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当代评论 | 教会三种的走向

教会三种的走向

文/东北尼希米

 

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丘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

 

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丘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王上12:25-33)

 

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耶罗波安为邱坛、为鬼魔(原文作“公山羊”)、为自己所铸造的牛犊设立祭司。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都随从利未人,来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代下11:14-16)

 

在列王纪上12-14章记载了一件在以色列历史中最悲哀的事件。事件发生是这样的:当以色列在所罗门作王时,国家最为强盛。但因为所罗门王朝兴修重大工程,百姓负重轭,作苦工,所以他的儿子罗波安继位作王时,百姓就请求罗波安王减轻重轭。罗波安不听老年人仁政的建议,却听从少年人暴政的主意,对百姓说严厉的话,使众多百姓极其伤心、愤怒,于是以色列人便背叛罗波安王,另立耶罗波安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以色列国家从此分为南北两国。南国以罗波安为王,北国以耶罗波安为王。

 

耶罗波安作北国以色列王之后,他深知要想国家稳固,就需要在政治、军事上强盛。在军事方面,他在以法莲地修筑示剑,又建筑了毗努伊勒,加强军事防御能力。但如果只有外面强大的军事防御力,却没有内部牢固的政治凝聚力,国权亦不会稳固,所以除了军事的强盛之外,最让耶罗波安忧虑的就是政治统一问题。因为律法规定以色列民每年都要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守节。耶罗波安担忧这样年长日久,百姓的心必重新归向南国罗波安王。故此,他就筹划定妥,造了两个金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以色列南方城市,是去耶路撒冷的必经之路),一只安在但(以色列北方城市),这就蒙蔽和误导了以色列百姓,使他们转离了对耶和华真神的敬拜,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也为以色列日后的亡国埋下了伏笔。

 

耶和华神为什么许可这样的罪恶事件发生呢?神乃是为了检验以色列人的信仰。我们发现当这件罪大恶极的事件发生时,以色列分化为三种不同的人群:第一种是堕落的人,就如那些与耶罗波安同流合污的百姓;第二种是中立的人,就如北国的老先知,面对罪恶他既不参与也不反对;第三种是得胜的人,就如那南国来的神人,不但不参与,更敢于舍身斥责罪恶。(参王上13章)古时如此,今日亦然,此事真可成为我们今日教会的警戒。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今日教会中的这三种人群,因为这三种人群亦导致了教会的三种走向。

 

一、堕落者

 

当日耶罗波安的此等诡计今日亦十分容易分辨,包括:以金牛犊代替神;以邱坛代替圣殿;以不属利未人的凡民代替祭司;又以俗日代替圣日节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利用宗教为他的政治服务。那么如此明显的罪恶,为什么依然有那么多的人随从呢?如果仔细分析你会发现,当时的随从者有两种人:

 

  1. 谋求私利,甘愿堕落

 

“凡愿意的,他都分别为圣,立为邱坛的祭司”(王上13:33b)。

 

这种信徒助纣为虐,对罪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类型的人,虽然外表好像很敬虔,会说敬虔的话,会做敬虔的仪式,但实际却是没有真实信仰的人,当然也就不会关心是否合乎真理原则。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他们虽被耶罗波安王所重用,成为当时的祭司,但神却不承认他们(参何8:4)。因为他们乃是不属利未人的凡民,这等人并不是为了事奉神,乃是唯利是图;他们常会为利混乱神的道(林后2:17),更会听从耶罗波安的意愿,并为耶罗波安的错谬辩解,使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受蒙蔽;他们的结局必如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一样凄惨(摩7:10-17)。

 

  1. 遭受蒙蔽,不加分辨

 

这一群是无知、可怜的百姓。他们没有对“金牛犊”事件进行深入的分析,他们只看见了外表的假象。更何况耶罗波安乃是骗人的高手!耶罗波安的骗术很多:

 

首先是假善意。明明是利用宗教为政治服务,却假公济私地对众人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让受迷惑的百姓心里觉得暖融融的,真是明明上当,还在说 “谢谢”! 今日的新神学岂不也是如此,他们说:不要传耶稣是童女所生,也不要传耶稣复活了,更不要传神迹,这些谁能相信!如果只传信耶稣是叫人学好,谁还会反对呢?这种学说似乎很有道理,但却违背真理。

 

其次是假热诚。耶罗波安积极地去参与宗教活动,“自己上坛献祭”(王上12:32),“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王上12:32)。此种宗教热诚怎能不让人感动!其实这不过是他狡猾的政治手腕而已。希律王岂不也是以拜主为名去遮盖他想害主之实吗?并且当时的圣殿不也是希律为收买犹太人的民心而修建的吗?

 

第三是假敬虔。耶罗波安的高明之处就是他没有取缔敬拜。而是借支持敬拜之名败坏信仰。他似乎支持敬拜神,却私自更改了敬拜的对象和内容;他似乎支持建立神的殿,其实却是为建造自己的王宫(摩7:13);他似乎为神设立祭司,其实是为邱坛、为鬼魔、为自己所铸造的金牛犊(偶像)设立祭司(代下11:15)。这些祭司都是绝对顺从耶罗波安命令的凡民。

 

对于耶罗波安的以假乱真(假善意、假热诚、假敬虔),众多单纯的以色列百姓都被蒙蔽了,不加分辨地接受了耶罗波安的安排,随从了耶罗波安犯拜偶像的罪,显出他们对神的无知和对真理的愚昧。

 

亲爱的弟兄们啊,我们并非不晓得魔鬼的诡计,(参林后2:11)所以“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1)。

 

二、中立者

 

这一类型的人对罪恶既不参与也不责备。他们抱着“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理念。他们知道如果参与罪恶就会得罪神,而斥责罪恶又会得罪人,所以他们选择了一条两全其美的道路——沉默。其实对于真理并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对于罪恶的沉默,本身就是对罪恶的默许。

 

“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弗5:11)。神的仆人“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提后4:5)。“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2)。

 

中立者也有两种:

 

  1. 保全自己的老先知

 

当耶罗波安王造金牛犊,使百姓陷在罪中的时候。北国有一位老先知,他既没有参与(王上13:11),也没有去斥责。这位老先知可以说是保全自己的典型。他之所以没有斥责,显然是因为他深知“金牛犊宗教”和耶罗波安的政权是一体的,斥责“金牛犊宗教”势必得罪当权的耶罗波安王,这样必使自己的前程受到影响,又怎能安逸地生活在耶罗波安的管辖之内呢?所以他认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静观其变为上。但是神的仆人啊,神需要的是能为真理作见证的人。这种工人似乎保持了实力,却起不到化危机为转机的作用。你是否也为了个人的利益和安危,而不敢斥责罪恶呢?

 

  1. 隐忍持守的俄巴底

 

亚哈作以色列王时,他事奉敬拜巴力,建造巴力的庙,又娶外邦拜偶像的耶洗别为妻,惹动耶和华的怒气。(参王上16:31-33)当时以色列中有两位有代表性的神的仆人:一位是以利亚,另一位是俄巴底。以利亚敢于责备罪恶,与巴力的四百五十个先知大战于迦密山,力挽狂澜改变了以色列属灵的状况,使以色列百姓“知道你耶和华是神”(参王上18:37)。而俄巴底却和亚哈相处融洽,并被亚哈重用,成了亚哈的家宰(王上18:3),可想而知,俄巴底对亚哈的罪行,并没有严厉的斥责,但俄巴底也没有与亚哈同流合污。因他“甚是敬畏耶和华”(王上18:3)。俄巴底如此持守自己,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乃是为了保护神的仆人。在“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俄巴底将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王上18:4)。俄巴底虽然有自己的苦衷,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但使别人对他产生了误解。先知以利亚显然将俄巴底当做了亚哈的同党,俄巴底也只能在以利亚面前澄清事实,解开误会。但是,俄巴底的这种举动很容易给百姓带来误导,当有人责备亚哈的罪恶时,一定会有人疑惑:“如果亚哈是错的,为什么如此敬畏神的俄巴底也会同他在一起呢?难道俄巴底也会错误吗?”这样必使很多不知真相的以色列百姓误入歧途。

 

三、得胜者

 

可喜的是,在当时神也为自己存留了很多的得胜者。这些得胜者是神所宝贵的仆人,他们是真正属神的。他们虽被恶人恨恶,却为神喜爱。他们体恤主的心肠,使主的心得安慰。这些人能逆转时局,抵制罪恶的泛滥,是神宝贵的器皿。

 

得胜者也有两种:

 

  1. 斥责罪恶的神人

 

当耶罗波安正为所欲为、倒行逆施地推行“金牛犊”的假宗教时,有一个神人奉耶和华的命从犹大来到伯特利,对耶罗波安宣告严厉的审判,并以预兆和神迹证明了他的权柄和预言出于神。神人敢于仗义直言、面对强权,堪称神忠心的仆人,成为历代神仆人可效法的榜样。神人的忠心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

 

(1)顺从神的命令,得胜罪恶的权势

 

斥责罪恶是十分危险的,更何况是责备君王。多人在耶罗波安王的罪恶行径面前,因畏于权势,敢怒而不敢言。神人或许被人看做“不识时务”者,但神的仆人怎么能不顺从神的命令?求神使我们每一个宣讲神话语的仆人都能“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弗6:20)。成为时代的“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耶1:18)。

 

(2)听从神的话语,得胜罪恶的诱惑

 

面对王给予的赏赐——如此大的诱惑,神人愤然拒绝:“你就是把你的宫一半给我,我也不同你进去……因为有耶和华的话嘱咐我说……”(王上13:8-9)。如此圣洁,皆因遵从耶和华“嘱咐”的话。

 

  1. 分别为圣的神仆

 

面对不能逆转的局势,有很多忠心的仆人选择了离开罪恶的权势。他们中间有忠心的领袖,也有忠心的百姓。

 

(1)撇下一切来事奉神的工人

 

历代志下11:14记载着“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这些得胜者在艰难的环境中,毅然选择对神忠心,并为能更好地事奉神而甘心撇下一切。耶罗波安王之所以不用这些属神的纯正祭司,正是因为这些忠心的祭司,必不会顺从耶罗波安的意愿去事奉错谬的宗教,并且还会不断地指出“金牛犊宗教”的错谬之处,成为耶罗波安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耶罗波安不但不会重用他们,还会对他们百般刁难,处处打压。使这些属神的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到能敬拜真神的地方服事神。

 

(2)立定心志寻求神的百姓  

 

历代志下11:16也记下了这样一群归回纯正信仰的百姓:“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都随从利未人,来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他们能有正确的选择是因为:1)有正确的心志。信仰的归正必会经历千辛万苦,所以归正者必须有立定心意寻求神的心志,才能不至动摇。2)有正确的带领。这些百姓能离弃罪恶,皆因受到了利未人的影响。今日教会领袖亦是信仰归正的重要角色。3)有正确的信仰。百姓并不是离弃背叛的人,乃是重返古道、回归正统的群体。因他们所信仰的对象乃是耶和华他们列祖以色列的神。

 

三种选择决定了三种走向,今天的我们要如何选择?今天的教会要如何选择?结论是显然的,无论是处于耶罗波安统治的时代还是当下的今天,神所喜悦的都是忠心的仆人、信徒和真正敬拜他的教会。愿你我能为主献上自己,忠于信仰,忠于圣工,成为这个时代的得胜者。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