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3月号(总第64期) 敬拜仪式:早期教会敬拜的发展[注1]

敬拜仪式:早期教会敬拜的发展[注1]

文/亚德利路德宗基督复活教会  译/拿但业  校/王培洁

 

耶稣基督时代的犹太人已经有一千五百年敬拜的历史了。他们的历史充满了与神交往的经历,这位神称他们为他的子民,并且教导他们规则,具体到如何奉献、献祭以及日复一日的敬拜。圣经清楚地表明,神启示以色列人如何敬拜,这样的敬拜是照着天上的样式做的(出12-13,25-31;赛6;但7)。这些特殊的敬拜形式或者仪式首次出现在早期以色列的会幕里,并在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中达到高潮。在犹太敬拜中居于首位,并且最被关注的就是在耶路撒冷圣殿中对于神的敬拜,其中包含了祷告和献祭的形式与频率。

 

对于犹太人来说,祷告、祝福以及筵席组成了一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持续不断的循环,而这些就构成了犹太敬拜的第二个关注焦点。其中最有规律的形式包括日常的祷告操练,以及一年一度的宗教节期。在这些节期中,人们会在圣殿中献祭,其中包含着对于弥赛亚的盼望;而在宗教节期的饭桌上,人们会“掰饼”和“举杯祝谢”,这对应着圣殿的献祭与弥赛亚的筵席。

 

除了从犹太教引入到基督教的敬拜结构或者次序,我们也很容易发现,这些每天、每月、每年不断循环往复的仪式也来源于旧约圣经。使徒行传2:46说,“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每天使徒们都在圣殿里继续他们的犹太敬拜的操练,也每天聚会掰饼。这种作息的规律也被使徒行传3:1证实。这节经文讲到,彼得和约翰准备去圣殿,因为那是祷告的时间。他们不仅延续犹太敬拜的操练,也保持了在每天固定时间进行祷告的那种日复一日的仪式(这种传统被作为“规定礼仪时间”保存下来)。同样保留下来的还有主要的宗教节期。

 

基督教敬拜,是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而且继承并延续了犹太会堂敬拜的传统结构以及神在以色列中设立圣殿敬拜的意义及敬拜模式。这种基本的结构中包括了新旧约中对于礼仪的实践,洗礼以及变成了圣餐的逾越节筵席,当然还有宗教节期。

 

如果一个人能够意识到,犹太敬拜是仪式化的,并且为早期教会提供了敬拜结构,然后再仔细阅读新约圣经,对于这个问题就会有全新的、清楚的了解。最早和最清楚的关于敬拜仪式的文献来自使徒行传,这卷书里面记录了教会的开始和增长。安提阿教会是耶路撒冷以外的第一个外邦人教会,大概在公元38年被建立。当时,巴拿巴被派遣去那里做教导工作(徒11:25)。使徒行传13章描述了巴拿巴和保罗被拣选进行第一次宣教旅程的情形。这件事情大概发生在公元46年。那时候这里就已经是一间被很好地建立并且相当有组织的教会。

 

路加记载,保罗和巴拿巴被呼召是因为圣灵的工作,这件事情是在敬拜仪式过程中发生的。使徒行传13:2说,“他们侍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路加,作为一个医生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一定能够明白,敬拜意味着共同体聚集在一起,举行正式的、有规矩的敬拜。

 

这样,在公元46年的时候,这间早期教会已经开始使用从犹太会堂借鉴过来的礼拜仪式进行敬拜了。这是耶稣复活后的十六年之内发生的,新旧约之间的敬拜仪式的延续性是很明显的。

 

新约教会是一个处在敌对信仰环境中的少数派运动。耶稣的早期跟随者不可能进行像今天西方世界习惯的公开敬拜。因此新约圣经并没有提供敬拜次序的具体指导,但从圣经中,我们可以一窥早期教会敬拜的一些细节。

 

基督徒一般聚集在私人家中进行敬拜,得到教导(徒2:46,16:40,18:7;门1:2)。看起来,会众是在主日,就是一周的第一天聚会(徒20:7;林前16:2),纪念主的复活。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保罗描述了两种基督徒聚会。一种是主的晚餐(林前10:16-17,11:20-29)或称为集体聚餐仪式,就是耶稣在被捕那天晚上主持并且要求门徒延续下去的聚会。保罗接下来描述了第二种聚会——先知的聚会,其中包括用方言歌唱和感恩(同时要翻译出来)以及说预言(林前14:1-33)。

 

在其它地方,新约圣经也指出,基督徒敬拜包括唱赞美诗和诗篇(弗5:19)、祷告(林前11:4-5)、发出感恩(弗5:20;来13:15)以及接受教导(林前14:26;西3:16)。路加福音和启示录里保留了一些被早期教会用来敬拜的赞美诗(路1:48-55,2:14,29-32;启4:8、11,15:3-5)。新约圣经没有具体说明谁来带领敬拜或者主持圣餐,尽管很明显先知在集体敬拜中有一定的职责(林前14:23-33)。保罗的信指出非信徒有时会参加先知的聚会(林前14:22-25),但让他们领圣餐是不合适的。事实上,尽管世界有权利知道福音,但是那些还没有因洗礼披戴耶稣基督并且因接受圣灵而被确认为神的儿子的人,不能有祷告的特权。所有没有进入信徒行列的人在布道结束后都会无一例外地被遣散。

 

耶稣自己设立主的晚餐作为他和门徒最后的逾越节仪式的一部分(太26:26-29;可14:22-25;路22:14-22)。当时,耶稣的话(“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立约的血”……)暗示着饼和杯的元素和基督与教会不间断的同在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尽管圣经很清楚地显示复活的耶稣在“掰饼”的时候被门徒认出,但是新约圣经并没有像后来的神学家期望的那样确认这种关系。随着这种仪式进入了教会的实践,看起来祝福和感恩的方面在这个本该庆祝基督和门徒合一的仪式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林前10:16-17)。确实,希腊语的感恩(Eucharisteo)和耶稣设立的主的晚餐联系在一起,就给了我们这个仪式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名字:圣餐(Eucharist)。

 

说到洗礼,耶稣受了施洗约翰的洗礼,成了他作为弥赛亚和神子的记号(可1:9-11)。作为耶稣复活之后的跟随者的实践,洗礼是一种行动,通过这种行动表明一个人悔改,并转离原有的文化和信仰,并认同神通过耶稣的复活而开始的新秩序(徒2:38-39)。这种悔改承认耶稣为主和弥赛亚(徒2:36)。保罗更进一步说明洗礼的神学重要性:洗礼是一种行动,通过这种行动,一个人向着罪死,并且分享基督里的复活(罗6:3-9)。但它作为一种仪式的基本功能是转向基督信仰的新开始。耶稣将洗礼作为使万民作门徒这个目的的一部分(太28:19-20)。因为洗礼是一个开始的仪式,不会是在敬拜的环境下施行。尽管只有归信者完全浸入水中的时候洗礼的象征意义才能够得到最好的体现,但是新约圣经里面仍然记载了几个浸水礼无法被应用的例子(比如五旬节3000人在耶路撒冷受洗,但那里没有河),可能水只不过是洒在归信者头上而已。

 

圣经也不是有关早期基督教敬拜形式的唯一资料来源。《十二使徒遗训》(以下简称《遗训》)是一部源于一世纪晚期和二世纪早期的关于教会命令和基督徒生活的手册。希腊题目是《主藉着十二使徒的教导》。这部书推荐每天念诵三遍主祷文。它描述了基督徒怎样在主日聚集“掰饼和感恩”,首先认罪,并且将与邻舍和解当作纯洁的祭物献给神。只有受洗的基督徒可以分享圣餐。

 

《遗训》中的敬拜次序依照犹太人在餐前和餐后的祷告形式。教会领袖的祷告并没有提到基督的身体和血,更强调的是教会肢体的聚集。值得指出的是,祷告和感恩是和赞美交织在一起的。聚会是为了庆祝神子民的聚集。先知的作用是重要的,《遗训》称他们为教会的高级祭司,并且对于如何接待先知以及如何分辨真假先知给出了指导。文件没有具体指出哪种教会职份应该主持圣餐。根据如何成为教会(Ecclesia)一员的指导来看,教会(church)这个词是后来才用到——《遗训》有可能是基督教世界的第一部教理问答。

 

公元155年,殉道者游斯丁(Justin)在罗马创作了他的《第一辩护书》,他描述了洗礼后的圣餐和周日的聚会,也就是认信耶稣基督的人在受洗后面临的第一件事情。新的基督徒被引导到弟兄们的聚会中。只有那些接受基督信仰、领受赦罪和重生的洗礼,并且按着基督的原则生活的人,才被允许分享圣餐。

 

圣餐一开始就为会众献上公祷:为了他们自己,为了新的归信者以及其他人。然后参与敬拜的人以亲吻来彼此问安。饼、酒和水被拿给领会者(president),就是献上感恩祈祷的人。他开始以圣子和圣灵的名归荣耀给父神,然后继续为会众如今配得这饼和杯的恩典而献上感恩。最后,会众说“阿们”。

 

游斯丁描述的另一件事情是周日在一个地方的聚会。他解释说,会众在周日,一周的第一天聚集,一方面因为这一天是记念神的创造,另一方面这是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

 

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聚会以朗诵《使徒回忆录》(福音书)或者先知的书信开始。然后领会者根据圣经进行教导。讲话者可能是坐着的,而会众是站着的,就像古代的习惯一样。接着,就是上面描述的祷告和圣餐仪式。最后富有的人将会自愿地把他们的奉献交给领会者,他会向需要的人分发这些奉献。

 

游斯丁描述的敬拜反映了基督教礼仪的进一步发展,这些发展已经超出《遗训》所描述的礼仪范畴了。这是一种正式的以与基督的身体和血有联系的饼和杯为元素的礼仪。他们并没有强调教会的聚会,尽管圣餐的设置很明显地增加了共同体的凝聚力。周日的聚会将话语服事——或者说是朗诵和教导圣经,与圣餐的服事结合起来。这成为了基督教敬拜具有历史意义的顺序。领会者和执事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承担了重要的责任。然而,《遗训》中的先知没有被提及。对于受洗后圣餐的描述清楚地表明,没有受洗的人没有出席圣餐礼。如果周日聚会时未受洗的人参加了读经和讲道,那么在祷告和圣餐以前他们就被遣散了。很有意思的是,早期基督教文献使用“领会者”这个词,而不是“祭司”、“牧者”或者“牧师”,可能是因为在异教仪式上任职的人被称为“祭司”。当“基督徒”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塔西佗的著作里的时候,那是在尼禄因为罗马的大火(公元64年)指责基督徒的时候,基督徒已经开始试图将自己和自己的犹太背景分离开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基督徒团体不仅发展了自己的正统教义(正确的信仰),也发展了自己的正统礼仪(正确的实践)。在坚持洁净和禁食礼仪的重要性的前提下,犹太人会在周一和周四禁食,而基督徒会在周三和周五禁食。直到中世纪,周五的禁食才调整为仅仅不吃肉。

 

而且随着基督教信仰在整个罗马帝国的传播,敬拜仪式为了适应一个更加僵化的教会结构和圣统制度而法律化了。为了维护共同体,出现了一种对于在一致性和正统性方面高度发展的信仰的需求,就像对于圣经正典的需求一样。教会正在从希伯来文化迁移到希罗文化中,并同时经历着哲学上的转变。对于神的子民的强调转变成了对于解释基督教神学命题的强调。这种转变开始在早期教父的著作和早期的教义争论,以及教会礼仪的发展里面体现出来。出现了一种不断发展的趋势:去确定饼和杯如何与基督的身体和血相认同,尽管新约圣经中没有包含这个。

 

理解早期基督教敬拜对于更新今天的基督教敬拜是很重要的方面。我们试图重建基于早期模型的基督教敬拜,然而,我们必须常常效法在圣经的光照中所显示的敬拜的样式。

 

 

 

[1] 本文取自Lutheran Church of the Resurrection (Yardley)的官方网站,http://lcr-yardley.org/content/adulted/Liturgia.pdf(2017年3月8日存取)。——编者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