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专题访谈 | 改变生命的婚恋事工——访谈高真牧师

改变生命的婚恋事工——访谈高真牧师

/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以往有相当一段时期,中国教会不太重视婚姻家庭的事奉,不仅是不重视这方面的事工,甚至很多传道人在自己的婚姻家庭上,也有许多的忽略。但近十年来,这方面有很大的改变,这不能不说是神的道所带来的悔改与更新。改变在渐渐发生,但可以说,真正建立比较健全的婚恋事工的教会还不是很多。为此,我们专访了北京福音教会的高真牧师,他们教会从开始婚恋事工至今已有七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目睹了许多生命的改变,也正在与许多难题搏斗,我们期待他的分享,能促进我们在这方面彼此的交通,并给教会的婚恋事奉带来帮助。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谢谢高牧师接受我们的采访。听说您去年9月份在一个单身营讲过“从盟约神学看婚姻”,所以今天您能不能先谈一谈对于婚姻的一些神学性思考?

高真牧师(以下简称“高”):因为婚姻讲座在整个基督徒群体里面非常多了,我也看了一些书,听了一些讲座,但是我觉得大家更注重的是方法论,而且很多人想学的也是方法论,就是马上可以学到、马上可以应用的,于是这些讲座就应运而生。后来我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方法论的东西也有用完的时候,很多夫妻听了很多的讲座,他们的生命没有得到改变,而且他们自己也觉得很愧疚,怎么总听讲座却还是这种状态。我发现最根本的问题是福音没有在这个家庭。福音没有在这个家庭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没有建立合乎圣经的婚姻观,正像以弗所书保罗所讲的“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弗5:26-27a)。所以现在我们要思考的就是神、教会和家庭,或者再说就是神、家庭和教会,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去思考。神在创立世界的时候,最早先建立的是一个家庭,所以有了这个家庭才有了教会,实际上神在历世历代里是跟约之代表性的人物立约,而透过这个约之代表来完成神在这个时代的计划,最终神是要成就这个救恩,也就是福音,完成这救恩是靠着盟约,最后耶稣基督成就了这个约。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来思考婚姻,是从整个的救恩史的角度看婚姻。现在我们在谈到婚姻的时候,实际上很容易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所以这是缺失的部分,我们现在要学会从思想史,从神学的角度看婚姻,这个也是婚姻的根基。整个中国婚姻的群体有它历史的渊源,他们的婚姻观完全是混乱的,包括今天的人为什么要结婚,这个婚姻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在婚姻中是什么角色。所以现在婚姻、家庭破坏得非常厉害,我从盟约的角度思考婚姻也是为了回应这种状况。

 

编:的确,有了对婚姻认识的神学根基,会使我们能更好地帮助弟兄姊妹建立合乎神心意的婚姻。听说福音教会在平时的牧养中也很重视婚恋的事工,那么教会的婚恋事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应该是2005年。

 

编:您能不能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当时的情况是教会里面单身的很多,而且外地来打工的很多,就是很少有家庭进来。如果有家庭的话也都是一个人来,要不就是丈夫不来,要不就是妻子不来,所以那时候教会是不平衡的状态。那段时期我们更关注的可能是教会的建造,在教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学习,更注重的是查经班。但是,到2005年的时我们教会陆续进来了一些家庭,而且进来的这些家庭很多是因着婚姻上出现危机而来到教会,这也跟我们夫妇的一些经历有关,因为他们听说在没信主之前我们的婚姻也是常常有危机的状态,然后信主以后改变了,所以很多人带着这样的期待。那时我们就感到婚姻家庭的事工很重要,我们夫妇就开始研究如何去做这个工作。我们最早是借着2005年的一次夫妻营会,回来以后我们就建立了夫妻团契。当我们有夫妻团契的时候,神就把很多的夫妇加给这个教会,直到现在,福音教会大部分都是夫妇,很多的家庭,而不是象当时以单身为主了。

 

编:这在教会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从你们开始婚恋事工到现在有七年左右了,这七年中你们一定经历了神许多的恩典。

高:其实我们做这个事工,这七年间对我们夫妇的造就是非常大的,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以前把这个当成工作,就是必须要做,如果不做的话也不行。但是现在整个的认识的角度不是从事工的角度了,是从整个教会的发展和社会的这个角度,以及从神学角度来思考。所以在做的过程中支撑我们做这个工作的理念上开始升华,不是停留在一个简单的工作上。那这个过程中我们夫妇变化也非常大,压力其实挺大的,因为弟兄姊妹需要很多,以前我们的状态常常是救火状态,比如夫妻吵架了我们就得去帮忙。但是现在神已兴起了很多家庭,改变了很多家庭,所以现在整体上成为了一个团队来服事。

还有一个就是说如果我们做婚姻这块事工的话,我们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婚姻,这个很重要。如果不了解什么是婚姻的话,你做得可能就很片面、主观,而且也不了解上帝的心意到底是什么。婚姻包含的面其实不是只有夫妻两个人,它包括子女教育、对待父母,以及跟教会的关系。所以建立好一个合乎圣经的婚姻观,对婚姻事工的建造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每个婚姻是跟教会有关系的。还有一个就是教会观的问题,如果教会观不清晰的话也会影响他的婚姻观,如果婚姻观不清晰的话也会影响他的教会观。所以这是很有连带性的问题。

 

编:我感到刚才您谈的一些方面很重要,因为这涉及到婚恋事工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所以我想这是在具体事工之前应该首先思考的。如果我们从比较整体的角度来看的时候,您能不能也谈一谈婚恋事工对教会整体牧养的意义是什么?比如说在教会整体牧养的事工中,婚恋事工所处的角色和位置是什么?

高:年轻人关注的是交友的问题,所以关心交友辅导、婚前辅导等等。已经在婚姻里面的,他们可能遇到一些很艰难的婚姻问题,比如说婆媳关系、夫妻关系和子女的关系,这些关系他们处理不好的时候,实际上直接影响他们跟神的关系。而且这在人际关系里面是最亲密的关系,24小时在一起更多的是夫妻在一起,这些关系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就会拦阻他们跟神的关系。所以在这个角度看的话,在教会当中的这个事工是尤为重要的。有相当一段时间,整个中国教会对婚姻是不太重视的,因为传道人自己就不太重视,我看到很多教会的传道人,他们更多的是专注在事工上,专注在传福音上,专注在讲道上,有时,很多的传道人忽略了自己的妻子、家庭。传道人如果不重视婚姻的建造,那么弟兄姊妹们,甚至整个教会的形态也是这样的。但是,近十来年间,一些牧者开始关注婚姻家庭。当牧者在教会的牧养中,真正地牧养这些弟兄姊妹,帮助他们生命得到改变,在婚恋事工中能够具体地帮助他们的时候,给教会带来的祝福是非常大的,他们真的看到教会是一个家,因为这些问题父母解决不了,他们父母也都是完全混乱的,不能帮到他们。所以这对教会来讲是真的能够给弟兄姊妹带来改变,帮助他们,陪伴他们,以至他被医治,最终成为医治别人的人。

 

编:在教会的整体牧养中,通常我们关注的核心是福音,帮助人在福音中重生得救,帮助人在福音中成长,结出圣洁和担当使命的果子,这样,婚恋事工与此有怎样的关系?

高:一个人的生活就是他的信仰实践,而通常每个人最生活化的实际上就是婚姻,而且福音在你的生命当中能够真真切切地体现出来的第一个场所就是在你的婚姻里面。很多弟兄姐妹都有一个问题,就是在理论上知道很多,但不愿意去践行圣经的真理。很多人只是想明白圣经,而不是去顺服圣经。那么如何过顺从真理的生活呢?其实,学习圣经真理的第一个操练和实践的战场就是在家庭里,首先是夫妻生活,然后是怎样给子女做榜样。所以今天的教会,如果说我们只是讲真理,而不管如何应用,那这个教会是一个不全面的教会。

 

编:在婚姻生活中顺从真理的确是在基督徒生活和教会牧养中应该关注的部分,并且它跟福音不是冲突的,而是福音具体展现的场所。那么这是怎样体现在你们的婚恋事工中的?

高:我们在做婚恋事工的时候,不是说我们全部的导向就专注在婚姻生活这块儿,我们在过程中还是专注在圣经的真理上。教会的事工有的时候是需要有导向性的,在教会里面是有普遍性的原理,也有特殊性的原理。普遍性的原理是在教会里面聚会要照顾所有人的需要。那么,特殊性是什么呢?当教会里面有一两个家庭从原来破碎的关系,悔改信主了,他们愿意委身,也愿意顺服神的话,这个时候他们就成了这个教会的标志性的东西,这个标志性的东西具有代表性,这个代表性就是让弟兄姊妹看到希望。在中国文化里面,如果你对不起我,我就完全跟你隔绝了,就没有那种包容和接纳,包括在婚姻关系里面也是一样,一旦有了矛盾,大家想的就是逃避,然后就是赶快了结。在中国人的概念里面没有爱、饶恕这些东西。如果跟不信的人聊婚姻的难处,他就会劝你说分了吧。但是今天我们在真理里面、在神的话语里面不是这样去做的,所以在我们教会里面有这样的一些家庭,都是从原来不认识婚姻,到认识婚姻,从没有信主到信主,从原来破裂的关系到修复关系。而且他们之前的关系是破裂的,男人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当他悔改来到神面前的时候,妻子都能够完全地接纳他、饶恕他,我相信这是福音的能力,如果没有福音的能力人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这个时候它就成为了我们教会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就是让别人看到我们是非常忠实地在做婚恋事工。

 

编:您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教会婚恋事工的情况?

高:在我们教会中,恋爱交友和婚前,是一起做的。一方面我们有青年营会,有定期的青年人的聚集,也有跟其他教会一起做的营会。因为他们很需要认识更多的人,需要把自己介绍出去。不管怎么说,基督徒这个圈子还是比较小,如果你想谈恋爱的话教会里面要不就是弟兄少,要不就是姊妹少。所以跟其他教会有一些联合的活动是必要的。

其实更重要的是当弟兄姐妹决定谈恋爱的时候,他们不能随便开始,他们一定要在谈恋爱之前就要跟牧者见面。我们从这里开始重视的,这是主动性的。如果年轻人开始谈恋爱然后出了问题我们再去处理,这是被动的。所以现在我们从被动性转到了主动性,主动性就是我们现在有不同的课程,有不同的这种辅导。如果信徒们有什么问题你劝惩他,这个其实是被动的。有很多年轻人进入到教会里,从心中会感到自己的做法是犯罪得罪神,因为他们没有结婚就住一起了。但是他们心里有不确定的东西,因为社会的标准会成为他们的标准。但是教会里面要告诉他们确定的事,我们要将明确的圣经真理教导他们。所以在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我们要跟他们谈。然后他们要签一个约定,在这个约定中要写得很清楚,里面更多地讲我们要过圣洁的生活,男女之间的交往要注意什么,圣经是怎么样教导我们,你愿意委身和顺服吗。这很重要,而且这样如果谈恋爱不成的话,他们不会受伤害。

所以我们在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是要这样做,然后我们鼓励他们要祷告清楚准备进入婚姻,在这个时候要有婚前辅导,两个人都要参加。内容上,首先是原则性的,要给他们系统地讲讲圣经的婚姻观。接下来是针对他们个人性的问题,就是他们在恋爱中的困惑是什么,两个人彼此不能接纳的是什么,包括家族的问题。第三个是指导性的,有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他们你还不适合进入婚姻,你需要等,等的时候,两个人要分开,因为分开的时候是两个人好好祷告,好好思想的时候。

对于已经结婚的人,我们有婚姻辅导,这方面有定期的夫妻营,还有夫妻团契。夫妻团契是他们在一起学习,每一次他们见面的时候要先学习圣经的真理,然后剖析自己的夫妻关系,这个团契是非常封闭性的。夫妻营会一般是讲座,有更多的教导,比如如何作丈夫、作妻子、如何教育子女这些方面。还有就是会有一些个案的辅导,针对他们实际上发生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已经让他们不能忍受了,有的是因为经济的问题,有的是因为情感的问题,比如他(她)的情感不太专注在配偶身上了,有的是因为婆媳关系等等。所以我们会有特别的辅导。

 

编:谢谢您让我们看到你们教会婚恋事工的一幅整体的图画,从单身到恋爱,然后到婚前,此后是婚姻家庭,以及婚姻遇到危机时的服事。这应该需要很多工人参与,接下来是否可以谈一谈你们在参与事奉的工人方面的情况。

高:现在我们基本上有几个团队,一个是婚前守贞的团队,还有讲座服事的团队,再有就是有个别性需要的辅导,他们以这个团队为主,也开始了青少年事工,针对那些13—20岁的孩子们,此外,还有一个妻子团契,也有丈夫团契。现在整个的婚前和婚姻辅导这一块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做,因为这牵扯到的是要给他们证婚。牧者证婚是要对他们负责任的,不是请来表演的,因为你要确定他们在上帝面前立约,我们每个人都是参与到这个仪式里头,而且两个人是要进入到约的关系里,所以我会给他们做婚前辅导。婚姻辅导也是,如果他们出现了问题他会找信任的人。当然,有的人不太爱找牧者,因为怕牧者讲道过程中把他们的事情暴露出来,他们喜欢找社会的心理学的辅导,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有教会的话,就应该把教会当一个家,彼此建立一个信任关系。牧者讲什么和不讲什么,其实牧者是有分寸的,很多人对牧者不信任,其实是有误解在里头的。在我们这儿,婚姻辅导这一块基本上是我们夫妇在做。

 

编:看来你们在婚恋事工中担当很多。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在婚恋事奉方面的投入会占平时的教牧事奉多大的比例?

高:因为我的服事就是分成几块,一个是神学教育,一个是教会牧养,恋爱和婚姻辅导基本上是放在教会牧养这一块,它占了我整个教会牧养的一半。

 

编:刚才听您讲到教会有很多婚恋事工是由其他同工负责,甚至一些团队来负责,其实这是很可喜的一件事,但是同时也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作为牧者怎么关心他们的成长、装备,会不会说当同工们热心事奉的时候却由于没有好的装备和引导,在事工中偏离教会整体的真理根基和牧养目标,以致出现一些问题,这样的问题怎么解决?

高:婚恋方面,由于我们教会这么多年一直特别注重教导,所以弟兄姊妹对整个的原则是比较清晰的,这样就不会太跑,因为他知道圣经要求的是什么。其实我发现我们教会很多时候事情还没有到我这儿,他们就解决了,因为我们也有一些其他的牧者,他们也会帮助他们。到我这儿的都是一些很棘手的,这些很棘手的是什么呢?就是他们自己也没有分辨力的,还有就是需要劝戒的,有的是到离婚边缘的。其他有的他们跟我讲,但是他们已经解决了。所以教会里面那么多人,绝大部分对婚姻观有基本的认识,而且他们又都在一个小组里面,小组长就可以帮助他们。

 

编:这些同工自身也会有一些需要吧。

高:对,其实我更多的时候是帮助他们有分辨力,有的时候他们不会来找我去介入,但是他们会向我咨询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去处理。

 

编:在具体从事婚恋事工的同工之间也会有定期或不定期的交流吗?

高:有,他们自发的。比如妻子团契的带领者,她们起名字叫“褥子团契”,就是那四个人抬着瘫子,然后把瘫子放下去,她们就说她们成立这个团契的意思是:我们是抬褥子的。这是一个服事同工们的团契,他们在一起祷告,一起交通,一起学习。还有婚前守贞的团队也是这样。

 

编:我知道在福音教会有门徒训练,这是很多弟兄姊妹成长的重要途径,从事婚恋事工的同工们都是经过门训的吗?

高:是。

 

编:你们会要求他们必须经过门训才可以参加这样的服事吗?

高:有的人是从外教会转来的,他们很热心,但是我们不敢轻易用。这不是说对他们不放心,因为教会是有方向的,所以他需要有一段时间了解教会,而这个过程中,可能他需要委身在门训班里。

 

编:你们是在教会的牧养中,建立婚恋事工的事奉。但有时也可能会涉及到和机构的关系,在以往有相关的机构参与到你们婚恋事工中吗,在这种情况中需要留意的是什么?。

高:这方面我们要认真地审查,因为我们所专注的是改革宗神学,改革宗神学是强调唯独圣经,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基督,唯独神的荣耀。如果跟我们有冲突的话,我们不会请来。

包括书籍也是一样,很多书籍更多的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婚恋,这些书不是说它们不好,可能也会对弟兄姊妹有一些帮助,但是我们更专注的是具有纯正的神学思想。我举个例子,今天很多的书讲婚姻也引用很多的经文,弟兄姊妹一看书中引用的这些经文时,就会觉得这书真好,但是你要仔细看他引用的经文对不对,如果引用的不对那叫利用经文,或者是曲解经文。就像夫妻吵架一样,夫妻吵架他也引用圣经的经文,这个根本不对的,不是唯独圣经,唯独圣经是上帝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个是唯独圣经。所以我更喜欢的书是从圣经的角度看婚姻,从圣经的角度认识婚姻。真正建立在圣经的根基上的。

 

编:提到机构事奉,你觉得与机构配搭服事有什么好处,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什么?

高:机构可能做起来更专业,因为他会专注在这一件事上,但是机构很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教会观的问题,就是有的时候不太重视教会,所以机构一定要跟教会配合,有的时候机构做的东西,本身是好事,很热心,但是他没有注意的话会伤害到教会。就像今天很多的人喜欢施洗,而且把众教会的人一起聚起来进行施洗,这个看起来是好事,但其实伤害教会。施洗不是目的,圣经里面说你们要使万民作我的门徒,然后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施洗是跟教会有关的,而且是跟教会观有关的,而且洗礼是加入教会的。我用这个做例子,今天做婚恋事工也是一样,机构做的是好事情,神也使用机构帮助很多的人,但是如果你没有跟教会有很好的连接,他们可能认为婚恋事工就是他信仰的全部,甚至有的人连教会也不来,他离开了教会,他的生命很难成熟起来。因为现在人们很容易找感觉,抓片面的东西,就是抓着一点他就认为是全部了。他会认为:“教会我不去不也解决了吗?”他认为这是听讲座解决的,但是不是,听讲座是一部分,然而真正陪伴他们的是教会,是弟兄姊妹。

 

编:建立一个好的婚恋事工的确不是一件易事,您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婚恋事工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高:一个是教导婚姻家庭的工人他一定要在神学上非常强,他对真理的把握要非常准确,并且他自己的生命是被改变的,他是一个重生的人。这不是说他是一个完全了的人,而是持续性地在改变的人,因为婚姻是一生的,这样的人又很有爱心去帮助别人,是从生命里面流露出来的。

 

编:这是工人这方面,那么其他方面呢?   

高:有价值的婚恋事工要认识婚姻的重要性,而且一定要记住这是团队事工,没有个人英雄主义,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上帝,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怎么样。所以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基督徒的家庭都生活得非常的美好,这在社会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见证,因为现在社会上的人在看我们,如果住楼上楼下的邻居知道你是基督徒,你们夫妇却天天吵架,这个很绊倒别人,所以要非常重视这件事情。

 

编:可以感受到,你们正是带着对婚恋事工的重视,在这块田地上辛勤耕耘。回顾到以往的事奉,是否可以谈一谈您有哪些体会,比如说发生过哪些让你感恩的事情,又遇到过什么棘手的事情?

高:婚恋事工这个服事是非常难。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而且发生的事情虽有共性,但更多的是多样性,你就很难把它公式化、模式化。每一个家庭遇到的具体的情况和问题都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具体操作起来非常困难。还有就是需要时间,不能简单地说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或者别人找我陪谈过程中我一直看表,这个不是用时间可以去评估的。所以第一是它具有多样性,第二是没有办法用时间考量它,改变一个人的生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今天找你来的很多的婚姻问题都是很严重的,因为不严重的话他们自己能扛,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一旦找你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非常难,所以基于这几个因素,我们说做婚恋事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这么多年过来,帮助过几个家庭,都是濒临破灭的家庭,但是他们真的是因着神的爱,因着圣灵的感动和福音的能力,生命得到改变,夫妻关系得到修复,他们也敢于出来作见证,有这样的转变。而且有的夫妻两个人都是当着很多人,差不多有一千人的聚会讲自己的见证,给很多人带来震撼。比如说一对夫妇,他们结婚十年,这时丈夫在外面有了婚外情,而且他还很喜欢赌博。原来妻子跟他感情很好,后来知道了这些,每天以泪洗面,得了非常重的抑郁症。这个时候有一个教会的姊妹跟她传福音,她感到这个对她来说应该是比较好的,她可以尝试着认识神,然后这个姊妹就说你们俩去福音教会,你们去福音教会可能你们的婚姻还有救,这对夫妇就来了。实际上她是带着她的丈夫来的,但是她的丈夫来了以后就是一直在跟我们探讨信仰,他以前自认为自己是信佛的,也认为自己拜佛非常虔诚,而且他也跟我们探讨很多信仰的事。就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没有放弃他要离婚的想法,他一直劝这个姐妹说咱们俩既然这样了,我也就对不起你了,你就放手吧,我们就离了吧。这个差不多是2005年的时候,后来我们就跟他们接触,跟他们陪谈辅导、传福音,最后他们双方受洗了,然后这个弟兄完全拒绝了赌博,而且第三者也分了,完全地回到妻子身边,现在两个人非常好,而且成了我们教会的同工。现在他们两个开始做的是帮助婚姻有问题的人,他们跟那些人分享说,实际上我们俩婚姻这么多年走过来就是高牧师夫妇陪伴我们,现在我们也愿意陪伴你们,他们现在在做这件事,这个是我们特别感恩的一件事。但是也有软弱失败的,也有正在经历艰难的,使我们也感到举步维艰,因此不是说我们有这个事工一切就都好了,还仍然存在很多的问题。有的丈夫很多年不来教会,有的还在离婚的过程中,但是现在在教会里面离婚率是非常低的了,有的也就是两三个,然后他们离了婚就不再来教会了。有的现在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帮助他们。有的是已经上法庭了,两次开庭,但是第二次开庭他不去了,然后夫妻关系开始恢复,如果第二次去的话就很可能判离了。

 

编:这个很感恩,在基督里被改变。

高:对,这个是用生命影响生命的,而不是用模式影响生命。所以我这么多年走过来,发现这么多破裂的家庭需要恢复,这个过程实际上更多的是陪伴的过程,是跟着他们一起走。

 

编:这其实需要很多的付出,在这个过程中你们自己有没有觉得担当不了,或是觉得难以继续的时候?

高:我们夫妻做这个事情是挺开心的,因为从我们自己来说已经立定了志向,就是帮助这些有问题的家庭,还有子女教育这一块,我觉得这是神给我们夫妻的托付。我们家里面婚姻方面的书是非常多的,整个一个书柜全是,我们也在不断地学习。

 

编:愿主在中国教会兴起更多对婚恋事工有明确负担和心志的工人。最后,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教会现在要开展婚恋事工,您对他们会有什么建议?

高:一开始的婚恋事工不用太规范,因为它本身还是具有自发和自觉的,但是在弟兄姊妹一窝蜂听讲座的情况下,要加一些控制,要给他们一些引导。有的教会可以以营会的形式开始,专门夫妻在一起,也可以带着孩子,孩子也专门有人看,所以叫“家庭营”,这样的话大家在一起关系就拉近了。而且在营会上也会显出一些对婚恋事工有负担、愿意委身的人,弟兄姊妹因此也知道他们有问题的时候可以找谁。而在此后继续建立婚恋事工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应该学习圣经真理,建立好根基,合乎圣经的婚姻观应该反复地讲,这很重要。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