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2年05月号(总第35期) 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讲台面临的挑战

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讲台面临的挑战

文/郭易君

 

正如狄更斯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一方面许多新的城市家庭教会如雨后春笋般萌芽破土、茁壮成长,另一方面一些城市家庭教会逐渐萎缩、停滞不前,甚至分裂拆散。如何正视城市家庭教会面临的挑战,并在信心和祷告中依靠圣灵回应这些挑战,是这一代传道人的责任所系。

 

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讲台是指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传道人在主日及其他时间的证道及信息分享。根据辞海解释所谓“挑战”乃是“激使之应战”,本文所指的挑战是指存在于教会讲台内外部的问题或危机。笔者认为目前中国大陆城市教会讲台存在的挑战如下:

 

一、内部挑战

 

圣道是教会建造的根基,讲台是传讲神话语的圣地。讲员在讲台上一面要传讲圣经的真理,一面要以自己的生命见证自己所传的道。城市教会经过近二十年左右的发展,传道人素质、讲台质量有了很大提高,但也存在许多明显的问题:

 

1、传道人超负荷运转的情况严重

 

一方面,由于城市新兴教会基督徒中第一代基督徒比例较高,青年人比例较高,对牧养的实际需要非常大。另一方面,由于传道人总比例较低,受过装备的传道人不足,许多讲员由带职事奉的弟兄姊妹担当。这就导致传道人与信徒之间供需不平衡问题非常严重。许多牧者每天能接几十个电话,个人辅导、探访跟进、宣讲话语、传扬福音等工作常常使他们喘不过气来。传道人的超负荷运转体现在身体透支和灵性透支两个方面:

 

第一,身体透支普遍。禾场太大、事工太多、聚会点分散等原因导致许多工人疲于奔命,同时,缺乏锻炼导致身体机能退化。还有,政治环境及安全因素导致传道人心理承受较大压力。另外,户籍制度及家庭教会不合法导致家庭教会传道人的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处于严重缺位状态,加上供应较不足,许多神的仆人承受极其不公的对待。看到国内很多一线的朋友、师长日渐憔悴,心里为之焦急、感动、爱怜。

 

第二,灵性透支严重。由于属灵争战的白热化,而属于家庭教会系统的祷告院、灵修院、神学院资源不足,提供遮盖的属灵长辈资源严重缺乏,打仗的军人无处疗伤、训练、补给、装备。加上安息年制度不健全,许多牧者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非常危险。迫切需要代祷、帮助。

 

2、传道人的家庭存在潜在危机

 

从先祖亚当夏娃直到如今,家庭是一个古老的战场,是一个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堡垒。传道的事工无论多么光鲜华丽,一旦这个领域被攻破,所有的工程都变成了草木禾秸。大陆城市教会处于发展的初期,尚处于童年或少年阶段,在此期间其传道人的家庭需要格外的呵护和关怀,从而防患于未然,不给撒但留下破口。目前大陆城市教会传道人家庭存在的危机有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师母——最孤独的角色。由于文化上的大男子主义及教会中的错误师母观,许多人认为师母只是配搭,甚至忽略师母的作用。与此同时,师母的服事很重。她们一方面要服事站在讲台上为主打仗的丈夫,另一方面要辅导、关心教会中的已婚或未婚姊妹。许多师母处于默默无声的状态,正像先知约翰所言“他必兴旺,我必衰微”,无论姊妹多么聪明智慧,神给她的职分就是“身子”。这里边有合理性,但是,长期对师母的压榨和冷落,不仅导致师母出现抑郁,更使丈夫的服事大打折扣。因此,不仅传道人自己要服事并抬举自己的妻子,教会也要防止将师母“撂单”,敬重师母,而不是希望“买一赠一”。

 

第二,子女——很危险的群体。正所谓“灯下黑”,敬虔传道人的孩子未必会敬畏主。义人的后代并不一定是义人,只是有更多的机会听到福音认识耶稣而已。圣经上有许多惨烈的教训。例如以利的两个儿子(撒上2:12-26),撒母耳的两个儿子(撒上8:1-3)。首先,传道人子女可能面对教会内荣耀的试探,从小就被父母教导要有传道人子女的榜样,在传道人在家庭中舍己功课不足的情况下,很容易在子女当中造成试探和论断;其次,传道人子女往往被父母忽略,因为教会服事过重,传道人没有时间陪伴子女,对子女“情感欠债”。笔者曾经问过一个传道人的孩子,将来长大了要不要做传道人,他说不要。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看到爸爸那样辛苦,已经够了。这样的例子并不一定具有代表性,但却能提醒传道人群体在亲子教育上遵守诺言,爱护陪伴,做好榜样。

 

二、外部挑战

 

大陆城市家庭教会不仅面临内部挑战,也面临严重的外部挑战。后现代主义伴随新纪元运动潮流冲击人心,世俗主义与多元主义里应外合,成功神学与异端学说甚嚣尘上,传统文化与民粹主义趋向合流,教会的讲台不仅要在信徒敬虔生活的教导上持守圣洁,也要勇于回应各种潮流的挑战,防止“世界”的理念渗入教会。

 

1、异端邪教混淆真理破坏教会

 

最近几年,大陆城市教会中异端邪教活动猖獗,大批的稗子长出来,掳掠了许多灵魂。异端邪教的发展具有三大特征:一是与市场紧密联合,例如与健身房联合的瑜伽、经营“统一集团”的统一教;二是传教对象针对青年高知群体,例如“耶青”在大陆针对“五所名校”的校园事工;三是被异端得着的“海归”成为其在大陆事工的党羽。目前大陆的异端邪教,从来源地而言,主要包括三个地方:

 

第一,来自欧美的异端邪教横行。目前,来自美国的异端邪教主要有“耶和华见证人”和“摩门教”,在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当中很有市场。这两个异端邪教在欧美早已判为异端,在大陆事工中一般采取去正统教会拉羊和向未得之民传教的方法增加会员。来自加拿大的异端有“多伦多笑派”。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从加拿大来华的一些极端灵恩派,他们极度强调末世来临,认为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鼓吹教导异象、方言祷告,到处按立牧师,对家庭教会影响很坏,需要提防。

 

第二,大陆自生的异端邪教。大陆自生的异端邪教有“东方闪电”、“门徒会”、“三班仆人”、“灵灵教”、“冷水教”、“呼喊派”、“被立王”等。这些异端对农村教会和城乡结合部影响力比较大,对知识分子群体影响较小。被异端冲击过的教会,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牧养和教导才能扭转康复过来。以郑州北环被东方闪电冲击的挂靠三自教会的家庭聚会点为例,该异端行贿当权者,以色财引诱教会带领人,恐吓杀害不从者,软硬兼施最后达成目的。此类异端是众善的仇敌,是灭亡的族类。当在讲台当中提防、痛击此类假道。

 

第三,来自韩国的异端猖獗。韩国宣教士为中国教会做出了很多的贡献,但是其异端极端对中国教会巨大的破坏作用也不能轻视。近些年来,活跃于各大城市的韩国异端有“耶稣青年会”、“马可楼”、“万民中央教会”、安商洪的“神的教会”、朴泰善的“天父教”等等。这些教派一般在韩国被判为异端之后,开始到中国掳掠灵魂,敛取钱财,很多异端手段极其恶劣。

 

2、警惕“奋锐党”和“成功学”

 

神的道如火,不允许有任何渣滓。神的道如光,不允许有任何的黑暗。神的道如同纯金,不允许有任何的掺杂。神的道与巴兰的道势不两立;神的道与“求功名之道”当泾渭分明。目前家庭教会讲台面临“奋锐党”和“成功学”两大敌人:

 

第一,警惕“民主自由女神”。西门和达太都是奋锐党人,然而其相信耶稣之后都掉头奔向大道。十字架的道路不是推翻罗马政府的道路,乃是牺牲之道,舍己之道,救人之道。由于历史原因,国内目前不少城市家庭教会的领袖都与二十三年前那场运动息息相关。然而这个不应该成为生命的核心事件。基督徒生命的核心事件应该是“十字架事件”。远牧师所言“失了大地,得了天空”,笔者以为极是。作为政治理想,“民主”、“自由”无可厚非,然而“民主”、“自由”都非“神”,只仅仅是一个世上的小学、政治的概念而已。人心不改,什么政治概念都是空中楼阁,虚假之至。能够洗涤人心的唯独基督十字架的古道。这是中国家庭教会必须冲出的雾瘴。教会不应被“奋锐党”绑架,不能因为谁声音大就听谁的,而是应该听亘古长存的真道,看十字架的耶稣。

 

第二,不可为利混乱神的道。“成功学”,是指通过研究成功者的案例,学习其中的规律,以实现功名利禄的学说。基督信仰不是为了成功,成功可能会成为信仰的副产品,但绝不是信仰的目的。成功学的可怕之处是以今生的财富代替永生的上帝,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言“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国内的传销组织是“成功学”的载体,他们学习基督教的“见证”、“讲道”、“唱诗”,只是把基督的位置变成了“钱财”,名为成功学,实则是“拜财神(玛门)”,其最终将人引向永恒的灭亡。教会内需要警惕类似的说法或教材,例如“如何成功”、“成功的基督徒”、“如何做领导”等等。以成功学的方法引人来教会却美其名曰“为了传福音”,与以色相吸引人来教会的异端邪教有多大的区别呢?

 

3、警惕“消费主义”和“性开放”潮流

 

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中,后现代主义的两个重要的表现就是“消费主义”和“性开放”。70多年的无神论教育,使许多国人的心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一个皮囊,行尸走肉在这灯红酒绿的人间。西方快餐文化夹着“廉价福音[1]”冲击着国人的心。有些教会如同超市,拿奉献买几个小时的享受;有些教会如同俱乐部,不讲“圣洁”,甚至变成了贼窝。

 

第一,警惕教会的“消费主义”。随着西方教会模式逐步地向中国家庭教会移植,一些教会开始实行牧师聘任制。在该制度之下,有些牧师讲道不敢得罪人,不敢讲全备的道。当牧师仅仅是一个工作的机会时,好牧者就变成了“雇工”[2]。讲道如果成为教会的“一笔消费”,那牧者就成了“走穴”。另外一点,许多开放型城市教会,信徒的委身度并不高,就像在美国教会一样,一旦教会的信息或者纪律影响了某些信徒的利益,他们就选择离开,再选一个舒服的教会,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随我”(太16:24)。如果某些“基督徒”只是把教会当成自己选择的“超市”,那么真的需要思考圣经上彼得所严厉责备的行邪术的西门[3]。讲台不是用来消费的,讲台不是长老执事的,讲台也不是信徒的,讲台乃是神的,站讲台的人应该替神按正意分解主的道(提后2:15)。

 

第二,警惕教会中的“淫乱”。根据2012年4月7日中央机关刊物《求是》的直属杂志《小康》发布的“中国人性健康感受”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人婚前性行为的比例达到了71.4%。由于许多年轻人在信主之前就已经有过婚前性行为,或者长期被淫乱视频或淫乱行为捆绑,信主之后悔改成圣的路面临许多的挑战。在80后90后青年学生信徒当中,受情欲捆绑的比例非常之高。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和iPhone手机等即时通讯工具的流行,眼目的犯罪速度和几率大大提升,正所谓“锁链和地狱在包里揣着”。在这种情况之下,教会讲台在圣洁方面面临的挑战极大,教会若是不宣讲圣洁,不执行纪律,就会变成贼窝。但是公义地处理此类问题的过程中,需要极大的爱和怜悯。非圣洁不能见神,因为神是圣洁的(彼前1:16),在这个时代中,基督徒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立定心志过圣洁得胜的生活。教会的讲台在回应这个问题的时候绝不能遮遮掩掩,因为有时候不得罪人就得得罪神。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没有哪个时代比这个时代更容易寻找真理,没有哪个时代比这个时代更容易寻找撒但。信息化、全球化、现代化的潮流将人席卷其中,不能脱身。然而,生命存活的路是逆流而上的路,是向肉体、世界、撒但开战之路。站讲台的人就像鼓舞军心的将军。惟独十字架纯正的福音可以拯救失丧的灵魂。宣讲福音就是参与战斗!

 

 

 

 

[1] 根据朋霍费尔的观点,所谓廉价福音就是没有讲认罪悔改的福音。轻易地应许别人得永生,而不宣讲基督耶稣十字架的生命代价。这是西方福音运动的消极影响之一。

[2] 参考约翰福音10:11-15,“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

[3] 参考使徒行传8:18-22,“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你在这道上无份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