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事工探讨 | 为什么要推动属灵阅读?

为什么要推动属灵阅读?

文/慕香柏

这是个怎样的世代?

有句话说:你的思想怎样,你的为人就怎样。它表明了一个事实,就是我们的行为,会受到我们内在精神与价值观(即世界观)的支配。那么,支配当代人内在精神与价值的思想有哪些呢?举其大者,包括个人主义、相对主义、虚无主义、物质主义、享乐主义、科学至上主义、达尔文主义、后现代主义、新纪元主义、消费主义、犬儒主义等。这些都是当代人心中的偶像,是福音广传最大的拦阻,是撒但国度最顽强的武器。 相比之下,教会似乎在各个领域节节败退,丢盔弃甲,无力拓展属天国度。对此,许多教会不自知,许多信徒也不自察,甚至在有意无意之间认同世人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从外在看,撒但用各种计谋让人陷入忙碌、浮躁和浅薄中。竞争压力、影视快餐、流行文化以及各种诱人的感官消费等,都让信徒在时间、精力、智慧、才能的运用上成为“不义的管家”(路16章)。从内在看,美国哲学家马尔库塞在他的著作《单面人》中描述了一种“单向度”的人,这种人丧失了批判社会现实的能力,他们对幸福的意识完全建立在对商品的占有和对自身感官的满足上,他们的生活特征就是按照广告来放松、娱乐、行动和消费。许多信徒实际上就陷在这种任魔鬼摆布的可怜境地。

面对撒但这种内外夹攻,当代欧美教会陷入了非常的困境:诸多昔日辉煌的大教堂,日益沦为“空城”,甚至被改为清真寺;传福音变得日益困难;有的教会沦落到按立“同性恋牧师”;信徒的离婚率和非信徒几乎相同;信徒在各方面失去分别为圣的见证等等。真是让人慨叹!

无数信徒向上帝祈祷:怜悯和复兴欧美教会。然而,当人在优越环境中安逸享受惯了,还愿意响应主基督发出的舍己、背十字架的呼召吗?

我们不能只传肤浅的福音,简单地让人受洗、做礼拜,却不带人认识整全的福音真理,改变旧有的世界观。因为,如果信徒的生命根基肤浅,根本无法“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4-5)。

中国教会真的复兴吗?

有位弟兄形容:“中国教会如同一条河,有一公里宽,却只有一寸深。”根据一些非正式统计,中国教会似乎正经历一场属灵的大复兴,信徒大量增加,号称达到8千万甚至更多。可惜的是,根基大多相当薄弱,因此也缺乏更新社会的能力。与教会历史中历次大复兴对比,就可知道现今的惨淡与可怜——那些大复兴,往往给社会带来从属灵层面到社会公义、道德、教育乃至经济与民生的全面救拔与提升。无论是宗教改革运动,还是英美大复兴,都是如此。

笔者并不是主张,中国教会要大张旗鼓地参与社会关怀事工以祝福社会──那应该是教会生命成长后,相对次要、水到渠成的产品。中国教会目前也没这个条件。基督教信仰强调的,是对每一个灵魂的救赎。借着每个生命的归正与改变止住罪恶,施行公义,广播诚实与慈爱。
然而,整体上中国教会的生命见证还很微弱,社会上诸多罪恶、败坏很少因我们而改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在圣化社会,而是社会在同化我们。原因很多。从教会的内部建造上看,许多基本的解经书与经典属灵书籍,因中国的特殊国情,连汉语译本都没有。很多教会甚至根本不知道主借历代圣徒赐给我们的,是何等丰厚的属灵产业!同时,中国人天生就自我感觉极好,自视甚高。这一传统基因自然也流淌在中国众教会、众仆人身上。根基薄弱、混乱,且盲目乐观,应该说是中国教会普遍存在的危机。

同时,上帝把韩国放在我们身边,叫我们这“天朝帝国”谦卑一点。韩国信徒占总人口近四分之一(我们中国至多5%)。韩国信徒质量也较高,派出的宣道士,总人数仅次于美国。就人口比率而言,则居世界之冠。而韩国社会在政治公义、经济、技术、人均收入、教育、环保等各方面,不但与同样自然条件,却天灾人祸不断的北韩形成鲜明对比,而且也远比中国领先。

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

复兴需要很多方面的努力。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教会的复兴与属灵阅读有很大关系。二十世纪福音派最杰出的传道人钟马田说:“复兴的现象往往会在人勤读例如爱德华兹的著作全集这一类属灵书籍以后出现。” 无论是普世教会要复兴,还是中国教会要复兴,我们都有必要从历史上的大复兴中,认识上帝的作为。“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歌1:8)请看一些重要的史例:

保罗在信主前就是大知识分子,通晓犹太与罗马文化,在狱中仍然坚持读书。上帝借着这位使徒,把福音在文化程度极高的罗马帝国传开。

初代教会面对的是极为强大又残暴无比的罗马帝国,以及雄视一切并在人本主义层面极深地影响了西方文明直至当代的希腊-罗马文化。然而,主很快兴起诸如奥利金、亚他那修、贵格利、特土良等,从当时的哲学、宗教、文化的最高峰,以真理的大能进行护教、宣教、建造,攻破人心中各样坚固的营垒,奠立了随后整个罗马帝国和西方文化基督化的根基。

思想史大师、卓越的哲学家和神学家奥古斯丁,在希腊罗马文明腐朽、崩溃之际,上帝借着他,使教会不但抵挡住汹涌而来的攻击,而且为整个欧洲文明提供了方向、整合与拯救。

上帝借着伯纳德(St. Bernard of Clairvaux, 1090-1153)等博学敬虔之人,带来中世纪兴盛期最大的复兴。

上帝借着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奠定宗教改革和信仰归正,西方文明亦由此在人类社会占了主导的优势。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以及他们的同工都非常博学。尤其在属灵上,他们不单有美好灵性,而且根基相当深厚。他们对初代教父的遗著以及历代属灵经典都极其熟悉,因此才能在与天主教的辩论中,使对方无招架之力。

上帝借着怀特菲尔德、约翰•卫斯理、爱德华兹等带来英美的大复兴。他们都是在高等学府学习时,就打下了良好根基。卫斯理极为博学,而且好学,抓紧在马背上的时间读书。他不单是大布道家,也是卓越的牧者。爱德华兹更是大学问家,曾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这次大复兴对美国建国、英国社会复兴,都带来深远影响,并且使英美避免了法国大革命那样的血雨腥风,成为现代自由宪政、法治文明的代表。

在19世纪末人本主义泛滥之际,上帝借着司布真复兴讲台。司布真在牧养数万人的大教会的同时,开创了60多项福音事工和社会关怀事工。同时,他的讲章和文章给欧美教会带来了广泛的帮助,至今仍在造就人。司布真说他得力的秘诀之一,在于他高达一万多册的藏书,其中《天路历程》他就读了100多遍。

福音广传与教会复兴,需要彼得,也需要保罗。我们固然要防止“知识让人自高自大”,但也要警醒“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何4:6)。若没有深厚的真理根基和丰沛的属灵供应,我们往往想爱却没有能力去爱,或只能盲目地爱。当代教会复兴最主要的困难,正是缺乏像保罗、奥古斯丁、伯纳德、加尔文、卫斯理、司布真那样的人,可以为主充分传扬真理,让整个教会,甚至整个社会,都被真理的荣光彻底照亮而归正。

愿主“把旌旗赐给敬畏你的人,可以为真理扬起来”。(诗60:4)

要重视属灵阅读的五大原由

1. 属灵阅读与蒙恩之道

要得着真知识,在上帝所赐的各种蒙恩之道中,认真而平衡地追求成长。听道、读经及属灵经典、祷告、默想,圣徒相通、聚会、同心合意地敬拜赞美,彼此相爱、奉献、作见证、传福音、服事等,都是不可或缺、不可相互替代的蒙恩之道。

属灵阅读是其中很重要的蒙恩之道。只有在圣灵带领和圣经真理的光照里,为着认识上帝并他的荣耀而进行的阅读,才是属灵阅读。这自然要以读圣经为核心和首位;然后延伸到读属灵书籍;有条件和感动的话,也应该读一些必要的世俗社会的文化经典与代表性著作,但要有警醒的心,在圣经真理光照下而读。

2. 属灵阅读与牧养

保罗,何等伟大的传道人,他拼命传道,上帝却让他最宝贵、最成熟的几年时间都锁在监狱里。如今,读保罗书信的人,多少倍于听过他讲道的人呢?保罗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嘱咐提摩太说:“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提后4:13)保罗尚且如此重视书籍,何况我们呢?

牧养,从来就包括文字的牧养。靠牧师主日讲道,外加每日自己读经祷告,是否就足以供应信徒正常的灵命需要?看看撒但每天通过电视、网络、报刊媒体、广告等,给信徒多少的掳掠与冲击,就知道信徒为什么缺乏能力了。如果调查信徒每周用多少时间、精力,吸收属世的信息(包含被动的),又有多少时间、精力用在吃灵粮上,结果必然是令人沮丧的——必定是前者远远高于后者。这样想打败撒但、过得胜与圣洁的生活,可能吗?

“清教徒相信,真正的、健全的学识乃是一位牧师所受装备必需的一部分。他们因此极力支持教育……”。 清教徒牧师巴克斯特说,“许多人都可以有本好书,不论是一周里的任何一天或任何时刻都行,但他们不见得能随时拥有一位好传道人。” “好的书是神给世界极大的恩待:圣灵选择用书写的方式保存他的教训和律法,把它们交给教会,因为他知道,和仅仅是口述相传相比,书写是多么容易,多么肯定,能把这一切安全留下给每一个世代的人。”

与圣徒交通,会使人受益非浅。而阅读属灵经典,就是让我们与那些神重用的仆人交通。通过阅读属灵经典,你可以拥有历代无数的最好的传道人。这是何等的福分!人们却为了诸多暂时的利益和事务而弃之不顾。

3. 属灵阅读与教牧同工的建造

中国教会最缺什么?一个比较公认的答案,就是缺乏合神心意的仆人,尤其是教牧同工。一间教会牧者(主要带领人)的属灵身量,往往决定了该教会众信徒属灵身量的上限。而中国教会的教牧同工,素质历来偏低,往往不能解答信徒的疑问,尤其是有文化知识的信徒的疑问。一些从真理认识和生命见证上,都未必能做群羊榜样的人,占据了教牧与治理的位置,圣灵还能自由地动工吗?

主带领我关注过一些教会,深深地感到最需要牧养的人,就是那些站在教会讲台上牧养教导众人的人。看看主耶稣自己,还有摩西、保罗、马丁·路德、宋尚节、王明道等主所重用而给教会带来复兴的仆人,上帝如何带领他们经过长时间丰富的预备、雕琢、熬炼、装备,直到他们可以“按着上帝在山上指示的样式”来事奉的时候,才使用他们。再比较一下,中国教会的教牧人员,有的是装备了一点头脑上的知识就起来事奉的,有很多可能连头脑上的知识都没有装进去就敢于起来服事。

那么,我们还奇怪中国教会普遍性的软弱无力与混乱吗?或者,我们已经习惯了把中国教会的现状,真的当作“已很复兴了”!三一真神荣耀的同在和能力,就是这样的!好像阿Q梦中的英雄,就是阿Q自己这样的!那么,我们和那些明明在深深的罪性、咒诅和苦难的笼罩中,却还以为自己已经好得可以做救世主的“愤青”,有什么区别?

如果我们是教会的牧者,我们习惯于谦卑地借助一些伟大的属灵经典来牧养自己,不断长进吗?我们习惯于谦卑地帮助信徒通过属灵经典之桥,去认识并得着主耶稣基督那丰盛荣耀的生命吗?或者,我们已经习惯于对群羊说:“你们听我的,就足够了!”如果听到谁这样对你说话,赶快逃跑吧!因为谦卑是上帝同在的必要标记!

4. 阅读是服事的预备

为中世纪兴盛期的教会带来极大复兴的伯尔纳是与主十分亲近的人。他说:“属灵阅读和祷告是我们征服地狱、赢得天堂的武器。”

“如果你聪明的话,你会表现得像个水库,而不像一道水沟。因为水沟这边收,那边就放了;水库却待储满了水才倾溢,从而有余地传出去……现在教会里水库太少,水沟却很多……水沟自己没有注满,就想往外泼……因此,充实自己吧,但记着充溢时要谨慎地倾泻……如果你有能力,就利用你的丰盛来帮助我,否则,饶了你自己吧。”

“我们从浅浅的水沟里舀出一点带着沙土的水给信徒喝,如何能解他们的渴呢?”安静有时,行动有时。“行动与思想是一对关系密切的同伴;他们地位对等,同居一室;马大与马利亚是姐妹……真诚清纯的思想有个特质,就是有时它会激励心灵,叫它热诚澎湃,要说服别人爱上帝,以致它欣然放弃安逸,换取传道的劳苦。当工作有点成绩时,心灵就回去享受思想的乐趣,然后,它会再次挟着以往的热诚,以更大的力量去为人工作。”

“耶稣没有被紧急的需要所左右,总是顺从父上帝的旨意。(可1:37-38)传道人常常耗尽、枯干,拖着疲惫的生命在服事,是因为没有足够亲近主、安静预备服事的时间。阅读、默想、祷告是服事最重要的预备。”

5. 继承属灵财产,回应当代挑战

“基督信仰是一种历史性的信仰。上帝的启示已经一次性地启示在圣经上,但是上帝的作为却贯穿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旧约中上帝常常对以色列人讲述他在以色列民族历史中的作为。今天的教会同样需要了解上帝在历史上的作为,包括教会历史本身和教会历史的属灵财产。教会历史能帮助我们保持国度的意识,使我们的心胸不致狭隘;能让我们看到上帝的作为,从而坚固我们的信心;能警戒我们,使我们不再重蹈覆辙。属灵的财产是我们解决当代问题的重要资源,也是丰富我们信仰生活的宝贵财富。”

“要在世界上发挥盐和光的作用,不能不了解我们所处世界的文化。上个世纪初,美国基要主义面对现代主义思潮的冲击,退出了学术文化界,导致了教会与社会的隔绝,教会越来越退出公共领域,失去了盐的作用。今天中国教会面临中国传统文化和后现代文化的双重挑战。然而中国社会中基本上还听不到基督徒的声音。要忠于主所托付给我们在世上的使命,我们必须对当代的文化有所了解,并积极地从正统信仰的角度对当代文化做出回应。”

“无知是异端之源,而非敬虔之母。”(清教徒神学家Cotton Mather)

反对属灵阅读的几个理由

1.“只读圣经就够了!”

这种说法合乎圣经吗?上帝给人两本书,一本是圣经(特殊启示);一本是宇宙万有(普遍启示,参诗篇19篇等),而人类的文化成果就是对普遍启示的回应。你或许可以不读人类的文化经典,但我们不可能找到一个完全脱离人类文化成果的人,文化是我们传福音和宣教所面对的处境。世上的文化,我们尚且有必要做适当的认识,何况属灵经典?

当然,我们不能养成对他人的著作的依赖,包括灵修书、解经书、神学书,而不能直接接受永活的上帝借着圣经对你说话。但对于那些强调自己只读圣经就好的人,司布真说:“不读书的人永远不会被人阅读;不引用别人的人永远不会被人引用。不使用别人头脑中之思想的人证明他自己没有头脑。弟兄姊妹们,这道理对传道人来说是这样,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也是这样。”

2.“太忙了!哪有时间读书!”

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忙,浮浅,生命支离破碎。人们被电视、电影、网络、广告、时尚、消费、会议、应酬等拉扯成许多虚浮的碎片。教会与社会复兴,都需要人们沉静扎根,建立整全生命。而“忙”却正是基督徒不爱读属灵书的头位原因。(参见附录:《什么使基督徒不喜欢阅读——香港天道书楼的网上调查》)

什么叫做“忙”呢?就是说你有太多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上帝给每个人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你忙什么,只不过表明你的价值观和你安排事情轻重缓急的智慧而已。许多人可以花每天两小时以上时间看电视;读接近于一本书的报刊新闻;花很多时间论断别人……,总之就是没有时间看属灵经典。

任何文化信息都有灵在其中,不受圣灵影响就受邪灵影响。所以,随便把上帝赐予的时间用来追求世俗影视等娱乐;或花大量时间浏览世俗报刊、网络等;以及花太多时间在今生娱乐及物质的追求上,都是这时代人最应悔改的罪之一。我自己也有长时间和电视、围棋争战而常常失败的经历,真是不容易啊!

而许多事工又多又忙的人仍然注重书籍,如司布真有基督教书籍一万多本,唐崇荣的书也有九千多本,他们看圣经的时间也很多,还精通多种译本的圣经,甚至是希腊原文,希伯来文圣经。即使是一般信徒,只要有心读,每个月读一本经典著作,并非很难吧,而那是何等蒙福的事!一个月一本不行,两个月一本、三个月一本,总行吧?

3.“都多媒体时代了,还要强调读经典图书吗?”

影视和网络极强有力地支配了当代人的精神生活。影视则在整体上充斥着不负责任的娱乐,透过虚幻和欺诱人的信息,使人被催眠,被误导。网络复杂一些,但总体上,沉迷于网络的人,心灵和人格大都有问题。许多当代的大学生,谈起影视、网络,头头是道,如数家珍;而对经典的认识,往往极为贫乏。以至毕业后受影视传媒中各种速成的发家梦、英雄梦的影响,没有能力谦卑而脚踏实地地从基本功做起,高不成低不就,耽误了大好青春。影视漫画等媒体虽然容易吸引人(的肉体),却很难对人的心灵带来深刻的改变!你就算看一辈子电影、电视,对你的人生的真正贡献,其实很有限,恐怕还赶不上读10本经典著作的果效,而这大概是一年就可以读完,两年可以深入消化的。经典著作,才是真正造就健全心灵的。

许多从事文字事工的人,也看到因应时代潮流,运用漫画、影视等媒体的重要;即使出书,也强调要出那些轻巧赚钱的书。当然我们应该占领那些影响当代人的重要传媒。然而,所有这些,都不能替代对经典著作的推广和阅读。即使从娱乐休闲的角度“我们也坚信,最好的休闲方式是阅读或祷告。” “没有别的事比阅读属灵书籍给我们更多精神上的快乐。一拿起某本属灵书籍来,即使只读半小时,也会觉得轻松、爽快、清静、超逸、强健,仿佛汲饮清澈的泉水那般舒适。”

改变当代基督徒的阅读风气

彭迦恩在《基督徒在读什么书?》中说:“你吃的什么,你就是什么。”他分析属灵图书销售排行榜,得出美国与中国教会,正在日益流行“快餐化”阅读,图书产品日益末梢化、感性化。所谓末梢化,是指其中信仰的成分越来越稀薄。许多畅销热卖的书,大多从一个观念出发,引申出一些原则,配以许多故事,顺手引几个经文(好多书甚至没任何经文)。感性化就是浅浅的属灵原则加上动人的故事。这正是后现代的特征,人们期望更真切的形象,期望有趣的故事,期望亲和力等,而不是说教。在上述情况下,传递完整的福音、坚持信仰的根基,实在是一个新的挑战。经典阅读“似乎已成为一个遥远的梦”。

实际上,在中国城市教会信徒中,连这样阅读的人,也是少数。更多的人根本不读书,或偶尔读一点点。有的牧者买了好书送给信徒,却发现信徒十有八九说太忙了,根本没时间读。
广大的农村教会就更可想而知了,大部分人是不读书的。有少数想读书的人,却缺少买书的渠道和能力,且不太会分辩书的好坏,碰到异端送的书也照读不误。我认识一个较大的农村教会,就因读了异端送的书而引起教会严重分裂。

任何时候,想移风易俗,都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耶32:17)。要想在这样的世代推动属灵阅读,这实是一场艰难的属灵争战,盼弟兄姊妹不但自己要有正确的看见和回应,也多为此代祷。

《基督徒在读什么书》一文呼吁:“我们的阅读够深度吗?我们的阅读够广泛吗?我们的阅读除了满足自己的属灵需要,还能面对时代的挑战吗?一个朋友说,我们中国教会需要奥古斯丁式的人物,为基督赢得这个时代。我心有戚戚焉,不过想,我们有这样的基督徒群体作为酝酿奥古斯丁的土壤了吗?让我们拿起来读吧!”

附录:什么使基督徒不喜欢阅读?

香港天道书楼在网上做过一个调查:“为何基督徒不爱读属灵书?”,回答是:

1.忙。大家被这个世界掳去了。人们忙工作、消费、股票、加班、进修,忙于看电视和电影、旅游,忙于被广告引诱,忙于阅读报刊新闻,忙于应付人际往来……;
2.流行文化或时代风气不培养阅读,只培养娱乐,不要求深度,只要求追风。看八卦杂志多畅销就知道了;
3.教会牧者自己不读,也不推广;
4.很多传统华人教会反知识;
5.好书少;
6.这是个功利世界,任何事都讲目的,讲效率。结果,人失去用心灵从容品尝、消化伟大作品的能力了;
7.文字作品正在被影视图像文化取代(影像极易感染人,但能表达的极为有限);
8.太多的商业宣传、广告,让人消极、反感、被动、麻木。人们已经眼花缭乱、堵得慌了。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