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历史回顾 | 海沧逐鬼经过始末

海沧逐鬼经过始末

文/许序钟

 

距今五十多年前海沧发生了一种奇态的声音时,我刚好初听福音,信主得救。当时这灵界之声的发出,促使好多人有了神的观念,也增强了我对神的信心。在那五年左右时间里,我对这声的经过始末曾记录了不少材料,但后因某种情况,都归乌有了,而今且凭记忆力所及,概述如下:

 

一、声的初现

 

记得时在一九二四年间,福建海沧有一位老年信徒名叫廖水荣,系作饼料生意,有一天晚上他已经上床睡觉,突然有个声在店门外喊叫:“廖水荣,廖水荣。”廖从眠中惊醒,就问说:“是谁叫我?”声答:“我是林舒泰。”他想了一会儿,恍然记起林舒泰系二十多年前已故的海沧教会传道。就问:“你来有何事相探?”声答:“我是奉上帝差遣,要来找你们传道理。”廖半信半疑,翌晨起床后,就把昨晚听到声的情况告诉家人,以及教会中平素常来往的信徒,他们听后也半信半疑地互相谈论起来。

 

过了数夜,声又来店喊叫:“廖水荣,廖水荣。”廖又从眠中惊醒起来。声又说:“你们不信吗?我要行个奇迹叫你们看看。”于是就给廖的侄女廖两端两只手弯曲僵化,那时大家都很害怕。过了数晚,声又来喊:“廖水荣,廖水荣。”廖又惊醒起来,声又说:“你们现在相信吗?你去你的店中楼梯下边挖洞取出银元来。”廖果然去挖出一些银元来。(按:听说这所房子以前系开当店,后来因发生火灾燃烧倒塌,把一些银元压埋在土里,但没有人知道去把它清掘出来。)这时全家都相信了,且很高兴。不久声又来说:“廖水荣,廖水荣,我听你们的求告后,你侄女的双手可以伸直。”果然廖两端的双手复原如初。这样就更加增强他们全家对他的相信,而热心为声传播,同时说要把廖两端奉献作传道。

 

据当时海沧教会的牧师陈德修说,他有一晚上,同毛蟹伯、陈庆泉、廖水荣等四人在廖的房中谈论,声忽然来说:“我是林舒泰,圣洁的天使和我来。”声发出时全房中间都发亮光,同时有六七个童子非常光亮地在蚊帐上跳舞,约有二三分钟,所以他看了也很相信。

 

之后,来店找廖水荣要求听声的人越来越多,不但本省和外省,甚至连南洋也有人特地回来要求听声。这中间有的是信徒,也有非信徒,有人是为了好奇,但也有人系患病和为其它事故而来的,各式各样的人要求听声。这声初时也照着个人的心中所爱,叫他们去参阅圣经某章某节的经文,那些人回去查阅经文后,有的颇合心意,有的也颇有应验,还有的是鼓励或警戒。

 

当时海沧街有个警长名叫张献芳,特来威吓廖水荣说:“你如果再和声交结,引诱这么多的人来海沧,就要把你赶回安溪原籍去。”廖很害怕,就求告声。声说:“你可看圣经约书亚记第一章第九节。”廖看圣经后颇壮胆,但不久那警长又来对廖威吓,声又来安慰廖说:“不要怕!”又说:“去叫张献芳来。”廖叫家人去请张,他来了,声说:“张献芳,你要爱护百姓,不可作威作福,上帝会原谅你。”张听了声,颇受感动,从此不再来干涉。

 

又有蔡秀静与何玉旋等人由鼓浪屿到海沧要听声,但是等了好久都无动静,她们就暗中彼此议论说:“恐怕这声有可疑,所以不敢在白天出声。”未几声来了,喊说:“蔡秀静,你去看圣经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三节。”像这样来听声求助,而声叫人看圣经某章某节经文者,据当日那些相信声的人所纪录的一本小册子,既有一百六十左右次数。(魔鬼也会引用经文,参看太4:6;路4:9-11。)

 

那个声起初是在廖水荣的店门外发出,后来在店中,又在楼上,又在空中,又在海沧的祈祷山上,或其附近地方发声。再者那个声本来是在半夜三更才出现,当时就有人议论说:“鬼是爱黑暗怕光明。”后来灯光亮时,那个声也来说话。还有人议论说:“鬼是爱夜间怕白昼。”后来白天也来出声了。

 

据当地人士说,那时海沧附近有一营部,营长听了那个声在白天时常叫喊,很不耐烦,就抽起身上的手枪朝着声的方向连打二、三响。那声立即喊他的名字,指责他说:“某某某,你要悔改,否则你有祸了。”那营长听了非常害怕,这个声为什么能够知道他的真姓名,难道有人告诉声?就查询部下有谁把他的姓名告诉了声,大家都说不知道,从此以后营长就不敢再无礼了。当时这个消息传开后,人们更加相信声,那时海沧的教会也由那个声的影响,信徒多有警醒,俗人也多有悔改,因此主日来礼拜堂听道的人数每有增多,该堂牧师陈德修本人也很相信,并为那个声传播出去,颇形热心。

 

二、声的反映

 

那个声传出后,在一二年中间,不但教会的信徒和圣职人员,社会上的人士及军政界等,有了一些倾向,像上面所举出的事例,就是知识分子、医学界以及科学家也先后对灵界有了感受。当日有一位美国的科学家名叫饶伯森博士(这位博士闻系上海青年协会科学干事),他初次来厦门基督教青年会放映有声电影,招待社会人士前往观看,我也去观看他的放映,因此我曾看过这位知名的博士。

 

那时有一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黄和声,他把海沧的声告诉了饶博士。饶说:“按科学家的看法,这种声并不奇怪,也不是什么灵界的事物。”饶又说:“这种声不是别的,是一种无限电波来到那个地方时碰到一种物体截住了而发出的一种声来,另有一项是从别处录音后到那个地方放出声的,又如科学家最新发明的有声电影,像我此番来厦门初次放映出声时,一般人都会感觉奇怪。”但是黄博士对他说:“我以前也好像你的这种看法,后来亲自去听了那个声以后,就觉得和你所说的完全不同,因为那个声是像人的说话,是有知觉和活动性的,你如果不相信,我会伴着你去海沧那地方听听看。”饶同意了,黄就带他一起去海沧找廖水荣要求听声,他们到达店中后,那个声来了,喊叫饶伯森,黄告诉饶说:“声在叫你。”稍停一会,声又喊说:“饶伯森,你不要靠着你的知识。”黄就翻译给饶听。声又喊说:“饶伯森你不要试探上帝。”黄又翻译给饶听。饶有点不自然的样子,饶回厦门后有人问他听了声以后作何感想,他都说不出来。

 

还有一位英国牧师名叫力戈登,亦为神学教授,听说他系新神学派,不相信有鬼魔这一类事物,例如圣经中所说的鬼的作弄以及赶鬼医病等记载都不相信。他听见人家传说海沧这个声时,就去问吴着盔牧师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吴答:“我听了一些人的见证,说有这回事。”力说:“我总不相信。”吴说:“你不相信吗?我也是半信半疑的,那末我们无妨一齐到海沧去听听看。”于是二人就到了海沧去找廖水荣了。

 

廖带他们二人到后楼时,声就说话了,而且大声喊叫力戈登的名字说:“力戈登,力戈登,你要悔改。”力虽然会听一些本地话,但是不大会意,就问吴说:“他讲什么?”吴说:“叫你要悔改。”未几,声又喊说:“力戈登不要试探主你的上帝。”力戈登连连点头说是,吴也不敢说什么。力回厦门后,人家问他听了声,有何感想?他也没有表示什么,但是听说他这次听了声以后,思想上有了转变,因为这是灵界的一件事实,无可否认。

 

笔者当时也因求知心所动,曾前往海沧特访教会执事廖水荣君要听听声的情况,所幸那天和晚上都不出声,否则我一定害怕,因为那个声很奇特,这是在后来参加逐鬼时才听见的。

 

当时那个声说是林舒泰奉上帝差来传道的消息传到各处教会,舆论界方面也有了争辩,他们联想到圣经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八章二至二十四节,就是交鬼的妇人为扫罗招上撒母耳那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在报刊上有的人说是真的,因为明明是撒母耳来说话,但有的人说是假的,因为邪灵藉着撒母耳的名来打扰扫罗的,有如海沧那个邪灵之声,藉着林舒泰的名要来打扰教会的圣职人员,当日双方各长篇大论争辩不休,及后把海沧那个鬼声逐出时,有助于解决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所说鬼的问题。(参代上10:13-14)

 

三、声的仆从

 

圣经说:“撒但也会把自己化装光明的天使。”在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第十四、十五节说得很清楚:“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

 

在海沧的声发出的中段时间,有一个人名叫胡慕钱,绿洲人,六十多岁,听说以前是个巫棍,听了福音后有悔改,他自称为海沧之声出来传道。他和相信海沧之声的人合作,设立所谓“圣神祈祷团”,自以为受圣灵充满能说“方言”,分裂教会。他们所说的“方言”是念了一些咕噜古怪、不成话语之声,谁都听不懂,连说的人也不知所云。有人问他们“方言”的意思是什么?他们都不能解答,他们的祈祷,一直是念哈利路亚……约有二三分钟,然后用他们自撰的祈祷文说:“我的父在天,我的父在地,我的父在我心内,叫我有做子的心。”听说他们在漳州、黄山野设立“圣神祈祷团”,吸引不少的人士去参加。

 

胡后来也到鼓浪屿找一些相信海沧之声的人到笔架山要来参加祈祷会。当初来这山上祈祷是由许春草长老开始的,他生平热心事奉主,为了爱护被主人辱待的婢女,他凭了信心依靠主的力量,创设“婢女救拔团收容院”。他每晨黎明之前,就到这山上为着先后收容数以百计的收容院女生的灵魂得救以及生活问题,迫切跪在主的面前祈祷求恩,后来他的家人和亲友以及好多信徒,也效法他的热心来到这山上祈祷与聚会。久而久之,人们就称这里为笔架山上的祈祷山。[1]

 

当日胡慕钱等人来笔架山参加祈祷会,似乎别有用意。他们有时自己一个人到偏僻的地方大声说别人听不懂的“方言”,有时也几个人合在一起念哈利路亚……和自撰的“祈祷文”,从来没有听到他们说主耶稣的名,甚至说“信不能得救”的谬言。(请读者注意:参约一2:22,4:3;约二7)。后来才知道胡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不会读圣经。未几他离开笔架山和他的伙伴到鹿耳礁的梨仔园去自设所谓“圣神祈祷团”。胡慕钱后来回漳州去,海沧的声被赶逐后,他的情况也跟着消逝了。

 

四、声的诬告

 

海沧那个声大约出现于一九二四至一九二八年,前后有五年。前半期间几乎多数引用圣经的经文来吸引听众,像上面所述说的一些事例,而后半期间凡事都用一些俚言蜚语愚弄人,例如声来时就说:“某某要叫某某去做某某的干儿子(契子)”,以后再来就说:“某某人去娶某某为老婆”,再一次声来时说:“某某人去给某某分家庭……”等等的鬼言魅语。当地也叫海沧教会牧师陈德修去为声做事情,据陈说,有一次声来喊他说:“陈德修,你去给某某人和某某人合婚。”他说,他那时听了心中就很怀疑,认为这个声不大正当,因为所说的某某人是已经有妻子了,怎能叫他去和某某人合婚呢?所以就不敢随便盲从,而对这个声也就慢慢疏远了。

 

后来那个声又来喊陈德修,陈也不敢去听它,于是这个声恼羞成怒,就在一个晚上当着廖水荣和其同伙在一起时,声说:“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这消息传出以后,一时轰动全教会,大家都议论纷纷,莫衷一是,连在社会上那些不信的外人也都引为笑柄,加以毁谤、破坏,主的尊名也受累污损,真是不应该。当日陈德修登报否认,而廖两端也已经去世好久,无从对证。从此海沧教会分成两派,属廖水荣那派的人就乘机反对教会,攻击陈德修,不再来礼拜堂聚会,而到海沧的祈祷山去聚集或在廖的店中来听声说话。

 

由于这个声诬告“陈德修侵吞二百六十元”以后,教会的工作大受阻碍,从此也给魔鬼留地步,外邦人批评陈为教会牧师,经常传道理教人行善,为什么自己也贪心,侵吞人家那么多的钱。有一些初信道的人也为此跌倒退后了,当日有一班人不称陈的名字,而绰号他为“二百六”。陈在那时真像哑子吃黄连,无地可诉苦。

 

关于所谓“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这回事,据多方探索,可能有这样的缘由:前面已经说过了,当初声来喊叫廖水荣,廖心中有怀疑不敢相信,后来声再来,并且对廖和其家人说:“你们不信吗?我要行神迹,叫你的侄女廖两端双手弯曲。”果然是这样,后来他们全家求声医治其侄女,果然双手复原,廖全家都很欢喜,同时说要把其侄女廖两端奉献为传道,但其侄女不学无术,怎能为传道?据说声后来对廖说:“廖两端可去找陈德修念书。”

 

廖水荣听了就带其侄女去找陈,陈和家人都欢喜接受,但是陈德修自己因教会工作颇忙,未能专心教她,于是交代家内代为办理。后来陈牧师娘一边教两端罗马字,另一边又教她学缝纫机做衣服,这样大约有两年左右时间。事情发生后,旁边的人有这样的揣测说:“当时陈并不受廖的学费,廖当时系开饼店,生意相当好,两端每次去陈家学习时,可能顺便带些饼料去应酬,或者带点钱去送陈家,如果是这样,两年期间合算起来却是不少钱,但这是属于自愿的赠送,陈当时也无收廖的学费,就是接受两端带去的东西,也不能算是侵吞,如果声认为侵吞,为什么不在两端还活着时揭露出来?又为什么不在陈德修相信声时,发出声来指责他,使他知错悔改呢?而偏偏在两端去世后无可对证时,才这样乱说,而且又是在陈不听声的指挥去随便为某某与某某合婚时,以致这声恼羞成怒,而来个报复,诬告陈德修侵吞廖二百六十元,实在是冤天下之大枉也。

 

再者,当时那个声如果是林舒泰,真的奉上帝差遣来传道,如果陈德修不肖,竟然敢白白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应该会考虑到教会的影响,更应该会顾全上帝的尊名,采用合适的方法来教育他,以警效尤。而不是随便不顾教会大局,不管主名之污损,而这样荒谬公开的发声无凭无据的诬告陈侵吞廖二百六十元,以致引起一场大祸患。这就是有如圣经所说的敌基督之鬼魔的原形毕露,因为魔鬼撒但最是要诬控上帝的儿女。(启12:10)

 

五、逐鬼的经过

 

记得于一九二八年冬,中华基督教闽南大会在厦门召开会议,许春草系教会长老也受派列席参加会议。有一次在午餐时,陈德修与许长老同席共饭,同席中有一位教会代表,不称呼陈德修的名字,只叫一声“二百六”,陈听后心中闷闷不乐,就放下筷子,不食而出,饭后许问陈说:“你为何不食而出?”陈答:“那同席的叫我‘二百六’,实在难受,吃不下咽。”

许于是安慰他说:“你如果有侵吞人家的钱就要偿还,求上帝赦免你的过错。如果没有侵吞而被声诬告,你可写一张禀呈向大会申诉,并要求大会为你办理这件冤案。”许说这话时,大会主席许声炎牧师听见了,就笑着对许长老说:“你说这些话真是叫大会为难了,谁能和鬼计较呢?”但是陈德修听从许长老给他出的主意,果然写了一张禀,呈上大会,要求为他处理被声诬告“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的冤案。

 

许声炎主席在大会当众念这张禀呈时,代表们笑了,但是也不能不接受。经过大会讨论后就议决委派许春草、杨怀德、力戈登等三人为大会特派员,全权负责办理海沧的鬼声案情(以许春草为首)。当天杨怀德牧师站起来说:“我年纪大,身体也差,不会到海沧,请准我辞。”但是会众不同意。力戈登牧师后来暗中自己去海沧找廖水荣要求先听声。声喊说:“力戈登,你是有智慧。”力听了颇觉愉快,回来就找许春草长老说:“我已经到过海沧听了声,可不用和你去,请你全权去处理就是了。”

 

未几,许春草长老接到中华基督教闽南大会的一份正式特派委任书,请他全权负责处理海沧鬼声的案情。他自己祈祷中,突然听见一声:“黄世金,他的别号是鬼某某,就肯定是鬼无错。”即将情况告诉其夫人张舜华,后来也告诉张圣才,最后也告诉我本人,当日我们都认为事关教会大局,主名为重,一定要同心恳切祈祷,靠主行事。圣经说:“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

 

又要记得主耶稣对门徒说的话:“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太17:21)。我们每晨都为这件事迫切祈祷,有时禁食求主恩助,这样足足有一个整月,然后靠主的能力,就在星期六中午伴着许长老,四个人一齐坐船到嵩屿码头上岸,转乘火车(那时还有旧式火车可搭)直达海沧车站,下车时将近四点左右,就先到海沧的祈祷山去看看,那边有一些石砌的石桌和石椅,我们也同心跪在山上祈祷,求主施恩引领我们能够顺利处理这件要事。

 

大约在五时左右,我们来到廖水荣的店中,他的店面宽约一丈六尺,长约五丈,前面一段为门市部,中间一段作饼料,这一段有个半截楼,楼上是住眷,颇宽敞,前面有个天井是露天的,因此楼上的光线颇足;最后一段是一个小楼,外地要来听声的人,就在这小楼上等待或过夜,我本人也曾在这小楼上等待过一夜,但都没有出声。

 

我们和廖水荣及他的一些同伴见面时,许长老即将来意告诉了他们,并请廖转达给声,并约定声在今晚十时来海沧礼拜堂对证。他们就请我们休息暂坐一谈,廖水荣和他的同伴就为声辩护,且说陈德修确实有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这事是不可否认的。我们就对他们说:“这是关乎教会大局,这个声说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究竟有什么凭据?应该要举出实证来,叫陈德修能够屈服。如果每次声来随便说陈侵吞廖二百六十元,就是给魔鬼留地步,使不信主的外邦人有藉口来毁谤教会和牧师,主的尊名也受污损。”及后许长老站起来说:“好了,我们就到礼拜堂去,等候今晚十时在礼拜堂与声对证。”

 

我们站起身将出来时,店里面就有人喊说:“声来了!”这时候突然有声叫:“许春草。”(声的音色尖锐,但是无尾音,好像是妇女悲哀的声音,我那时听了这种怪样的声音,确实有点害怕。)许长老遂朝向声冲去说:“在哪里?”我们三个人也跟在他背后冲过去。声在楼上再喊:“许春草。”许长老又冲上楼去,我们三个人也跟着上楼。这个楼上有一排木栏杆,前面就是露天的天井,我们四个人就站在这朝向天井的栏杆旁边。

 

这个时候声从天井的上空再喊:“许春草。”许说:“我受闽南大会委派特来处理陈德修牧师被你诬告的案件,你说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到底有什么证据?”声说:“你叫陈德修来。”许说:“陈德修不来了,因为你诬告他。我现在问你,陈德修侵吞二百六十元有什么人证和物证?”声说:“陈德修自己知道。”许说:“陈德修自己说没有这件事,是你乱说的,所以你现在一定要拿出证据。”声说:“你不要试探主你的上帝。”许说:“是我的上帝差遣我来的,你现在一定要拿出人证和物证,你若拿不出证据来,你就是诋毁上帝的人,我要赶逐你。”声最后说:“我不是你差遣的。”许长老这个时候生气了,大声喊说:“我就是要差遣你,赶快拿出证据来。”这时候声就停止了,张圣才也喊声说:“赶快说出来!不然就要赶逐你。”稍停我本人也喊声说:“快快来认!”但是声都没有动静,许长老又对声喊说:“现在限你五分钟,你在五分钟内,若不答复,我要宣布你的罪状:是鬼(邪灵),把你赶逐出境!”说完就看自己的手表,我们也都看时间,五分钟后,那个声都无动静,于是许长老自己默祷后,就很严肃的朝向着声大声说:“我现在奉主耶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地方,不准再来!”果真声不再来。

 

逐完鬼后,向背后一瞧,在楼上的人多半是属“声”及廖水荣这一伙的人,许长老在这时候,就用慈母般的心情向大家讲话,略谓:“今天的情况大家都亲眼看到了,可见这个声是冒着林舒泰的名字,多年来在此出声打扰我们的教会,这不是林舒泰的声,而是鬼(邪灵)的声,刚才我已奉主耶稣的名,把鬼赶逐出去了,一定不会再来,你们不要再相信,请大家回到海沧教会,共同敬拜独一的真神天父上帝和救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们中间有人问说:“声如果再来你们要怎样?”张圣才先生接着说:“刚才许长老已经说过,他已经奉主耶稣的名,把鬼赶逐出去了,一定不会再来,请你们放心好好事奉我们的主。”许长老最后请大家一齐祷告感谢主的大恩典,就向大家辞别回到海沧礼拜堂。

 

那时陈德修牧师一家人都出来门外等接我们,晚饭后就一齐家庭礼拜,陈牧师请许长老讲道。许长老读圣经,勉励牧师一家的人,要坚心信靠主,热心爱主爱人,专心做主的工作等等。宝贵的经文讲完,许长老就请大家一齐祈祷,并为当天的工作蒙主恩助,得到顺利进行而感谢赞美主!

 

六、鬼被逐后

 

鬼逐出后,翌晨系主日,陈牧师就请许春草长老主持上午的礼拜,那天上午来堂聚会的人数特别多,堂内都无空位,连堂外门口周围都满了听众。礼拜开始,先举行崇拜会,崇拜结束了,许长老就请张圣才先生报告昨天午后逐鬼的经过情况。完了,许长老讲道,他引用圣经中好些宝训,劝勉听众要坚心信靠主耶稣,虔诚事奉独一真神上帝,又勉励信徒,行事为人,不要再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参弗2:1-10)又引用提摩太前书第四章第一节的经文:“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许长老还苦口婆心地用好多宝贵的经文和大家互相激励,爱主爱人,大家听了很受感动。讲道完毕,他就为海沧的教会和众信徒祈祷求恩,祈求上帝赐福!

 

在上午礼拜完毕,有几位信徒来礼拜堂说:“昨晚那些信‘声’的人,聚集在廖水荣店中,哭泣着呼求‘声’说:‘为什么许春草等人限你在五分钟内来答复问题时,你却不来,你到哪里去?……’其中就有人提议说:‘这个声有五年之久的时间和我们相处相谈,今天竟然被许春草等人用五分钟把它赶逐出去,真是可惜,我们大家一定要去找许春草和他们计较。’”这几位信徒又说:“其实那个‘声’并没有再来,不过是那些人要乘机为‘声’无理取闹。”我们听了都不去理他们,吃完午饭就安然回来鼓浪屿。

 

之后,许长老就将海沧逐鬼的经过,写成书并向闽南大会陈报,由于当日各地教会要知道逐鬼的经过情况,因此也写印了“海沧逐鬼记”,分发各地教会以及全国教会的报刊,听说有些教会在主日聚会时曾将原单张当众宣读出来,那时上海通讯报也曾将全文转载,还有人写信来说:“此事关系重大,影响极广,许长老等人能够同心祈祷,靠主能力与‘灵’争战,最后奉主耶稣的名把鬼赶逐出境,为上帝的仆人雪耻,使教会复兴,主的名得了荣耀,实在是一件大好事。”

 

鬼被逐后,在这几十年中,曾经碰到不少人,包括信的和不信的人,先后来和我争辩和讨论,他们的意见综合起来是:海沧那个“声”究竟是真或是假?是实或是虚?是鬼或是人?还有的人问:“鬼逐去没有?是否会再来?”等等问题。我的回答是:“这一些问题,我以前也同样的想求解答,但是现在觉得不成问题了,因为我已经亲临其境,亲听其声,亲自参加去把鬼赶逐出境。俗语说:‘百闻不如一见。’我不但有闻到,也有见到,所以可肯定说:‘那个声是真的不是假,是实不是虚,是鬼不是人,而且已经被逐出去了。是不会再出声的。”

 

他们听后有了体会,认为有鬼必有神,有邪灵必有真神,鬼和邪灵是对人有害处,像海沧这个诬告人的鬼(邪灵)应该要赶逐,真神是要救人,像教会所宣传的上帝和耶稣是可以信的。

 

这件对灵界富有启发性和历史意义的海沧逐鬼经过就写到这里。

 

 

 

作者简介

许序钟,闽南老牧师,毕业于华北神学院,为伴随许春草长老赴海沧逐鬼的几个人中的一位。许老牧师已于1995年在美国过世。

 

 

[1] 关于许春草长老的事迹,参见张圣才,《圣徒与战士——许春草传》,《教会》杂志2006年9月(创刊号),29-35页。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