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讲道释经 | 不同的供物[注1]

不同的供物[注1]

文/陆昆

 

我们来看创世记4:1-7: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创世记4章的开始是一个转折点,就是从伊甸园内转到伊甸园外。这意味着生命从蒙受至福,转而进入到了一个极为悲惨可怜的境况。而这个转折的关键,在于有或者没有上帝的同在。

 

我们在世上有很多的关切:我的工作、家庭、金钱、健康、出息,等等;高尚点的人可能去问我的品格怎么办……但是圣经引导我们关心一个更核心的问题,就是灵魂问题。这涉及到两个方面,一个是永生还是永死;另一个则决定了第一个方面,就是你这个灵魂是否和神有亲密合一的关联。

 

但是在圣经中,实际上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第4章之前的部分。说了什么呢?我们看创3:24节:“于是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神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了能够与神同在的伊甸园。为什么?因为他们生命的本质已经无法再与神同在了。不是因为神赶他们出去,所以他们失去了与神的同在,而是因为他们犯了罪,已经断绝了与神的同在,不能再和神处于这种亲近的关系中。而且这是神设定的绝对的命令,圣经表示,甚至要用天使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来拦阻人走向上帝的道路。人的生命唯独在和神的关系中才能存在,才能丰盛和圆满,而事实上,人已经不能和神处于亲密的关系中,必须远离神。这就产生了人最根本的问题:你的罪使你与神隔绝,彼此分离。在你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上帝却没有给予帮助,圣经里说,这不是上帝不爱人,也不是上帝的耳朵发沉,不能听见,也不是因为上帝的能力不够,他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那因为什么?因为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他掩面不看你们。这是圣经里面告诉我们的一件严肃的事情。

 

实际上,第4章开头讲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类离开了神的悲惨景况。很有意思的是,第4章往下讲述的故事里面,有人表现出一种努力,就是人在离开伊甸园之后,仍然想要设法和神保持亲密的交往。这表现为什么呢?表现为献供物。人试图用献供物的方式表达想要与神交往的情意。亚伯和该隐这两个人,分别用他们各自的方式献上礼物,试图和神交往。但是在圣经里,我们分明看到,有一个人的努力成功了,另外一个人失败了。亚伯和神进入了有效的交通。而该隐呢?他没能这样,反倒直接在神面前遭受了拒绝。这里面有至关重要的原理,所以让我们稍稍细致地来看这个部分。

 

第4章的开始承接前面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亚当和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此后受到了上帝的责罚。作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他们得到了一个应许,就是女人的后裔要来解决这个问题。根据这个应许,亚当给女人起名叫夏娃。夏娃是什么意思?——众生之母/生命。换句话说,亚当确信,将来不是从男人的后裔而是从女人的后裔里面出来生命的源头。这样,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领受了上帝所给的福音。

 

今天甚至在教会中也有一种不恰当的看法,认为基督教是从两千年前开始的。我现在给你们讲的是伊甸园时代的基督教。基督教是从创世以前开始的,这个教义的传播是从伊甸园开始的。它的核心是什么?人类罪的问题要通过一个称为“女人的后裔”的特别的男子,通过他的牺牲和胜利来解决。这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基督教最核心的教义,那么这个教义最初是从哪里宣扬出来的呢?是从两千年前耶稣布道的时候吗?不,是在伊甸园中。因此亚当和夏娃是最早的基督徒,他们最早领受了这个教义,而且看起来他们对这个教义满有期待。当然我们可以说,那个时候他们的认识不完全,所以从创4:1开始讲到后裔的问题: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因为她认为“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注意这句话,夏娃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她期待着从女人的后裔要得到的救恩,所以她设想说,会不会是该隐呢?她带着这个期待。

 

此后你会发现这里的一个叙事线索:首先生的谁?该隐。然后生的谁?亚伯。然后介绍两个人从事的事业。先介绍谁?亚伯。再介绍谁?该隐。然后讲两个人试图向神作一个努力。先介绍谁的努力?该隐。然后介绍亚伯的努力。该隐-亚伯,亚伯-该隐,该隐-亚伯。看到这个讲故事的方式吗?它是一直这样很连贯地讲述下来。但这样的讲述当中有它所要强调的。

 

他们俩人中,是谁率先试图向神献供物?更主动更积极的是谁?该隐满有热忱。他先做这个决定,他也很勇敢,想到就做,他很有热情地想要和神发生有效的交往。而从这一情形来看,亚伯好像是跟随者。该隐做了,亚伯也做了。该隐用他的产品来做,亚伯也用他的产品来做。但是我们看到一个很惊奇的状况是,积极主动的那个人,最后他的交往失败了。而相对来说不如该隐那么积极主动的亚伯,他的交往却成功了。而且就献出的供物来说,有的时候也往往让人产生奇怪的不悦:该隐献上的是什么?农产品、谷物;亚伯献上的是什么?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亚伯要杀掉羊是吧,要流血是吧?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一个是素的,一个是荤的;或者说一个是不带血的、和平的,一个是带血的、杀戮的。唉!上帝竟然不接受这个不带血的、和平的、素的供物,而接受那个带血的、杀戮的、荤的供物!所以有很多人说出很奇怪的话:基督教的上帝很残忍;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是血腥的、杀戮的上帝,等等。但是我们不管人怎么想,我们要面对圣经。

 

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们发现圣经上有一些想法和你的想法不同,那一定是你错了。但这一段确确实实有触动我们、使我们不快的部分,为什么?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生活的文化,代表着该隐的倾向。我们的文化站在类似该隐的立场去看待这个问题。

 

当该隐试图和神建立交往的时候,他确实是很主动的。我用我地里的出产,拿出来摆到上帝那里,说:上帝啊!这是给你的,咱俩好,行吗?你也没有要求我,我自己愿意的,来,这是我收获的,我献给你。不能说该隐没有信心,也不能说该隐没有热情,也不能说该隐没有行动,但是他失败了。亚伯好像是跟从者,好像也没有特别的,但亚伯献上的却被神悦纳。怎么会这样?因为该隐的祭物里面缺东西。缺什么东西?单就祭物而言,他缺代表生命的血。但是就该隐的献祭行动而言,缺一个更重大的东西。缺什么呢?缺他自己在上帝面前对罪的觉察和因此而有的、对神救恩的依靠。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已经得罪了上帝的存在,他以为自己可以直接到神面前,他觉得只要有热忱,只要有行动,只要主动去做,这件事情就应该能够达成。所以没能达成的时候他很生气。为什么很生气?因为这是对他的人格、对他的信念的彻底否定。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严重得罪了神,他在神面前仿佛从来没有亏欠神一样,仿佛在他和神之间没有任何鸿沟,甚至仿佛他是和神可以对等的存在。一个是严正不可侵犯的上帝,一个是卑污、犯罪、得罪了上帝的罪人,而这个罪人还对自己的罪毫无觉察,以为我只要冲过去对神示好,神就应该接受这个善意。这个问题极为严重!这样的心态不仅不被神悦纳,反而激怒神。

 

我们的文化正像该隐的文化。人,一向的宗教传统都是认为,如果我愿意而且努力去对神好,神就应该接受并且奖赏我,所以我们很容易同情该隐而责怪神。在这里我们同样忽略了人在神面前是有罪的,人的罪孽使人与神隔绝。一个罪人,一个事实上已经得罪了神,触犯了他的律法,没有达到他的要求的罪人,怎么可能再在神的面前期望得到神的宠爱?

 

神要求我把他当做神来对待,我却从来不敬畏他,不爱他,我们的态度是:管你耶和华是谁,我不认识耶和华。我们的每一点恶行都激怒他,甚至我们的善行也没有一样是为了他做的。十诫的哪一条诫命我们没有触犯过呢?

 

而如今这样一个罪人竟然说,我只要在神面前献上一次礼物,神就能悦纳我。那一直以来我们的胡作非为算是怎么回事呢?单凭着献上礼物就可以逃避神永远的审判?神对我所作的一切都既往不咎,而且我可以继续的任意妄为?罪的解决是那么轻忽的吗?罪本就要求生命的代价,圣经的要求是,犯罪的必要死。但是该隐没有这个概念,反倒觉得我活是应当的,我现在好好地活着,这就表明我活是应当的,不但如此,我还要更上一层楼,跟神把关系搞得更好。实际上该隐的献祭比不献祭还可恶,因为不献祭的人还没有暴露出对罪的完全的忽略,对上帝的蔑视等等,而献祭的人却借着献祭暴露出来了。

 

这话我有时候也想对基督徒说,一个完全不敬拜的人,他里面肯定是轻慢神的,但是没有暴露出来;但是一个虚情假意,内心毫无真正的崇敬和感激之情来敬拜的人,我告诉你,你得罪神了,因为你表明神可以轻忽、蔑视地对待。既然缺乏对罪的觉察,就更不可能有对于救赎应许的信靠。

 

该隐好像是想跟神搞好关系,结果激怒了神,亚伯跟他有什么不同呢?该隐拿他地里的出产,亚伯拿他工作的产物,看起来好像一样,其实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亚伯的供物是以血为代价的,人要想到神面前,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解决罪的问题,这是创世记3章中已经说明的原则。亚当、夏娃是带着这个原则从伊甸园出来的,我们也有理由认为,该隐和亚伯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得到这个教训。这样,亚伯试图走向神,却清楚自己没法走向神。我若要走向神,必须要先解决一个问题,就是罪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上帝告诉我,必须通过牺牲来解决,一个无辜的生命要为罪而死,流血而死,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那么我借助我所牧养的牲畜,从里面拿出一只来,去向神献供物。“头生的”在圣经的观念中代表着全体,而且献上的是最好的。我们今天说,脂油有什么好,全是脂肪,但是在圣经的概念中,脂油是食物中非常好的。汉语里面也是以“羊-大”为“美”,实际上中国人一开始用的“美”的概念,首先还不是视觉的概念,而是味觉的概念。所以这是把最佳美的献上。有人说,亚伯献上的是更好的东西。更好,是的,可好在哪儿?在于中间包含着无辜生命的血。它代表什么呢?代表着神所设定的一个原则,换句话说,代表着基督对我们生命的重要性。

 

今天在教会中,你可以这样诊断人的信仰状况:他是相信有一位神,他降祸赐福,所以人应当带着敬畏的心,凭良心和爱心在世上生活;还是他确信耶稣是他的神、他的救主,他必须通过耶稣才能到神面前?我说这两个都是真理,但人的信心往往更倾向于这两个中的一个,更加以其中一个为核心。你倾向哪个?是确信有一位神掌管祸福,还是确信基督为你死,你可以靠着基督到上帝面前?

 

什么是真信心?不是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就是真信心,该隐是相信有神的。真信心关系到一个罪人以什么方式才能到神面前。罪人唯独通过无辜生命替我而死,解决我罪的问题才能到神面前。这个“无辜生命”指谁?指基督!从这个意义上讲,亚伯是基督徒,该隐不是。该隐不是没有宗教,但是该隐不是基督徒。该隐有宗教,而且是看起来比亚伯更积极主动的宗教,但是他的宗教无效。宗教有效的标志是什么?是和神发生有效、有意义的关系。这个该隐没有。我们有的时候出去说,别的宗教都是无效的,别人就说,啊,这是唯我独尊,只有你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这是从一个具体的问题讨论到了态度的问题。只有我对,别人都错,这是不好的态度。但是重要的首先不是谁的态度好,而是究竟谁对,这就涉及到一个非常具体的原则,非常具体的真相,就是人和上帝之间存在着一个事实上的鸿沟,人无法、不曾、也不愿意、也没有能力达到上帝的要求,人在上帝面前,在事实上、主观意愿上和将来的可能性上都是犯罪的。忽略这个事实谈人和神的关系,以为不需要通过一位代赎者,不需要通过一位中保,就能与上帝有效地交往,我们说他是错的。

 

其实今日现实中的基督教,很大程度上正走在该隐的路上。很多基督徒所谓的信心里面没有基督。有很多教会成员从来没有认真想过,为什么基督必须为我死,为什么我到他面前必须要有代表生命的血的那个献祭。

 

按着这个原则来说,该隐的献祭虽然很热情却是无效的,而亚伯的献祭被神悦纳。神悦纳亚伯吗?是。通过什么悦纳亚伯?通过祭物。祭物代表什么?代表基督。我们被神悦纳,是悦纳我吗?是的,是因为悦纳我而悦纳我吗?不是,那是因为什么?因为基督。基督为我死,神在基督身上清算了我一切的罪,基督又在世上为我活出一个完美的、讨神喜悦的人生,他没有罪,却死。那他为什么而死?为担当我的罪而死!我的罪既然被基督担当了,我在神面前,神看我如何?直接看我就是罪人,透过基督看我,就是基督。我不是我吗?他不是他吗?是,本来我是我,他是他;但他为我死,我投靠他,那时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所以他担的是我的罪,他死是我死,而他被悦纳就是我被悦纳。亚伯根据什么被悦纳?根据代表基督的、带血的供物被悦纳。人要通过什么到神面前?唯独通过基督。

 

新约圣经内容很多,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在讲一件事,就是上帝和人的关系。而讲到这个关系的时候,都是用一个短语来说明——“在基督里”。那不在基督里呢?就是直接面对神。直接面对神,我一切的罪就都暴露在神面前;直接面对神,我在他面前所行的没有一样能够被他悦纳;直接面对神,神就要按照我所行的审判我;直接面对神,我就有祸了。神不通过基督直接临到我,我有祸了;我不通过基督直接走向神,我也有祸了。

 

神和人的关系在哪里发生?在基督里。新约是这么讲的吗?是,旧约也是这么讲的。神的原则都是一贯的。早就在伊甸园中,创世记第3章里,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这是第一个流血事件,在伊甸园里,由赐福音的神亲自做的。第二个流血事件,是由信这个福音的亚伯向神献上带血的供物,代表基督的那个供物。此后,你会看到,圣经里面神和人发生有效交往的时候,一直有一条红色的线。整个以色列的制度中,一直有一个以牲畜献祭到神面前的制度。至今伊斯兰教里面仍然有一个库尔班节,在那天干什么?宰牲畜,实际上就是按照旧约的方式献祭。他们也认为,要在神面前被悦纳,需要带血的祭物。那为什么我们基督徒现在却不这么做?因为那个红线指向一个事实,一个在十字架上发生了的事实,耶稣在十字架上已经作为这个祭物为我们流血而死。这件事到耶稣基督那里就已经完成了,我们不再需要其它带血的祭物,我们需要的是带血的祭物所代表的基督,而基督已经为我们成全了,人到神面前,不是靠着自己。

 

人要到神面前有一个重大的障碍,就是神自己毫不妥协的命令和标准,就是他的律法,人实际上根本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实现和满足这个标准,这个事实,就叫罪。罪的问题唯独靠一件事才能解决,就是耶稣十字架上的死和复活。亚伯和该隐虽然是在离开伊甸园之后生的,因此看起来绝对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存在着和神有效的沟通,可是伊甸园之外的亚伯正在跟神发生有意义的沟通。我们今天不在伊甸园里是吧?今天的我们,里面有一个充满罪恶和各样邪恶的冲动、同时又相当软弱的本性,外面又面对一个充满了冲突、灾难和诱惑的世界,但我们在地上却被要求过属天的生活。这意味着,我们要在这个充满罪恶、诱惑和试探的世界里,过一个有效地和神相交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在伊甸园外,对于亚伯来说是发生着的,对于真正属基督的人来说,也是发生着的。其中的奥秘就是“在基督里”。

 

在今天的教会成员当中,有一些人不真是属基督的,他并没有对基督的真挚的信心。他一方面活在罪中,一方面活在自义中。活在罪中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对神律法的了解,而稍稍有了解的时候,又完全忘记自己几分钟前犯的各样的罪。所以他活在一个非常奇怪的、罪恶和自义的泥沼当中,而他常常自我感觉是敬虔的。这样的人,他的私生活,他的外在表现不一定就比真正信主的人差到哪儿去,真正的问题在于,他对自己里面的罪毫无觉察,因此他不觉得在他的生命里需要基督。他只以为自己有好品行就可以,但事实上,虽然人的好品行在人面前是可夸奖的,但在神面前也仍然跟臭名昭著、罪恶昭彰的罪人一样,无一可取。

 

在教会中也有一些人,他有真信心,但是他自己缺乏严谨的生活和很努力地对生命真理的追问,因此他的信心不明确。就像有的人知道自己有财宝,但是不知道有什么财宝一样。他已经有生命,也有信心,但他不了解在众多教训中,哪个是最核心的、支持他一切的教训。对这段经文中所讲的,人唯独靠着基督才能到神面前的这个真理,他不知道它的重要性。他把这一原则混同于很多世界上的理论,也混同于很多基督教世界里的理论,他把这些看得一样重要。因此他可能有信心,活出来却是一个没有信心的人生。他不同于前述没有重生,没有救恩的人,他有救恩,但是他不知道救恩真正的来源是什么。因为不确切地知道,所以他也不够全然地依靠,他的生命里有很多的困难和无力。

 

事实上还有一些人,他既有真正的信心,也有非常确切的对救恩的了解,但是他仍然因为缺乏刻苦、舍己的训练,因而生命里没有力量,活不出他的信心来。

 

每个人可以自己去看,在这三类中,自己属于哪一类?我是属于根本没有得救的吗?我是有宗教情怀却没有真信心的人吗?有时候你也可以说我是有信心的,但果真确切吗?换句话说,我确实知道耶稣为我死,为我复活,我真的知道这点的重要,这一真理真的在支配我整个人生观、世界观和我的行为吗?你可能会说,我认为它应该这样支配一切,我正在为之努力,可是我没有力量。如果你还没有信,过去你也许认为自己是信的——我不是问你承不承认有神,今天已经说了,真信心是指对为我们死和复活的基督的完全依靠和顺服——你应该放弃一切的自义和自我依靠来投奔耶稣,如同亚伯依靠耶稣的血一样。否则你的一生,无论在人前如何,无论你自己的努力如何,实际是虚空的。结局很重要,不要使你的一切努力沦为虚空。还有一些人,说天上的事我已经确知,我已经有这个结局,我能够保证,我确实知道也相信,这是我信心的一部分,对这些人,我要奉劝你,不要让这些成为你信心的一部分,而要让它成为你信心的全部。如果你的生命、你的人生有一个部分是在这以外,那这个部分就注定要沦为虚空,要让基督成为你的全部。对已经在努力让他成为全部的人,你需要的不单单是知道和决心,你需要的是刻苦的、实际付代价的操练过程,如此才能让你的生命活出他的样式来。

 

也就是说:你要信!要信得明白!要活得出来!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1] 本文由月月根据讲道录音整理。——编者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