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主内书评 | 以神为乐的人生是否可能?——“盐与光”系列丛书的见证

以神为乐的人生是否可能?——“盐与光”系列丛书的见证

文/约书亚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诗23:4

 

《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的第一问:“人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答:“荣耀神,永远以他为乐。”有人说,这句话可称为改革宗神学思想之中心内容,因为高举上帝的主权和荣耀。最近,笔者在教会中讲这个题目,慢慢体会到,在这句简单的答案中,蕴涵着深刻丰盛的内容。教会牧养的一个实际需要,就是将我们所确信的这个真理,充分有效地融入到信徒的生命中。

多少有些可惜的是,中国传统家庭教会的信仰系统有时候无法为这个世界的系统找到详细、合适的解释和位置。往往是过于简单化的圣俗两分。因为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合乎圣经的、整全的神学架构,我们其实无法真正构建信徒在此世生活中所需的,充分的信仰支持。

这似乎说明,对于上帝的护理,对于上帝与这个庞大的世界和复杂的生活那种普遍性的关联,我们还缺乏充分的认识和把握。反应在个体信仰上,我们所观察,经验和思想到的这个世界并不能充分全备地被上帝的荣耀所照耀。这样的一种简单化的方式无法把荣耀神,以神为乐的信仰丰富地活出来,甚至在认识上都不够完整和彻底。我们的信仰生活需要一个真理-信心系统加以装备,需要在圣经的根基上建造起来的神学架构,作为一个随时为我们挡风遮雨的房屋和持续提供巨大动力的加油系统。

 

 

荣耀神,永远以神为乐,实际上就是这个信仰系统中的一个环节。这句话既双倍地高举了上帝的荣耀,同时对于人来说,也给出了一个双方面的、全备的人生定义。

为什么说双倍高举了上帝的荣耀呢?我们人生的满足是借着荣耀神且以神为乐,这样,无论从积极努力地有所作为来说,还是从享受上帝的供应与美好来说,生命都是在荣耀上帝。相应地,对于我们人生双方面的定义来说,这个表达也极为经典。一方面,人被造而要荣耀他的创造主,另一方面,因为人不是那位自有永有、自我满足的上帝,故必因被造而有着巨大深刻的需要,且到了一个地步,唯有那位作为终极存在的上帝自己才能满足。一方面,我们完全为着上帝的荣耀而活着,另一方面,我们唯独靠着荣耀的上帝才活着。人的本质必须包含这两个方面。人在被造时被赋予这个深远的目的,人的堕落也没有让上帝放弃这个目的。

容易出现偏差的是,一方面,我们过分强调自己的需要,而把上帝放在一个被动满足我们需要的位置上,以至于实际上把自己当作了上帝;另一方面,我们过分强调自己去荣耀上帝,而忘了对上帝的绝对依靠(这种依靠不只是在服事上帝的时候对他能力,恩赐等等的依靠,还表现为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我们永远要荣耀上帝,同时也要明白,我们永远需要上帝。无论是在负面的状况中,比如内心软弱、倒退、跌倒、黑暗;或是在正面的状况中,即殷勤而刚强地付出、奉献时,我们都是在荣耀神并以神为乐的主题下面。

笔者要强调的是,我们对上帝的巨大需要是一个事实。这是我们被造物的本质决定的。而当我们意识到这个需要并且在上帝里面得到满足的时候,我们也是在荣耀上帝。在积极刚强的范围里我们荣耀上帝,同时在软弱缺乏的状况中,也能荣耀他。以上帝为乐也包含两个方面:在积极的基督徒生命和生活中我们以他为乐,同时,在死荫的幽谷中我们同样以神为乐。看看圣经和现实的基督徒生活,我们会发现,上帝一直在弹奏着交响乐:其中有高昂优美雄壮的音色,也有柔美安静仰望的音色。但所表达的都是上帝早已经为我们所预定的主题:“荣耀神,永远以他为乐。”

 

 

在笔者眼中,“光与盐”系列丛书所诉说的基督徒见证和这样的主题很合拍。其中有高昂的见证,得胜的荣耀,宣教的激情,也有诗篇23:4中的真实现实。

《亲历死亡》一书让笔者受了不小的震撼。并不是作者“灵魂出离自己身体”的事情是那样的新奇以至于感到惊奇,更多是其它的两个方面:一个是作者的人生态度和思想因此而发生的巨大改变。虽然他是一个牧师,但是圣经的话语在事故发生后似乎才对他有了那么真实鲜活的价值。这十分值得深思。另一方面,就是上帝真的容许这样的事故发生,以使我们的生命更加丰盛。毫无疑问,作者的生命因此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但是我们似乎能够读出的是,上帝为了给予他更加丰盛的生命,才拿去他那么多生命的功能的。从享受上帝所创造的生活到享受荣耀的上帝自己,似乎作者在这个地步中,更加能够真正地以神为乐了。这是让我感到极大震撼的。

另外一本《黑暗中的舞者》更加让笔者确信上帝为我们人生所定的目的。一个残疾的孩子给一对父母带来的是什么呢?如果上帝不是真实的,如果上帝对人生的护理与设计不是真实的,所有的父母,即便是最刚强的父母也会被压垮。然而,奇妙在于,神所允许发生的坏事,在神的手中,仍然可以被弹奏出舞曲来。这个孩子喜欢跳舞,实际上,承受了这个现实,并且积极和上帝的交响乐配合起舞的父母和家人同样是真正的舞者。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听到了上帝为我们人生所弹奏的交响乐,也不是所有人在听到了之后都欢然起舞。

《我的人质岁月》是更加具象意义上的死荫的幽谷。前面两本书中,主人公在心理、身体、灵性上经历了死荫的幽谷,但更多是内在的。《我的人质岁月》则更多是外在的危险和威胁,当然也包含内在的方面。其中,男主人公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可以继续用诗篇23篇4节来描述其中的情形:“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最近,笔者的一位弟兄和他妻子遭遇了一场车祸。虽然身体都恢复得很好,但在当时,死亡近在咫尺,惊吓和之后因为遭遇损失而有的伤痛是很真实的。另外一位弟兄身体、心理和属灵上都经历了死荫的幽谷。这些看似反常,实际上又不反常的经历弥漫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都不能避免。有些人以为,信徒有上帝的保守,不会遇到苦难,至少是比信主之前更加平顺。然而事实似乎不是如此,从圣经中我们也找不到这种说法的充足证据。不要用肤浅的神学把事实和真理都盖住。我们在人生中所需要遇见的,都是出于上帝永恒的设计:即我们要在各样的环境中,也藉着各样的环境而荣耀神,过以上帝为满足和喜乐的生活,无论是通过好事,还是通过我们认为的坏事、“倒霉事”。“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8:28)

 

 

笔者这里关注的,是教会如何在信徒所面对的各样环境中,把上帝给基督徒生命所定的交响乐的主旋律准确地弹奏出来,且让处在环境中的信徒与牧者连同教会一同起舞。这当然是上帝的工作,但也必须使之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乐曲。这样,圣灵的节拍才能准确地击打在信徒的心鼓上。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想牧者和教会所能做,也必须尝试去做的应该有以下的几个方面:1)仍然是介绍上帝和他的荣耀;2)把信徒真实地带到这位荣耀、丰富的上帝的宝座前,使他们活过来;3)让信徒在爱中,在真理中,在圣灵中心意更新而变化,成长;4)更进一步,这样的生活和经历成为服事上帝的美好见证,鼓励更多的人;5)让上帝彻底得胜,或者说得胜有余,让赞美上帝成为信徒心中永远的旋律,因为意识到了上帝那长阔高深、无法测度的爱,因此被神充满。

要达成以上的目的,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上帝有没有这样的荣耀,能够满足任何人在任何苦难和急难的情况下的合理需要?第二个问题是,牧者有没有这样的信心?第三个问题,虽然似乎是最复杂的,但是一旦在前两个问题得到肯定回答之后,上帝一定会加倍回应的,就是:如何让这样的服事在信徒的心中产生巨大的力量,使之信心活过来,且持续活下去?

在上面提到的三本“盐与光”丛书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以神为乐”以及“上帝是足够的”这个信息的表达。而笔者在这里所关注的是,我们正在迈向成熟的教会是否为面对如此复杂的现实做好了充分的牧养准备;我们能否有效地弹奏好“荣耀神,以神为乐”的乐章,无论是面对任何的环境和挑战?更进一步说,我们的牧养从本质上来说就应该有这个强有力的主旋律,以至于我们在积极配合上帝的主题曲一直在跳舞,以至于我们让我们所遇见的环境也成为了其有机的组成部分。

困难、损失、伤痛,与收获、顺利、欢笑一样,都是我们信仰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我们回避不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亲历死亡》的作者曾是一位相当成功的牧者,笔者几年前还见到他写的《恩慈改变世界》一书。然而,要改变世界的一位成功的牧者,却被世界的主大大地改变了。这个改变是人从本性来说所不愿意、不喜欢甚至厌弃的。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上帝里面的现实。而《我的人质岁月》事件发生的时候,笔者也和全球基督徒一起为人质祷告,希望事情能够有好的结果。当然,我们不能说结果不好,只能说,那不是按照家属和我们认为的好的标准发生了而已。事实就是如此,上帝设定了这个事实。面对《黑暗中的舞者》,我们似乎都可以在身边找到类似的例子。这些让我们心灵备受冲击和震撼的事实,就自然地成就在我们的周围。我们为此做过充分的准备吗?当然很难说充分的准备,然而,必要的准备仍然是需要的,就是那古老的信条上所表达出来的主题曲:“人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荣耀神,永远以他为乐。”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