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09年09月号(总第19期) 路德的十字架神学

路德的十字架神学

文/卡尔·楚曼       译/唐兴       校/何当

 

没有人会想到,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为反对赎罪券所发表的《九十五条论纲》会引发宗教改革运动。这份文件本身只是要为一场大学辩论的内容提出一个架构。路德只是要对赎罪券的实施提出修正,并非要废除它。他肯定不是在提出一个全面的神学和教会改革方案。

 

其实,在1517年9月4日驳斥经院神学的辩论中,他曾提出更具争议性的议题:他整体性地批判中世纪神学几个世纪以来所使用的方法。但这个辩论没有什么争议地过去了。的确,从人的角度看,是许多社会、经济和政治性的外在因素的偶然结合,使后来的辩论成为点燃宗教改革的火花。

 

海德堡辩论

 

而当导火索被点燃后,教会显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把此事件看成微不足道的地方性事件,让路德所属的奥古斯丁修会去处理。修会决定于1518年4月在海德堡召开会议,并要求路德发表一系列关于他的神学的提纲,以供他的弟兄们评估。就是在这里,那相对平和的《九十五条论纲》给予路德一个重要的机会,可以清晰地阐述他先前在9月份所发表关于经院哲学的论述。

 

海德堡辩论的重要性有二:首先,与会者里有另外一位日后的宗教改革巨人:斯特拉斯堡的改教家,最终以剑桥大学神学教授身份离世的马丁·布塞珥(Martin Bucer)。他具有宽广的智识和对教会前途的眼光,对那一代的改教者具有深重的影响力,不亚于约翰·加尔文。路德于1517年在海德堡的论述,使布塞珥首次体验到改教思想。然而,当布塞珥赞叹于路德对教会变成了什么所作的攻击时,他却忽略了路德所宣讲的神学中心思想。这就是海德堡辩论的第二个重要性:十字架神学。

 

十字架神学

 

在论纲接近末了之处,路德提出了一些(典型路德式的)议题,这些议题看起来似乎是荒谬、暧昧难解的:

 

19.如果有人认为在实际已发生的事情中,可以清楚认识属神的无形事物(罗1:20),他不配称为神学家。

20.只有那些透过苦难和十字架来理解属神的有形而显明事物的人,才配称为神学家。

21.荣耀神学家称良善为邪恶,称邪恶为作良善。十字架神学家把事物看为实际上当看的。

22.那种透过可见的工作来了解属神的无形事物的智慧是极为傲慢、盲目和僵硬的。

 

这些陈述实际上包含了路德神学的关键,如果领悟到他所用的那些难懂的词汇所要表明的意思,不仅可以了解路德神学教义性的内容,并且了解他认为神学家所应该具有的思想模式。他采用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的震撼性论述,并将之发展为一个完整的神学议题。

 

路德论述的中心思想,是强调在真正认识神对自己的启示之前,人不应该推测神是谁或如何行动。就是说,路德把神的自我启示视为所有神学的公理基础。当然,大概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异端会反对这一点,因为所有的神学都预设了神的启示,不论这启示是在自然、人的理性、文化或其它什么里面。

 

但是,路德对启示的观点具有强烈的限制性。通过道成肉身,通过在人类血肉之体中显明自己,神启示出他自己是对人满有怜悯的,这启示的最高峰就是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路德有时候的确把基督的钉十字架称为“神的背面”(God’s backside)——神看上去与人对他的“合理的”期盼极其相反。

 

这样,“荣耀神学家”就是那些人,他们按照他们对神应有样式的期待来建造神学——由此,很搞笑地,他们把神弄得看起来正像他们自己。而“十字架神学家”则是那些按照神在十架基督里的自我启示来建造神学的人。

 

含义

 

这种立场具有革命性的意义。首先,路德要求所有神学词汇都要在十字架的光照下被修正。以“能力”这个名词为例,当荣耀神学家在圣经中读到“神的大能”,或在他们的神学中用到该词时,他们会认为神的大能与人的力量类似。他们以为,借着把他们能想象得到的最大能力进行无限扩大,他们可以真正理解神的大能。而在十字架的光芒中,这样的解读与神的大能的真义完全相反。神的大能乃是在十字架的软弱上被启示出来——表面上,耶稣败在邪恶力量和属地败坏的权柄下,实际上,这恰恰显明了耶稣征服死亡和战胜所有邪恶力量的神的大能。因此,当一个基督徒论到神的大能,或是教会和基督徒的能力时,都应当根据十字架的意义来理解:这是一种隐藏在软弱下的能力。

 

对路德而言,同样的方式必须被应用在其它的神学用语上。举例来说,神的智慧在十字架的愚拙中被显明。谁会发明这种愚拙的观念:神取了人的肉身,代表那些定意背叛他的罪人死于可怕的苦难;为了要洁净罪人,神使自己担当他们的罪;为了要兴起有新生命的子民,他自己却顺服至死?我们可以继续,查考诸如生命、祝福、圣洁或公义这样的概念。每一个名词都必须按照十字架的启示加以重新思考。这些都是重要的神学观念;人很容易就把自己本身的印象植入其中;它们都必须重新被置于十字架的亮光之下。

 

这样的洞察力是路德思想的要素之一,它赋予他的神学一种内在逻辑和一致性。以路德对称义的了解为例,神宣告信者在他的眼中是义的,不是借着任何原有和本质上的义(任何信徒本身所成就或取得的东西),而是基于一种异质的义,就是外在于信徒的,基督的义。这难道不是奇特、不寻常,但却是神的十字架的奇妙逻辑吗?明明是不义的,被罪污染的人,却被神宣告是圣洁和公义的!这样的真理人的逻辑无法理解,按照十字架的逻辑却十分合理。

 

神降卑去爱那些不可爱和不义的人,是在他们有任何爱神的倾向之先,这又如何解释呢?对于荣耀神学家们而言这是无法理解的,他们认为神就像他们自己和其他的人一样,只对那些可爱、良善的人,或是赢得他们好感的人才会有所回应。但是,十字架告诉我们神却不是那样:与人认为神是谁以及会如何做相反,神并不要求其所爱的对象先爱他;他在先的爱创造爱,没有预设的条件。丑恶、残暴的十架惨剧启示出神奇异的、出人意料的温柔和美丽。

 

基督徒伦理和经历的关键

 

路德并没有把十字架神学限制在神客观的启示上,他也把它看为是理解基督徒伦理和经历的关键。两者共同的根基是信心:对不信的人,十字架是荒唐无意义的;它就是看起来的那个样子:一个被神咒诅之人惨烈和肮脏的死亡。这就是不信的心对十字架的解释:希腊人视之为愚拙,犹太人认为它讨厌——这一切取决于你的罪是智力上的傲慢,还是道德上的自义。唯有被信心打开的心思,才能认识到十字架的真实意义。神的启示隐藏于外在的形体中。信心是神所赐的礼物,它不是人类心智本身的能力。

 

这种信心的原则让信徒了解到他应该如何去作。基督是大君王和大祭司,信徒与他联合,也是君王和祭司,但这却不是奴役他人的借口。事实上,君王和祭司身份在信徒身上的体现如同在基督那里一样,乃是借着受苦和自我牺牲服事他人。借着做万人之仆,信徒成为万事之主;借着主动服事,信徒全然自由。基督借着在十字架上的死彰显了他的王权和能力,而信徒则是借着为了他人的益处无条件地舍己。如路德所言,我们应是我们邻舍的“小基督”,如此我们才能认识我们神之儿女的真实身份。

 

这样的论述是震撼性的,它为基督徒的权威下了一个全新的定义。举例而言,长老并不是那些使用他们的权力欺压他人,用他们的地位、财富或学位来强化自己意见的人。真正的基督徒长老,是将他整个生命奉献于在伤痛、不便和卑微中服事他人的人,当他这样做时,就彰显出基督一般的权柄,就是基督自己借着道成肉身和各各他的十字架所彰显的权柄。

 

借着苦难得祝福

 

十字架神学对信徒的意义不止于此。十字架是神对待借着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信徒的模式。简单地说,大祝福源自大苦难。

 

对生活在富裕西方的人,这样的观念是难以接受的。举例来说,几年前我在某教会教导这个主题,我指出十字架不只是讲到关于代赎,更启示出神如何对待和处理他所爱的人。聚会结束后,有人反驳我说:“路德的十字架神学对以下事实缺乏足够的重视:十字架和复活标志着咒诅被逆转的开始,因此我们应该期待大祝福。专注在受苦和软弱上,就忽视了基督职事的末世论意义。”

 

当然,这人未能彻底地运用路德的十字架神学。他所言是对的,却未能按照十字架来理解。是的,路德会同意说咒诅已经被逆转了,但这逆转被显明出来,是借着邪恶因十字架的善而被彻底颠覆的事实。如果基督被钉十字架——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行为——能够与神的旨意一致,并成为击败这邪恶的根源,那么,其它任何的恶也能被推翻,向善俯首称臣。

 

不止如此,如果基督的死很奇妙地是一种祝福,那信徒所经历的任何恶,也都可以成为祝福。是的,咒诅已被逆转,是的,祝福要倾倒而出;但谁说这样的祝福必须与富裕美国的热望和期待相吻合呢?对路德而言,十字架教导是:这个地球上最有福的人,耶稣基督本人,恰恰是在他的受难和死亡中显出了是蒙神祝福的。如果那是神对待他爱子的方法,那些借着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人,难道有任何权利期待其它的什么吗?

 

这使得路德对邪恶问题的看法不同于其他人,比如《当坏事发生在好人身上》(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的作者,犹太拉比哈罗德·库希那(Harold Kushner)。路德会说,这些事发生,因为这正是神的祝福之途。与我们所期待的相反,神借着异化性的行动来成就他在信徒身上的善工;他确实是借着显然的咒诅来祝福。

 

当我们领悟到,基督之死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乃是三一真神玄妙、深奥的定旨,同时这并未陷神于道德性的罪咎之中,全能的上帝为何无须为邪恶负责这个古老的问题就有了答案。邪恶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在确立其源起的尝试中,因为这个神并没有启示,而在十字架时刻,它显明为着善邪恶已被全然摧毁。因为基督的十字架,罗8:28就成为真实的:如果神能够使那最大的邪恶逆转成为最大的祝福,他就更能使那些玷污人类历史的较小的罪恶——从个人的不幸到跨国的大灾难——得以转变,达成他良善的目的。

 

路德的十字架神学极其丰富,无法在一篇文章中详述。但是我期待,以上简短的描述可以标明那被马丁·路德有力地汇集起来的神学思想的丰富矿脉,当我们反思哥林多前书一章和遍布在圣经之中的,外表和实际之间戏剧性的对立的时候就能探寻到它。这是神学的金矿,是对感性主义、成功神学,以及过度世俗的末世论的解毒剂。十字架不只是神为我们赎罪的地方;它也是一个深奥的启示:告诉我们他是什么样的神,他如何对他所创造的万物施行他的作为。

 

 

作者简介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美国费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会历史及历史神学教授,著作有Luther’s Legacy: Salvation and English Reformers 1525–1556。本文转载自New Horizons, October 2005。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