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专题访谈 | 成圣的道路就是背起十架跟从主 ——就家庭教会传统成圣观访谈越寒弟兄

成圣的道路就是背起十架跟从主 ——就家庭教会传统成圣观访谈越寒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本刊编辑(以下简称编):请根据您的经历和了解谈一谈1949年前中国本土的传道人是怎样来教导“成圣”的,以及家庭教会传统中对于“成圣”的观念。

越寒:王明道最强调生活的成圣,行为的成圣。他说既然基督徒生命的更新一定体现在生活的圣洁上,就应该告诉大家该如何圣洁地为人处事,所以他有很多这方面的文章。他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们教会也是以此来衡量一个人。结果他被捕以后,就找不到他在个人生活上有什么污点。按照神的话去行,为真道站住,你会发现他是一丝不苟:不管你是谁,只要你与神的话不一致,那我豁出命也要按神的话去做。但是,他也很注重在生命里的造就,比如他的文章中有《在密云黑暗的日子》《隐秘处的灵交》,他在这些方面引导信徒更深地认识自己与神的关系。王明道讲道有一个特点,他不太在道理上很深地挖掘,而是将神的道透过具体的生命表现和操练表达出来。

聚会处的特点是很注重与神的关系,常常讲内在生命,他们的一条主线是:既然基督是又真又活的这位,那么我该如何在基督里更认识基督,以至于我可以与基督更加合一。所以你唱他们的诗歌,会感受到他们生命里面有很多的感动。虽然倪柝声出了问题(谁都可能跌倒,不能因为他跌倒就否定了全部),但下面更多的聚会处的弟兄姐妹对这一方面其实是不知情的。我发现在风浪来的时候,我所认识的基督徒聚会处的弟兄姐妹特别能站立得住,因为他们更注重与神的关系。

耶稣家庭的特点是破产,为主的缘故舍弃一切,大家住在一起过“凡物公用”的生活。他们的祷告、读经有他们的特色,除了带着中国农村的乡土味以外,还有很多圣灵工作的特色,例如神迹奇事是怎样透过神听祷告而显明出来。所以他们有些地方比较偏重于灵恩,但是这种“灵恩”不像今天灵恩派的那种灵恩。

在过去的老人中间,成圣的观念不像今天有很多具体的教义性的讲法,从神学的角度讲什么是成圣,怎样成圣。当年只有王明道和聚会处的出版社能出些书,我小时候也只是在北京几间教堂听道,所以可能会谈得比较片面。但是我感受到,不管是1949年以前还是以后,我所认识的无论是聚会处的教会,是内地会的教会,是王明道的基督徒会堂,还是其他的教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以基督的十字架为中心。他们强调的名词、具体做法也许不同,但是核心都是如何背十字架跟从主。其实没有一个神的真教会不强调圣洁生活,没有一个神的真教会不强调与神的关系的,因为圣洁是来源于和神的关系,强调的结果就是基督徒要活出基督来,而基督徒若要活出里面基督的生命,唯一的道路就是十字架道路。总而言之,我觉得家庭教会的成圣观没有变过,只是对于成圣的概念提得比较少,对成圣的教导体现在对圣徒生活、行为的教导上,并且落实在跟从主走十字架道路上。

 

编:那您觉得家庭教会传统的成圣观中有没有需要分辨的内容?

越寒:我是这样看,一旦真道变成了律法,而又不是从基督的爱来遵行,那一定就会出问题,因为你是为了表现自我、讨人喜欢去做。遵行神的话的动机不同,其结果不同,在神看来也不同。你行真理的时候,一定是与神一起行的,而不是在神以外行的。今天我们强调与主的关系,那什么是与主的关系呢?有的人就只是说,是我在灵里面更深地明白主的意思,或者是祷告常常有主的回应,这就不准确了。

 

编:您刚才说家庭教会传统中对于成圣的教导,其实在于对十字架道路的教导。那您自己如何体会信徒成圣和背十字架之间的关系呢?

越寒:神是圣洁的,人非圣洁不能见主。我们信了耶稣基督,进入基督里,藉着耶稣基督的血成为了圣洁,于是就有了成圣的地位。同时我们有了一个新的生命、一个基督的生命在里面,我们开始更新改变,有了成圣的历程。神不仅因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看我们为圣徒,也要把我们造就成为真正圣洁的圣徒。以弗所书1:4说:“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这个“成为圣洁”本身是一个动词,就是“不断地成为圣洁”。成圣不是在神以外成圣,成圣是在神里面成圣,也就是说,越进入到基督里,与神更多地联合,我们就越加圣洁,因为神是圣洁的。而“在基督里”也是一个动词性的概念:在地位的意义上,我们已经“在基督里”,但实际上这仍是一个不断进入,不断深入,乃至完全被基督得着的过程。既是一个过程,就要走一条道路,而这条道路就是背十字架跟从主的道路。背十字架跟从主,其实是一个一步步更深地与基督联合的过程。

背十字架跟从主的核心就是弃绝自己。“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太10:39),属地的生命和属天的生命之间是一个得与舍的关系,要得着基督就要舍掉世界,舍掉了自己就要得着基督。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更新与成圣。圣灵对我们的更新是通过不断地感动我们,使我们靠着神的恩典更深地认识自己的罪行、罪性,以至于否定自己,活出基督。我们必须把我们的肉体,把我们不属神的那一部分,靠着神的恩典钉死,然后新的生命增长,我们就一点一点、越来越深地与基督联合。

所以,成圣是我们在神里面被成圣。是神通过圣灵的作为,使十字架的道和十字架的大能作用在我们身上,使我们不断地舍弃自己、钉死自己,不断地脱去旧人、穿上新人。“旧人”终要完全脱尽,“新人”终要完全穿上。

 

编:我们谈到与基督联合和走十架道路,常引用的经文是加拉太书2:20,“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您在以前的文章和讲道中也常常引用这节经文,所以想请您谈谈对这句经文的理解和体验。

越寒:我想我们大家都非常爱这节经文,而且也愿意去遵行。我体会这节经文就是在讲我们与基督十字架的关系。背十字架跟从主就是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这是同一个概念。我钉十字架是与谁同钉?是与基督同钉。然而,基督已经钉过了,现在应当是轮到我钉,怎么会是同钉呢?其实圣经里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基督完全坐在天上成为至高者的时候,约翰看见揭开七印的这位主,像是被杀过的羔羊,钉痕和枪伤在他身上成为永恒性的记号。复活的耶稣基督对门徒说:“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路34:39)“是我”,不是我能吃一片烧鱼;“是我”,是摸我的手,探我的肋旁,就知道是我了。我们从来都是在他里面与他的钉痕枪伤合一的。

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路啊,还是基督自己啊?仅仅是说主走了,这条路我接着走,还是说我与基督同行,我走的就是基督走的?“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不仅是跟从曾经为我们钉十字架的主、走一条他走过的路,也是他现在与我们“同钉”。

当主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是我的血为你们流的,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参路22:19-20),难道只是说我们今天领圣餐时拿起饼和杯就是“如此行”吗?还是说我们一生跟从他都当“如此行”呢?我的体会,时时刻刻与他同钉十字架也是记念他,因为记念这个词本身不是心意上想念一下,而是时刻念着与我同在的这位主,与他同行。我钉十字架,我在每件事上舍己,基督就在每件事上跟我在一起。走在这条道路上,即使我失败了,跌倒了,基督也和我在一起。他不会跌倒不会失败,他会扶持我、帮助我、引导我、带领我。当我痛苦的时候,他跟我一样痛苦,因为他完全知道我心里的状况,就像以赛亚书所说:“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赛63:9)所以保罗说:“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林前11:26)记念是进入基督里,表明是活出基督来;记念是进入基督的死,表明是活出基督的死。活出基督的死就是我与世界隔绝的状态,每件事我都让世界死,我只有在罪上死的时候才能在义上活。我在每件事上死了,我在每件事上就能彰显基督;我在神的每句话上向着自己死了,在每句话上我才能顺服。顺服本身是向自己死、向神活,才能做出来的。因为说实在的,神的每一句话都与自我绝对为敌,要想遵行神的话必须舍己必须死。所以说信、靠、顺服,在爱里面的这一切都是与基督的死与活连在一起的。

主耶稣说:“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约15:4)圣灵所做的,就是把基督的一切与我们完全地合在一起。在基督里与基督的联合,是首先联合于他的死,然后同时就联合于他的生。所以,约翰福音14:23说“我们(父与子)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是在什么时候?是在“遵行我的道”的时候。什么叫“遵行”?信、靠、爱,在顺服中叫做遵行。你爱主,就会遵守主的命令,主与父就和你同在。遵行主的命令,不是主吩咐了我就遵行,而是进入主的里面与他同行去遵行。每一次遵行主的话,都是记念主钉十字架,也愿把自己钉在十字架;每一次遵行主的话就活出基督的生命来。任何事情上,只要你与基督同钉,活着的一定不是你,只要你不与基督同钉你就又活出自己来。所以,我们首要的一点是攻克自己,不是以自我为中心去做神的事。

圣经一再讲神是要把自己给我们的神,而整个联合的过程就是他把自己给我们,同时我们也把自己给他,这叫做主在我里面、我在主里面,这叫做新郎和新妇的关系,这叫做头与身体的关系,这个关系是生命里联合的关系。所以,即或我们今天不讲成圣这个词,我们仍然在成圣的过程中,当我们真正去跟从主背十字架,真正向世界死,向自己死,真正愿意为主受苦的时候,就走在一条成圣的路上,走在一条不断与神联合的路上,走在生命不断更新、不断成圣的路上。

再看这节经文的下半句:“如今我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信”是信靠,是我和基督联合的途径;“他是爱我,为我舍己”,这句话把福音点出来。基督为我们是怎么舍己的?客西马尼园争战的时候,他的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他说:父啊,倘若这杯不能离开我,就愿你的旨意成就。那是付出死的代价。那天晚上的争战是一个核心:到底舍还是不舍。当他舍的时候,是完全地交托,未来不计——下阴间就下阴间,受咒诅就受咒诅,灭亡就灭亡,我来就是为了承担这事的,虽然现在我作为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承担,但是我把自己完全交给神,他会带我走过去。这是耶稣基督的人性的一个关键性的表达:“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

如今神一样要带着我们走这条耶稣基督所走的顺服到底的路。神的儿子怎样走这条路,我们也怎样走。基督的死不仅是钉在十字架上那个外在形态的死,也是从内心深处向自己的意思完全死向神活着,然后他被神复活。我们今天胜过罪,基本上也是这样,每件事向自己死,就能够靠神不再去犯罪。

只是我们常常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那我们怎样才能走上去呢?就是“信神的儿子”。你会发现当你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你胜不过的时候,你只要仰望他,他就带你走过去,甚至你跌倒了,他会扶你起来。走在十字架的路上有眼泪,有痛苦,有悲伤,有跌倒,一切都有,但重要的是在走。就在这个软弱、悲痛、眼泪、悲伤、失败的痛苦中间,主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你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参林后12:9-10)你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才能靠主,靠你自己什么也胜不过。从我的一生中,我真实地体会到这一点。“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5),“靠”原文是进入,你在主以外抵挡世界是没有用的。

 

编:您常常强调说要靠主,不要靠人,不是用人的方法,而是靠神。但是,究竟怎样是靠人、靠自己,怎样才是靠神呢?

越寒: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多年,现在比较容易解决了。比如说,靠主最基本的一个状态:“我着什么急啊,有主呢!”——我一想有主,就踏实了。基督徒的一生,“靠主”应该成为习惯,成为生命中的实际。那大家在靠的过程中要学习什么呢?就是你靠神的恩典去思想每件事是否合乎神的话;合乎神的话,再思想该怎么做,不合乎神的话就拒绝。例如,公司领导要你作假,你怎么办?你就去靠神。我现在体会到:舍弃自己遵行神的话,你就是靠神。

“靠”就是你相信神,以他的应许为你的准则,你一旦进入到这个准则里,一定达到一个神给你的结果。于是每件事你就很自然地想这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呢?其中就有很多争战,该靠主做的时候你很难,该靠主拒绝的时候你也很难。你要遵行神的话就只能舍弃自己,要想舍己就得靠钉十字架的主:主,你为我死了,这件事我一定不能去做,或者这件事我一定要去做,因为这是你的心意;主,你加给我力量,我就去做了。

我这些年体会到一点,靠着自己就能去行的事,一定是对自己有好处的;所以,任何事情以自我为中心,要达到自己的好处的时候,这就是靠自己。法利赛人遵行律法,是靠自己,表面上去遵行,实际上根本没有遵行。某件事情要去做,但知道去做一定会为主受苦,甚至要受一点难处的时候,基本上去做的时候应该是靠主的,因为你自己受了亏损,神要得到荣耀。所以,自己受亏损和神得荣耀可以成为一个衡量的标准。很多事情似乎是处于灰色的中间地带,似乎是靠主也行不靠主也行,但是你仔细去分析就发现没有灰色,只有白色和黑色。说心里话,文革中我很多软弱都从这里出来。

向毛主席像鞠躬对不对?我从理性的角度思考:鞠躬和不鞠躬的本质是什么?鞠躬是表达我对毛主席的尊重而不是对他的敬拜,因此我可以鞠躬。谢饭祷告是不是可以不闭眼睛?圣经没写过谢饭一定要祷告,所以我可以不祷告。但是我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逃避为主受苦而找借口。理由、借口算什么?实质上还是我和神的关系——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我们里面的自我总是跟神对立的。有一个传道的弟兄,他和我交通的时候谈到如何寻求神的旨意。他说:我有一个体会,一件事情有两个方式可以解决,两个方式都合乎圣经,我就选择那个我不喜欢的,基本上是准确的。难不难?苦不苦?所以为什么说靠就是钉十字架。怎么靠上去?信那位为我们钉十字架的主。

但是,靠主也是一个不断地靠的过程,越来越多地靠,越来越多地进入,是一步一步走进去的。基督徒走十字架道路真是不断被钉死的过程。“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不是一次性就“不再是我”了,而是逐渐地“不再是我”,越来越多地被他改变,越来越多地与他联合。我进监狱之前预备了多久啊,那为主死的心都有,但真到了关头你知道害怕到什么程度吗?我们可能会失败跌倒,但是你不要怕,主会带着你再站起来,并且更多进入他。你会越来越看到自己是怎样一个罪人,但却蒙了怎样的恩典,因此就更愿意不靠自己,靠他,钉死自己,活出他来。“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这是我一生切身体会的。

所以,只要你真正在与神的关系里好好爱他、敬畏他、按照他的话语去做,并且不以自我为中心去做,神一定与你同在,然后生命就一点点地长进。读经的体会越来越多,祷告越来越成为“不住地祷告”,也会越来越敏锐于自己的罪和撒但的攻击。以前认为是对的一些行为,现在看来就是假冒为善。例如,我以前省察论断的罪,是觉得自己努力照神的话去做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地觉得自己特好,不知不觉地看不上别人,不知不觉地去论断、指责;但后来我发现,不仅批评人是论断,表扬人也是论断,因为我是从自己的角度看他好,把他高举起来。所以现在我常常祷告说:主啊,求你光照我最近有什么地方是不讨你喜悦的。

 

编:您刚才提到您过去曾为主坐监,我有时候会把自己放在你们当年那个处境下去想,想你们所经历的那些事:变幻不定的社会情况,极大的生存压力,一些人被捕,一些人软弱,甚至一些人不信了。我就很想知道,在这样的处境下,凭借什么才能站立得住呢?所以我也想问您,您从那段岁月走过来,是否思想过为什么有些人能够靠主站住,有些人却会跌倒甚至不信呢?

越寒:我们都在走主的路,但实际上我们的状态是不完全一样的。而且,神给各人的试验也不一样。神是量着我们的状态给我们试验,而且这试验是只要靠他就能过去,不靠他就过不去的。于是有人过去了,有人过不去。但有一次没过去并不代表他就会一垮到底,神会在他的跌倒和失败里继续引导他。他这次胜过了那次失败了,你那次跌倒了这次又站起来了。这里面牵扯到具体的人和神的关系,所以不能从这些实例中总结出某条规律,而是本着圣经的原则来看。更重要的一点,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争战。这个争战的残酷性、深刻性、不可捉摸性,在于撒但不是显明地攻击你,而是隐藏在极深处专门攻你的弱点与破口。在你的争战后面是神与魔鬼透过你的较量。我们面对的不是人,不是事,不是自己的一个思维,不是一个好处的引诱,也不是一个恶的伤害,而是魔鬼在无时无刻地利用各种外在的状态甚至我们内心的思想来掌控我们使我们跌倒。一个小小的跌倒你不觉得算什么,但是你要是不在意这个小小的跌倒就可能引来下一个跌倒,于是不知不觉中就会为一个大跌倒预备好了。

保罗说得很清楚:“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6:13)那六样兵器加上祷告,其实是从神而来的恩典在你身上的具体体现。我们不是在神以外穿戴神的军装抵挡,而是进入到神里面多深,神的军装就自然穿戴在身上。因此,这还是讲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为什么总说:要与主立约奉献跟从主。

 

编:在您的文章中,常常强调这一点。但我有一个疑惑,我们在信主的时候,就应该奉献跟从主了,在真知道主为我死的时候,就应该为主而活。强调在信主之后,再和主立一个奉献跟从的约,会不会反而割裂了这个过程?

越寒:受洗本身就是一个立约的外在表达,但我们今天的状况会有所不同。比如使徒行传,为什么他们刚信就受洗了?因为他们的悔改是转向谁,很清楚。以前是否定耶稣基督,现在是认耶稣基督的名,而在那个历史处境下这是需要付上代价的。我常常觉得这个代价本身是很重要的。保罗在罗马书6:1-2中讲得很清楚:一个真正被主拯救的人岂可继续在罪中活着呢?断乎不可!不可能存在一个信了不往前走的状态,也就是说,当我们信的时候就已经要把自己完全交给基督了。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圣经中很明确地提出来,我们必须有一个将自己奉献于主的明确的关系,这表现在旧约的西乃山立约,表现在我们今天受洗。所以我们教会讲如果你没有真正奉献自己,你就别受洗。但很多情况下,我们受洗了,却没想到要献上自己为主而活。所以我就强调与主立一个奉献跟从的约是非常重要的。

我个人体会,耶稣基督的受洗就是与父神立约进入事奉,从此圣灵降在他身上充满他,在每一件事上引领他。圣经上说,“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2:10),“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5:8)。基督受洗与父立约乃是告诉我们,与神立奉献跟从的约是何等重要。

其实从信主之时起,圣灵就在我们里面作主,我们就能抵挡仇敌,但我们是否每一次面对选择的时候都会顺服圣灵呢?我们与神立奉献跟从的约,是表明我们凡事“要”遵行神的旨意;而在具体的处境中,我们很难舍己遵行,于是就来到神的面前祷告说:“主,我软弱,求你帮助我。”此时圣灵就会引导我们,更加看明圣经中神的应许、神的法则、神的爱,我们就能靠主舍己顺服圣灵,往往得胜就在这里开始了。但这也是一个生命不断成长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编:那请问您在牧养中怎么判断弟兄姐妹生命的程度?标准是什么呢?

越寒:救恩在他生命中的真实性,体现在他所明白的道与他生活的相关性;表现为舍己跟从主。此外在事奉当中也见到外在的印证。

 

编:您认为今天的年轻信徒,他们在生活中所面对的在成圣方面的问题,跟老一辈的信徒有什么不一样吗?

越寒:现在的人比我们那时候的选择多,试探诱惑也更多,但本质上没有什么不一样。过去外在的逼迫多一些,今天外在的诱惑多一些,诱惑和逼迫本身都是受苦,只是你不容易看透它。因为撒但时时刻刻想要扰乱你,我们的自我、肉体一不小心就又会出来自高自大一番,所以为主受苦应当是我们的生活常态,对不对?

 

编:是的,就像您刚才提到的,与撒但的争战是时时刻刻进行的。所以教会的牧者很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应当怎样来预备所牧养弟兄姐妹在争战中能够得胜?要做的核心工作究竟是什么?有的牧者说:要教导弟兄姐妹常常警醒,常常祷告,常常操练。有的牧者说:既然胜过世界的是我们的信心,那么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在弟兄姐妹的心里更显明其“真”,并且挑战他来回应。您觉得这个核心在哪呢?

越寒:我们今天吃汉堡,明天吃红烧肉,虽然吃的食物有形式上的不同,但是本质上没有不同,只要吃到肚子里,都会吃饱。但如果你只是去餐馆转了一圈,看看这个东西是怎么做的,用了什么调料,你能吃饱吗?不能。我的意思是神的道是粮,得吃进去,怎么吃呢?首先,唯有十字架的救恩把基督带到我们里面来。所以我常常喜欢讲,不是每句话提十字架就是讲十字架,不以十字架的救恩为中心所讲的道都不是真道。不同宗派,不同地域的教会有很多不同,但一定要掌握这个核心: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第二,个人是起很大作用的。你强调读经,但他的困惑是:晚上多看一会电视呢,还是读经呢?你不要希望你所讲的一下就变成他生命的实际,他的争战你无法代替。所以讲道是容易的,带生命是特别难的。他听了道,实行不实行不是你能督促来的,而是在于神的吸引和他在信与爱里对主的回应。所以一个牧者不仅要忠心靠主尽自己的本分传讲、教导,也应该带领大家一起经历主的十字架。

不过,我发现只要弟兄姐妹在教会中不断地听道、读经、祷告,总来祷告会,总来查经会,而且靠神的恩典去做,他就会成长,只是快和慢的分别。所以,我觉得应当看重弟兄姐妹是一个真信了的人,然后你去帮他、带他,不要苛责他,但是要把主的话讲清楚,去引导他。爱是耶稣基督的属性,爱又是我们效法基督而体现出来的基督的爱,所以哥林多前书13:4-8既讲基督的爱又讲我们当怎样活出基督的爱来。这段经文最后总结的四句话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包容,是告诉我们:他的错你要包容,他不肯改你还得包容。包容不是不分对错,包容是不苛责,是像基督那样把他的罪都背在自己身上,替他求主赦免,求主怜悯他,因为基督就是这样包容我们。但包容不是目的,包容是为了使他悔改,而悔改和改变是需要时间的。于是包容跟相信一定连在一起,包容是相信神会做的一个表现:他的问题所在,我都知道,我会跟他交通,会为他祷告,但他不肯改,不要紧,再等候神,因为神会做。这样你就有了盼望,愿意忍耐。你持守这基督的爱在他身上,把他交托给神,就会看见神的大能显明在他身上改变他。

过去我是不包容的,我特容易生气,对弟兄姐妹的那种迟钝状态我特急,我就老为他们祷告,但是有时候祷告了几个月主也不做。后来主引导我明白,祷告不能代替一切,该我说话的时候我还得说,但问题是我怎么说。于是接下来我就请他们来交通,祷告,向他们认罪,于是他们的心就比较容易向主敞开,也向我敞开。我才发现他们的问题是有客观原因的,是可以与他们一起面对,也能帮助他们靠主解决的。所以牧养是一个特能学会体会主的心的事。浪子回头之后是马上变好了吗?还是他回转后还要继续被改变?主包容了我,我能不能背负我弟兄的罪,虽然我不能像主那样背,但是我可以学着背,我是把他背着带到主那里去。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