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讲道释经 |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注释:1-3章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注释:1-3章

文/拉尔夫•戴维斯        译/李金湘        校/杨基

 

尼希米记第一章

王宫中的祷告

一、背景-尼希米记1:1-4

作者:尼希米在尼希米记1:1-3介绍了他和他的时代。我们在读他的日记。

时代:“二十年”(尼1:1)这个日期是指亚达薛西王一世二十年,或公元前445年。比较以斯拉记7:7,我们发现这比以斯拉到达耶路撒冷晚了13年。因此,很明显,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不是要提供给我们一份完整的记录,而是有选择性的记载,突出与耶和华的工作和他百姓的存活有关的情节和事件。基斯流月是11至12月。

地点:书珊城位于现在的伊朗西南部,波斯湾以北150英里处的冲积平原上,是波斯国王冬天居住的行宫。

帝国:关于亚达薛西王一世和他的统治,有一些特定的背景知识需要记住:[1]

1.公元前465年,其父薛西斯在卧室被Artabanus(一个大能的信使)刺杀。

2.亚达薛西王统治初期,其兄弟于大夏(远及东北)谋反。

3.公元前460年,埃及发生谋反。这次谋反得到雅典人的支持,用了5年时间才平息下去。因此,亚达薛西一世可能巴不得差派以斯拉回巴勒斯坦,以确保在犹大地有一个效忠于他的缓冲国。

4.公元前448年,河西总督Megabyzus谋反。Megabyzus曾平息Inarus在埃及带领的起义;Megabyzus承诺让Inarus活着,但后者在亚达薛西之母的教唆下还是被钉死。这激怒了Megabyzus,并引发了他的起义(他后来与亚达薛西和好)。如果以斯拉记4:7-23记载的事件是发生在亚达薛西王统治的这段时间,我们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对重建耶路撒冷如此敏感了。

这些起义到公元前445年结束了。这也许是尼希米这时提议重建耶路撒冷城墙没有遭到反对的原因。

新闻与环境:尼希米记1:3记载的消息可能反映的是以斯拉记4:6-23记载的情况,而非更久远的、发生在公元前587年的事情。[2]

第4节经文表明尼希米的忧伤痛苦是个持续的状态,他的禁食和祷告也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么他这段时间究竟是如何祷告的呢?5-11节的祷告就是一个例子。关于这个祷告,请注意:

二、他认识他所求告的上帝-尼希米记1:5-6a

A.他是全然可畏的上帝(尼1:5a):“耶和华天上的神,大而可畏的神啊。”

B.他是全然信实的上帝(尼1:5b):“你向爱你、守你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如Yamauchi所说,慈爱(hesed)这个性质使约在患难之时更为可贵。

将开头的这两小点放在一起,注意它们怎样彼此补充:上帝既可畏又可靠。

C.他是可接近的上帝(尼1:6a):“愿你睁眼看,侧耳听,你仆人的祈祷。”人可以向他说话!

注意祷告始于何处:认识上帝的本质。上帝的属性是祷告必须具有的基础。信仰离不开正确的神学根基。

我曾经有个朋友,他知道自己要去见一名主管,并且见面可能会不太愉快。碰巧他的上级出版了一篇自传。所以我的朋友就把这篇自传拿来读了。他希望尽可能了解这个人的性格,以便为与他的交往做准备。了解一个人的性格有助于我们知道如何接近那个人。我不是说要将这个例子中隐藏的敌意色彩运用到祷告的操练上——而是要说明一个原则:有的放矢。认识我们有位怎样的上帝是所有祷告的基本前提。

三、他认识自己与罪有份-尼希米记1:6b-7

他的祷告不是对“他们”的控告,而是与他百姓的认同:“我们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与我父家都有罪了”。

这些罪(尼1:7)违反了摩西领受的启示。比较约翰·本仁在《天路历程》中所写的基督徒:他藉着读那本书(旧约)知道了自己背负着重担。

我们可能先要看看以西结书36:31。这种在祷告中的认罪不只是我们常作的温和让步。我们的文化经常说人无完人,甚至教会也说一些类似的话。但这些话并非发自内心的忏悔,说多了就无关痛痒,这种状况真令人痛心。而尼西米和以西结的认罪则是对自身的强烈厌恶,是圣灵在我们里面工作结出的果子。如果你的心理医生不同意,那他/她就错了。

四、他知道上帝的应许,把上帝的应许作为祷告的根据-尼希米记1:8-9

这些经文尤其与申命记30:1-10相关,特别是3-5节。[3] 尼希米记1:9的语言(“你们被赶散的人虽在天涯,我也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回来……”)与申命记30:3-5帮助和免于审判的应许相关联。尼希米记1:8将这称为“你吩咐你仆人摩西”的dabar(话,应许)。在尼希米记1:7,刚才引用的这句话描述了没有被遵守的诫命,典章,律例。但在尼希米记1: 8-9,dabar是指应许,而不是律法。二者都是“你吩咐你仆人摩西的话。”看到这处经文是如何表明上帝的话的全备功效吗?它既严厉(尼1:7)又美好(尼1:8-9);既定人的罪又给人安慰!

这里的重点是,祷告是以上帝的应许为基础。祷告抓住上帝的应许,将它们转化为祈求,再将它交给上帝。这样尼希米就有充足的理由期待从上帝那里得到恩许。

五、他了解相关的历史,并基于史实而祈求-尼希米记1:10

这里尼希米赖以求告的基础是以色列因着救赎而有的身份。当尼希米使用 “救赎”这个动词时,他可能是指脱离埃及并由此而来的约,而不是指流亡之后从巴比伦“得赎”。注意在王上8:51所罗门作了相似的祈求。正如Kidner所指出的,摩西在以色列人拜金牛犊后也作了相似的祈求(申9:26,29)。无论是摩西,所罗门还是尼希米,要点是相同的:就好像人在祷告说,“请看你所造的,请看你为他们所做的。难道你的本意就是让这一切白费吗?”

六、他了解当时的危机-尼希米记1:11

这里我们回到1:6,尼希米再次祈求上帝“垂听”。这里的祈求是关于当时的需要,即犹大民族所处的重大危机(比较尼1:3);也关系到一个悬念:王对此会作出什么反应。

这里要注意的事情有:

1.时间

尼希米准备将此事呈于王前。他在尼散月如此行了(2:1)。这表明他的行动毫不卤莽,而是非常谨慎;他经过长时间祷告才付诸行动。他为此祷告了四个月(比较2:1 和1:1)。[4]

2.团体

注意尼希米不仅提到他自己的祷告也提到“喜爱敬畏你名众仆人的祈祷。”尼希米不是一个人祷告;而是有代求的团体。

3.深刻的认识

这处经文表明尼希米即将向王提出此事。但请看他如何称呼王:“在这个人面前(尼1:11b)。哎呀,他可是亚达薛西一世啊!但他仍然不过是“这个人”而已(比较撒上17:26中大卫的话)。

4.上帝的预备(护理)

“我是作王酒政的”——这句话说明了尼希米为什么能够与王面对面。这个职位具有重大的责任和影响力。因为宫廷中阴谋猖獗,王非常需要信得过的宫廷侍从。

据色诺芬(Xenophon)记载,当酒政将杯递给王时,他们要先用杓子舀出一些,倒在左手里,再咽下去,这样,如果酒政在酒里下了毒,就会自取灭亡!与王保持如此近的距离意味着酒政可以发挥很大的影响力,并能左右谁能见到王。[5]

当尼希米说他是酒政时,他就是承认这一切都是耶和华的预备!他在行政事务中身居高位,可见王的面。要为犹大百姓求恩惠,这个位置再好不过了(很像以斯帖记4:14b末底改对以斯帖所处地位的看法)。

 

尼希米记第二章

从王宫到城市

这章可以用两个方式来分段。一个是把这章分为两段,这两段结构类似:

尼希米记2:1-10

在王面前 (1-4节)

王的恩准(5-8节)

仇敌的反应(9-10节)

尼希米记2:11-20

察看城墙 (11-16节)

百姓的支持 (17-18节)

仇敌的反应(19-20节)

注意每段的第二部分都提到“上帝的手”(8,18节)。

但一般我们把这章内容按下面的方式分为三段(每段各有侧重):

1.王宫中的一日(1-8节)

2.城墙上的一夜(9-16节)

3.做决定的一刻(17-20节)

一、王宫中的一日:上帝的护理-尼希米记2:1-8

A.忧伤和惧怕(尼 2:1-3

他无法掩饰自己的忧愁——这本身来说可能是一种失礼的行为。在2节后半句,尼希米惧怕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明确地判断并且知道正是自己希望做的事曾经不被王应允(见以斯拉记4:7-23)。注意这时(尼2:3)尼希米没有明确提到耶路撒冷。

B.压力和祷告 (尼2:4-6a

4节前半句是机会降临的一刻——但尚未确定——因此尼希米立刻诉诸即时的祷告(尼2:4b)。这反映出尼希米的敬虔,但这里的“即席祷告”是以尼希米记1章中四个月的祷告为基础的(参看那一章的注解)。即席祷告以不间断的祷告操练为基础。

注意倚靠和胆略之间的平衡:“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我对王说……”(尼2:4b-5a)。他的请求在5节,王的应允在6节前半句。

C.王的许可和上帝的护理 (尼2:6b-8

尼希米对此事关注已久、计划周详、且考虑细致;这体现于他请求王批准诏书(尼2:7)和供应材料(尼2:8a)。

尼希米不仅说明了自己成功的缘由,并且发出赞美:“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尼2:8b)。王给予了帮助,但却是因着耶和华施恩的手。

注意这一章精心的用词。在1,2 (两次) ,3节中四次使用了“忧愁(sad)”(来自ra’a’,“不好”)。在5(两次),6,7,8,10节中六次使用了“施恩/喜欢”(来自tob和yatab)(加上18节中又使用了两次!)。所有的“好”似乎都取决于王(5、6、7节),但8节表明它的根源是上帝的美意。

我们危机的时刻其实也都在上帝的恩手之中。

二、城墙上的一夜:谨慎-尼希米记2:9-16

A.护卫队体现了尼希米的谨慎(尼2:9-10

Derek Kidner写道:[6]

“护卫队的存在不只是提供保护,它意味着尼希米的排场和体面,在向毗邻的地方长官递送诏书时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并且清楚地表明王已改变了政策(参看关于1:3;2:2的注解)。这也帮我们明白为什么尼希米的敌人在反对他的斗争中虚张声势而非诉诸武力。”

记得在以斯拉记8:21-23,以斯拉因着信心拒绝了武装护卫队。但在这里尼希米却由于智慧接受了护卫队!这对他的地位和工作会增添权威和支持。

10节提到敌人(我们在尼2:19-20会提供更多细节)。但在这里,注意他们内心那恶魔般的愤怒。

他们就是不能容忍“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尼2:10)。我们在这儿涉及的不只是人的憎恨。而是蛇的后裔憎恨女人的后裔。这个文本和处境中有深刻的神学意义,远超过我们想像。

B.尼希米在他的巡查中表现出审慎(尼2:11-16

尼希米在夜间(尼2:12、13、15)察看了城墙的状况。关于尼希米的巡查路线,请参看《圣经图解百科全书》,卷2:473的图表。尼希米的耶路撒冷遭到极大的损毁,比犹太人放逐前缩小许多。

特别注意尼希米没有向人说起(尼2:12、16)他的计划或初步调查。首先,他需要对情况有第一手的信息。只有具备确切的资料,在出现反对时,他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次,有些犹太人与邻近的民族有联系,可能会“泄露”尼希米的计划。

如果这里有被激发起来的反抗,在尼希米身上也有神圣的呼召:“神使我心里要为耶路撒冷做什么事”(尼2:12)。这不只是人的工作,而是上帝在激励人工作。

三、做决定的一刻:心甘情愿-尼希米记2:17-20

A.他给出的动机(尼2:17-18b

请注意尼希米怎样藉着使用第一人称复数来与犹大百姓认同(“我们所遭的难,”尼2:17a;“来吧,我们重建,”17b[7])。他依据他们当时所遭受的羞辱发出呼吁——因此他们应当重建耶路撒冷“免得再受凌辱”。他也用看见上帝在他的护理中如何工作来激励他们(“我告诉他们我神施恩的手怎样帮助我,”尼2:18a),这正藉着王批准这件事体现出来(尼2:18b)。

B.他得到的回应(尼 2:18c

作为对尼希米激励的回应,百姓同意他的重建计划,并且切实展开工作。

C.他引起的敌意(尼 2:19;比较尼 2:10

1.参巴拉(Sanballat)[8]:这个名字是阿卡德语,意思是,“参“月神”赐生命。”他被称为和伦人,这可能表明他与距耶路撒冷以西12英里处的上伯和伦或下伯和伦有关系。他其实是撒玛利亚的省长。他可能与在埃的勒分蒂尼纸莎草文件中的一封于公元前407年写给犹大省长的信中提到的一个人是同一人,信中提到“Delaiah和 Shelemiah,撒玛利亚省长参巴拉的儿子。”他的儿子们取了具旧约特色的名字;因此他可能是个宗教调和论者。威廉姆森推测自以斯拉记4:7及其后文中发生的崩溃以后,参巴拉可能获得临时管理犹大的权利,并因此嫉妒尼希米和他刚刚得到的权威。[9]

2.多比雅(Tobiah),为奴的亚扪人:[10]他也许是个敬拜耶和华的犹太人(注意他具有旧约特色的名字),任波斯人管辖下的亚扪省长。距安曼以西11英里处的Araq el-Emir是多比雅家族(the Tobiads)的中心。

3.阿拉伯人基善(Geshem)(在尼6:1被称为Gashmu):[11]这个名字在阿拉伯语中是Jasuma,意思是粗糙的,“矮矮胖胖的”。1947年在苏伊士运河边伊斯梅利亚市(Ismaila)附近发现了几个银器皿。其中一个刻着:“基善,沙哈里(Shahar)之子。”这好像是指圣经中的这个基善。他很可能当时掌管着一个强大的阿拉伯联盟,这个联盟控制着从埃及西北部到阿拉伯北部和巴勒斯坦南部的大片地区。他反对尼希米的独立领域的原因可能是害怕它会影响他自己有利可图的没药和乳香贸易。

注意19节中的敌意以嘲讽的方式表现出来。尼希米的回应非常尖锐,并且斩钉截铁(20节):

天上的神必使我们亨通。

我们作他仆人的,要起来建造;

你们却在耶路撒冷无分、无权、无纪念。

如果要作关于尼希米2章的讲道,可以尝试以下几点:

1.上帝施恩的手(1-8节)

2.上帝仆人智慧的行事(9-10,11-16节)

3.上帝百姓激动人心的决定(17-18节)

4.上帝仇敌强烈的仇恨(10,19-20节)

当人的敌意和上帝的护理相遇时,后者必粉碎前者。上帝的眷顾既已显明,敌人绝无成功之机。

 

尼希米记第三章

蒙福的建造者

手上若有一张尼希米重建耶路撒冷的草图将会对阅读本章很有帮助。[12]对重建工作的描述从东北角开始,按逆时针方向进行。描述中出现的动词是“修补”(chazaq的希干[hiphil],字面意思是“使牢固”——编者注:和合本译为“修造”,新译本译为“修筑”)。这个词很可能指的是修复性工作,而不是创新性工作。

这些要点不足以充分阐释本章,但以下几点简要观察对我们是有益的:

一、领袖的表率作用——尼希米记3:1

在建造的人群中,首当其冲的是大祭司和众祭司。他们显然不认为这是“苦工”们才干的活,相反,这些神职人员带头开始重建工作。

二、骄傲及其带来的问题——尼希米记3:5

这节经文令人费解,但似乎是有些提哥亚的“贵胄”不愿参与工作。他们觉得屈尊吗?然而作为对比,本章列举了很多具有社会和政治影响力的人也热心投入到这项工作中去(参看尼3:9、12、15、19)。

三、个人利益作为动力——尼希米记3:23,28-30

你是怎么看那些在“自家门前”实施修造工作的人的?其实,这有什么不对呢?如果这是他们自己家附近的防御措施的一部分,工作质量就会更好。1948年,当耶路撒冷的犹太区域渐渐被阿拉伯警戒线围困时,当时还有时间将妇女儿童撤离被包围的耶路撒冷,送到海边。负责犹太耶路撒冷供应工作的加拿大律师Dov Joseph却不允许撤退。理由是如果犹太人知道他们妻子儿女的生命取决于他们的勇气,就会拼命保护他们的地盘。他们非常清楚如果阿拉伯人攻破防线他们的家人将会遭遇什么。个人利益可以成为很大的动力。

四、热情

有些人似乎在工作中表现出特殊的热情。连沙龙的女儿们(尼3:12)都帮助他修造。也许沙龙没有儿子;没关系,他的女儿们也能搞建筑。

乌利亚的儿子米利末显然修造了两处地方(尼3:4, 21),提哥亚人也一样(尼3:5, 27),虽然后者中确实存在一些不满者(尼3:5b),但这些人承担了超过他们份内的工作量就很说明问题。主的这样的仆人永不会完全绝迹。这真值得欣喜。

五、非专业者的成就

Yamauchi引用了Viggo Olsen的经历和见证,后者曾于1972年帮助被战争摧毁的孟加拉国重建了一万所房屋。[13]Olsen从读尼希米记3章中得到意想不到的灵感,而这一章公认并不算圣经中令人感动的篇章之一。但Olsen说,“我感到震撼……在‘圣地队伍’中并没有看到专业建筑师。有祭司,祭司助手,金匠,香水匠人和妇女,但并没有专业建筑师或木匠的名字。”这在教会如此痴迷于能力和专业技能的今天岂不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吗?

六、天上的微笑

没错,我们不能毫无遗漏地追随比赛的每个环节,我们不能准确找到所提到的每一处地方。没错,尼希米记3章并不像某些旧约篇章那么栩栩如生,激动人心。但记在这里的名字构成了耶和华工人的荣誉名册,会在将来和永恒中得到记念。这是上帝和圣经中的典型做法,因为马太福音10:42告诉我们:基督看见并记念为他所做的任何微小的爱与奉献(比较马可福音14:9;来6:10)。

 

 

[1] 比较Yamauchi, EBC, 4:570-71; 以及 Fensham, NICOT, 149-50。

[2] Kidner, 78。

[3] 也见申4:25-31和记载在王上8:46-53和历下6:36-39中所罗门的祷告中盼望的缘由;关于申30章,可参看Chris Wright著的《申命记,新国际版圣经注释》(Deuteronomy, New International Biblical Commentary),289-90页。

[4] Williamson, WBC, 178.

[5]《波斯和圣经》(Persia and the Bible), 259, Yamauchi 著

[6]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 TOTC, 81页。

[7] NICOT, 167页

[8] 参看Fensham和Yamauchi的解经书。

[9]  NBC,94版,433页。

[10] 参看《波斯与圣经》(Persia and the Bible), 267-69页,Yamauchi著。

[11] 参看《波斯与圣经》( Persia and the Bible), 267-69页,Yamauchi著。

[12] 我曾推荐过《圣经图解百科全书》2:473中类似的一张。我也推荐过Kidner的TOTC卷(85页)中的一张。

[13] EBC, 4:701.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