神的呼召来中国传道的前辈们。他们为传福音给中国人,付上了自己青春、健康、生命甚至整个家庭的代价,虽然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华人的仇视和攻击,同族的轻视和嘲讥,以及数不尽的瘟疫、灾荒和战争,但仍然在这里几代人前赴后继地服事。感谢主,带领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教会,将福音深深栽种在这片敌对神的土地上,直至今日,提到他们时我们仍然心存感恩,备受激励。所以,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微信平台,与众多的弟兄姐妹分享这个系列连载。这十二个故事,有的耳熟能详,有的从未听闻,但都饱含着神的奇异恩典,并且短小精悍,适于手机阅读。在文末附有相应的近 …

阅读更多 »

戴德生:信心之旅的展开——中国内地会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纪念连载(一)

文/ 饶以德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有一位弟兄,特别在内地会两千六百多位宣教士中,选择了十二位,简短地书写他们的故事,以纪念这些回应神的呼召来中国传道的前辈们。他们为传福音给中国人,付上了自己青春、健康、生命甚至整个家庭的代价,虽然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华人的仇视和攻击,同族的轻视和嘲讥,以及数不尽的瘟疫、灾荒和战争,但仍然在这里几代人前赴后继地服事。感谢主,带领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教会,将福音深深栽种在这片敌对神的土地上,直至今日,提到他们时我们仍然心存感恩,备受激励。所以,我们也期待能通过微信平台,与众多的弟兄姐妹分享这个系列连载。这十二个故事,有的耳熟能详,有的从未听闻,但都饱含着神的奇异恩典,并且短小精悍,适于手机阅读。在文末附有相应的近来在良友 …

阅读更多 »

逃不脱的债——信用卡之殇

文/张恩暘   信用卡是一种非现金交易的方式,具有可预支、透支,外出携带方便、安全性高等特点,成为时下年轻人消费的多数选择,并且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然而,虽然银行提供的最低信用额度常会数倍于个人收入,但是不少年轻人仍然不满足,为了面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盲目追求办理信用额度更高的卡片。甚至觉得一张卡片不够用,要同时拥有多张不同银行的信用卡来满足消费需要。使用信用卡消费虽然为生活提供了方便,可我们如此盲目办卡、刷卡时是否认真地想过:当不顾自己的能力频繁使用信用卡消费,出现还款不及造成违约、爆发债务时会承担怎么样的后果呢? 2014年7月下旬,我来到一家催债公司任职做招聘、培训及商务外联经理。发现了一个现象:现在信用卡逾期人员的平均年龄在不断降低,其中以80后占绝大多数 …

阅读更多 »

藉我赐恩福——患癌开启事奉新路

文/赖建鹏   十七年前,正是我在一间教会牧养了七年、准备提早退休去美国加州东柬埔寨侨民及难民中宣教的时候,我却突然得知自己患了晚期的鼻咽癌。这对我来说一时有如五雷轰顶。我虽在内心深处相信“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然而,面对绝症和对家庭的忧虑,我却不知这益处何在,难道神要我中断对他的事奉?难道神要让我抛下患病的家人而去?神是良善而充满恩慈的神,他怎会这样做呢?那时,我的信心和身体都进入了暴风雨般的试炼之中,我只有在祷告中准备顺服神的一切安排。 在治疗期间,神让我记起五十多年前,柬埔寨的一位加拿大宣教士提到的她父亲的见证。这是一位忠心而殷勤的牧者,一日却突然失明。他为此大惑不解,为什么神没有看顾他,让他成为盲人,事奉半途而废?有一天,他前去探访一位住在附近的 …

阅读更多 »

如今我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

文/恩雨 2014年,是我过得非常糟糕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我有两位亲人先后离开了世界,一位是我的表舅,一位是我的姨姥爷,他们的音容笑貌刻在我脑海中;从12年前我来到北京上大学时起,他们就给予了我很多的关怀和帮助,而如今,他们都离开了,而且很可能是去了地狱。 说“可能”,是因为神怜悯我,在他们弥留之际,都给我机会再给他们传福音。但因为他们当时都不能说话了,我无法了解他们是否曾有信心回应;而且,令我不能原谅自己甚至咒诅自己的是,在这最后的机会,我还在幻想能有其他的机会,因此仍然顾忌人的情面,没能有力地、清晰地将福音的核心告诉他们,让他们一定要认罪悔改,信靠主耶稣。 所以,在平安夜的那天下午,我们一家去教会的路上,姨姥爷去世的消息传来,我心里受到很大冲击。后来晚上福音聚会开始,我邀请的两位亲友又很 …

阅读更多 »

从诗篇二十二篇去看基督的十字架

文/谢继东 一、引言 一般基督徒读到“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都会想起基督在十字架上说的第4句话(可15:34)。这是大卫在诗篇22篇中描述自己痛苦的同时,1 也被圣灵感动描述了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2这是一般学者都赞同的观点。在新约四福音中至少有11次引用了诗篇22篇的文字来讲到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景况。3因此,许多学者也称诗篇22篇是“十字架的诗篇 ”。 本诗篇是一般的对称平行结构,分为两部分:(1)受苦中的哀求(1-21上);(2)得胜中的赞美(21下-31)。4 但笔者将其整合为三个部分来论述:(1)十字架上的哀求(1-5,9-11,19-21);(2)十字架下的苦待(6-8,12-18);(3)十字架后的荣耀(22-31)。这如同“三块拼图”将基督的受苦及得荣的画面,更完整 …

阅读更多 »

偶像的递归

文/郭暮云 递归的递归式定义 只想看与神学有关之内容的人,可以直接跳到本文的第二部分。 欢迎所有跳过和没有跳过本段的人开始阅读本文。 递归(Recursion)在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中,是指在函数的定义中使用函数自身的方法。递归一词还常用于描述以自相似方法重复事物的过程。最常见的一个递归式故事就是: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给小和尚讲故事呢!故事是什么呢?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给小和尚讲故事呢!故事是什么呢?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给小和尚讲故事呢!故事是什么呢?’” …… 或者你也可以把两面镜子面对面摆着,观察一下里边的图像。镜中无限嵌套、无限延伸的图像,就是以无限递归的形式出现的。所以递归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自我复制的过程。 …

阅读更多 »

传道人与传福音

文/赖建鹏   蒙召传道,热爱灵魂 蒙召的传道人,要有一颗热爱失丧灵魂的心,看到未信主的人正在徘徊于永死的边缘。若不信主,生活被罪捆绑,罪未蒙赦免;离世后,灵魂将会在永远痛苦的火湖(地狱)里。为了爱他们,我们就会争取机会向他们传福音,期望他们会信主,而不致灭亡。希伯来书中劝勉我们:“总要趁着还有今日”,若要未信主的朋友“今日”在永恒里有永生,就必须趁着“今日”向他们传福音。“时机”——时刻的机会,含意就是要在时间里去寻找机会。趁着他们有生之日,主耶稣再来之前,赶快向他们传福音;“时机”一过,就失去了机会。传福音要“及时”,机会都在时间里,时间错过了,许多机会失去了,许多灵魂也就丧失了。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 …

阅读更多 »

黄金时代的集体记忆

文/郭暮云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这样描述他的时代: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晦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目睹了一切,我们对一切熟视无睹;我们都在直奔天堂,我们都在直奔地狱。 这咸丰年间的话,用来形容本朝其实也恰如其分,或者很可以再加上几句:这是一个百姓们还着房贷车贷还要追捧苹果六代的小时代;这是一个大人们下管裤带上管声带中间还要管你口袋的大时代;这是一个既仇视又崇拜官二代富二代的旧时代;这是一个时不我待不敢懈怠要不就得die的新时代。 我们那计划经济的上一代,未富先老;我们那计划生育的下一代,未开先败;而我们这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一代,则似乎未老先衰,因为崔健早就说过:不是我不 …

阅读更多 »

爱情亡命之徒

文/郭暮云   引子 兴城古称宁远,是明末抵御后金的辽东前线。袁崇焕曾多年镇守于此,并在1626年的宁远大捷中,以红衣大炮将努尔哈赤轰成重伤。八个月后努尔哈赤身死,袁崇焕也达到了事业的巅峰。然后崇祯帝上台了。崇祯与崇焕,实在是一对亦真亦幻的悲剧组合。崇祯性急而多疑,当政之初曾将崇焕捧到天上。然而后来崇焕矫杀毛文龙、与满洲议和、被皇太极绕开关宁锦防线直捣京城酿成己巳之变……一系列变故后,崇祯忍无可忍,终于决定要杀崇焕。1630年9月22日,袁崇焕在北京甘石桥被凌迟处死,一共割了3543刀。京城百姓踊跃出钱购买其肉,必欲生啖而后快,银子一钱可买手指大的一块。临死前,袁崇焕占诗一首: 一生事业总成空 半世功名在梦中 死后不愁无将勇 忠魂依旧保辽东 诗中可见,他虽感叹自己的人生是虚空的虚空 …

阅读更多 »

偶像的黄昏

文/郭暮云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 ——出埃及记20:4-6 拜偶像这一严重的问题贯穿圣经的始终,一直是罪人最主要和最大的罪。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与拜偶像之罪毫无瓜葛。 从字面意义上,我们当然知道任何具体的塑像、雕像、画像,一旦被用来崇拜,就是触犯了第二诫。而且忌邪的神,对拜偶像恨恶之极,因此任何涉嫌拜偶像的思想、言语和行为,都在被禁止之列。圣经多次说过,拜偶像就是一种属灵的奸淫。 一个男人同时只能有一个妻子。而再宽厚的男人,也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妻子有除自己之外的另一个男人,这便 …

阅读更多 »

逃离与委身

文/郭暮云 让我们从一个至少对基督徒而言耳熟能详的故事开始。 那天大卫没有去上班。(撒下11:1过了一年,到列王出战的时候,大卫又差派约押率领臣仆和以色列众人出战。他们就打败亚扪人,围攻拉巴。大卫仍住在耶路撒冷。)夕阳西下时他起床了,在宽阔的平台上游荡,不经意间他看到一个人。(撒下11:2一日,太阳平西,大卫从床上起来,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看见一个妇人沐浴,容貌甚美。)或许不去上班、傍晚起床都不算大奸大恶,如同无意中看到美女——即使是出浴美女——也不算大奸大恶一样,但是这一系列的小问题最终变成了大问题。约伯回击三友审判团时曾说:“我与眼睛立约,怎能恋恋瞻望处女呢?”(伯31:1)约伯不做的,正是大卫在做的。他终于允许飞鸟在头上搭窝了。他不再满足于只是看,他还要跟那个留守妇女建立关系。建立关系 …

阅读更多 »

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文/约书亚   编者按:一段时间以来,温州教会十字架被拆事件牵动着许多弟兄姊妹的心,出于真诚关切代祷的心而发出的提醒和安慰也显得弥足珍贵。约书亚弟兄的“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正是这样一篇文章。虽然文中分析的状况不代表每个教会的景况,一些恳切的提醒乍看之时也让人不易接受,但“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箴27:6)。另一方面,从神话语而来的安慰,也使我们转头仰望那在基督里救赎我们并在我们的生命和事奉中掌管和护理的主,并相信他叫万事互相效力,为要成就对我们的益处,使我们更有他儿子的样式,并期待在他荣耀的显现中得着满足的安慰!   耶稣基督曾特别叮嘱他的门徒要分辨这个世代并要警醒(太24:9-13,16:2-4;启7:14)。 “履霜,坚冰至。”当温州 …

阅读更多 »

袁相忱的一九五七

口述/梁惠珍师母       整理/白民   从一九五六年的下半年起,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运动,意思就是“邀请社会各界人士来为党和政府提意见”,“三自会”也随之在教会内搞起了“鸣放”。但是,这样看似宽松的形势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在一九五七年时突然被另外一个名为“反右”运动的高压政策所取代,几乎所有在前一个运动中曾经提出过不同意见的人都受到严厉的追究。   就在“反右”运动开始前不久,相忱又被宗教事务处叫去和“三自会”的人一起开会。会议由李处长主持,开始的很多天,相忱还是照旧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后来李处长直接点到了相忱的名:“袁相忱,你也该发发言了,怎么老是坐着不说话啊?”相忱回答说:“我不用发言了,听听大家的就行了。”李处长却没有就此放过相忱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