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22年6月号(总第90期) 独自与神晤对时,我们得以坦然无惧地承认自己的罪

独自与神晤对时,我们得以坦然无惧地承认自己的罪

文/邦兹(Edward McKendree Bounds) 译/王明道

 

在神面前的隐密处,我们可以毫无恐惧地将我们内心深处所存的完完全全陈述出来。这是我们对世上最亲密的朋友所不能做的,有时也是我们不敢做的。因为怕羞的缘故,我们的口唇便紧闭不肯述说。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自由无阻地将我们最隐密的羞耻和忧愁,托付在听我们的主的耳中。因此我们祷告的屋子便能成为一个使我们被压制的心灵得着完全解放的地方。

 

在希伯来书中有一个含有深意的题目指示我们说,神对于我们完全的知识就是我们在祷告中能以自由的基础。“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4:13)以后还说什么呢?“所以我们当在神面前战兢恐惧逃避祂的鉴察”么?不是这样,而是“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4:16)这真是一种使人惊奇却很能安慰我们的说法。其实神的体恤若不是本于一种对于事实的各部分完全的知识,恐怕与我们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不然就必成为一种无知的体恤;无知的体恤总不能使人得着许多真实的助益。

 

最能阻拦我们使我们不敢坦然无惧到神面前来的,就是我们对于罪恶深切的自觉。一种对于罪恶极重的自觉使我们怀疑,以为自己到神面前来是不能蒙悦纳的。按我们想,我们这样不洁净的人还要向这位十分圣洁且是完全知道我们的神祷告,这简直是侮慢神的事。但是那位圣洁者自己对我们说:你要将你心中所设想的我知道你一切深罪的意念放在另一边;正是因为我知道一切的事,当你来的时候,你当信靠我是能帮助你的。

 

我们了解神的心一定比了解别的事物更少,若不然我们决不至这样畏惧,不敢带着我们的罪到神面前来,如同带着我们的忧苦来一样。因为在神圣洁的生活中,没有别的事比祂饶恕罪人、帮助罪人更为喜乐。祂的心很宽大,不必需要人有资格配见祂,然后容许他们到祂面前来。祂用一种出人意外的大量对待我们。祂的慈爱常是远在我们的祷告以前。祂以美福迎接我们(参诗21:3)。一个忧伤的心灵在罪中悔改、向祂发出呼吁的时候,祂的慈爱临到他比闪电更快,使他蒙怜恤;在这种无力的祷告未发出一半以前,怜恤已经向他发出了。

 

我们从此可以明白当怎样战胜那在隐密处的门前常常压迫我们的那种不信了。这方法就是,需要在耶稣基督里彻底了解神的心。我们以我们的罪为一个惧怕神的理由。神以我们的罪为一个令我们进到祂面前的理由。我们想神最多不过是对我们说:“虽然你有罪,你可以来。”神却是有一种绝对与这个不同的说法,祂说:“因为你有罪,来——因为你十分需要我,所以要来。”若是必须先止住不犯罪然后方能信赖着祷告,我们就都有祸了!若是只有完全人能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我们就都有祸了!如果我们要到神面前来,我们必须像那个浪子,带着我们的破衣、饥饿、罪过和极大的缺乏前来;但是那满有慈爱总未改变的父亲,在我们“相离还远”的时候,就看见我们——因为祂已经长久希望我们,等候我们回来——并且祂要跑来迎接我们,为要使我们快些就近祂。在我们哀哭认罪尚未到一半以前,祂要叫人为我们拿上好的袍子与戒指,又要为我们宰肥壮的牛犊,对我们发出热烈的欢迎,是我们从来未曾盼望得到的。

 

[1] 本文节选缩编自邦兹,<隐秘处的灵交>,王明道译,于《王明道文库》,第五册:《天召》(台中:浸宣出版社,1998)。——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